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一十六章九泉勢力排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九泉勢力排名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慘叫伴隨著槍聲,畢千鈞全身顫抖著,額頭上的青筋條條暴起,眼神有些驚恐。他現在有些害怕了,咬著牙根一句話不敢再說,生怕惹惱了這個魔鬼。

蕭風用槍指著畢千鈞的腦袋,回頭看著來人冷笑道:「你讓給我住手我就住手,那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嗎?」

「請你住手,放開畢少。」郝天來站在原地,看了眼畢千鈞被鮮血打濕的雙腿,心裡漸漸升起一股殺氣。蕭風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的激怒了他。

蕭風聽到這話,囂張的笑著:「郝大少,你這是在求我嗎?」

「是,我在求你。」郝天來皺著眉頭,猶豫一下,點點頭。他下定決心,過了今天大喜的日子,明天就找人幹掉這個囂張的王八蛋。

「很好。」蕭風鬆開畢千鈞,沙漠之鷹和左輪手槍插在後腰位置,滿臉戲謔的表情:「郝家大少,果然能屈能伸,能軟能硬啊,哈哈。」

郝天來牙齒咬的嘎巴作響,他哪裡能聽不明白,蕭風把他比喻成了什麼!能屈能伸,能軟能硬,這八個字,像是八顆子彈,狠狠擊中了他的心臟。

郝天來作為郝家當代最傑出的人才,自然不會在自己大喜的日子沾血。深吸一口氣,壓住心中的怒火,掃了眼送葬車隊:「告訴我,你的名字。」

「呵呵,想要報復我嗎?我叫蕭風,我等著你的報復。」蕭風冷笑著,如果不是還要去火葬場,今天就地就把這些麻煩統統解決掉。毛世家,世家的人也都能殺得死!

郝天來掃了眼送葬車隊,目光逐一的停頓在馮龍,張羽等人的臉上,點點頭:「你們可以走了。」

蕭風嘴角翹起:「郝大少,我們有緣再見。」說完,一揮手:「我們走」同時心裡冷笑,下次再見的時候,希望你還活著吧!有些人,你不該惹,也惹不起!

送葬車隊再次緩緩前行,蕭風回到車上,沖著林琳打個招呼,發動起車。路過悍馬和郝大少身邊時,蕭風探出頭來:「哦,忘了,今天是郝大少的大喜之日?恭喜恭喜,拜拜了。」說完,在郝天來三人陰狠的目光中,開車離開。

蕭風從反光鏡上看著後方,眯了眯眼睛,這個郝天來,絕對是個危險人物。今天這段梁子算是結下了,看來以後又要多幾個敵人了。

送葬車隊奏著哀樂,一路來到火葬常火葬場的工作人員看到如此龐大的送葬隊伍,也忍不住心中一跳,這又是哪個世家的小姐?

殯儀館的人出面辦了手續后,純純被從靈車上抬下,放在了火葬爐里。一個升降的耐火磚床,屍體被放在了上面,緩緩的推了進去。

「純純,再見。」蕭風看著純純,輕輕的閉上眼睛,皺起了眉頭。生平他有兩個地方不喜歡去,一是醫院,二是火葬常火葬場空氣中瀰漫著人骨的怪味,讓他也很不舒服。

火葬爐緩緩關閉,隨即發出『轟』的一聲。如果出去看煉人爐的煙囪,就會發現煙囪猛地爆出一團黑煙,一個人轉眼間,就將化成一堆白骨。

蕭風掏出煙點上,找過馮龍:「大龍,給我介紹一下九泉的各方面勢力吧。我忽然發現,我並不了解九泉的勢力。」

蕭風以前上學的時候,哪有時間去關注這些什麼大勢力。何況,他一個學生,對於這些事情也沒什麼接觸。在他的眼裡,一直以為馮氏是九泉最牛逼的勢力了,哪成想,以前他倒是坐井觀天了。

雖然他不在乎這幾個勞什子世家,但是出於小心,還是要充分了解他們,免得陰溝里翻了船。這四年期間,正是由於他的小心,他才一次次在死神的撫摸下,擊退了死神。

馮龍接過蕭風遞上來的香煙,點點頭,開始介紹:「風哥,九泉市作為華東六省排名前三的城市,自然有很多的家族。華東六省最牛逼的,首推四大家族。不是我推崇他們,華東六省的經濟,官場,地下,全部是四大家族在執掌。」說著話的時候,馮龍眼中出現了少有的崇拜和激動。

