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三章房東收租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房東收租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赤.裸著上身,半躺在床上,環抱著懷裡的林琳,輕輕的說著什麼。

林琳上身只穿一件粉紅色小弔帶,酥胸半露,格外的迷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小丫頭,該起床咯!一會我幫你給斌子打電話請假,今天陪我出去吧。」蕭風探頭在林琳細嫩的臉蛋上輕吻一口。

林琳縮了縮脖子,微皺著小鼻子:「風哥,你該刮鬍子了,扎人。」說完,咯咯一笑:「出去幹什麼?」

「參加葬禮。」蕭風收攏臉上的笑容,緩緩說道。一切都已經處理好了,今天就讓純純入土為安吧。

林琳先是一驚,疑惑的看向蕭風。

「是個朋友的。」蕭風撫摸著林琳的秀髮:「好了,起床吧,小丫頭,別賴在我被窩了。」

林琳在蕭風面前,也比較能放得開了,翻身爬了起來,扮個鬼臉就要下床。

「哎呦,還衝我扮鬼臉。」蕭風揚手在林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身體撲向林琳。

林琳掙扎著,忽然小手觸碰到了蕭風某個高挺的部位,臉色不由一紅,不敢動了。

蕭風心裡憋著一股火,奶奶的,昨天晚上摟著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們,不知道是太累還是怎麼樣,兩個人聊著聊著竟然睡著了~出去說說懷抱美女,卻什麼也不做,誰信吶,唉,丟人!

看著林琳近在咫尺的臉蛋,蕭風輕吻一下:「小丫頭,不要動哦,要不然惹怒了『它』,讓它收拾你。」

林琳哪裡不知道蕭風說的『它』是指什麼,忙小雞啄米的點點頭:「哦哦,我不動。」

昨天晚上,她也是腦袋一熱,一時衝動下要來和蕭風一起睡。上了床,蕭風擁抱著她,給她講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聽的她是心潮起伏,聽著聽著她睡著了。

一覺醒來,自己上身衣服沒了,只剩下一件小弔帶,不過她憑感覺,知道蕭風昨晚並沒有做什麼。高興之餘,又有些失落。

高興是因為,兩個人沒有越過最後一道線,自己心裡也能舒服一些,畢竟蕭風是有女朋友的人,這樣做對他的女友不公平。至於失落什麼,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蕭風的舌尖,輕輕劃過林琳吹彈可破的肌膚,下身的漲熱愈加厲害。小丫頭,做我女朋友好嗎?蕭風趴在林琳耳邊,多想把這句話告訴林琳,猶豫再三,還是沒有膽子說出這句話。

話雖簡單,但蘊含的份量卻極重。一個女孩的一生幸福,不重么?重到蕭風不敢輕易說出這句話來。

蕭風深呼吸一口氣,又親了一口:「小丫頭,起床吧。」說完,緩緩從林琳身上爬起來,把她也給拉了起來。

林琳臉色紅潤的坐在床上,整理一下弔帶,遮擋住胸前半裸的春色,目光偷偷瞄向蕭風的某個部位。好大啊,如果進入我的身體,我會受得了嗎?林琳這個念頭一冒出來,臉色更是紅如滴血,低著頭不敢再看蕭風。

蕭風有些奇怪,小丫頭這是怎麼了?估計如果他知道了林琳心中的想法,也會哭笑不得吧。

兩個人穿好衣服,衛生間洗刷一番后,蕭風手搭在林琳肩膀上,打開了房間的門。下去吃個早飯,然後就去殯儀館吧。

剛一開門,只聽一聲驚叫響起。「你們……你們昨晚睡在一起?」火舞指著蕭風和林琳兩人,臉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林琳剛恢復常態的臉再次紅潤,忙低著頭,不敢去看火舞。

蕭風撇撇嘴,伸手在火舞腦袋上拍了一巴掌:「胡說什麼呢,林琳是早上過來找我有點事情。」

「切,誰信啊!昨晚你們叫的,我都聽到了~」火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聽到火舞的話,林琳再也忍不住:「舞兒,別說了……」說完,蹬蹬蹬跑下樓梯,下去準備早餐了。

火舞湊近蕭風,抽了抽鼻子,壞笑道:「嗯,林琳身上的體香,還有男性荷爾蒙的味道!你們兩個肯定沒幹好事1

「小屁孩子,整天想些什麼呢1蕭風有些無語,對著火舞的腦袋又是一下:「下去和林琳準備早餐去。」

火舞揮舞著拳頭:「蕭風,我告訴你,不要再打我的腦袋!要不然,我會翻臉的1

「啪」,隔壁韓爽的門打開,韓爽從裡面露出頭來,眼睛打量了幾眼蕭風:「流氓1

「……」蕭風無語了,老子昨晚真沒幹什麼,怎麼就流氓了!尤其是看到韓爽那滿臉的鄙視,蕭風心裡大怒,連昨天的老賬一起翻了出來:「韓爽,你還沒交租金吧?如果方便,趕緊交上租金!如果再不交租金,那就請卷著鋪蓋離開吧。」

