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一章太弱,不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太弱,不爽~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吃完飯出來,已經接近下午兩點鐘。火紅的太陽,依舊毒辣辣的。

蕭風趕忙坐進車裡,點上煙:「許諾姐,去哪,我送你。」自從接到丁丁電話后,他哪還敢邀請許諾去別墅祝在飯桌上不斷左顧而言他,絲毫不敢往這方面靠攏。說實話,蕭風還真怕丁丁小魔女回來給他下老鼠藥。

許諾看了眼蕭風,從包包里摸出手機:「我先給那個姐妹打個電話問問,下午準備搬家。」

蕭風一支煙吸完,許諾也打完電話:「走吧,和我一起回去拿行李吧。」

蕭風點點頭,發動起車,按照許諾說的地址,一路疾馳而去。「嗯?」蕭風看著反光鏡,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自己竟然被盯梢了。

有過一次馬路飛車的經歷,蕭風也不敢保證,中國的禁槍令到底好不好使,這些悍匪的膽子到底有多大!腦海中念頭急轉,這些人是誰派來的?王峰?渡邊三郎?或者郝家?

許諾見蕭風頻頻盯著反光鏡,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沒事,後面跟了大貓小貓三兩隻。」蕭風嘴角翹起,一打方向盤,車子向著一處偏僻地方開去。

蕭風往嘴裡扔了一根煙,咬著煙蒂,臉上漸漸泛起冷笑。自從回到九泉,什麼人也都敢爬在自己頭上拉屎,看來不給點教訓,以後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許諾俏臉有些發白,右手緊緊抓著頭上方的把手:「阿風,後面那些人幹什麼的?」

「應該是殺手吧。」蕭風說完,戲謔的打量著許諾的胸部:「許諾姐,這些殺手都喪心病狂,你說他們忽然發現車上還有個如花似玉的娘們,會怎麼做?會不會先那啥再那啥啊?」

許諾瞪了蕭風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能滿嘴花花。「你趕緊想辦法甩開他們啊,或者我報警?」

「報警?」蕭風笑了:「多麼好玩的事情,你竟然要報警?有沒有搞錯。」說著話,a4車已經進入了一處貧民空曠區。

蕭風瞄著緊追不捨的四輛車,腳下油門踩到底,在荒涼的草場剎住車,看著許諾:「許諾姐,我先纏住他們,你抓緊時間跑。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我死了,你要記得給我收屍。」

蕭風說話的表情,有些可憐,但更多的是捨生取義。彷彿,他真要把活得機會留給許諾。

聽到蕭風這麼說,許諾有些害怕:「你怎麼停下了?趕緊走啊!你不會死的,不會的1

蕭風心裡暗笑,但臉上表情卻更加逼真:「許諾姐,你一定要好好的!好了,我下去纏住他們,你走吧。」說完,伸手就要拉開車門。

手剛觸及到車門,許諾伸手把他緊緊拉住:「不,要走我們一起走。」

蕭風轉過頭,輕輕撫摸著許諾的臉,嘆口氣:「不可能的!咱倆必須要犧牲一個!我是男人,所以就由我犧牲吧。許諾姐,在我臨死前,你可以親我一口嗎?」

許諾神情更加慌亂,死死拽著蕭風的衣服:「我們都不會死的。」

「親我一口,好嗎?」蕭風滿臉柔情的看著許諾,等待著她的吻。

許諾回頭看了眼,四輛車已經追上來了,心裡更是著急。「我親你一口,我們一起走。」說完,探身在蕭風的嘴唇上輕點一下。

蕭風吧嗒吧嗒嘴,還沒試著什麼感覺呢,就完事兒了?

「等著我,許諾姐。」蕭風輕輕掰開許諾抓著自己胳膊的手,打開車門跳下車。

許諾一把沒抓住蕭風,他已經跳了下去。她想要下去,可是又怕給蕭風添亂,妙目緊緊盯著蕭風的背影,連報警電話都忘了打。

蕭風站在a4車旁,舌尖輕舔嘴唇:「鮮橙味的唇彩嗎?呵呵。」說完,不等四輛車上的人下來,快步向著對方的車走去。

「啪」,車門打開,十幾個全身黑色緊身衣裝扮的青年從車上跳下,手裡拎著統一的馬刀。甚至,有兩個看似頭目的手裡,還有兩把噴子。

蕭風見對方沒有大殺傷力的武器,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疑惑,這些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王峰第一次派來的殺手,那都是悍匪級別,手持微衝散彈噴子等。在如此裝備下,全部死在自己手裡,王峰應該沒有傻到這種地步,派這些炮灰來送死吧。

