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二章你隨便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你隨便點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聽到許諾的話,拿著火機的手頓了一下,咬咬煙蒂,點上狠狠吸了一口:「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好奇。」

蕭風笑了,小說里不都說了嗎?當女人為某個男人好奇的時候,十有八.九,這個女人最後都會愛上這個男人。

蕭風越想越得意,秀愛上自己了?除了她,還有那個美女記者,劉靚,也愛上自己了?嘎嘎,自己的桃花運,似乎挺盛的。

「好吧,似乎我必須要回答咯。那你聽好了,我蕭風是個爺們,純爺們!1蕭風說到最後,很囂張的挺了挺下身:「如假包換,免費試用哦。」

「……」許諾經蕭風這麼一打岔,完全從剛才的恐懼中走了出來。「蕭風,我問你正經話呢。」

蕭風聳聳肩:「難道我回答的不正經嗎?」說完,吐出一個煙圈,你奈我何啊!

許諾瞪了蕭風一眼,伸出白皙的手:「煙呢?」

「嗯?要煙幹嘛?」蕭風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把香煙掏出來,遞給許諾。

許諾熟練的抽出香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走吧,去拿行李。」

蕭風看了眼許諾,心中嘆口氣,看來這個女人最近過得並不如表面這麼輕鬆,要不然,怎麼會學會抽煙呢?

a4車一路疾馳,來到許諾的家。一棟豪華的別墅,分為上下三層,室內室外游泳池,甚至還有個小花園,裡面開滿了鮮花。

「哇哦,你家好美1蕭風由衷的讚歎道。

許諾臉上流露出一絲不舍:「呵呵,平時喜歡打理這些花花草草。」

許諾的不舍雖稍瞬即逝,但還是被蕭風敏感的捕捉到了。這麼好的地方,留給王峰那個畜生住,似乎有些糟蹋了。嗯,等著想個辦法,幫許諾把別墅搞回來吧,自己和她在這同居偷情神馬的,這才能體現出這棟別墅的價值。

「王峰不在,你不用擔心他用菜刀砍你了。」許諾見蕭風賊溜溜的四下打量,以為他擔心王峰在家,忙說道。

蕭風撇撇嘴,嘴上應付幾句,心裡卻呲之以鼻,老子不找他麻煩就不錯了,還敢操菜刀砍老子?他有這個膽子么?jj不好用的男人,不是純爺們!純爺們才敢動刀!

蕭風和許諾上樓,來到她的房間。打開門,一股似有似無的香味,瀰漫在鼻間。

「我喜歡這種香味,偶爾聞之,想捕捉時,卻再也聞不到。若即若離,似有似無。」許諾見蕭風抽了抽鼻子,笑著說道。

蕭風點點頭,嗯,這道理和h片差不多。時代在進步,h片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看現在那些小年輕,哪個還喜歡上來就乾的那種?那種完全過時了!

十幾二十啷噹歲的*絲們,現在都喜歡那種有鋪墊,有故事情節,上面的妹子半裸非裸,半推半就的那種~躺床上劈開腿,等著jj進去就哦啊亂叫的,已經沒市場了。

蕭風有些興奮,原來許諾也喜歡這種半裸非裸,呸呸,不對,這種似有似無,半推半就的調調?他剛想開口和許諾討論一下,卻發現她已經走到床邊,彎腰收拾著衣服。

蕭風站在後側面,眼睛漸漸的瞪圓了。從他所站的角度來看,恰好能欣賞到許諾胸前的波濤。雖然是個側面,但依舊妙不可言。成熟女人的韻味,不是自己別墅里那四個幼齒可以比擬的。

都說認真的男人最帥,其實女人認真起來,也很美。看許諾認真的疊著衣服,蕭風食指大動,恨不得把她給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去。

「阿風,別傻站在那。到了這,你就隨便點。」許諾疊著衣服,頭也不回的說道。

蕭風聽了許諾的話,心裡痒痒的,她是什麼意思?讓我隨便點?哎呀,雖然那天晚上兩人差點干好事兒,但這光天化日之下,我哪能隨便的起來。

「那個,許諾姐,那我隨便點了哈。」蕭風盯著許諾圓潤的臀部,吞了口口水,不知道自己在後面抱住許諾的腰,來個老漢推車,這算不算隨便呢?要不,試試?

「嗯,你隨便。」許諾哪能想到蕭風腦袋裡儘是些猥瑣的想法,也沒意識到自己的語句有些錯誤。

蕭風忙點點頭:「哦,我聽你的。」說完,放緩腳步,兩隻手不停的比劃著。前幾天看的那個h片,貌似女主的姿勢和現在惺撇畈歡唷5筆蹦歉瞿兄鶻鞘竊趺錘傻睦醋牛孔笫致ё叛?右手抓著乳?嗯,好像就是這樣!

蕭風盯著許諾的裙子,暗道許諾姐倒是貼心,先是穿了裙子,然後暗示我隨便點,嘿嘿,一會向上一掀,就ok啊!不過,自己穿著牛仔褲,這倒是有點費勁。

蕭風輕步走到許諾身後,右手緩緩向著許諾屁股上摸去。滋滋,手感果然不錯,柔軟而富有彈性,摸在手上,癢在心裡,反應在jj上!

