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四章葬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葬禮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摸出香煙叼在嘴上,妖刀很適時的掏出火機,給蕭風點上煙。

蕭風笑著拍了拍妖刀的肩膀:「走吧,我們過去看看。」說完,帶著妖刀向著警車方向走去。

「您好,蕭先生,李局說了,二十輛警車,今天隨你安排。」一個年輕的警察,站正身體,彷彿向領導彙報般。

蕭風點點頭:「ok,今天麻煩兄弟們了。」說著,從妖刀手裡拿過兩條煙,扔了過去:「讓兄弟們沒事抽抽煙,呵呵。」

警察還準備拒絕,可是看到蕭風的臉色后,忙點點頭:「不麻煩不麻煩,呵呵,多謝蕭先生了。」說著,把香煙遞給了身後的警察,讓他分下去。

蕭風陪他聊了幾句,然後又向著奧迪車的最前側走去。

「風哥。」一個身穿黑色t恤的帥氣青年,沖著蕭風打著招呼。

蕭風見到青年,也是一愣:「龍少你怎麼來了?」

他給馮老二打過電話,說要給個姊妹下葬,需要點車充充場面。馮老二滿口答應下來,派了一色的奧迪過來,看起來頗為壯觀,這讓蕭風很滿意。只是馮龍前來,倒是他沒有想到。

「哎呦,風哥,您可別叫我龍少。以前那是我不懂事,還請風哥不要計較。」馮龍忙掏出香煙,給蕭風遞了上去:「風哥,抽我的抽我的。」馮龍滿臉恭敬的笑容。

在外面不可一世,囂張桀驁的龍少,現在在蕭風面前要多乖就有多乖。如果是旁人看到,估計下巴都能砸腳背子上去。

蕭風點點頭,收起煙盒,點上馮龍奉上來的香煙:「那我就隨你家老子叫吧,叫你大龍。馮老二怎麼把你給派過來了?」

「呵呵,我爸給我打電話說風哥要用車,所以我就把車都準備好了,順便給風哥送了過來,看看鞍前馬後有什麼需要效勞的,聽候風哥呼喝。」馮龍笑道。

蕭風點點頭,拍了拍馮龍的肩膀:「嗯,呵呵,風哥謝謝你了。」說完,轉身從妖刀手裡又接過幾條香煙,遞了上去:「拿去給兄弟們分分,都挺辛苦的。」

馮龍忙接過來,也不拒絕:「好,我帶他們謝謝風哥了。」說著,遞給一個手下:「去,把煙分下去,就說風哥賞他們的。」

「是。」手下點點頭,轉身走了。

蕭風掃了幾眼:「你表弟馮虎呢?沒跟來?」

「那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帶他來怕礙了風哥的眼睛,所以我就沒帶他。」馮龍笑著說道。

蕭風笑了笑:「大龍,我和你老子關係不一般,所以你在我面前,也不要太拘束。堂堂馮家大少,怎麼能像個小弟一樣?!把你的桀驁和囂張都拿出來,男人嘛,活得要不憋屈。」

馮龍聽著蕭風的話,胸膛不由得挺了挺:「我知道了,風哥1

「嗯,這才對!走吧,別在外面站著了,今天你和妖刀跟在我身邊吧。」蕭風說完,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準備回靈堂去安排事情。

「嗡嗡~~」忽然,地面一陣陣顫抖,隨即一陣公賽聲響起,十幾輛白色公賽瞬間來到蕭風面前。

妖刀眼睛眯了眯,身體向前半步,準備隨時應付突發的情況。

公賽停下,當頭一人摘掉了賽盔,甩了甩滿頭張揚的銀髮:「風哥,我來了。」

蕭風笑了笑,走到張羽身前:「火天他們呢?」

「馬上就到1張羽咧咧嘴,轉身看著後面的車手:「還不叫人?」

「風哥好1十幾個車手紛紛取下賽盔,沖著蕭風大吼道。

警車旁邊,幾個小警察叼著煙,打量著這裡:「頭兒,那不是南城天門羽少嗎?前一陣的火拚,聽說他殺了野狼幫的豺狼,現在把他抓起來?」

年輕警察回頭瞪了說話的小弟一眼:「你找死就去自己死,不要拖累我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你現在敢抓張羽,蕭風立刻就得翻臉。」

「話說,這蕭風是什麼人?不就是救了那些被拐賣的孩子嗎?怎麼這麼裝逼?還有,死的人是誰啊?比他媽省長出殯還風光。」另一個警察說話了。

年輕警察冷笑,看著和張羽談話的蕭風:「知道嗎?特警隊的黃大隊見到他,都得稱呼一聲戰友。你們都知道黃大隊是出自哪支部隊吧?」

「狼牙?」其他幾個警察也都臉色大變:「這個蕭風也是狼牙的人?」

「是不是狼牙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李局見到他,也是客氣有加。」年輕警察緩緩說道。

