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零四章別做了,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別做了,疼~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春宵苦短,這話似乎有些道理。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沒完沒了~乾柴烈火,熊熊燃燒了一整夜~

陽光,透過窗戶,射在了白花花的大床上。

小麗枕著手臂,一雙美目盯著蕭風,時不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又時不時臉上湧現出一種痛苦,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女人的心思,總是看不透的。用默哥的話來說,那就是『女人胸前肉太厚,所以心思看不透』。

「你醒了。」小麗輕輕抬起頭,笑看著蕭風。

蕭風揉了揉朦朧的眼睛,隨口答應著,一頭栽進了小麗滾圓的雙峰中間,拱了拱:「小麗,昨晚你為什麼這麼做?」同時,抓奶手出動,按在了右峰上,輕輕揉捏著。

「沒有原因。」小麗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蕭風,感受著傳來的陣陣酥麻,忍不住扭動一下身軀。

蕭風嘴角翹起,似乎玩上癮了,手不規則的捏著,圓球在手裡變化著各種形狀。「小麗,哥昨晚強么?」

小麗聽到這話,微微皺眉,下體隱隱的痛楚傳來,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你很強。」

蕭風得意的笑了:「那是必須的!哥曾經有個外號,叫做一夜九次郎!昨天有點累,所以沒正常發揮,才六次而已。」

男人都有虛榮心,尤其是在這方面!你可以說他沒錢,說他沒勢,這些他們都可以忍受!但是,如果說他老二不行,那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感到屈辱的!男人的尊嚴,不允許詆毀!

蕭風說著話,指尖輕輕的劃過小麗的小腹,探向曲徑。

小麗目光觸及到蕭風胯下,以及感受著他的動作,心中一顫,做出可憐狀:「別做了,下面好疼的。」

「嘿嘿,那你求求我。」蕭風咧著嘴,得意的笑著。又有幾個男人,能把女人收拾的求饒?這是男人的資本,男人的驕傲!

小麗慌忙點頭,媚笑著:「爺,求求您,別做了,好不好?」

蕭風看著小麗的媚樣,心裡更是猶如貓抓一般,這絕對是個小妖精!幸好她沒出去坐台,要不然絕對九泉市的紅牌!

小麗看著蕭風的樣子,哪裡不知道他的感受,捂嘴輕笑,身體扭曲著,緩緩向著下面遊走而去,趴在了蕭風的胯下。

「唔~~小蹄子真夠騷的1蕭風舒服的仰了仰脖子,享受著吹.簫絕技。

將近半小時時間,蕭風猛地抓住小麗的頭髮,前前後後一陣衝刺,隨即無力的躺在了床上。

「小麗,幾點了?」休息了幾分鐘,蕭風抬頭看著小麗。

「九點多了,該起床了,你今天不還要安排那些孩子么?」小麗輕輕幫蕭風揉捏著腰部位置,笑著說道。

蕭風緩緩坐起,在小麗臉上親了一口:「嗯,等著搞定他們,我就給你安排工作。」

「蕭風……」小麗看著蕭風的眼睛,猶豫一下,還是說出自己的決定:「不用給我安排工作了,我不想留在九泉。今天下午,我就要離開九泉。」

「為什麼?」蕭風一愣,怎麼忽然要走呢?

小麗輕輕撫摸著蕭風身上的傷疤:「在九泉,我有太多的傷痛!有的是自作自受,有的是別人帶給我的。蕭風,不要挽留我,好么?我不是小孩子,做什麼我自己心裡有數的。」

蕭風看著小麗,伸出手揉搓一下她的秀髮:「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好吧!希望你活得開心,呵呵1說著,輕輕擁抱一下小麗。雖然對這個女孩沒有感情,但總歸有過一夜.情。

「蕭風,謝謝你1小麗趴在蕭風的耳邊,強忍著淚水,低聲說道。隨即,在蕭風臉上親吻一下:「蕭風,記住,你是我的第二個男人1說完,深深看了眼蕭風,赤.身裸.體從床上站起來,走進了衛生間。

嘩嘩的水聲,似乎掩蓋住了什麼……蕭風看著衛生間的門,眯了眯眼睛,右手觸及到胸前的玉墜,嘆一口氣。一夜.情,也是情!有緣,再見吧!

