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一十五章每人放半斤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每人放半斤血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一眼望不到頭的送葬車龍,此時都緩緩停下,紛紛猜測前方發生了什麼事情。

最前方,兩輛黑色的大悍馬死死頂住警車,攔住了送葬隊伍的去路。警察和對方正在交涉著什麼。

尤為顯眼的是,兩輛黑色大悍馬前機蓋上,貼著巨大的紅色『喜』字,看來應該是迎親的車。

「不管你們是給誰送葬,即使是市長,也得停路邊,等我們的車過去再走。媽的,真他媽晦氣,出門遇到送殯的車。」悍馬車前,一個魁梧的年輕人,指著這些警察,囂張的說道,絲毫沒有把警察放在眼裡。

一陣刺耳的公賽聲響起,張羽停下公賽,把賽盔放在油箱上,緩緩向著悍馬車走來。

「哥們,想找事兒是不?混哪的?」張羽甩了甩銀色長發,斜著眼睛掃了眼悍馬前的兩個青年。要不是今天有大事要辦,按照他的脾氣,早就先砸悍馬後砸人了。

魁梧青年看著張羽,臉上閃過冷笑:「我認識你,天門的張羽,是吧?呵呵,張羽,今天你家誰死了?」

張羽一聽這話大怒,心中火氣猛然爆發:「死你妹!你全家都死了1說著話,從身體某個位置拔出三棱軍刺,向著魁梧青年走去。雖然身上的傷還沒好,不過張羽有自信給眼前這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放放血。

「羽少,不要衝動。」此時馮龍也從後面走了上來,目光觸及到兩個年輕人時,不由得微皺眉頭,趕忙抱住張羽,示意他不要衝動。

「龍少?你怎麼也在?」兩個青年看到馮龍時,也是一愣,隨即走上前來。

馮龍安撫住張羽后,走向兩個青年:「鈞少,昔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說著話,目光瞟向悍馬車上的大紅『喜』字。

周圍人聽到馮龍的話,心中不由得一驚,這兩個人什麼來頭?竟然被龍少稱作『鈞少』和『昔少』。要知道,平時可是很少有人能入得馮龍的眼裡,更別說什麼『少』。

魁梧青年掃了一眼送葬車隊,笑著問道:「龍少,這是誰死了?我也沒聽說你們馮家這幾天死人了埃」

「畢千鈞,你畢家才死人了1馮龍壓抑不住火氣,指著魁梧青年罵道。

魁梧青年也不惱怒,聳聳肩不再說話。

旁邊被馮龍稱為『昔少』的青年說話了:「龍少,兄弟我給你個建議,最好把這些車停下,不要再向前開了。」說著話,抬起腕錶看了眼:「大概還有十分鐘,郝哥的迎親車隊就要過來了。我和小畢不過是開路的而已。」

「郝天來?他今天結婚?」馮龍目光一縮,眯了眯眼睛。

「馮龍,我給你面子,叫你一聲龍少,不給你面子,你什麼都不是。」魁梧青年皺了皺眉頭:「郝哥的名字是你叫的嗎?立馬把車都停在路邊,還有那輛拉死人的車,也開走先藏起來,別在這找晦氣。」

馮龍心中大怒,咬咬牙卻沒有說什麼。畢竟,郝家的勢力,即使是馮氏,也要退避三分。郝家大少結婚,如果送殯車隊真與他們衝上,那說不定會引發什麼後果呢。

正當他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的時候,一個聲音緩緩響起:「郝家?郝家結不結婚,該我們鳥事兒?」

馮龍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一喜,隨即又有些擔心,萬一風哥與郝家起了衝突,那可怎麼辦!

魁梧青年臉色陰沉下來,盯著說話的人:「你又是誰?」

蕭風目光掃過馮龍,心中也是微微驚訝,看這兩人的來頭,似乎讓馮龍也頗為顧忌。這兩個人是什麼來歷?不過猜不透來歷不要緊,蕭風依舊囂張:「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問。」

「媽了個逼的1魁梧青年脾氣比較火爆,聽到這話立刻大怒,揮舞著拳頭就要衝上來。

旁邊的『昔少』拉住魁梧青年:「小畢,不要衝動。」說完,看向蕭風:「朋友,我叫王昔。給個面子,把車都停下,等迎親隊伍過去再走,怎麼樣?」

「憑什麼?」蕭風滿臉輕蔑的看著王昔,隨後又指了指魁梧青年:「小子,你的朋友救了你一命。要不然,我不介意殺了你,然後讓你搭個順風車,直接送到火葬場燒了。」

蕭風這話,算是狂的沒邊了。別說魁梧青年摟不住火了,即使是王昔,也臉色陰沉下來。

「朋友,如果你現在不走,郝家的車隊來了以後,你們可就都走不了了。」王昔語含威脅的說道。

蕭風微皺眉頭,什麼時候又蹦出一個郝家?看他們剛才的表現,這個郝家比馮氏要牛逼多了。

馮龍趴在蕭風耳邊,輕聲簡單的介紹了一番郝家。

蕭風聽完,露出笑容:「原來是老一輩的世家,怪不得這麼牛逼轟轟的。」話雖這麼說,心裡卻呲之以鼻,愛毛毛,惹了老子,老子就讓你世家變屎家!

