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四章小手冰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小手冰涼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猶豫一番,最終咬咬牙,脫了!可是,這不能自己脫0那個,韓爽,你能幫我脫嗎?我自己實在不忍去看它了,萬一斷了,那我……」蕭風滿臉凄慘的模樣,那是見者傷心埃

韓爽臉色微紅,不過想到蕭風也許真的是太過擔心,怕自己以後做不成男人,只能點點頭:「我給你,給你脫可以,但是你轉過臉去,不許看1

即使韓爽強悍如斯,她也忍不住害羞,畢竟長這麼大,除了在幼兒園看到過男同學的小jj外,什麼時候見過男人的那玩意。

蕭風一聽,差點笑噴出來,忙點點頭:「好,我不看,你趕緊動手吧,我感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傳出。啊,哦,嗯……」嘴裡不斷的發出怪聲。

韓爽聽著蕭風的怪叫,臉色更紅:「你能別叫嗎?1說著話,閉著眼睛,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向著泳褲的方向抓去。

忽然,入手的是一團軟軟的東西,正奇怪呢,泳褲中怎麼會軟綿綿的?下一秒,猛地意識到這是什麼,不由得臉紅如蘋果,手彷彿被電了般,猛地收了回來。

蕭風被韓爽握住了傢伙,身體也打了個哆嗦,奶奶的,這可比ml刺激多了!

韓爽如果睜開眼睛,就會發現蕭風那笑的正猥瑣著呢。可是她現在半閉著眼睛,哪裡敢去看蕭風的表情,手微微顫抖著,怎麼辦,怎麼辦!剛才那就是男人的那個嗎?不行,要不送他去醫院檢查吧?可是……

猶豫一番,韓爽終於定下心來,沒什麼,這都沒什麼,現在我是在給他檢查斷沒斷,權當自己是醫生好了!想到這裡,韓爽再次鼓足勇氣,伸出了手。為了這次不抓到那玩意上面,這次她睜開了眼睛,眼睛死死盯著蕭風的泳褲,抓著鬆緊繩的地方,猛地向下一拉。

蕭風被褪掉泳褲,只感覺下身涼颼颼的一片。下一秒,只感覺自己的傢伙被一個冰涼的小手握在了手裡,哦,買噶,這種感覺爽極了。

韓爽的手指微微顫抖,捏著蕭風的傢伙,上下翻動著。「它,怎麼能看出,它斷了沒?」即使平時強悍的韓爽,此時也說話聲音小若蚊哼。

蕭風苦苦壓制住小傢伙**的衝動,心裡大叫吃不消。這感覺,可比偷別人老婆還刺激呢!想想自己胯下蹲著一個美女警花,正盯著自己那裡,手給自己套弄完了完了,要立起來了!

「額,那個,如果能站起來,那當然就是沒斷。」蕭風深吸一口氣,怎麼說咱也是見過世面,玩美無數的真男人,忍住,不許站!

「那,那怎麼讓它站起來。」韓爽此時已經比剛才穩定的多了,瞄了幾眼,跟小孩子的一點也不樣,好醜埃

韓爽的話讓蕭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裡泛起嘀咕,來個口.活也許就立正了。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說了估計韓爽能當場翻臉!

韓爽見蕭風不回答,還以為他是擔心自己真的廢了,冰涼的小手抓著傢伙,上下自己的翻看著,也沒有傷啊!

就在這時候,手裡發生突變,只見剛才還軟綿綿的東西漸漸的漲了起來,散發著熱量,握在手裡,已經很費勁了。

韓爽有些驚訝,這怎麼發生變化了?回想起以前學的生理課,臉色紅了起來,手裡捧著傢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蕭風苦笑,媽的,到底是沒忍住,這小妖精的手彷彿有魔力般,冰涼涼的,實在是勾引人埃

忽然,放在床上的衛星電話響了起來。衛星電話知道的人不多,一般沒什麼重大的事情,很少會打衛星電話。

電話一響,蕭風沒有多想,身體向後仰去,接起了電話:「喂?」

「蕭老弟,有情況,馬上過來。」老王的聲音聲音有些急促。

蕭風眉毛一揚,點點頭:「好,我馬上就到1說完,掛斷了電話。老王能打電話來,那說明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

蕭風來不及多想,忙迅速的在床上換上衣服,拿起手機和汽車鑰匙,沖著韓爽喊了句:「我有點事,先走了。」說完,推開門揚長而去。

韓爽愣在那裡,看著蕭風接電話,換衣服,哪有一點剛才的痛苦?等到蕭風關門走了后,她這才反應過來,什麼斷了,都是這小子在給自己難堪呢!

