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八章生死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生死遊戲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在被蕭風用槍頂著腦袋的情況下,王峰有些肉疼的把錢轉進了希望工程。

蕭風看王峰還算痛快,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今天倒是挺識時務的。王峰,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等我出門了以後,怎麼樣幹掉我,是不是?呵呵,我無所謂,只不過你記住了,下次如果你還殺不了我,那你的買命錢可就翻兩番哦。」

王峰被蕭風點破了心中所想,臉色有些難看:「現在你可以走了吧?」

「走?呵呵,為什麼要走呢?雖然我想多為那些失學的孩子做貢獻,但我也得要點利息,你說呢?等會,我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免得你小子蒙我。」說著,蕭風摸出了手機,播出號碼。

「喂?啊,劉老,對,蕭風,呵呵。那個你查一下你們希望工程的賬號上,是不是剛有一筆一千萬的轉賬。對對,好,我等一會,你查吧。」蕭風舉著手機,緩緩收回手槍,倒出手來給自己點上煙,坐在椅子上休息起來。

「哦,有一千萬的轉賬是吧?呵呵,哎呀,不用感謝我,應該的應該的,嗯,好,等我有時間會去的。好了,我這邊還有點事,先掛了。」說完,蕭風掛斷電話。

王峰在旁邊聽得差點氣炸了,拿著老子的錢去做善事,還口口聲聲不用感謝,應該的?該死,不殺了你,我他媽把姓倒過來寫!

「王峰,你還算老實,沒玩什麼花招。呵呵,你別在心裡罵我,大不了我代那些孩子對你說聲謝謝。」蕭風面帶微笑,心裡卻苦苦壓制住質問王峰知不知道那批被綁架孩子下落的衝動。這個時候不能讓王峰看出什麼來,要不然一切努力就都廢了。

王峰咬咬牙:「不用謝,要不然我也準備捐款了1

「哦,呵呵,是是,你是王大善人!好吧,為了你多給希望工程送點錢,我就和你玩個遊戲吧。至於你死不死,那就看你的運氣咯。」

蕭風說完話,右手拿起左輪手槍,向左擺出轉輪,把裡面的子彈一顆顆退了出來,只留下了一顆金黃色的子彈在裡面。隨即左手扶住轉輪,猛地用力一轉,轉輪開始急速旋轉,隨即被推回機槽。

王峰看著蕭風的動作,忽然後背上冒出冷汗,他似乎已經猜測到,蕭風是想玩什麼了!

「王大善人,看出來了吧?呵呵,電視中常見的鏡頭,俄羅斯轉輪,活得幾率是六分之一。我覺得吧,你現在應該在心裡默默的求上帝或者佛祖保佑,而不是在這瞪著眼珠子,心裡咒我死。」蕭風邪笑著,槍口對準了王峰。

王峰強忍著害怕,冷聲道:「蕭風,你說話不算話!剛才明明讓我交了買命錢,現在卻又要殺我1

「no,這話你錯了。如果我想殺你,這五顆子彈也會在轉輪里。剛才的賣命錢?那不是你捐的善款嗎?就是看在你王大善人捐善款的情況下,我才退出五顆子彈呦。好了,別廢話了,有毛害怕的!一顆花生米而已,對於男人來說,這都不是事兒,一閉眼就過去了。」

王峰氣得胸膛不斷起伏著:「我知道了,你是想殺了我,好與許諾那個**在一起,是不是?蕭風,如果你是個男人,那就承認吧1

「哈哈,男人?王峰,你也配說這話?好,我純爺們,我承認,我他媽就想殺了你,然後霸佔你老婆,那又怎麼樣?你有本事來咬我啊!別廢話了,我數一二三,可就要開槍咯!嘿嘿,你趕緊臨時抱佛腳,等候如來他老人家來救你吧。」蕭風微笑著,扣在扳機上的手指漸漸用力。

「一」

「三」

蕭風跳過『二』,隨著『三』字出口,手指毅然的扣動了扳機。只聽左輪手槍傳出『啪』的一聲~~

在蕭風扣動扳機的瞬間,即使王峰再淡定,也禁不住雙腿哆嗦,死死的閉上了眼睛。清脆聲響起,擊錘撞擊在了空彈巢上。

「哇哦,佛祖比較給你面子,呵呵。」蕭風打了個響指,緩緩收起左輪和椅子上的五顆子彈,轉頭向著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時,蕭風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王峰,如果你不服,可以隨時找殺手來找我!不過,如果你敢再碰許諾一手指頭,讓她再受傷,那我不敢保證,你下次的運氣還會這麼好,子彈不會轟碎你的腦袋1說完,快步離開。

等到蕭風離開,王峰再也堅持不住,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臉上汗水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耳邊響起蕭風最後的幾句話,王峰全身顫抖著,目光變得陰狠:「許諾,你個臭**!找人來嚇唬我,是不是?」

許諾的傷沒有一處在明眼處,現在這個蕭風竟然知道許諾的上身有傷,那說明什麼?!說明兩個確實有姦情,要不然怎麼會看到許諾身上的傷勢!