韓爽咬咬牙,從兜里掏出五百塊,摔了過來:「給你租金,五百!先住一個月1

蕭風拿著毛爺爺,心裡有些得意,奶奶的,自己十萬塊租的別墅,到現在為止,可算是看到回頭錢了,雖然少,但也是個安慰。林琳讓自己免單了,至於火舞,她貌似沒有給租金的覺悟~

「韓爽,這也不夠啊1蕭風把錢往手上拍了拍,邪笑著說道。

韓爽瞪著眼睛:「怎麼不夠!我看到廣告上說租金一月五百1

「唉,你應該看錯了!單間五百,看看,是那個單間。」蕭風說著,指了指旁邊的一個小雜物室:「要不,我幫你把行李搬進去?」

「……」韓爽捏了捏拳頭,手自然而然的向著腰間摸去。一摸,摸了個空。「蕭風,你夠狠!說,這個房間多少租金1

蕭風伸出三根手指:「三千!一個月!愛租不租,不租您就請找別家!看,你這個房間位置多好,緊靠著我的房間,既安全又舒心,我沒多收你五百塊就不錯了。」

蕭風看著韓爽陣陣發白的臉,心裡別提多爽了,小娘們,讓你昨天把老子扔在路上!讓你時時準備把老子送進監獄!讓你再他媽的和老子找事兒!

韓爽看著蕭風小人得志的樣子,咬咬牙轉身回到了房間。

「哎,你再拿兩千五就成,我這都收你五百了。」蕭風沖著韓爽的背影喊道。

「風哥,你真給力!對,趕緊把這個娘們趕走,老娘也早看她不順眼了。」火舞豎起拇指喊道。

蕭風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著火舞:「火舞,你給我立刻馬上下去做飯去!要不然,老子也管你收租金1

「額,好吧。」火舞忙搖搖頭,不敢再說什麼,屁顛屁顛的向著樓梯走去。剛走沒幾步,只聽身後傳來蕭風的尖叫聲:「哎呦我擦,韓爽你個臭娘們!老子要去法院告你1隨即就看到蕭風矯健的身姿,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

火舞有些疑惑,韓爽幹嘛了,把風哥嚇得都不走樓梯。轉頭一看,也冒出冷汗,韓爽這娘們手裡正拿著一把大口徑的手槍。這種手槍火舞以前見過,好像叫做什麼沙漠之鷹,手槍中的霸王。

幾個人坐在飯桌上吃著早飯,蕭風再也沒提租金的事情。不是他不想提,而是不敢提。韓爽這個臭娘們直接就把沙漠之鷹放在了飯桌上,槍口正對著他,估計他一開口要租金,這臭娘們就能扣動扳機,還真他媽的暴力警花!

吃完飯,火舞找朋友去忙了,韓爽也回警局有事情。蕭風和林琳兩人則開車離開別墅,直奔『天堂殯儀館』。

在路上,蕭風把純純的事情告訴了林琳,小丫頭聽得眼圈又紅了:「風哥,她真可憐。」

「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我們可以不認同,但不要瞧不起。林琳,我想讓張雪來別墅住,你同意嗎?」蕭風轉頭問道。

林琳聽到蕭風的話,心裡暖乎乎的,他在徵求我的意見嗎?「你,你問我幹嘛,我是你的房客而已。就算你問,你也是問你的女朋友吧。」說到最後,林琳的聲音有些黯然了。

蕭風咳嗽一聲,是啊,自己怎麼去徵求這小丫頭的意見了!難不成,她在自己心裡真的越來越重要嗎?我這種人,有資格談情說愛嗎?蕭風眯了眯眼睛,心裡湧起諸多念頭。

來到殯儀館,蕭風帶著林琳進了停放純純屍體的靈堂。火焰女這幾天沒事就過來陪著張雪,看張雪的樣子,情緒較之幾天前已經好多了。

「風哥,你來了。」火焰女今天穿了一身黑色休閑裝,看來也是為了葬禮而特意打扮的。

蕭風點點頭,給火焰女介紹一下林琳,然後向著張雪走去。「張雪,我來了。」

「那個女人是誰?」張雪看著蕭風,指著不遠處的林琳。

蕭風回頭看了眼林琳,林琳沖他微微點頭:「她是我女朋友。」

「嗯,我已經猜出來了,她是你的新歡。」張雪面無表情的說完,轉身走到水晶棺材前:「姐,蕭風來了,帶著一個女人來的。」

蕭風忍不住額頭冒出黑線,這張雪不會真以為自己是純純的男朋友吧!該死的火天,說什麼不好,竟然對張雪說自己是她姐夫!

「風哥,車來了。」妖刀進來后,一眼就看到了蕭風,走過來輕聲道。

蕭風點點頭,拍了拍妖刀的肩膀:「走,陪我出去看看。」

天堂殯儀館門前,極其壯觀的一幕出現了。周圍的路人,紛紛停下腳步,看著殯儀館前面的龐大陣營,忍不住猜測,這又是哪個大人物去世了?

街頭,一眼看不到頭的黑色奧迪,兩邊反光鏡上全部綁著白布,一片肅穆。在奧迪前面,則是十幾輛警車,車頂上閃爍著警燈,似乎也在執行著什麼任務。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