火天和張羽等人此時也都湊了上來,仔細的聽著馮龍的話。畢竟,他們以前也陷入了誤區,以為馮氏就屬於九泉最強悍的存在了。

「擦,龍少,別廢話,趕緊說說咱九泉有什麼勢力,我們天門又能排第幾。」張羽打斷馮龍的話,迫不及待的問道。

馮龍吸了一口煙,笑了笑:「四大家族之一的夏家,就是坐落在我們九泉市。夏家的勢力,我只提一個人的名字,想必你們就能窺一斑而知全豹了。」

「誰?」

「九泉市市長夏長春。」馮龍緩緩說道。

蕭風眯了眯眼睛:「九泉市的市長是夏家的人?難怪這個夏家能成為九泉市第一大勢力。」

「錯,夏長春在整個夏家,並不是最出眾的。」馮龍聳聳肩膀。他這個動作,是模仿蕭風的。有一次蕭風在他面前聳肩,他覺得帥極了。所以,他沒事兒也聳幾下,發現自己做出的效果也不錯,從此愛上了這個動作。

蕭風點點頭,看來這個夏家屬於九泉市的土皇帝了,這樣的家族,雖然自己不怕,但也是輕易不要得罪,要不然在九泉恐怕寸步難行。

「夏家之後,排在第二的就屬溫家。溫家雖然排名在夏家之後,但實力卻不多承讓,曾經一度威脅到夏家的地位。溫家最近幾年低調的很,基本已經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不過,即使這樣,誰也不敢無視溫家的存在。甚至,有人暗暗猜測,這幾年溫家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夏家。」

「溫?」蕭風微皺眉頭,腦海中出現一張稚嫩的臉。

「接下來,就是郝家。剛才我們遇到的郝天來,就是郝家的下一代掌舵人。這個郝天來不是普通的花花大少,被他玩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據說,這兩年的郝家,就是操控在郝天來的手裡。今天我們得罪了郝家,估計以後沒有好日子過了。」馮龍又聳了聳肩膀,無奈的苦笑道。

「繼續。」蕭風聽得津津有味,絲毫沒有為得罪郝家而擔心。畢竟,老虎不在山,猴子才能稱霸王!蕭風認為,這些世家都是些強壯的猴子而已,至於他自己,則是那隻猛虎,不不,應該說是一條騰空萬里的蛟龍。

「再往後排,就是謝,王,邵,馮,畢,雲,周,這些勢力。其中有的是家族世家,有的是集團大亨,今天那個王昔和畢千鈞,就是王家和畢家的人。」馮龍把後面的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番。

蕭風點點頭,心裡對九泉已經有了一個新的初步認識。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是井底里的那隻蛤蟆啊!還好,馮家在十方勢力中排名第七,要不然他真得哭了。

「哎,龍少,怎麼沒有我們天門呢?就算沒有天門,怎麼四大黑幫都沒有?」張羽有些不樂意了,甩著銀色長發問道。

馮龍撇撇嘴,看著張羽:「我說句話,別說我打擊你。你們天門如果想要在整個九泉排名,估計五十靠外。就算是四大黑幫,也僅在前三十中。」

「……」張羽滿臉崩潰的表情,眼睛瞪著馮龍。

「你別這樣看著我,九泉的這潭水,渾得很。要想露頭,太難了!知道以前天門的勢力排名嗎?一百名靠後。這麼短的時間沖了五十個名次,已經算是不錯了。」馮龍說完,目光看向了蕭風。他知道,天門能在近期忽然像是磕了『春.葯』一樣勇猛,全靠蕭風。

蕭風嘴角翹起:「大龍,回去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你老子。然後幫我轉達一句話『水渾了,該到了摸魚的時候了』。」

馮龍心中一震,忙點點頭:「我知道了,風哥。」

蕭風吐出一個煙圈,眼睛盯著煉人爐,冷冷的笑了。四大家族?十方勢力?很好,郝家,王家,畢家,我等著你們的報復!就用你們三家的滅亡,來替我吹響征伐的號角吧!

火天和張羽都是及其了解蕭風的人,觸及到蕭風的眼神和表情時,互相看看,緩緩點頭。看來,天門也要急速發展,免得拖了風哥的後腿!

煉人爐的指示燈滅掉了,蕭風站在爐口前,靜靜的等待著。此時的純純,已經化為一堆白骨了吧?!

公交車上的初識,那個摟著他脖子輕聲說『想上我嗎?上我只要九九八』;第二次相見,純純告訴他,雖然我是出來賣的,但也知道感恩;咖啡廳中,純純臨死前說過,她最喜歡潔白無瑕的雪花,可是終究這一輩子,也不再潔白。

門緩緩打開,耐火磚拼成的床,從裡面滑了出來。床上,一堆潔白的有些刺眼的骨頭,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蕭風扔掉香煙,親手拿著鏟子,走到耐火床前,收拾著純純的骨灰。偶爾骨灰飄起,瀰漫在了空中,猶如一朵朵潔白無瑕的雪花。

最貴的骨灰盒,最貴的墓地,一切都是最貴的!最好的!生前純純是為了生計掙扎在最底層的人,那她死後,蕭風就要給她最貴的享受!假如,有另一個世界,希望她真的能享受到吧。

蕭風抱著純純的骨灰盒,輕輕放進靈車,緩緩說道:「走吧,墓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