許諾正疊著衣服,只感覺一隻怪手攀上了自己臀部,不由得嚇了一跳,來不及多想,反手就是一耳光甩了出去:「臭流氓1

蕭風心中微驚,偏頭這勢如閃電的耳光,吧嗒吧嗒罪,奶奶的,這一耳光速度還真不慢,如果換一個人,估計就得臉上多條五爪金龍了。

「你……」許諾這時候也反應過來,臉色通紅的瞪著蕭風,心裡又羞又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泡妞有三大絕招,裝傻,j好,臉皮厚!蕭風縱橫花都,靠的就是這三招。

「許諾姐,你為什麼打我?不喜歡這個體位嗎?」蕭風滿臉委屈的看著許諾。

「……」許諾胸部不斷起伏著,看來也被蕭風這句話給氣的不輕。「阿風,你胡說什麼呢。」

蕭風撇撇嘴:「是你剛才說,讓我隨便點~」

「……」許諾用力的揉了揉腦袋:「我讓你隨便坐,又沒讓你干別的!你這腦子,都想什麼呢1

「啊1蕭風做恍然狀:「隨便坐啊,我誤會了,誤會了。」說著,心裡嘿嘿笑著,走到床頭位置坐下。

許諾又瞪了蕭風一眼,心臟『砰砰』的跳著。蕭風在自己心裡,到底處於什麼位置呢?弟弟?好像不止這麼簡單吧!

那天晚上在賓館還可以解釋,那是自己甘於墮落,想找個男人報復王峰。恰好,蕭風那時候走進她的生活,人又帥氣,對他印象也不錯,所以準備便宜了他。

可是第二次呢?那天在車裡,為什麼自己會動情呢?難道,我愛上了這個男人?不,不會的,不可能!他的雙手沾滿鮮血,我怎麼會愛上一個魔鬼。

不知道過了多久,許諾才平靜下心來,重新彎腰開始疊衣服,不敢再去看蕭風一眼。她哪裡能想到,她又步入蕭風設下的圈套,胸前春光被蕭風一覽無餘。

剛才蕭風故意坐在床頭,就等著許諾再疊衣服呢。她在床腳疊衣服,自然彎腰沖著床頭,大領口的衣服,不漏.點那才怪呢!蕭風所坐的位置,套句風水學來講,那就是『春色滿園關不警的好方位埃

蕭風舌尖輕舔嘴唇,目光透過大領口,瞄了進去。深壑的**,白花花的一片。忽然,他想起一句話,時間就像**,擠擠總會有的,這也不知道是哪個淫.人騷客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嘎嘎,今天許諾戴的黑色罩罩,嗯,也只有黑色和紫色,才最能襯托出許諾的氣質吧?可是,上一次為什麼她會戴粉紅色罩罩呢?蕭風又有些糾結,要不自己問問?

無論多美好的事物,欣賞久了也都會出現疲勞感。比如蕭風,看了十幾分鐘奶.子后,就有些乏味了。光看沒意思,如果能摸摸還行。可是,許諾會讓摸嗎?

蕭風站起來:「那個,許諾姐,我隨便轉轉,你慢慢收拾著。」說完,向著房間外走去。

來的路上,蕭風就聽許諾說過,她和王峰分居好久了,王峰的房間就在她的隔壁。蕭風雙手背在身後,來到王峰房間門前,掏出一截細鐵絲,插入鎖眼中,輕輕撥動著。

「」的一聲,房門打開。蕭風左右看看,推開門走進去。隨手關上門,蕭風開始轉悠起來。

王峰的房間很大,有七八十個平方左右。蕭風四下轉著,甚至床底下都差點鑽進去看看。

「嗯?暗格?」蕭風看著床頭櫃中的暗格,目光一凝,從裡面掏出幾個瓶瓶罐罐。

「十全大補丸?虎鞭壯陽膏?驢鞭黃金酒?」蕭風盯著手裡的東西,額頭閃過黑線,他還以為王峰在暗格藏了什麼寶貝,原來儘是些壯陽之類的藥物。

蕭風看著這些藥物,忽然心裡有些同情王峰了,唉,看來jj不好用,也給王峰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啊!

忽然,蕭風想到那批日本藥物中的一種,嘴角翹起,臉上浮現出壞笑:「王峰啊王峰,看來我得幫幫你了1

蕭風摸出手機,撥通了張羽的手機:「喂,小羽子,我現在交給你個任務。幫我找一個口才不錯,相貌端正的小弟出來。嗯,能把死人忽悠活的那種就行!呵呵,沒什麼事情,我打算讓他出去賣葯。嘿嘿,一百萬一顆。什麼葯?壯陽葯1

打完電話后,把瓶瓶罐罐再次放進暗格。「王峰,我會讓你在死之前,嘗試一下做男人的滋味的1蕭風說完,滿臉的仁慈笑容,離開王峰的房間。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