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二章人工呼吸還不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人工呼吸還不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從桃花衚衕離開后,蕭風開車直奔劉流的住所。剛才劉流給他打電話,告訴他有新的重大發現。

蕭風來到這裡時,劉流正在電腦上整理照片。見蕭風進來,也不廢話,指著液晶屏上的一張照片說道:「這個人最近兩天與王峰頻繁見面,估計他就是第一條魚。」

蕭風忙湊到跟前,仔細的打量著液晶屏上的男人。「他是誰?」

「他是個日本人,名字叫做村上樹。他的身份是,友好集團的董事長1劉流緩緩說道。

蕭風眯了眯眼睛,握緊了拳頭:「媽的,就是他了1前幾天老王給自己提供日企的資料,說僅剩下三家有懷疑,其中就有友好集團!

「阿風,他是不是你想找的人?」劉流隨即敲擊了幾下鍵盤,又打開了一張照片。

當蕭風看到照片中的人時,臉色變了變,目光中殺機一閃而逝:「沒錯,他就是渡邊三郎1

照片中的渡邊三郎,明顯比前年發福了不少,看來這兩年的小日子過得挺滋潤。不過,蕭風冷笑,他的好日子馬上就到頭了。

「流氓,你怎麼會拍下他的照片。」蕭風忍不住問道。

劉流笑了笑:「我發現那個村上樹后,立刻順藤摸瓜,扔下了王峰,改為跟蹤村上樹!這一下,就把這條大魚給釣上來了。」

蕭風拍了拍劉流的肩膀:「流氓,這次你立了大功了!不過,跟蹤監視任務到此結束,你的工作為完成了1

「為什麼?」劉流一愣,看著蕭風:「我可以把目標轉移到這個渡邊三郎的身上,挖出那批孩子的下落埃」

蕭風笑了笑,認真搖搖頭:「不用了,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好了。知道嗎?你在監視他的時候,已經在鬼門關上轉了一圈。渡邊三郎,他的身邊高手如雲,甚至有眾多的死士保護!你沒被他們發現,不愧是神探。」蕭風由衷的贊道。

要知道,渡邊三郎可不僅僅是山口組的高級顧問那麼簡單,他本事的實力也很強橫,據說在整個日本的高手排行榜中,能排第七。

島國雖然地方小,但人可不少,這個第七絕對有含金量。如果說蕭風在全盛的狀態下,不會太在乎他。但是如今,蕭風就得掂量掂量了。

劉流張張嘴,還是忍不住說道:「可是那批孩子們……」

「流氓,放心吧,孩子們一定會沒事的!我會救出這些孩子,我發誓1蕭風認真的說道。

劉流點點頭,苦笑了幾聲:「我劉流這輩子似乎沒幹過什麼好事兒,勾搭娘們,拆散人家夫妻,干過太多的壞事。但是這一次,這批孩子,我不想他們出事。」

蕭風笑了笑,拍了拍劉流的肩膀:「嗯,這次的好事,有你一半功勞。」

「哈哈,我可不貪圖什麼功勞不功勞的,只要孩子沒事,一切都沒問題。」劉流笑著說道。

蕭風點點頭:「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1

「哈哈。」劉流大笑,隨即又給蕭風詳細的說了一番自己知道的事情。

半小時左右,蕭風離開了劉流住處,開車去了『天堂殯儀館』。殯儀館中,此時還有一個張雪需要自己去安排。

張雪在殯儀館呆了一晚上,估計這個時候已經接受姐姐去世的現實了,蕭風扶著方向盤,苦笑幾聲。

來到殯儀館,火焰女當先看到了蕭風,走上前:「風哥,你來了。」

「她沒事了吧?」蕭風看著趴在純純棺材前熟睡的張雪,輕聲問道。

火焰女搖搖頭,嘆口氣:「她昨晚陪她姐姐說了一晚上的話,也對我講述了許多她們姐妹小時候的趣事。直到剛才,才熬不住睡了過去。」

蕭風點點頭,看著火焰女布滿血絲的眼睛:「辛苦你了,火焰女。」

火焰女搖搖頭:「風哥,你打算怎麼處理她?如果讓她進入組織,我想她會比我更強。」

「哦?」蕭風目光一凝:「怎麼說?」

「呵呵,感覺,女人的感覺向來是很準確的。」火焰女笑了笑,說道。

蕭風拍了拍火焰女的肩膀:「算了,她不屬於我們這個圈子,何必把她拖下水呢。她姐臨死的時候,托我好好照顧她。」

火焰女聽到這話,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蕭風走到水晶棺材旁,看著躺在棺材中猶如沉睡的純純,腦海中閃過她臨死時所說的話,搖頭苦笑道:「純純,其實我情願你沒有告訴我。」

