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章美女炸藥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美女炸藥桶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南城十二點半,熊霸臉色陰沉的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坐在對面的男人。男人腦袋上纏了一圈紗布,右耳處的紗布呈殷紅色,耳朵不翼而飛。

「野狼,你被人割掉右耳,就打算這麼算了嗎?」熊霸緩緩開口。看著曾經南城呼風喚雨的野狼幫老大如此落魄狼狽,熊霸心裡頗為感概。

野狼瞄了熊霸一眼,端起桌子上的酒,仰頭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我恨不得吃那些雜種的肉,喝那些雜種的血!可是,我現在又有什麼資格與天門為敵?手下都散了,錢也被壓榨了。」

野狼目光中,閃動著仇恨的光芒,時不時的泛出一絲猩紅色。他對天門的恨意和怒火,已經讓他有些瘋狂起來。

「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嗎?」熊霸掏出兩支雪茄,遞過去一支。自己對面的這個男人,已經完全被仇恨蒙蔽而陷入瘋狂,這種人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恰恰,他現在需要一把槍,而野狼,是做這把槍的最佳人眩

野狼灌下一杯酒,似乎有了醉意,伸出顫抖的右手,接過雪茄:「不知道。」

「想報仇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熊霸用雪茄輕輕敲擊著桌子,發出咄咄的聲音。

野狼抬頭看了眼熊霸,血紅色的眼睛精光閃過,最終點點頭:「好!如果熊爺能幫我報仇,我這條命就賣給熊爺了。」

熊霸笑著點上雪茄,噴出一口煙霧:「你的命?我要你的命沒有用處,所以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記住,不是我幫你報仇,而是你自己去報仇。至於人和傢伙,我倒是可以借給你。」

野狼眯了眯眼睛,醉意消失無蹤,看著熊霸:「好,那就多謝熊爺了。只是,我有些好奇,為什麼熊爺自己不出手滅掉天門呢?」

「四大黑幫,處於一個平衡點上,相互制衡著。如果沒有外力來干擾,會一直平衡發展下去。年代不同了,現在和氣才能生財。」熊霸解釋著說道。

「如果霸幫出手滅掉天門,那其他三幫必然有所反應。呵呵,天門那些小崽子,倒也算是井底之蛙。以為搶佔五湖幫和野狼幫的地盤,就能做南城第二大黑幫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這一次我就讓他們見識見識,誰才是南城地下的執掌者。」說到最後,熊霸臉上已經遍布殺機。

野狼瞭然,原來熊霸是想把自己當槍用。對於當槍他並不反對,何況現在的他也沒有資格反對。只不過,他要把利益把握到最大。「熊爺,這把槍可以由我來做,但是一旦滅掉天門,那天門的地盤……」

「五五分。」熊霸伸出一隻手掌,緩緩說道。

野狼也露出笑臉:「好,成交!多謝熊爺給我機會。」

熊霸看著野狼的笑容,眼睛深處閃過一絲嘲諷,等到事成之後,整個南城就完全掌握在霸幫的手裡了。野狼?一個光桿司令,還想做大哥的夢?可笑!

「熊爺,天門之所以最近如此強橫,是因為有個人在參與。」野狼想到什麼,眯著眼睛問道。

「你是說,蕭風?」

野狼點點頭:「沒錯,就是他。」

「這個你不用操心,我不會讓他再見到明天的太陽。」熊霸說著話,燃燒的雪茄,狠狠按在了桌子上,火星飛濺。

野狼聽到這話,心中鬆了一口氣。雖然他沒有直接與蕭風交過手,但不知為何,他心裡對蕭風總是能夠感覺到深深的恐懼。

「蕭風,就讓你見識一下,霸幫『熊兵團』的力量吧1熊霸叼著雪茄,目光漸漸冰冷。

「阿嚏。」蕭風打了個噴嚏,抽了抽鼻子:「奶奶的,誰他媽背後罵老子呢1

許諾臉色紅潤,盯著對面的蕭風,有些關心的問道:「不會是感冒了吧?」

「嗯,可能吧,昨晚數綿羊數的蹬了被子。」蕭風戲謔的笑著,眼睛落在許諾的胸前:「咳咳,許諾姐,你還沒說你去不去我家住呢。」

許諾微微低頭,心亂如麻,自己是拒絕還是同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要自己去陪他數綿羊嗎?

