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零二章耗子舔貓B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耗子舔貓B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滔滔火焰,映紅半邊夜空!

三輛黑色奧迪,打著雙閃燈疾馳而來,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車還沒停穩當,渡邊三郎就從車上沖了下來。

渡邊三郎怒瞪雙眼,看著不遠處的滔天火焰,身體顫抖連連,怎麼會這樣?完了,一切都完了!

「黑桃a!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我發誓!!1渡邊三郎凄厲的叫聲,在黑夜中陡然響起,聲音嘶啞而絕。急火攻心之下,只感覺眼前一黑,喉嚨腥甜,張嘴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晃了晃,腳下踉蹌地摔倒在地上。

「渡邊君。」旁邊的村上樹顧不上憤怒,忙上前準備扶起渡邊三郎。

渡邊三郎坐在地上,眼睛無神的盯著火場,雙手死死的握著拳頭,一道道血痕染紅地面。此時此刻,他已然萬念俱灰,一切的一切,都隨著燃燒的火焰,化為灰燼了!藥物沒了,基地沒了,上頭不會放過自己的!

「哎呦,氣得吐血了?呵呵,這感情好,渡邊,你再吐一口我看看。剛才離得挺遠,沒太看清楚。」忽然,一個邪邪的聲音在現場響起,語氣中充滿了戲謔的味道。

渡邊三郎聽到這個聲音,拳頭猛地砸在地上,眼睛中噴出火焰,看向聲音傳出的方向:「黑桃a!!你還沒走?1

「呵呵,剛才都準備走了,結果剛走幾步,就聽見有人發誓要殺我,我好怕怕的~我尋思,咱倆都是老交情了,你要殺我就殺我吧,我等著。可是我的兄弟們不成啊,他們非得回來看看,到底是誰想殺我,順便給他長長記性。」蕭風邪笑著,指了指站在旁邊的煞風十人組。

其實蕭風這話純屬胡扯,他開始是打算離開的,可是一琢磨,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渡邊三郎不可能不在第一時間趕過來的。蕭風是個怕麻煩的人,所以他總是會把麻煩扼殺在萌芽中。他對渡邊三郎太了解了,這就是個陰險毒辣,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自己殺了這麼多日本人,最後又把工廠給他炸了,這孫子能消停了才怪。他如果沖著自己來,自己倒是不害怕。可是咱現在也是有『家』的人了,小日本鬼子壞的那叫一個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啥事兒干不出來!萬一他們把自己的美女房客給抓了,那可就一點也不好玩了。所以,為了預防這種事情的發生,蕭風故意沒走,留下來等渡邊三郎。

果不其然,渡邊三郎來了,還發誓要殺自己。尤其是看到這孫子氣得吐血,蕭風樂了,再也忍不住,跑出來得瑟一番。

渡邊三郎在村上樹的攙扶下,緩緩從地上爬起來。「黑桃a,你是大日本帝國的敵人,準備迎接大日本帝國的報復吧1

蕭風笑了,很囂張的笑了:「哎呦我擦,大日本帝國?地盤還沒有中國兩個省的地盤大,還他媽大日本帝國~話說,渡邊,老子不去找你算賬你就燒高香了,哪想到你竟然還敢來九泉?真是耗子舔貓b,找刺激呢?」

渡邊三郎看著蕭風,咬牙切齒的擠出幾個字:「今天我要殺了你。」

「媽了個逼的,老子今天不草你媽,你不知道老子是你爸爸!殺了我?就憑你這大貓小貓三兩隻?」蕭風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手輕輕的揚了起來:「兄弟們,動手1

『夜長夢多,遲則生變/這個道理,蕭風小時侯看電視劇的時候就搞懂了。

「殺了這些***1渡邊三郎怒吼一聲,拔出一把倭刀,向著蕭風衝來。

蕭風捏了捏拳頭,獰笑著看向衝來的渡邊三郎。「渡邊,兩年前的帳,今天一起算了吧1說著話,拔出漆黑如墨的龍紋匕首。

「殺1渡邊三郎有些瘋狂,雙目赤紅一片,嘴角染著鮮血,嗷嗷叫著撲了上來。同時,他手下的日本死士也拔出武器,動手了。

雙方二十多人,瞬間沖在了一起,映著遠處的火光,激烈的對戰起來。

日本死士雖然經過訓練,但又豈是煞風十人組的對手,幾乎幾個照面之間,就被放倒在血泊中,去地獄見他們的天照大神去了。

「渡邊,你不該來中國,更不該來九泉!聽過一句話么?犯我國威之,雖遠必誅1蕭風冷笑著,龍紋匕首突破渡邊三郎的防禦,割開他的衣服。

渡邊三口咬著牙,也不說話,手裡的倭刀一股腦的向著蕭風腦袋劈去。

蕭風躲過劈來的倭刀,身體後退幾步:「十回合之內,結束戰鬥吧1話落,眼睛眯了眯,身體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渡邊三郎是日本他們那一代有名的高手,看著蕭風撲來,猙獰的吼道:「黑桃a,死吧1