張雪似乎聽到了聲響,緩緩抬起頭來,回頭見是蕭風,臉色有些陰沉:「你怎麼來了。」

「張雪,我想你應該是對我有些誤會吧。」蕭風自然能理解張雪的想法,也不打算去和小姑娘一般見識。

張雪站起來,毫不退讓的瞪著蕭風:「我應該叫你姐夫,還是什麼?」

「隨便你,如果你覺得叫我姐夫能讓我良心不安,那就叫咯。」蕭風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張雪看了眼蕭風身後的火焰女:「火焰姐,麻煩你照顧一下我姐,我出去找我『姐夫』談談1姐夫二字,她咬得極重。

兩個人來到殯儀館外,張雪看著蕭風:「我姐的死,跟你有沒有關係?」

「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蕭風想了想,說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需要知道一切,關乎我姐姐去世的1張雪盯著蕭風,認真的說道。

蕭風猶豫一下,隨即點點頭,把那天的事情徐徐道來,只不過省略了老王和純純的關係。

「這麼說,如果我姐不是和你在一起喝咖啡,她不會死!如果她最後不去提醒你,她就不會死1

蕭風點點頭:「可以這麼說。」

張雪深深看了眼蕭風,一句話不說,轉頭就要走。

蕭風探手拉住張雪的胳膊:「張雪,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不用你管。」張雪冷冰冰的說道。

「我答應過你姐,我必須要管1蕭風認真的說道。

張雪頭也不回:「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的,謝謝你為我姐張羅後世。」

「去我家住吧,好不好?」

「你家?我自己有家,為什麼要去你家。」張雪回頭看著蕭風。

蕭風搖搖頭:「這是你姐的意思,你不聽她的話嗎?」

聽到蕭風這麼說,張雪猶豫一下,最後緩緩點頭:「去你家住可以,但是你不要妄想我會原諒你害死我姐姐。」

「我想時間會改變一切。」蕭風淡淡的說道。

回到殯儀館,蕭風和張雪商量一番,決定三天後火化純純,讓她入土為安。在和張雪約定好后,蕭風離開殯儀館,回到了別墅中。

這幾天實在太累,蕭風需要放鬆一下。回到房間換好泳衣,直接跳進了露天泳池中。這還是他自從住進別墅,第一次在泳池游泳。

剛遊了一圈,大門發出聲響,韓爽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她聚精會神的樣子,肯定是沒發現蕭風在泳池裡呢。

蕭風邪笑著,一頭潛入水裡,漸漸地來到邊緣,等到韓爽靠近邊緣后,猛地從水中跳了起來:「吼吼1

韓爽正想著拐賣兒童案,被蕭風這麼一嚇,身體一顫,腳下鵝卵石不穩,向著水裡栽去。

「啊!救命啊,我不會游泳1人在半空中,韓爽臉色煞白的張牙舞爪叫著。

蕭風也是一愣,他哪想到韓爽會變成失足女郎,從上面落下來呢。尤其是聽到她的尖叫聲,來不及多想,張開雙臂,準備接住韓爽。

「唔,好軟埃」蕭風發出一聲悶哼,入手感覺一片柔軟。感覺有點不對啊,抬頭再一看雙手正按在韓爽的胸部,高高的把她托在上面呢。

韓爽驚魂未定的看著蕭風,粗喘幾口氣:「你,你沒事鬼叫什麼1話剛說完,忽然感覺胸部上彷彿有古怪,低頭一看,蕭風正滿臉沉醉的抓著自己的胸呢。

「蕭風,你混蛋!鬆開我1韓爽大怒,揚手一耳光扇在了蕭風的臉上。

蕭風那正沉醉呢,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心中一怒:「擦,老子是為了救你!好,鬆開就鬆開,誰稀罕摸1說著話,手一松,身體向後游去。

「撲通」一聲,韓爽落在了水裡,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口水,掙扎一番,向著下面沉去。

蕭風看著沉下痊有些無語,至於這麼誇張嗎?還沉下去了?擦,水位站起來最多到胸部而已!

不過透過清澈的池水,蕭風還是看清楚了水下面韓爽的狀態,見她真不會游泳,生怕出事,一頭潛了下去,把她給託了起來。

此時韓爽已經喝大了,嘴裡咕嚕咕嚕往外冒著水,臉色蒼白一片。

蕭風苦笑,今天這算是玩大了。忙把韓爽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讓她先把水吐了出來,然後放到了泳池邊上。

先做了幾個按壓,讓韓爽吐出最後一口水,這才輕輕拍了拍她的臉:「哎,我說,別裝了,該醒過來了,再裝就不像了埃」

哪知道,韓爽還是沒有要清醒的意思,這下子蕭風為難了。這可怎麼辦?按理說,如果自己不嚇唬她,她也就不會落水,責任在自己呀。

猶豫一番,蕭風吐了口唾沫:「算了,我負責任還不成?一切先救人要緊。」說著話,就準備來了人工呼吸啥的。

蕭風剛趴下頭去,韓爽悠悠轉醒,睜眼見蕭風嘟著嘴湊了上來,不由得一陣噁心,發出一聲尖叫,抬腳向著蕭風的襠部踹去。「流氓,去死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