至於渡邊三郎,也不可能。日本人,沒有使用馬刀的習慣,他們清一色的倭刀。何況,渡邊三郎恨他要死,只要他出手,那一定是大手筆,不可能這麼簡單。

至於郝家,郝家也應該沒這麼窮酸吧?何況郝家是世家,大白天幹這種事兒的幾率,不太大。

排除這三個人,蕭風就想不明白了,九泉還有誰想要自己的命呢。

蕭風目光依次掃過,勾了勾手指頭:「一起上吧,我還趕時間。」

「殺1十幾個手持馬刀的青年也不客氣,步伐統一,甚至握刀的架勢都是統一的,向著蕭風緩步走來,

蕭風心中微凜,這些人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不過,再強今天,也要死!拳頭髮出嘎巴的聲音,目光中湧起濃烈的戰意。

「喝1蕭風出手了,招式乾淨而俐落,一個高掛鞭腿直接抽在沖在最前面的青年腦袋上,巨大的力量,骨裂聲響起,青年身體猛地跪在了地上,鮮血自腦袋上噴涌而出。

「殺1見識到蕭風的狠辣手段,其他青年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目露猙獰的沖了上來,手裡的馬刀齊齊的向著蕭風身上招呼著。

蕭風被青年們圍在中間,以一挑眾,絲毫不落下風。兩個頭目眉頭皺著,緩緩抬起手中的槍,對準了蕭風的身體,

蕭風彷彿後背有眼般,右手快如閃電的落在後腰處,左輪手槍打著轉,瞄準兩個頭目。同時,槍聲響起。

「啪啪。」兩聲脆響,兩個頭目額頭中彈,一槍斃命,倒在血泊中。

許諾坐在車中,右手緊緊的捂著嘴巴,忍住想要尖叫的衝動,臉色慘白,毫無血色。蕭風殺人了?他殺人了?許諾的腦海中,儘是這個念頭。

出手幹掉頭目后,蕭風收起左輪,看著圍在四周的青年:「好了,現在沒人打擾我們了!我給你們五分鐘時間,只要誰能撐過這個時間,我不殺他。」話落,蕭風的身體自原地消失。

下一秒,『嘎巴』聲響起,一個青年被蕭風毫不留情的擰斷了脖子。出手必殺,蕭風扔下青年,再次撲向下一個目標。

骨裂聲,慘叫聲,時時響起,蕭風周圍已經沒有能站著的人了。看了眼時間,蕭風笑了,三分五十秒。

「嗯?」忽然,蕭風目光落在一個血泊中青年身上,緩步走了過去。

「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1青年看著遍地的屍體,心理防線迅速崩潰,哭喊著求饒道。他的四肢都被蕭風擰斷,唯獨留下一口氣。

蕭風饒有興趣的看著青年:「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

此時此刻,青年哪敢不回答蕭風的問題,忙說出一個名字。

蕭風眯了眯眼睛,嘴角翹起,重新看看時間,拔出后腰左輪槍:「不好意思,五分鐘還沒到!所以,你必須死!再見1說完,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槍聲響起,青年額頭炸開一個血窟窿,目光驚恐的倒在血泊中。「現在時間才剛剛好,恰恰五分鐘。」蕭風笑眯眯的收起槍,掃了眼地下的屍體。

剛剛把地上屍體堆在車旁,準備返回車中。剛邁出一步,鈴聲響起。蕭風停下腳步,彎腰從頭目的褲兜里摸出手機,按下接聽鍵。

「哈嘍,很意外吧?」蕭風邪笑著,坐進a4車中。

「……」聽筒中儘是沉默。

「我知道你是誰,呵呵,看來你還是忍不住要出手了!提個建議,下次派點強悍的來吧。這些人太弱,搞得我還沒到高潮,就完事兒了,一點都不爽埃」蕭風說完,把手機隨手扔出窗外。

許諾臉無血色的看著蕭風:「你,殺人了?」

「嗯,殺人了!對手太弱,始終沒找到g點。」蕭風見許諾臉色不好,開著玩笑說道。說著話,伸手想要撫摸許諾的臉。

「不,不要碰我。」許諾身體忙向右靠了靠,躲開蕭風的手。

蕭風聳聳肩,看來是嚇著這個女人了。也是,無論她在商業再怎麼強勢,她始終是個女人。

「好吧,我不碰你!呵呵,我們繼續忙我們的吧。」蕭風發動起車,打著方向盤,向著外面倒去。

「那些屍體怎麼辦?」信緣氖體,害怕的問道:「警察會不會抓你?」

「警察?呵呵。」蕭風掏出左輪,對著其中一輛車的油箱就是一槍。

「轟」的一聲巨響,四輛車車接二連三的發生劇烈爆炸,屍體也被火光吞沒。

蕭風摸出手機,找出李南的手機號,撥了過去:「喂,李局長,我要報案埃哦,剛才在xxx這個地方,看到有四輛車自燃發生爆炸了,你能不能派幾個人過來看看。什麼?這歸119管?好吧,那請你幫忙給119打個電話吧。」

許諾看著蕭風,心中的驚訝壓過了恐懼,目光緊緊的盯著蕭風。

「走吧,去你家拿行李。但願我們不會遇到王峰那小子!要不然,這小子能操菜刀砍我。」蕭風見許諾目光有異,忙轉移話題。

許諾深吸一口氣:「蕭風,你到底是什麼人?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