猶豫了良久,許諾終於抬起頭,避開蕭風的目光:「我早就做好最壞的打算,已經和我一個姐妹打過招呼,說好了去她家住的。」

蕭風剛準備再勸一下,什麼住在別人家不舒服,我家的床很大很軟之類。話還沒說,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屏幕上跳動的名字,蕭風嘴角抽搐一下,完了,這小魔女終於打電話來了0咳咳,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說完,忙站起來,走出包間,接聽了電話。

「蕭風,你這個王八蛋!說,你在別墅中養了多少女人?!你給我立刻馬上的讓那些女人迅速滾蛋1手機剛放在耳朵上,丁丁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響了起來。

蕭風趕忙把手機離開耳朵,等丁丁咆哮完后,才敢貼近耳朵:「那個,丁丁,你誤會了。」

「我誤會個毛線!王八蛋,你今天不給我解釋明白了,那我明天就回家,連你一起趕出去1

「我告訴你,就算我中途把你趕出去,你也不要妄想拿到一分錢的違約金!租房合同中寫著,『房客如果擅自帶女孩回到別墅,那房東有權利把他們統統趕出去』1丁丁不忘提醒一句。

蕭風撓了撓頭,貌似租房合同中還真有這條霸王條款。「你聽我解釋啊1

「好,你解釋吧!希望你的解釋能夠打動我1丁丁氣呼呼的說道。

蕭風念頭電轉,忙解釋道:「接你電話的,是我遠房表妹。她家是『陝南』那邊的,你沒看新聞嗎?陝南發生百年難見的大洪災害,她家被沖毀了,家人也都死在災難中。哦,她名字叫火舞,除了我這個遠房表哥外,她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親人了。你說她千里迢迢來投奔我,我能把她趕出去嗎?那天我一開門,就看見她餓暈在別墅門口……」

一邊解釋著,蕭風一邊默念,火舞啊火舞,風哥也沒辦法啊,反正我說一說,你家也不會被洪水沖跑。何況,誰讓你得罪了丁丁這個小魔女呢!

蕭風忽然發現,原來自己的口才不錯,聽聽,丁丁都沒了聲音,看來是心軟了吧。不過火舞被自己訴說的,確實是聽者傷心聞者流淚啊!

「蕭風,你說的是真的嗎?」丁丁的語氣果然軟了不少。

雖然丁丁看不見,蕭風還是拍了拍胸脯:「那當然,我還能騙你不成?!唉,不說了,說起來,我的心裡就不好受。」

「那她為什麼罵我?!還說我,說我晚上寂寞空虛了,讓我找個千斤頂頂著1

「……」蕭風無語,當時火舞說過這話?唉,舞兒的嘴巴也太損了吧,黃瓜胡蘿蔔都成啊,怎麼還搞個千斤頂呢!那麼又硬又粗的千斤頂,頂進去能受得了嗎?

「咳咳,你別和她小孩子一般見識,她全家都喪生在洪水中,心情自然不好埃」蕭風忙說道。

聽筒中又是一陣沉默:「那她說的那個『韓爽』,是誰啊?1

「韓爽?哦,你是說韓爽啊!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走在大街上,忽然看到街頭上圍成一圈看熱鬧的人。我擠進去一看,地上坐著個女孩子,半裸著上身。丁丁,你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你怎麼辦?」

蕭風問了一句,不等丁丁回答,忙說道:「你心地這麼善良,估計你會上前問個明白吧?當時我也這麼做的,上前一問,忽然發現這個女孩腦袋不太清楚,好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周圍那麼都人圍著她看,我一想,這樣不行啊,就把她帶回了別墅。回來我問了幾天,我才問明白,韓爽是被男朋友甩了,腦袋受了刺激。」

韓爽啊韓爽,誰讓你老是想把老子送進監獄呢!你就當一回神經病吧,還能把老子的形象襯托的高大一點。蕭風舉著手機,笑的很是邪惡。

「真的?」

「真的1

「那別墅中還有別的女孩嗎?」

「沒了,一定沒別的女孩子了!哎,韓爽,你別從二樓往下跳啊,會摔著的!丁丁,先不說了,我先去救人啊1蕭風說完,不等丁丁再回話,掛斷電話。

蕭風深吸一口氣,甩了甩腦袋:「奶奶的,這哪裡是女房客啊,一個個都是炸藥桶啊!而丁丁,就是那顆火星!只要火星接觸到炸藥桶,恐怕會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吧。

想著想著,蕭風忍不住打個哆嗦,看了眼包間的門,這裡面還有一個炸藥桶呢!嘆口氣,推開門走了進去。

許諾見蕭風進來,心裡打定主意,如果蕭風再提出讓自己去他家住,那自己就同意吧。畢竟,蕭風的為人自己是信得過的。

「呵呵,許諾姐,不好意思,電話時間稍微久點了。那個什麼,你剛才說去你姐妹家住?嗯,也好,你什麼時候搬家,我送你過去吧。我想了想,你住在我家,咱倆孤男寡女的,確實也不方便,呵呵。」蕭風端起啤酒,仰頭喝掉,奶奶的,這啤酒怎麼這麼苦啊!房間牆上,也不用開扇門,半夜翹房間了!

「……」許諾滿臉無語。孤男寡女?剛才看蕭風的樣子,彷彿她不去他家住,要把她綁過去的滋味,這打了個電話,怎麼又變卦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