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一十七章別墅中的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別墅中的妞!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外面的天色漸漸黑了下來,蕭風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對面的張雪。小丫頭臉蛋上掛著淚珠,神情木然的盯著茶几上的水杯,也不說話。

蕭風輕輕揉著太陽穴,緩緩閉上眼睛。整整一天,都在為純純下葬的事情忙碌著。從墓地回來后,他又犒賞三軍,畢竟人家前來幫忙,讓人空著肚子離開也不像回事兒。

「風哥,喝杯解酒的茶吧。」林琳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從廚房中走了出來。這是她特意為蕭風熬制的解酒茶。

場合上,今天蕭風喝了不少的酒,再加上心情不是很舒服,自然有了三分醉意,腦袋也一跳一跳的疼痛。

蕭風睜開眼睛,露出笑容:「謝了,小丫頭。」說著話,喝了解酒茶,又倚靠在沙發上,準備休息一會。

一雙冰涼而微微顫抖的小手,按在他的太陽穴上,輕輕的揉著。蕭風享受的微仰著頭,舒服的差點叫出來。

不用睜開眼睛看,蕭風也知道這雙小手屬於誰,除了林琳再無第二人。張雪?算了吧,估計她現在殺了自己的心思都有。在她心裡,一直認為是自己害死她姐姐的。

也許是太過勞累,在林琳小手溫柔的撫摸和按摩下,蕭風緩緩的睡了過去。夢裡,純純全身潔白的衣服,滿臉笑容的看著蕭風。

「韓爽,我先進1火舞囂張的叫聲在門口響起。

「憑什麼?1韓爽的聲音,冰冷異常。

林琳看著熟睡的蕭風,從他腦袋上收回雙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快步向著門口走去。

這幾天,韓爽和火舞的矛盾愈加激烈,激烈到其中一人用筷子夾食物的時候,另一個人都會給對方把食物敲掉。現在風哥正在睡覺,可不要這兩人驚擾了他。

「噓,你們兩個別吵了,風哥正在休息呢。」林琳忙拉著兩人的手,依次讓兩人進來。

「風哥回來了?我買的湯包,讓他起來吃湯包。」火舞說著話,舉了舉手裡的湯包。

一行三人來到客廳,蕭風耳朵動了動,也不去管她們,閉眼繼續睡覺。

「哎,這是誰?新的房客?」火舞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張雪,放下湯包問道。

林琳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點點頭:「嗯,新的房客。」

「姐們,叫什麼名字?我叫火舞。」火舞很自來熟的介紹著,指了指湯包:「吃包子吧。」

張雪抬頭看了眼火舞和韓爽,臉色更加冰冷,低下頭沒有說話。

火舞見張雪不搭理自己,心中微微不爽,剛準備說話,刺耳的電話聲響起。瞪了張雪一眼,火舞隨手接起電話:「喂,誰啊?有事兒說事兒,沒事兒趕緊掛1張雪對她的無視,正讓她心裡不高興,所以對電話里的人也沒有好氣。

「……」電話那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似乎被火舞給嚇著了。

火舞舉著電話:「尼瑪的,說不說話?不說話老娘掛了1

「你誰啊?!我是丁丁,讓蕭風那個王八蛋給我接電話1電話那頭,一個憤怒的聲音猛地響起。

火舞聽對方的語氣比自己還衝,更是大怒:「媽的,老娘管你是釘子還是鉗子!你他媽是不是晚上空虛寂寞冷了,想找風哥給你排解寂寞?!寂寞了就去找個千斤頂,自己頂著!想用風哥的傢伙,先提前半月預約,這還有個叫韓爽的娘們等著風哥今晚拱她呢1

「……」電話那頭又沒了聲音。

韓爽臉色鐵青,猛地一拍桌子:「火舞,你什麼意思?1

「立刻馬上讓蕭風接電話!!1幾乎同時,電話聽筒中傳出咆哮。

蕭風心裡暗罵,立刻悠悠的醒了過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面,待會可就不太好收場了。畢竟,大家都同住一個屋檐下,和諧才能上床……額,和諧才能生財嘛。

「咳咳,都別吵。舞兒,誰的電話?」蕭風揉著腦袋,坐直了身體。

「不知道哪個神經病,好像叫什麼釘子還是丁丁的。」火舞『啪』的一下,把電話摔上,又不解氣的把電話線拔了下來,目光噴火的盯著韓爽,準備與韓爽全面開戰。

蕭風忽然感覺頭更疼了,盯著火舞:「打電話的是丁丁?」

「對,那娘們是叫丁叮風哥,她還在電話里叫你王八蛋。」火舞忙對蕭風說道。此時此刻,她急需強大的盟友。在這別墅中,最強大的盟友,自然莫屬蕭風。

蕭風拍了拍腦門,完了完了,紙里包不住火,丁丁終於發現了!不知道,丁丁這顆小宇宙,要什麼時候爆發了!