「蕭風,你給我的屈辱,改天我會十倍奉還1王峰狠狠一拳砸在地上,鮮血順著地板,緩緩流出。

蕭風收拾完王峰,順便敲詐了一千萬后,心情大好,一路吹著口哨,離開了健身會所。回到車上,打開了左輪手槍的轉輪,看著空空如也的彈巢,嘴角翹了起來。

從頭到尾,所謂的俄羅斯轉輪遊戲,蕭風根本沒放子彈,純粹是在嚇唬王峰。畢竟,這個時候王峰如果死了,那定會引起那個叫『村上樹』的日本人警覺。

至於原本彈巢中唯一一顆子彈,則是蕭風在轉動轉輪的時候,瞬間把子彈取了出來。憑王峰的眼神,又怎麼會發現這裡面的貓膩呢。

翻過左手,只見左手拇指處,夾著一顆金黃色子彈。隨後,又從褲兜里把另外五顆摸了出來,一一裝進轉輪中,重新插回了腰間。

發動起車,蕭風想到今天和無名談話的內容,摸出了手機:「喂,木頭,你準備好了嗎?」

「嗯,好了。」木頭惜字如金的答道。

「半小時后,淮南區十字路口見,記得,一定要隱秘,不要引起注意。」蕭風叮囑說道。

「嗯,知道。」木頭說完,掛斷了電話。

蕭風隨手把手機扔在一邊,想了想,開車先去買了套衣服在車上換好后,這才緩緩的向著淮南區而去。

來到淮南區路口,蕭風一支煙剛吸完,就從反光鏡後面看到遠處浩浩蕩蕩開來幾輛軍隊上的篷車,前頭一輛軍用大吉普子,拉風的很。

蕭風看了一眼,收回目光,這可能是九泉軍區又在搞什麼拉鏈了。腦袋仰著,緩緩閉上眼睛,開始假寐。

這幾口氣還沒喘過來,只聽車后響起了開門聲。蕭風眯著眼睛,從反光鏡看向後面。同時,全剎間繃緊,準備隨時應付突發情況。

「嗯?」蕭風這一看之下,不由得愣住了:「木頭?」打開車門跳下車,再仔細一看,這個全贍,不是林默還是誰?

「阿風,我來了,走吧。」林默看著蕭風,緩緩說道。

蕭風愣然的點點頭,知道此地也不是說話的地方,返回車中,領頭向著無名等人居住的西郊開去。

給無名打電話,無名告訴蕭風,他們換了居住的地方,現在在西郊的一所廢棄學校里。蕭風帶人直奔學校,林默等人見識到了他們一輩子不曾忘懷的場面。

四百米的操場上,五個男人光著膀子,肩膀上扛著巨大的啞鈴,正在操場上飛奔著。

在其操場邊緣,一個雙臂粗壯如象腿的男人,雙手摟著一顆人腰粗細的白楊樹,上演著倒拔白楊樹。

天門小弟正想笑這人不自量力的時候,目光觸及到旁邊不遠處幾棵倒在地上的白楊樹時,全部目瞪口呆了。

「你們來了。」忽然,在眾人身後,響起一個沙啞的聲音。

天門眾人大驚,猛地回頭向著身後看去。只見身後不知何時站著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

在黑袍人的身後,站著三個人,兩男一女,形象都有些怪異。其中一個,臉上戴著巨大墨鏡;再者一個,臉上紋著一朵曇花;剩下的女孩,衣著暴露,額頭似乎在燃燒著一簇火焰。

蕭風笑了笑:「無名,他們在搞什麼呢?」說完,指著操場上跑圈的還有倒拔白楊樹的。

「沒搞什麼,我心情不好,罰他們呢。」無名緩緩說道。

「……」蕭風無語,這他媽也是理由?心情不好,懲罰別人?這些被罰人員,先不說扔在外界有多強悍,即使在整個組織中,那也是精英人才,現在竟然變成了無名的出氣包?

站在無名身後的妖刀撇撇嘴,對了個口型:「他是變態。」說完,還指了指無名。

蕭風聳聳肩膀:「無名,給你介紹,他是林默,這次來的一百人,是他帶隊。」說完,又指著無名:「木頭,這是無名,以後你就跟他混吧。」

林默沖著無名點點頭,沒有說話。

無名環視一眼,嘎嘎冷笑起來:「林默么?我知道你是風的兄弟,但在這,我不會對你特殊照顧!如果達不到我的要求,只有一個結果,挨罰!現在,全部去那邊拿啞鈴,每人二十圈!半小時如果誰沒跑完,那今晚舉著啞鈴跑一晚上1

蕭風嘆口氣,唉,林默他們也被當做出氣包了!看來,來的不是時候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