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零五章內鬼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內鬼是他?!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九泉市火車站,依舊喧囂擁擠,遍地的歡笑與哭泣。

vip候車室中,小麗拎著包包,看著面前這個兩次救下她,並真正帶給她『性福』的男人,露出笑臉:「蕭風,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呵呵,你回去吧。」

蕭風嘴角翹了翹:「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么?小麗,你說我們有緣還會再見嗎?」

「當然,如果有緣,定會下次再見~」小麗伸出手,撫摸一下蕭風的臉:「好了,蕭風,時間到了,我要走了1

蕭風點點頭:「好吧,分別是下一次相見的開始!我期待我們的下一次見面。再見1說完,伸手輕輕擁抱一下小麗。

「嗯,走了。」小麗擺擺手,強忍著心裡的不舍,轉身向著入口處走去。對於九泉,她有太多的不舍,也許最不舍的,就是身後這個男人吧?!這個只見過兩次面的男人!

蕭風看著小麗的身影消失后,吹了吹逐漸變長的劉海,轉身也向著出口走去。對於小麗,他心裡應該是有些不舍的。不過,這種不舍更多的是來源於床上~

出了火車站,蕭風點上香煙,快步走向停車常打開門,坐進車中:「走吧,妖刀,我帶你去玩點好玩的。」

妖刀邪笑著,點點頭:「ok,去哪?」

「我們去揪出內鬼!走,老王居住的賓館1蕭風按下車窗,吐出一口煙,眼睛中殺機一閃而逝。

妖刀踩下油門,車輛迅速的併入浩浩蕩蕩的車流中,一路向著賓館開去。到了賓館,停好車,兩人乘坐電梯,一路直升11層。

「風哥,誰是內鬼?」妖刀右手隨意的搭在腰帶的位置,隨口問道。

蕭風嘴角翹了翹:「一會就知道了1說著,敲了敲豪華套房的門。

門緩緩打開,蕭風看著開門的人,臉上堆積出笑臉:「哈嘍,王助理。」

開門的正是老王的助理,那個海龜的人才。當他見到蕭風時,先是一愣,隨即後退了幾步:「蕭風?1

「額,看到我至於害怕成這樣么?」蕭風上前拍了拍王助理的肩膀:「老王呢?我找他有事兒。」

王助理滿臉驚訝:「蕭,蕭先生,你還活著?」

「哎呀我擦,怎麼說話呢?老子活的挺滋潤,為毛說老子死了。」蕭風佯怒道。

王助理打量了幾眼蕭風,又看看他身後的妖刀,終於確定蕭風是活人後,這才臉色恢復正常,勉強笑了笑:「不好意思,蕭先生,我以為你……你請進,王處長正在和李局長談事情呢。」說完,忙讓開身體。

「李南也在?」蕭風稍楞,隨即笑道:「呵呵,我正準備找他呢。」說著話,帶著妖刀兩人進入了房間。

王助理緩緩關上門,看了眼蕭風和妖刀的背影,皺起了眉頭。

「老王,李局,我想死你們了~」蕭風大聲笑著,向著老王和李南走去。

老王和李南正在研究什麼,聽到蕭風的聲音后,也都嚇了一跳。再仔細一看,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蕭老弟,你沒死?1老王驚喜的叫道,忙從沙發上站起,向著蕭風撲去。

蕭風側身躲過老王,有些惡寒:「王哥,你少噁心我,老子不習慣被男人抱。」

老王雖然撲了個空,但還是咧著嘴吧:「我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快,和我說說,你怎麼逃走的?」

李南也滿臉驚訝的站在一旁:「蕭風,真的是你?」

「呵呵,當然了1蕭風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點上支煙:「李局,昨晚北郊『金來』工廠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李南一愣,隨即猛的站起來,指著蕭風:「是你做的?」

「沒錯,是我做的。」蕭風在幾人驚訝的目光中,坦然承認。「那批孩子我也救出來了,還剩下十幾個找不到父母。所以,我希望李局能幫他們找到父母。」

老王坐在旁邊,皺起眉頭:「蕭老弟,我這聽的有些糊塗了。那些孩子,不都喪生在爆炸中了么?你又是怎麼逃脫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蕭風吐出一口煙霧,笑了笑:「那天晚上的大爆炸,無非就是個瞞天過海的計劃而已。」隨即,蕭風拍了拍老王:「你不懂么?不懂我可以找人來給你好好解釋一下。」

老王疑惑呢,蕭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王助理,你來給王處長和李局長解釋一下吧,渡邊三郎他們是如何實施瞞天過海的計劃,又是如何想要置我於死地的。」蕭風說完,似笑非笑的看著旁邊的王助理。