十幾分鐘后,小麗披著浴巾從裡面走出來,看著坐在床上吸煙的蕭風:「似乎,我沒有衣服穿。」

蕭風撓撓頭,摸出床頭的手機,打出了電話:「火焰女,送兩件衣服過來。對,全套的,送到我宿舍。」掛斷電話后,蕭風笑了笑:「ok,搞定了1

小麗走到蕭風面前,輕輕捧起他的臉:「蕭風。」

「嗯?」

「你說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么?」

「不知道。」

「你會想我么?」

「應該吧。」

「想我什麼?」

「想你的一切。」

「男人都是如此虛偽的么?」

「也許吧,呵呵。」蕭風笑了,男人似乎真的是虛偽的動物。

小麗鬆開蕭風的臉,也笑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有過一夜!最少,你在床上的時候,是不虛偽的1

火焰女送來衣服,小麗穿上后,雖然有點大,但也別有一番風味。蕭風洗臉刷牙后,與小麗一起來到了操常

操場上,擺著幾十張桌子,孩子們走坐在桌子前,眼睛有些畏懼的看著周邊的『大哥哥』們。

天門小弟此時全部手裡拿著手機,正不斷的聯繫著孩子的家長和幼托老師等等。

林默坐在一張長桌子前,手裡拿著筆,時不時的標記著什麼。

蕭風叼著煙,來到林默身邊:「怎麼樣了?有多少孩子可以回家?」

「有的家長已經向著這裡趕來,還有十幾個孩子聯繫不到家長。」林默緩緩說道。

果然,半小時左右,孩子們的家長陸續前來,操場上一時間呼兒喚母,哭聲震天。孩子失而復得,讓這些家長都有種兩世為人的感覺。

「謝謝,我代表我的全家,謝謝諸位英雄了1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手裡拄著拐棍,摸著小孫子的腦袋,老淚縱橫,沖著蕭風和林默兩人就跪了下去。

老太太的動作,嚇壞了蕭風和林默,忙衝上前扶起老太太:「大娘,您可別這樣,您這是折我們壽呢!這是我們應該做的1

這老太太剛扶起來,那邊又有幾個跪倒在地的家長,蕭風額頭冒起冷汗,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流行下跪感謝?以身相許,都不是主流了!

想到以身相許,蕭風的目光投向在一旁哄著孩子玩得小麗,嘆口氣,願她早日走出陰影,活得開心吧。

一上午時間,四十多個孩子,大部分被父母家人接走,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僅剩下十六個『留守』兒童,沒有聯繫到父母,其中就有『小色狼』小強。

「小強,沒聯繫到你父母么?」蕭風看到小強還在時,忍不住一愣,這小子可是鬼機靈,怎麼可能聯繫不到父母呢?

小強沒有回答蕭風的問題,眼睛色迷迷的盯著站在不遠處的小麗:「風哥,那個姐姐也不錯,叫什麼名字?給我介紹介紹?」

蕭風忍不住撇嘴:「她叫小麗,嘿嘿,小強,我可告訴你,你最好別告訴她,你叫小強,要不然她能一腳把你踹出學校,你信么?」

「她是否曾經被一個叫『小強』的人傷過心?」小強一副『情聖』的樣子,搖搖頭,嘆了口氣。

「嗯,她前男友就叫小強!哎呦我擦,老子剛才問你正經話呢,你父母怎麼沒來?」蕭風伸手敲了小強一個響頭,沒好氣的吼道。

小強捂著腦袋,瞪了蕭風一眼:「我是孤兒,哪有父母。」

「……」蕭風不相信的看著小強:「你是孤兒?你昨天不是還和我說,你父母多疼你么?擦,你到底哪句話是真的1

小強眼珠子一轉:「哦,那是我胡說的,其實我是孤兒。風哥,我認你當乾哥哥唄?」

「額,認我當乾哥哥?為毛啊?我有什麼好處?」蕭風做出『輕蔑』表情,看著小強。

小強輕哼了一聲:「我可以幫花錢~」

「……」蕭風擦了把冷汗:「小強,你小子老實告訴我,你真是孤兒么?如果真的是,那我就認你當乾弟弟。」

小強有點興奮,舉手發誓:「必須沒爹媽!乾哥,請受小弟一拜。」說著,有模有樣的沖著蕭風做了個揖。

蕭風看著小強,忍不住搖搖頭。誰如果以看小孩的眼光去看他,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大名叫什麼來著。」蕭風想到什麼,忙問道。

「溫華強。」小強咧咧嘴,笑了。

蕭風撇撇嘴:「你怎麼不叫弼馬溫?」說著,不理小強,向著不遠處的小麗走去。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