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臨高啟明>第七十五節 增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節 增援

小說:臨高啟明| 作者:吹牛者| 類別:

解邇仁這十多天來一直忙著善後工作,開始只覺得諸事難辦,缺糧少錢。沒想到善後局的一班人還真能辦事,不僅順利的籌到了部分糧款,千頭萬緒的許多事情也一樁樁的開始辦了起來。雖然還有諸般問題放在眼前,總算讓他看到了一絲曙光。原本對善後局和留用人員的看法也有所改觀——雖說在上課的時候曾經告誡過他們,這些人「可用不可信」,但是在「用」這方面,這些人還算得力。要單靠自己的帶來的那點人,現在大概連屍體都沒收拾完。

所以如今他不在把幹部們「灑胡椒面」一樣的派出去到處到處當「監工」,而是讓他們辦更重要的事情去。比如:籌糧。

籌糧當然不是就地籌糧,梧州的存糧有限,按照善後局的說法,各家糧行勉強還能維持個一個月的正常售糧,在多就挺不住了。不過解邇仁知道老財們最擅長哭窮,這話里至少也有半個月的水分。

就算有水分,一個半月的糧食也很難挺了。距離秋收還有好幾個月,指望不了糧賦。至於收取四鄉地主的合理負擔,他這點人馬也不敢隨意派幹部下鄉——四鄉匪患嚴重,且不說地主願意不願意繳,就願意,要把糧食運回來也有很大的風險。

至於聯勤當初第一旅運來的糧食,雖然當時都已經移交給了地方,但是戰俘、勞工隊和難民都消耗了大量的糧食,朱全興的營糧食補給也是從這部分存糧中出的。這些「公家糧食」充其量只能保證「吃公糧」人員的正常的伙食供應,想挪出一來一部分來供應市場是辦不到的。

在「缺糧」的陰影下,梧州城裡的糧價慢慢上漲,沒幾天,糧價就到了他規定的漲價上限,雖說沒人敢違拗他的糧食限價令,但是各家糧鋪都開始限售。有的鋪子雖不限售,卻每天只開門一兩個時辰。市民受到恐慌情緒的刺激,紛紛去搶購,結果進一步擴大了緊張情緒。眼下別看表面上市民們「情緒穩定」,實則恐慌情緒一直存在,要不是鄉下治安不靖,不少鄉下有田莊或是親戚的早就跑了。

自古糧食是民心穩定的根本,解邇仁知道自己的限價令那是治標不治本,就算再下一道命令命令糧商24小時營業也不頂用——不能趕緊確保糧食供應,梧州遲早會不戰自亂。

無奈之下,解邇仁和許可商議,一是準備在梧州城開始「計口配售」,二是想請許可回三水一趟,去找老洪弄點軍用口糧回來。

「計口配售」,按舊時空的話來說就是「計劃供應」。但凡鬧糧荒的時代,就會有這個政策出台。解邇仁暫時變不出糧食來,只能求助於這個法子。

至於要許可回去弄糧食,自然也是因為元老的面子大。要是派趙豐田回去,三水那邊就只有「公事公辦」了。解邇仁少不得先得打報告給廣東大區的文區長,等他批准了再調集糧食。這個過程對解邇仁來說太漫長了,不如直接請許可到三水去「借糧」來得快捷。

「什麼都可以,那些砸的死人的軍用口糧夜行,咱不挑剔。」

「我去三水跑一趟沒問題,」許可滿口答應。他這些天一直在忙於審俘和了解梧州和廣西的情況,原本就打算找個機會回肇慶一趟,彙報情況。再跑一趟三水也沒什麼關係。

「不過你要計口售糧,這可不是件簡單的工作。這裡的戶籍制度還沒有建立起來,除了留用的衙役,也沒有警察。發糧本拿什麼做依據呢?梧州城裡光在冊的戶籍人口就有差不多三萬——大明的黃冊數字本身就不準,又打了這麼一仗,跑路的,死亡的,外面跑進來的……裡面進進出出的可是很大一個數字1

解邇仁搖頭道:「你說的何嘗不是。不過搭建警察班子不是一朝一夕,瓊崖縱隊就給我派了個鄭二根當梧州警察局局長。他呢,一共就帶來兩個警察。如今只能先用臨時治安隊里蒼梧縣、梧州府的留用衙役——這幫衙混子,不能指望他們做這樣細活:第一做不來,第二肯定會舞弊,好事肯定會辦壞。」

許可心想這解邇仁別看平日里風花雪月,看問題倒還算明白。

解邇仁苦笑道:「你別忘我是當過記者!社會上什麼醜惡的事情沒見過?!自古以來,基層都是一個樣,我們自己培訓的人,多少還能放心些,交給那些胥吏,那還了得——以狼牧羊埃」