王助理眉角跳了跳,露出笑容:「蕭先生,日本人的計劃,我又怎麼會知道呢1

「呵呵,不知道么?」蕭風緩緩站起來,拍了拍王助理的肩膀:「你是在日本留學的吧?呵呵,也是那會和渡邊三郎認識的吧?接下來,還用我說別的么?」

蕭風的話都說到這地步了,老王和李南哪裡還不明白。「小王,你真的在和渡邊三郎勾結?1老王怒目等著王助理,喝問道。

王助理聽到老王的喝問,又轉頭深深的看了眼蕭風:「蕭風,你是怎麼知道的?」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王楚宇,說說吧,渡邊三郎藏在什麼地方?他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連良心都不要了,能無視那麼多孩子的生命1蕭風收攏起臉上的笑容,緩緩問道。

王助理的全名叫做『王楚宇』,這是曾經老王告訴蕭風的。蕭風特意找小北查了一番,經過調查后發現,這個王楚宇以前和渡邊三郎是同學,兩人那會關係很好。這一切的一切都證明,純純死前告訴他的話,是真的!

純純臨死前,最後說的就是:要殺我們的是日本人嗎?曾經王助理和日本人打過電話,被我不小心偷聽到了……。

「渡邊三郎說的果然不錯,不殺你,我們終會死在你手裡的。」事到如今,再裝也沒什麼用處,王助理坦然承認,看著蕭風說道。

蕭風冷笑著:「昨天晚上,是你救下的渡邊三郎么?」

「不是,現在他躲在哪裡,我也不知道。」王助理搖搖頭:「其實你不去找那批孩子,他們也會沒事的。渡邊三郎答應過我,等風頭過去會放了那些孩子。」

蕭風咬咬牙,昨晚去救渡邊三郎的果然不是王助理!那一隻幕後黑手,到底是誰呢?0日本人的話你也相信?王助理,渡邊三郎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為他辦事?」

「一箱黃金,在我房間衣櫃呢。」王助理並無多大慌張,指了指自己的房間門。

老王咬咬牙,指著助理:「王楚宇,沒想到你如此的狼子野心?1

「王處長,這話你有資格說么?這幾年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可都是看在眼裡,呵呵,所以……」王助理冷笑著,看著老王,語氣中儘是威脅的意味。

混在這個圈裡,沒有人的屁股是乾淨的!老王聽到助理的話后,臉色變得難看異常:「王楚宇,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你可以這麼理解1王助理滿臉的淡然,似乎並不為自己的處境而憂心。

蕭風看著王助理囂張的樣子,忍不住皺起眉頭,緩緩站起來:「王楚宇,在我面前,沒有人能夠囂張,知道么?」話落,一腳踹飛了王助理。

「妖刀,把他綁起來,回去和野村浩二一起上刑伺候1蕭風冷笑著,轉身看向李南:「李局,你現在不需要回警局嗎?估計剩下的孩子,已經送到了警局,等候你的處理。」

這話的意思,李南聽得明白,這裡是不歡迎自己了。不過,他卻沒什麼意見,畢竟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越危險!什麼應該知道,什麼不應該知道,他有數!

「嗯嗯,呵呵,那我就回去處理一下孩子們的事情。老王,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蕭風,再見了。」李南說完,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王助理,嘆口氣,估計這個王助理要夠嗆了。

李南匆匆離開后,老王從腰間摸出手槍,對準了王助理:「蕭老弟,這個人留不得。」

蕭風知道老王為什麼想要殺王助理,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寬心吧,老王,他沒有機會出去亂說的!暫時留他一命,他還有用處呢1

老王略猶豫一下,點點頭,收起了槍:「那交給蕭老弟處理吧1

蕭風笑了笑,轉身走進王助理的房間,從裡面拎出一個皮箱,放在了桌子上。「老王,說說吧,這些黃金怎麼處理?」說著,打開了皮箱,露出金燦燦的金條。

老王猜不透蕭風的心思,有些疑惑:「上報給國家?」

「擦,你傻啊!上報給國家,還不知道落在哪個孫子手裡呢!這樣,咱倆一人一半,你看行么?」說著,把皮箱中的金條倒在桌子上。

金條撞擊,發出誘人的聲音。老王瞪著眼睛,豎起拇指:「高,一切聽蕭老弟的安排吧。」

「哈哈。」蕭風把金條分成兩部分,然後把其中一部分裝進皮箱,忽然想起什麼:「對了,上次你老同學給你的土特產呢?給我塞上點,晚上回去沒事烤著吃。」

老王屁顛屁顛的返回自己房間,拎著一個差不多樣式的皮箱出來,打開,倒出一些地瓜:「嘿嘿,今天賺大了,地瓜換金條,跟著蕭老弟步伐走,果然有好處1

「哈哈哈……」蕭風狂笑著,腦海中浮現出『金來工廠』地下的那一大箱金磚,笑得更加開心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