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九章出之必見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出之必見血!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林默看了眼蕭風,隨即沖著無名點點頭:「好1說完,帶頭向著操場堆放啞鈴器具的地方跑去。

天門一百小弟見老大都動了,哪裡還有什麼意見,緊跟在林默身後,準備過為期半月的特訓日子。

蕭風看著天門小弟臉上的興奮笑容,忍不住搖搖頭,這些渣渣們,應該用不了多久,別說笑了,就是累的哭都哭不出來了。

「無名,你抻著點練,別都給練廢了。」蕭風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

無名點點頭:「我有數。風,你跟我來。狂戰,你們三個去監督他們,先給他們每人配上二十五公斤的啞鈴。還有,讓螃蟹他們停下吧,一起操練新人。」說完,轉身向著不遠處的教室走去。

蕭風拿出香煙,扔給狂戰和妖刀:「呵呵,這次麻煩你們了。對了,妖刀,身上的傷怎麼樣了?」

「沒事了,放心吧,風哥。」妖刀點上煙,咧嘴笑道。

狂戰扶了扶鼻樑上的墨鏡:「風哥,我去看著他們了。」說完,向著林默等人走去。

蕭風拍了拍妖刀的肩膀,轉身追向了無名。來到一處教室,無名坐在板凳上,看著蕭風:「風,你身上怎麼有血腥味?」

蕭風撇撇嘴,媽的,這個無名果然也是個變態,自己都換過衣服了,他竟然還能聞得出來。

「你走了以後,我遇到了殺手,呵呵,不過被我隨手解決了。」蕭風盡量讓自己的表情放輕鬆點。

無名裸露在外面的眼睛猛地蹦出殺機:「知道是誰下手的么?還是那些日本人?」

「呵呵,主使已經被我殺了,就不勞你出手了。」蕭風吐出一個煙圈,微笑著說道。

「風,從今天起,我讓狂戰和妖刀跟在你身邊保護你吧。」無名想了想,說道。

蕭風搖搖頭:「算了,無名,沒那麼嚴重。我不是告訴過你么,煞風組織,是我手底下最鋒利的尖刀,越少有人知道越好。尖刀就要用在最關鍵的時候,出之必見血1

「可是你……」

「好了,我沒事,放心好了。半月以後,你帶著他們回島上去吧。或者像以前那樣,在島上呆不住的,就可以放他們出島隨便玩玩,接接任務什麼的。」蕭風隨意的說道。

無名終於點點頭:「好,聽你的。不過你要記住,你是煞風的零,你的生死關乎著整個煞風。」

「我知道。」蕭風緩緩點頭。兩個人又聊了幾句后,蕭風站起來準備離開。

在無名的陪伴下,蕭風再次來到操場上。此時操場上似乎出現了問題,一百個天門小弟,正對峙著一個**著上身,倒八眉的男人。

「垃圾,你剛才是不是撞在我身上?」倒八眉指著一個小弟,嘲弄的笑著。

那個小弟滿臉氣憤:「媽的,明明是你撞的我1說著,把肩膀上的啞鈴猛地扔在地上,捏了捏拳頭。

其他的天門小弟也都扔下肩膀上的啞鈴,只感覺壓力驟然一松,漸漸消失的力量再次回到身上。一個個晃了晃腦袋,目露凶光的看著倒八眉。

「吆,怎麼?仗著人多欺負我一個?好,那今天我就陪你們玩玩。」無緣無故被無名罰跑圈,倒八眉心裡也憋著一股子邪火,現在剛好可以發泄一番。

其他**著上勺在旁邊,滿臉笑容的看著倒八眉,絲毫沒有起來幫忙的意思。

狂戰妖刀還有火焰女,也站在啞鈴器具旁邊,眯著眼睛,觀察著現場,也沒有制止的樣子。

「我的兄弟,不許別人欺負。」林默拎著啞鈴,緩緩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倒八眉瞄了林默一眼:「小子,你又是誰?」

「林默。」

「沒聽過!看你樣子,打算為他們出頭?好,呵呵,今天就讓我教導教導你們什麼叫規矩。」倒八眉冷笑著,捏了捏拳頭。

林默同樣露出一絲冷笑:「我兄弟告訴過我,誰的拳頭大,誰的話就是規矩1說著話,林默扔掉了手裡的啞鈴。

「你告訴他的?」無名轉過頭,看著蕭風,緩緩問道。

蕭風目光注視著林默,點點頭:「沒錯,誰的拳頭大,誰的話就是規矩!煞風的規矩,不也是如此么?當初咱倆組建煞風的時候,我就說過這話。」

倒八眉聽到林默的話,皺了皺眉頭:「你兄弟?他是誰?」

林默搖搖頭:「先戰再說,讓我看看這裡到底適不適合我1說完,緩緩舉起了拳頭。

蕭風點上煙,吸了一口。在他們四兄弟當中,除了他,就屬林默最能打,不過想要和在煞風中排名第十的倒八眉玩,還差得遠。

「好,小子,夠狂!那我今天就陪你玩玩!如果我輸了,煞風第十的位子,送給你1倒八眉痛快的笑道。

「不需要,你輸了,給我兄弟道歉。」林默搖搖頭,指著剛才與倒八眉衝突的那名小弟。

倒八眉看了那個小弟一眼,點點頭:「來吧。」說完,全身氣勢陡然一變,猶如實質的戰意籠罩住了林默。

林默臉色變了變,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會這麼強悍!聽他剛才的話,這十個人當中他是排名在最後的!不過,強又如何!殺!