「你打算?」即沒有警察又不打算用胥吏,許可倒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國民軍1解邇仁說,「國民軍這兩天就會到梧州。北煒和我說了,梧州的國民軍會配一個大隊——不是一個中隊。」

由於梧州地處重要交通樞紐又是前線的關係,解邇仁得到了一個大隊的配置。

「這個大隊正好先用來當一回警察,起碼先把警政工作搞起來。」解邇仁已經盤算好了。國民軍一到,先把戶籍搞起來,來個全城摸底。

許可點頭,雖說這注水版的國民軍素質可疑,但是無論如何都比留用的衙役要可靠些強。關鍵是,現在解邇仁不得不在很多事情上依賴留用人員——時間長了難免要生出驕惰的情緒,國民軍一到,政權內的平衡就建立起來了,留用人員也會知趣收斂的多。

兩人正說著話,通訊員來報告:「國民軍梧州大隊剛剛抵達。大隊長已經過來了。」

「快叫他進來1解邇仁精神一振。

不多片刻,只見一個青年軍官大步走了進來,啪的一個立正敬禮,大聲道:「報告:國民軍廣東中隊梧州大隊大隊長,國民軍中尉,朱四向您報到1

解邇仁見來者年紀很輕,皮膚黝黑,是個精裝幹練的小夥子,頗為高興。起身歡迎道:「一路辛苦!怎麼樣?路上還順利吧?」

「我們坐的是火輪,又有槍炮,路上沒人敢惹——就是……」

「就是什麼?」許可問道,「不要吞吞吐吐,有話說話。」

「是1朱四又是一個立正,「兩岸經常有不明身份的武裝在活動,夜間停船休息的時候,發生過一次企圖偷襲的事件。」

「噢。」許可的眉頭皺了起來,西江兩岸的騷動他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不過幾天功夫,就已經開始影響江面航運了——這瑤亂的發展速度也太快了吧!

「是瑤峒的武裝嗎?」

「報告:不太象。」朱四說,「我們大隊里有過去明軍的兵丁,據他們說這些人不是瑤峒的人馬,但是幾次遭遇到的隊伍里的確又有瑤民存在。」

「是不是當地的鄉勇團丁?」

「他們也這麼說,不過鄉勇團丁一班都是在本村本寨內守備,很少這樣大股聚集在一起活動的。」

許可心想,這倒是個新情況!他意識到這次「瑤亂」不但來勢猛,範圍廣,而且很可能因為己方的涉入歷史的變化,造成了新的形式。僅僅依靠史籍來判斷未來的走勢已經靠不住了。

應該儘快趕到肇慶去,把部隊搜集到的情況好好整理一番。想到這裡,他決定,明天一早就動身。

解邇仁卻不在意這些,他更在意部隊的情況。

「部隊情況怎麼樣?」

「我們大隊一共三個中隊和一個直屬小隊,目前實編三百三十二人。其中病號三人——都是輕病號。」

「好,好。」解邇仁聽說來了三百多人,信心大漲。

「武器配備不大理想,只有一個中隊有南洋式步槍,其他中隊都是標準矛……」

按照原來的計劃,蒼梧縣的配置只有一個中隊,現在是臨時擴編成大隊的。朱四說擴編的部隊成分以廣州府地區的收容的明軍降兵為主。訓練和紀律都不太好。

「都是前明的官兵礙…能放心么?」解邇仁有些擔心了,招降這些官兵沒多少日子,又沒有經過政治學習和內部清洗,忠誠度怎麼辦?」

朱四卻一臉滿不在乎,「雖說這些前明官兵都是新近歸順的,首長也不必擔心:一來他們都是有根有底的,有家眷在廣州府;二來我元老院自他們歸順,便付清了偽明的欠餉,軍餉又是從優發給,他們就算是傻子也該知道該給哪邊賣命。第三嘛,我們核心的一個中隊都是歸化民組成的,配發的都是南洋步槍。」

解邇仁還有些不放心,許可其實也不是很放心,他低聲說:「老解,你也不用擔心,滿清當初進關,打仗還不是靠綠營?綠營不一樣是前明的官兵和農民軍的殘部?滿清也不見得有什麼政治學習。還不是靠著『按時發餉』,『賞罰分明』這麼兩個最簡單的原則就打天下了……」

許可沒有說的是這只是部分事實:清初,綠營將領反正的事情屢見不鮮——不過許可認為這裡面綠營將領個人主導的因素比較大,封建軍隊兵為將有的人身依附性很強。而現在國民軍里收編的是明軍的兵丁,並無軍官核心,這種危險性就要小的多。

下次更新:第七卷-廣州治理篇34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