「現在可以把車靠在邊上了吧?」雖然蕭風滿臉笑容,但王昔還是能從蕭風的笑容中察覺出輕蔑和鄙視。

蕭風掏出煙,點上:「不讓1吐出一口煙圈:「老子在九泉,只認馮家。」

「……」這次王昔也摟不住火了,拳頭髮出『嘎嘎』的響聲:「好,很好1

「小羽子,交給你了,把他們扔一邊去,每人放半斤血。」蕭風冷冰冰的說道。

張羽露出獰笑,點點頭:「是,風哥。」說完,一揮手,帶著天門的小弟向著兩人走去。

「風哥……這會不會惹麻煩。」馮龍有些擔心,低聲問道。

蕭風回頭看了眼馮龍,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來這些年,馮氏也不好過埃我還以為,馮氏已經在九泉一手遮天了呢。」

馮龍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再說話。畢竟,馮氏想和那些傳承了幾代人的大世家比,還是有些差距的。

「誰敢1魁梧青年掏出槍,對著天門小弟的大腿就是一槍。

天門小弟慘叫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蕭風皺起眉頭,眼睛盯著魁梧青年:「你這是找死。」說完,轉頭向著警察走去:「我要報案,他持槍傷人。」

領頭的青年警察有些為難,這個郝家,他也聽說過,屬於九泉元老級別的勢力了,比馮氏都要強上不少。

「蕭先生……」

「呵呵,你們難辦嗎?看來中國禁槍令是個玩笑而已。」蕭風笑了,笑的有些邪性。

青年警察臉色儘是尷尬,畢竟對方是當著他們的面掏出槍來了。心中猶豫,到底該不該管一下。

「呵呵,哥們,理解萬歲。我理解你們,有些人你們得罪不起。」蕭風滿臉笑容,拍了拍警察的肩膀。

警察忙點點頭:「多謝蕭先生理解。」

「嗯,我理解你們,希望呆會你們也能理解我。」蕭風泛起邪笑,轉身走到被槍擊中大腿的小弟面前:「當大哥的,現在就為你討個公道。」說著話,從后腰拔出了左輪手槍。

這把左輪手槍,還是蕭風從火天的奧迪車中拿的。從那天起,蕭風就習慣性的把左輪手槍插在後腰,以備不時之需。看看,今天這不是用到了嗎?

魁梧青年見蕭風拔出槍,先是一驚,可是當他看清楚蕭風手裡的槍時,忍不住嘲笑道:「左輪pk沙漠之鷹嗎?你還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蕭風嘴角翹起:「是嗎?那我今天就告訴你,『死』字怎麼寫。」

「風哥,他是畢家的公子,真要對他動手嗎?」馮龍湊上前,輕聲問道。馮氏在九泉是強勢,但上面還壓著幾個家族世家呢。這個畢家雖然不比馮氏強,但也差不了多少,一旦鬧僵了,那最後誰都收不了常何況,傷了畢千鈞,那也算把郝家得罪了。

蕭風轉頭看了馮龍一眼:「對,我今天就要『斃』了他!畢家,呵呵,我還真沒看在眼裡。大龍,你回去告訴馮老二,我對馮家很失望。」

馮龍心中一顫,不敢再說話了。

蕭風再次把目光投向魁梧青年,微微一笑,手指扣動了扳機。

魁梧青年看著蕭風臉上的邪笑,後背一陣陣發涼,一咬牙:「去死吧。」手指剛接觸扳機的瞬間,一顆橙黃色的子彈打著旋,擊中了他的右腿。

「草泥馬1魁梧青年怒罵一聲,左手捂著大腿上的傷口,右手果斷的對著蕭風的腦袋開槍了。

「啪」的一聲悶響,魁梧青年的身體騰空而起,砸在了悍馬車上。「小子,你扣動扳機的速度太慢了。沙漠之鷹,放你手裡用瞎了。」蕭風收回右腳,撿起地上的沙漠之鷹,頂住了魁梧青年的腦袋。

馮龍站在旁邊,聽到這句話,不由得冒出了冷汗。『放你手裡用瞎了』,這句話貌似蕭風也對他說過吧。

看著畢千鈞的慘樣,馮龍心裡不由得有些慶幸了,還好有老頭子這層關係在,要不然估計當時自己也比此時的畢千鈞好不了多少。

「你這是在找死1王昔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他沒想到,這個人竟然真敢動手。

蕭風冷笑,右手沙漠之鷹頂著畢千鈞,左手抬起左輪,對準了王昔的腦袋:「再說一句話,我爆掉你的腦袋。」

「……」王昔看著蕭風的眼神,絲毫不懷疑他真敢這麼做。

「住手1忽然,一輛火紅色的跑車疾馳而來,刺耳的剎車聲響起。一個身穿白色襯衣,濃眉大眼的青年從車上跳下,大聲喊道。

馮龍看到來人,忙走到蕭風身邊:「他就是郝家大少,郝天來。」

蕭風邪笑著點點頭,沙漠之鷹槍口下調,對著畢千鈞的大腿又是一槍。「你傷我兄弟一條腿,那我就廢了你兩條腿,公平吧?」

蕭風就是這樣子的人,你打他一巴掌,他就踹你一腳。你打他兩巴掌,好吧,直接毀你的容。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