林默周身瀰漫著戰意,想要掙脫倒八眉對他的壓迫:「喝1大喝一聲,身體猶如炮彈般,衝到了倒八眉身邊。

倒八眉見他能夠突破自己的氣場,眉毛一揚,雙目中泛起興奮:「哈哈,殺1

兩個人瞬間激烈碰撞一記,林默悶哼一聲,身體被砸飛出去。「咳咳。」林默趴在地上,張張嘴,吐出一口血沫。

強,眼前這個倒八眉太強!一招,僅僅一招就把他轟退了!林默咬咬牙,緩緩從地上爬起。

諸位小弟也衝上前:「默哥,怎麼樣?」同時,有些小弟大怒,吼叫著向著倒八眉衝去。

「都住手。」林默大喝一聲,制止住小弟的動作,看著倒八眉:「我輸了,你很強。」頓了頓:「但,半月後,我會打敗你的。」說完,回到剛才的位置,拿起啞鈴扛在肩膀上,邁開沉重的步伐,繼續跑圈。

倒八眉看著林默的背影,眼睛中泛起殺機,不過一閃而逝。「算了,這不是在島上,今天我不殺你!我等著你來打敗我。」說完,向著螃蟹等人的位置走去。

小弟們見林默再次跑圈,一個個也都舉起啞鈴,咬緊牙關,跟在林默的身後,拚命的跑著。他們心中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變強!

「你的這個兄弟,不錯1無名看著林默,若有所思的說道。

蕭風拍了拍無名的肩膀:「呵呵,我蕭風的兄弟,哪個都不錯1

無名笑了:「嗯1

「好了,我先走了,他們交給你了。」蕭風說完,再次看了眼林默,轉身離開了學校。

無名看著蕭風的背影,笑了笑:「風,半月後,我會送你一批殺人機器的。」

「燈初上夜未央……」鈴聲響起,蕭風拿起手機,皺起了眉頭。北京的號碼?這是誰呢?

「喂?」

「蕭風,我是諸葛鑫。」聽筒中,傳來一個聽著蠻邪性的聲音。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臉色不經意的變了變:「諸葛鑫?你怎麼有我的手機號碼?」

「想找你的手機號碼還不簡單嗎?我聽說你回國了,是嗎?」諸葛鑫邪笑著,緩緩說道。

「嗯,我在九泉呢。諸葛鑫,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哦?難道不行嗎?蕭風,一年多沒見,我都想死你了。好了,我這裡還有點事情,等我改天去九泉看看你。」

「呵呵,隨時歡迎。」蕭風說完,緩緩掛斷了電話。

回到車上,蕭風用力揉了揉僵硬的臉,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諸葛鑫給他打電話,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不過,總得來說,往日的老哥們還想著自己,這讓他有些高興。

雖然心裡有股子怪異的感覺,但蕭風也沒多想,發動起車,向著老王的賓館開去。這個時候,老王應該已經聯繫好了警察,開始部署怎樣營救那批孩子了吧。

九泉北城,一處隱蔽地下密室中,搖曳著昏暗的燈光。一張四方的桌子,面對面的坐著兩個人。

「渡邊,今晚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面朝南的人,緩緩發出聲音。

渡邊三郎笑了笑:「老同學,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妥當。」

「嗯,那就好!對了,別再暗殺蕭風,千萬不要把他逼急了,他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哦?你能和我說一下他的身份嗎?我只知道,他是poker的黑桃a,就是他叫蕭風,我也是聽你說的才知道。」渡邊三郎微笑著問道。

坐在北面的人,臉上陰晴不定:「你說蕭風是『黑桃a』?」

「怎麼?這個你不知道?」渡邊也是一愣。

「你上次怎麼不告訴我1

渡邊三郎有些無奈,搖搖頭:「我以為你知道他的底呢。他是poker的黑桃a,也是東京銀座大爆炸的兇手之一。」

「他,也是官方的人!具體是哪個部門我不知道,但是絕對背景強大。」

渡邊三郎臉色陰沉下來:「老同學,這個蕭風不是省油的燈,我們必須想辦法幹掉他才行,要不然不僅我們的計劃成功不了,就算是你的性命,恐怕也難保。」

北面的人張張嘴,卻什麼也沒說,臉上露出猶豫之色。不可否認,渡邊三郎的話有一定道理,蕭風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不要猶豫了,老同學!不是他死,搞不好就是我們死1渡邊三郎說著話,從桌子下面拿出一個箱子,緩緩打開,擺在了桌子上面。箱子中,兩排金條散發著柔和的金光,格外的誘人。

「這是幹什麼?」

渡邊三郎露出笑容:「老同學,這是送給你的。」

「我幫你,是因為你曾經救過我的命,把這些收起來吧。」北面的人緩緩站起,看都不看桌子上的金條:「渡邊,那批孩子是無辜的,希望你能說話算話。」

「放心吧,過了今晚,我一定把他們都放了。」渡邊三郎點點頭,笑著說道。

北面的人點點頭:「好,那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老同學,這個拿著。」渡邊三郎關上皮箱,死勁的遞了過去。

這一次,老同學沒有拒絕:「渡邊,你最好不要太過分,不要忘記,我也是個中國人。」說完,推開門離開。

渡邊三郎重新坐回椅子上,目光陰沉:「蕭風,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