韓爽瞬間臉色鐵青,狠狠一腳踹在床上:「蕭風!我不會放過你的1吼完后,拔腿向著外面衝去。

蕭風聽到韓爽的吼聲,嚇了一哆嗦,完了,穿幫了。忙一路小跑出門,鑽進車裡發動起車,一溜煙的跑了。

韓爽站在門口,怒瞪著蕭風的汽車遠遠離去,咬牙切齒:「蕭風,我韓爽發誓,我一定要把你送進監獄!我一定要讓你當太監!!!啊!1

蕭風用**想想,也知道韓爽估計殺了自己的心思都有。不過此時他卻顧不上這個了,現在老王那邊也來了消息,與渡邊三郎的對撞,應該開始了!

「什麼情況?」蕭風推開門進去,看著老王開門見山的問道。

「經過我的排查,最終鎖定了這家日企!你來看,就是這一家。」老王看了眼蕭風,指著電腦屏說道。「中日集團,建於2004年,去年成為九泉市一百強企業,主要插足的是房產和能源行業。」

「這個人是他們的董事長,名字叫做『小泉純二郎』,日本北海道人。二驢的拐賣團伙,把拐賣的所有兒童,全部轉手賣給了他。那批孩子的關押地址,我也找到了。」老王沉聲說道。

又打開一張九泉詳細地圖:「看,九泉北郊,這裡是『中日集團』旗下的一個加工廠,孩子們就被關在這家加工廠的地下室中。」

蕭風目光眯了眯,緩緩點頭:「老王,抓緊時間營救這批孩子。你跟李南聯繫,讓他派特警。」

老王指著地圖:「救出這批孩子簡單,但是對於渡邊三郎的陰謀呢?上頭傳來消息,渡邊三郎此次所攜帶的藥物,是一種關乎精神的藥物。這種藥物能夠影響人的精神,輕者精神恍惚抑鬱,重者產生幻覺自殺1

蕭風皺起眉頭:「這麼嚴重?」

「是,就是這麼嚴重。一旦計劃實施,那九泉就會變成人間地獄,死傷慘重。」老王沉重的點點頭。

蕭風原本還以為紅桃a的話誇大其詞,現在聽來,果然是極大陰謀,說十幾萬生命倒也不誇大了!兵不血刃,讓其自殺,這一手玩得夠狠!

「老王,既然知道了孩子的下落,就先把他們救出來吧。即使打草驚蛇,也沒有辦法!你儘快聯繫李南,讓他們抓緊時間營救孩子。」蕭風想了想,敲定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老王點點頭:「好。」

兩人正說著話,蕭風的手機再次響起。拿出手機,看著上面跳動的陌生號碼,蕭風皺起了眉頭:「喂?哪位?」

「風,是我。」沙啞的聲音自聽筒中緩緩響起。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目光猛地一凝:「你在哪?」

「我在賓館外面,我等你。」說完,電話掛斷了。

蕭風收起手機,看了眼老王:「朋友給我打電話有點事,我先走了。你抓緊時間聯繫李南,儘快的打掉渡邊三郎,媽的,拖拉的時間越久,對我們越不利。」

老王明白的點點頭:「嗯,我知道,放心吧。」

蕭風離開了賓館,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正奇怪呢,從他停在路邊的車中傳來聲音:「風,這裡。」

蕭風苦笑,怪不得沒看到人,原來鑽車裡去了。打開車門坐進去,仔細的打量了幾眼副駕駛座上的黑袍人,露出一絲笑容:「無名,你還是喜歡一身黑袍。」

「嘎嘎。」黑袍無名發出笑聲,點點頭:「習慣了,陽光總是讓我感覺不舒服。風,我聽妖刀說你被人伏擊了,沒受傷吧?」聲音沙啞中,透露著關心。

蕭風笑著搖搖頭:「我沒事,走吧,我們找地方好好聊聊。」說著話,蕭風發動起車,踩著油門,辨別一下方向,離開了賓館。

九泉北城,一處寬敞明亮的大廳中,渡邊三郎目光陰沉,似乎正在等待什麼人。

「啪」門打開,野村郝二從外面走了進來:「渡邊君,你找我?」

渡邊三郎轉頭看著野村郝二,猛地拍了拍桌子:「野村郝二,是你派人去殺蕭風的?」說話間,目光猶如噴火般,看得出他內心有多麼憤怒。

野村郝二無視了渡邊三郎的憤怒,笑著點點頭:「沒錯,是我派人去殺他的,怎麼了?」

「野村,你為什麼要私自行動!給我一個理由,要不然我會和上頭說,把你召回國。」渡邊三郎怒聲道。

野村郝二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聲音冰冷如斯:「不殺了蕭風,我不會回國的。」

「為什麼?1

「渡邊君,我的兒子死於前年的銀座爆炸中。我希望,你能體諒一個做父親的心。」野村郝二沉聲道。

渡邊三郎不說話了,看了眼野村郝二,良久點點頭:「那你也應該和我商量一下吧?不過,這次蕭風來九泉,確實是為了我們來的!我們與他不死不休1

「奧?你怎麼知道的?」

「呵呵,我遇到了大學的老同學,他告訴了我一切1渡邊三郎忽然露出了陰笑。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