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茅山後裔>黃仙【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黃仙【五】

小說:茅山後裔| 作者:大力金剛掌| 類別:恐怖靈異

架構策劃:李蔚然;情節創意/編寫撰文:大力金剛掌;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哼哼,果然不出我所料……」此情此景,這石洞仙似乎並不意外,「黃元禮啊黃元禮,你若敬酒不吃吃罰酒,便休怪我石洞仙翻臉無情1說罷只見石洞仙雙手一撐轎柄便竄上了轎頂,雙手交叉閉目而立,口中念念有詞,隨著石洞仙口中念咒,一道道黑光順著石洞仙的袖筒凌厲而出,直奔四周狼群,起初還目露凶光的狼群瞬時四散奔逃,頃刻間便跑沒了影。

睜開眼睛,石洞仙面帶微笑,回頭想差遣身後官軍繼續趕路,但一回頭卻差點從轎頂上栽下去,只見身後的官軍車夫,無一例外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望無際的車馬隊此刻還睜著眼的除了自己便只有拉車的馬了。

「怎麼……怎麼會這樣!?」石洞仙的眼珠瞬時瞪的溜圓,一時間氣急敗壞卻又不知如何發泄。剛才自己用的那招道法叫「驅獸法」,是道家驅散野獸的法術,其原理是利用法咒調遣施法地點舊有的遊魂野鬼去嚇跑野獸,遊魂野鬼這東西人看不見,但野獸的靈性比人高,是可以看到遊魂野鬼的,而此時不知為何,原本對人體無害的「驅獸法」雖說成功的驅走了狼群,卻把人了放倒了。

「大師兄別來無恙否?」張洞文的聲音來自天空,石洞天抬起頭,卻並沒看見天上有人。「張洞文!你這是習得了什麼妖法?竟敢與朝廷作對?」石洞天向著天空一陣暴吼,氣急敗壞。

「妖法!?再妖怎比得你欺師滅祖之妖!?」話音未落,一直雀鷹落於轎頂,瞬間幻化為張洞文的身形,「大師兄,我只想問你句實話,師傅,到底是怎麼死的!?」

「果然是你1見張洞文現身了,石洞仙冷冷一笑,「張洞文,你我宿無冤讎,我給你一個機會收了妖法快些逃命,念在同門多年的份上,我暫且不追究你對抗朝廷之罪,如何?」

「給我機會?」張洞文冷冷一笑,緩緩抽出了寶劍,「既然大師兄你給我機會,那我不妨也給你一個機會,自刎於此以謝師恩,我可為你超度投胎,否則我打散你三魂七魄讓你永世不得超生1

「就憑你?哈哈哈哈……」石洞仙哈哈大笑,伸手也要摸寶劍,就在這時候,只見一團紅光破地而出,刷的一聲擦過石洞仙的身子停在了二十仗之外。

「陳洞武1石洞仙惡狠狠的摸了摸腰間,原本掛在腰間的寶劍此刻早已不見,二十張外,陳洞武拿著石洞仙的寶劍一個勁的挑釁,「姓石的,你個王八羔子,我早就看你不順眼,記不記得這把劍本來是師傅傳給我的,硬是讓你給騙了去?」說實話,比起罵街,陳洞武可是有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功力,當初和張洞文學說漢話,最先學會的就是罵街。

「老三,你怎麼……!?」見師弟陳洞武竟然也出現了,張洞文簡直比石洞仙更吃驚,明明沒告訴這小子今天要來找石洞仙算賬啊,這小子怎麼……

「你們兩個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礙…你以為偷了我的劍,我就沒轍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石洞仙猛地從懷裡掏出一個葫蘆,啪的一聲打開了葫蘆嘴,沖著陳洞武一拍葫蘆底,還沒等陳洞武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便連人帶劍被吸入了葫蘆。

「追命葫蘆……怎麼會在你手上……」看到石洞仙手中的葫蘆,張洞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葫蘆是當年楚真人在嶗山與嶗山道掌教左心水左真人共同煉製的寶貝,名曰追命葫蘆,但此寶貝練成后一直藏在嶗山,被奉為嶗山道的鎮道之寶,並未隨師父帶到茅山,不知道為何此寶會出現在石洞仙手上,此寶的特性是收妖而不斬妖,伏魔而不滅魔;碰到搞不定的妖魔鬼怪,便可以用這個葫蘆來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寶雖然煉製程序及其複雜繁瑣且要耗費大量的修行之力,但容量卻相當有限,收那麼三四個妖怪基本上就裝滿了,並不是很實用,所以楚左兩位真人只煉製了一個便沒再煉製,但因為畢竟是融聚了兩位真人畢生修為的至寶,所以自從練成之日起,兩位真人就從來沒捨得用過。

「這麼說連左真人也……」張洞文恨的牙根痒痒,心說你個石洞天背叛就背叛,禍害自己師門也便罷了,幹嘛要去禍害其他教派?人家招你惹你了?