幾個小警察都不敢說話了,叼著煙一個勁的吸。

「羽少,我們又見面了。」馮龍在蕭風面前像孫子,在張羽前面可是放得開。

張羽聽到有人叫自己,轉頭一看:「哎呦,龍少,你怎麼來了?」

「呵呵,我來給風哥當手下的。羽少,還請你多多照顧埃」龍少上來與張羽擁抱一下。自從蕭風升級為他的叔叔后,他與羽少的關係那也是越來越親。馮龍不傻,張羽可是蕭風的兄弟,自己和張羽關係好點,那肯定吃不了虧。

幾個人剛聊幾句,又是幾十輛黑色轎車緩緩駛了過來。雖然沒有馮氏統一的奧迪,但一次性出現幾十輛黑色轎子,也是能夠讓人側目的。

車門打開,天門諸位大哥從上面跳了下來,來到蕭風面前:「風哥……」

蕭風點點頭:「好,今天的人差不多來齊了,我們都進去吧。」說完,領著眾人向著靈堂走去,留下周圍看熱鬧的市民。

「我認識剛才那些人,那是南城天門的老大火天,還有羽少。」看熱鬧的人群中,不乏有道上混的混子,此時見到南城最近風頭正勁的天門大哥,臉色有些激動。

周圍的人聽混子們這麼一說,更是好奇起來,死的到底是誰?前來捧場的有黑道份子,有警察…這還真是熱鬧。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此時也把靈堂布置完畢,張雪站在棺材旁,靜靜的看著棺材中的姐姐。

「姐,安心去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說著話,兩道清淚落了下來。

靈堂的供桌上,擺放著純純巨大的遺像,遺像前則是一些貢品。兩旁則是幾十個花圈,映襯著一片白色。除此之外,則是幾條悼念條幅。

一切準備妥當,葬禮司儀開始舉行葬禮。先是介紹一番純純,然後又介紹家屬和好友,來賓們送上輓聯和花圈表示哀悼之情。集體默哀三分鐘后,念了致悼詞。

張雪淚流滿面的答謝來賓,雖然她知道,前來的大部分都是蕭風的朋友。當蕭風走到張雪面前時,張雪抬頭看了眼蕭風:「蕭風,無論如何,謝謝你。」說完,對著蕭風深深鞠躬。

蕭風點點頭,沒有說話。

哀樂響起,對遺體開始道別,最後工作人員把純純抬上靈車,準備運往火葬常原本情緒還算穩定的張雪,瞬間跪在地上,阻止工作人員把純純抬走,淚流滿臉的喊著『姐姐,你看看我………』

蕭風沖著火焰女打了個眼色,火焰女明白的點點頭,上前拉開了張雪。

蕭風看著純純被抬上靈車,眼睛眯了起來。兩個人初次見面,第二次見面的情形,一次次的回放在腦海中。

「純純,希望你在天堂,能化作一簇潔白的雪花,再次降臨在這個世界1蕭風想到純純臨死前的話,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無論怎麼說,蕭風對純純都算是仁至義荊正如老王說的,為了這麼一個女人,值得嗎?不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嗎?蕭風的回答,依舊是那樣,因為朋友,一切都值得。

對於有些人,擁有著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滅我我滅天的霸氣與實力,比如蕭風,不過這始終是少數。更多數的人,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一切都不可抗爭,純純就是這種人。

蕭風所做這一切,並不是因為對純純有愧,覺得純純是因為他才死的!一切只為兩個字,『朋友』!照顧張雪,也無非是為了對純純做出的那個承諾,一個一定要實現的承諾。

哀樂陣陣,靈車緩緩出發。蕭風留下火焰女等人,讓她們陪伴張雪直接去墓地。而他則開車,緊跟著靈車,前往火葬常

「小丫頭,別哭了。」蕭風發動起車,看著副駕駛座上哭泣的林琳,安慰著說道。

林琳眼圈通紅,擦了把淚水:「嗯,我知道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對著靈車上純純清純的面容指指點點,似乎都在疑惑,這個女孩子是誰?天妒紅顏嗎?想必是某個大世家的小姐之流吧。

幾百輛車,組成浩浩蕩蕩的車龍,向著火葬場而去。蕭風一邊陪林琳說著話,一邊開著車。

「嗯?」蕭風緩緩踩下剎車,摸出手機:「喂,大龍,怎麼停下了?前面出什麼事情了?」

「風哥,出了點問題,交給我來解決吧。」馮龍的聲音,有些嚴肅。

蕭風掛斷電話,微微皺起眉頭,到底是什麼事情,能讓堂堂馮家大少如此嚴肅?看來前面發生的事情,還不小!

「坐好了。」蕭風沖著林琳說了句,一腳油門,a4脫離車隊,駛向了最前面。他倒是想,又出了什麼事情!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