「風哥,她不交房租,把她趕出去。」火舞碩大的胸部在蕭風胳膊上蹭著,有些撒嬌地說道。

蕭風感受著胳膊上傳來的柔軟,目光忍不住瞟向火舞的胸部上,同時心裡默念,蕭風啊蕭風,這可是兄弟火天的親妹子,你不是也把她當作親妹子的嘛!不能看,要看也是看韓爽的!目光從火舞的胸上移開,看向了韓爽,滋滋,韓爽的奶.子貌似不如火舞的大埃

韓爽冷笑:「想趕我走?那可要問問我的槍1

「咳咳,好了,都別吵了。哎呦,舞兒買的包子?來,吃包子,都過來吃包子。」蕭風聽韓爽又要掏槍,頭更疼了,這娘們為什麼動不動就喜歡拔槍呢?!

經過蕭風的一番調解,再有林琳從中勸著,韓爽和火舞這才坐在了沙發上。

蕭風打開塑料袋:「來來,大家先墊吧一下,稍等我請大家出去吃飯。」

火舞瞪了韓爽一眼,拿起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看她的樣子,似乎把手裡的包子當成了韓爽。

湯汁從火舞的嘴巴中淌出,蕭風忍不住又浮想聯翩起來,這湯汁如果是乳白色的……嘎嘎,可惡,怎麼又想歪了!蕭風忙甩甩頭,低頭開始吃包子。

「小雪,吃個包子吧。」林琳拿起一個湯包,遞到張雪面前。

張雪看了眼林琳:「不要叫我『小雪』,這個稱呼,只屬於我的姐姐。」說完,目光一次掃過幾人,站起來上樓了。

「媽的,這小娘們是誰啊?這麼diao?風哥,這樣的房客你也要?雖然長相比較清純,一副蘿莉像,可看看她是什麼德行。」火舞和林琳關係不錯,當然要替林琳抱不平。

蕭風嘆口氣,完了,原本別墅中有火舞和韓爽就夠讓他頭疼的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對誰也沒好臉色的張雪,恐怕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埃

「舞兒,沒事的,呵呵。張雪心情不好,不怪她。」林琳微笑著搖搖頭,咬了口湯包。

「蕭風,這個張雪還是個未成年吧?真沒想到,你連小孩子也不放過!你小心點,別讓我知道你動別的心思!要不然,我一定把你送進監獄1韓爽瞪了蕭風一眼,頭也不回的也上樓了。

蕭風無語了,也不解釋,拿起桌子上的包子,一口一個,狠狠的咬著。

這麼個情況下,出去吃飯的事情自然夭折了。蕭風把火舞攆回房間后,又和林琳親親我我一陣子,這才返回自己房間。

蕭風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今天忙得暈頭轉向,把那兩個女明星給拋在腦後了。看看時間,心裡很想出去找女明星打一炮,可身體實在太累,不願意動。打個電話讓女明星上門服務?這個主意貌似不錯啊~不過蕭風又擔心,別墅中還有女房客,她們會怎麼看自己呢?唉,糾結啊!

在這種糾結中,蕭風緩緩的進入夢鄉、

正當蕭風夢裡拔掉白靜靜的衣服,欣賞著白靜靜的美妙胴體時,手機響了起來。

「風哥,有人到學校找你,他叫諸葛鑫1妖刀的聲音,緩緩響起。

蕭風隨口答應一聲,就準備掛斷電話繼續打炮去。下一秒,蕭風清醒了:「誰?」

「諸葛鑫1

「我馬上過去1蕭風再無睡意,掛斷電話,匆匆洗刷一番,開車直奔學校。

西郊學校操場上,兩個同樣帥氣,同樣邪性的青年彼此相對。

南邊臉上紋著一朵曇花的青年,緩緩把手機收起:「ok,風哥馬上過來見你。」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個妖艷的女人以及幾個**著上傘

北面的青年,嘴角浮現著一絲邪笑,點點頭:「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妖刀。」妖刀抬手輕輕撫摸著臉龐的曇花,嘴角同樣掛著邪笑,眼睛中迸發出戰意。

諸葛鑫眯了眯眼睛,他能清晰感覺到妖刀的氣場已經把他鎖定,看來這個名為『妖刀』的青年,是想與他一戰了。

「你是蕭風的左膀右臂嗎?」諸葛鑫掏出香煙,點上,吐出一口煙圈。「如果你是,那我不介意卸掉他一條胳膊。」

妖刀目光一縮,這個青年吸煙的動作,為什麼與風哥如此相像?他的話又是什麼意思?他是風哥的敵人嗎?

「戰吧。」妖刀緩緩點頭,煞風三號,確實算作蕭風的左膀右臂!既然這個青年想要卸掉風哥的左膀右臂,那無論如何,先把他兩條胳膊打斷吧。

諸葛鑫嘴角的邪笑,漸漸的擴散。「好1同時,一股猶如實質的氣場,也鎖定了妖刀。

抱歉,各位。原本以為今天不打針,結果醫生又給我打電話,讓我再打兩天。我今晚九點回的家,趕忙碼出一章,發了上來。昨天說今天恢復正常更新,又食言了,抱歉。發上這一章,我繼續碼字,爭取在凌晨再更新一章。更新不定時,不給力,我不求貴賓和鮮花,也沒臉求。但是,還請某些朋友有素質一些,別在書評再罵。也許,是我年輕氣盛吧,我想說的是,我寫的東西,只給喜歡我的書的人看!還有,罵我可以,千萬不要罵我的家人!我不想在我生著病的同時,辛苦碼字,還要挨著罵!不喜歡看,可以靜靜離開!)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