兩人的武器,瞬間碰撞在一起。

「啪」的一聲脆響,倭刀自中間斷裂,龍紋匕首在渡邊三郎的胸膛處劃開一道口子。

「這是第一回合。」蕭風淡淡的說道。

渡邊三郎看了眼手裡的倭刀,怒吼一聲,把倭刀向著蕭風砸去,掉頭就準備跑。

「跑么?今天還能跑的了?」蕭風冷笑連連,手裡龍紋匕首,沖著渡邊三郎的後背射去。

就在這一瞬間,忽然一陣汽車轟鳴聲響起,三輛越野大吉普沖了進來,車窗位置架著三把輕機槍,對著現場的煞風十人組和蕭風開始掃射。

「我草!趴下1蕭風大喝一聲,也顧不得去殺渡邊三郎,身體猛地趴在地上,翻身滾進旁邊的草叢裡。

大吉普車停下,十幾個身穿迷彩裝的漢子,手裡拎著微沖,從車上跳了下來,子彈『噠噠噠』的射出,壓制住煞風十人組。

另一輛大吉普車開到渡邊三郎面前,從中響起一個聲音:「上車1

渡邊三郎稍一猶豫,咬咬牙跳上了車。此時此刻,他沒得選擇,支援未到,不上車他只有死路一條。

蕭風趴在草叢裡,看著渡邊三郎跳上車,臉色陰沉下來:「媽的!果然有變故1自己這一方實力雖強,但都不是奧特曼,也不是蜘蛛俠,子彈打在身上照樣會死!所以,在十幾把微沖的壓制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吉普車揚長而去。

「敢從我蕭風手下搶人,你是第一個!好,很好1蕭風臉上儘是獰笑,臉上布滿殺機。

煞風成員臉色也都有些難看,最重要的人在最後竟然給跑了,這讓他們都感覺很窩火。

「風,為什麼放他們走?」站在蕭風身邊的黑袍無名,忽然問道。剛才他明明可以留下他們,但蕭風卻攔下了他,這讓他有些疑惑。

蕭風臉上獰笑漸漸消失,轉過頭拍了拍無名的肩膀,笑道:「無名,整天不要憋著,改天我帶你去釣魚吧!呵呵,既然有大魚,那自然要放長線嘍!好了,兄弟們,我們走吧1

無名看著蕭風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放長線釣大魚么?」

三輛吉普車向九泉市裡疾馳,渡邊三郎打量著坐在自己旁邊閉目休息的青年,始終沒有說話。他在思考,這個年輕人是誰,為什麼又要救自己!

「渡邊先生,你一路上都在觀察我,難道我臉上有花么?」就在渡邊三郎忍不住要說話的時候,青年緩緩睜開眼睛,沖著渡邊三郎笑問道。

渡邊三郎看著青年的笑容,忽然精神有些恍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笑容?迷人?不,應該是一種邪笑,嘴角微翹,充滿了魅惑感。「你是誰?」

「我是誰?呵呵,這個問題,我可以不回答么?」青年依舊微笑著。

「為什麼救我?」

「呵呵,沒有理由,我喜歡1

「有什麼企圖?」

「為了個蕭風製造一個敵人。」

渡邊三郎皺起眉頭:「這就是你救我的理由?」

「沒錯!渡邊先生,咱倆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來中國實驗什麼東西,我不感興趣。讓我感興趣的是,你是蕭風的敵人!今天晚上我救了你,只有一個目的,不想蕭風過得太舒服而已。」青年不止笑容詭異,就是聲音,也充滿了邪邪的味道,讓人有些背後生風。

渡邊三郎盯著青年,緩緩問道:「你想讓我對付黑桃a?」

「黑桃a?哦,呵呵,你是說蕭風,對吧?不錯,我救你的目的,就是給他找麻煩而已!當然,你可以說『no』,只不過你最好想明白,我能救了你,那我也可以隨時殺了你1青年摸出香煙,給自己點上一支,淡笑著說道。

「你是在威脅我?」渡邊三郎皺起了眉頭。

青年吐出煙圈,點點頭:」你可以這麼理解!渡邊先生,難道你要拒絕么?貌似,蕭風剛把你的工廠毀於一旦吧?看,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所以,我們應該是朋友關係,你覺得呢?」

渡邊三郎看著面前的青年,忽然骨子裡透出一股涼氣。這個人,比蕭風還要危險的多~!略一猶豫,渡邊三郎勉強露出笑容:「你好,朋友1

「哈哈,渡邊先生果然是聰明人,希望我們能夠合作順利1青年大笑著,目光閃爍,蕭風,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希望,遊戲能玩得好玩一點!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