「哈哈哈哈……」收了陳洞武之後,石洞天仰天大笑,繼而把葫蘆口對準了張洞文,「跟我作對的人,絕對沒有好下場!同門一場,我也不想為了他浪費這寶貝!這都是他自找的!師弟,念在咱們同門多年,我可以給你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以你我二人的本事,只要肯追隨魏公公為國效力,將來必有一番事業!如何?」

「我呸1張洞文氣的牙根痒痒,揮起一劍分心便刺,隨著劍招揮出,只見張洞文的袖筒里同時發出了一陣黃霧,轎子四周瞬間瘴氣瀰漫。這是黃仙連夜傳授的仙法瘴氣法,這本是逃跑用的方法,而此刻卻被張洞文用在了進攻上,此法可釋放瘴氣,施毒的同時,還能讓對手視線受阻;看著張洞文揮劍刺來,石洞天剛想躲避,卻發現四周全是瘴氣,視線已然糟糕到低下頭看不見自己腳的地步,就算躲都不知道往哪躲合適了。

「又是妖法,你也給我進來吧1石洞天把葫蘆嘴對著剛才張洞文揮劍的方向,照著葫蘆低啪啪了拍了好幾下,卻並未見到有東西被收進葫蘆,似乎張洞文借著瘴氣已然換了位置。就在這時,石洞天感覺身後一陣惡風,趕忙躲閃,之感覺寶劍的劍刃順著衣服擦了過去。

「道法學不好,跑去學妖法1石洞仙冷冷一橫,伸手從腰間抽出一道符,手指輕彈點燃符咒,繼而往空中輕輕一揮,四外瞬時狂風湧起,把瘴氣吹了個乾淨,此刻張洞文已經跳到了轎子下面,正準備再行刺殺,卻被一陣風吹散了瘴氣晾在了當中。

「極樂有路你不走,地府無門你自來行1石洞仙冷冷一哼,舉起葫蘆對著張洞文啪的一聲便拍了下去,就在張洞文一閉眼等著也被寶貝收去的時候,只見一道金光閃過,黃元禮忽然出現,一句話沒說便被收進了葫蘆之中。

「原來還有個送死的1石洞仙氣的直喘粗氣,舉起葫蘆又對準了張洞文,說實話,張洞文也不是傻子,石洞仙寶貝在手,已經把師弟和黃員外給收了,自己就算再憤怒,也不能硬碰硬了,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吧,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想罷一閉眼,沒等石洞仙拍葫蘆,撲哧一陣土煙便消失在了轎前。

「遁地術?用這個就想跑?你當我是三歲孩子么?」石洞仙飛身跳下轎子就想追,但等雙腳著了地,看了看這一望無際的糧食車,卻又猶豫了,遁地術一遁至少是五十里路,自己追殺張洞文倒是爽了,這一隊上萬石的糧食怎辦?萬一有響馬出沒劫走了糧食,自己可怎麼向朝廷交代?「等老子騰出手,要你好看1思想鬥爭了一下之後,石洞仙決定先施法喚醒這些被自己的軀獸法弄暈的人,畢竟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殺同門,而是搞糧食礙…

一陣「穩魂法」喚醒眾車夫官軍之後,石洞天也是有些筋疲力盡,此時石洞天也想明白了,當初施的驅獸法,無外乎調遣遊魂野鬼,但不知這張洞文用了什麼妖法,竟然讓自己把車夫和官軍的魂魄都調了出來,以至於整隊的人馬瞬間昏厥,狼群只不過是幌子,逼自己使出驅獸法才是真正目的。說實話,官軍車夫們的魂魄出竅不難,再往回穩可就不好穩了,畢竟人數眾多,即便自己修行高深,一下子給這麼多人穩魂,難免也是個精疲力荊

「他娘的,這個王八蛋,等老子騰出手,定要他……」石洞天掀開轎簾剛要上轎,猛然愣在了當場,只見張洞文正端坐在自己的轎子里,於此同時,一把含光四射的寶劍已然刺入了石洞天的胸膛。

「你……你……你……你……遁地術……你……這是什麼……妖法?」右手握著劍刃,石洞天致死都不敢相信,本已遁地到五十裡外的張洞文,此刻竟然會出現在轎子里。

「這不是什麼妖法1張洞文冷冷道,「記得我向你討教過穿牆術么?我自己學會了1說罷張洞文一抖手腕抽回了寶劍,另一隻手伸進石洞天懷裡一把奪過了寶貝追命葫蘆,「大師兄,念在同門的份上,我收回剛才的話,不會讓你永不超生的1說罷,張洞文微微一笑,等轎夫反應過來石洞天已死的時候,一隻烏黑雀鷹早已飛出了竹林……

黃府。

一劍劈開追命葫蘆之後,張洞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葫蘆里裝的除了黃元禮和師弟陳洞武之外,竟然還有師傅楚真人,看來黃元禮看見的石洞天手上繞的凶光並不是楚真人的,倒很可能是嶗山左真人的……

與此同時,竹林。

正在車隊因為侍郎石洞天的死而亂作一團之時,一個軍士的發現又讓整個隊伍炸了營,車上裝的糧食,此刻竟然全部變成了黃土,剛才明明是糧食礙…就在一干軍士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只見滔天洪水自天邊而來,看見洪水,軍士車夫哪還有心思追求糧食的事?紛紛找地勢稍高的山丘逃命去了,看著一個個麻袋沉於洪水之中,軍士們也只有罵街的份了……

  • (快捷鍵:←)
  • 茅山後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