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警路官途>第2092章【轉山的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92章【轉山的誘惑】

小說:警路官途| 作者:神燈| 類別:都市言情

看情形蘇靈芸是發小脾氣了,也許徐志聰哪裡惹她不高興了吧,這個時候參一腳是不明智的,不過杜龍可不能直接拒絕,他得把事情做得漂亮些,決不能讓蘇靈芸最後懷疑到他的身上。

杜龍想了想,最後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他苦笑道:「徐總,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李小姐不想轉山就到聖湖瑪旁雍錯休息好了。」

徐志聰正想說什麼,杜龍繼續道:「不過……假若李小姐並非因為體力不支而放棄轉山,我個人覺得非常地可惜,因為轉山絕非繞著山轉一圈這樣走馬觀花,即使你是無神論者,即使撇開從各個角度以及各個時段觀看神峰都有截然不同的感覺……當你沿著千百年來無數人踏過的轉山小道從神山的腳下走過時,會有一種在歷史中穿梭的感覺,當你歷盡艱辛,完成轉山以後,那種幸福的滿足感更是無法形容,不論你轉山前有多苦悶,有多少難解的心結,轉山之後你都會覺得豁然開朗!李小姐,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不去轉山真的可惜了。」

蘇靈芸給杜龍說得不禁心動起來,她其實是很想去轉山的,她只不過是不想跟徐志聰這個癩皮狗一起轉山而已,蘇靈芸向杜龍點點頭,說道:「雷組長,我再考慮一下吧。」

杜龍向徐志聰打了個眼神,徐志聰暗暗給他豎了個大拇指,杜龍轉過身,又回到了王豐全身邊。

王豐全繼續和杜龍聊了起來,轉山也不是毫無危險的,每年被凍死在路上的人不少,還有被塌方、泥石流什麼掩埋的,因此轉山的時候一定要保持隊形注意危險,一個人埋頭猛走那是絕對不行的。

「我們儘早出發,天黑前趕到執熱寺,在半路可能會有人撐不住想退出,你們要盡量鼓勵,實在撐不住的,讓他們坐車到執熱寺休息一晚再做決定,路上我帶頭雷楊殿後,決不能讓任何人掉隊……」

王豐全詳細叮囑大家,做了充分的準備,半個小時很快過去,休息了一下的人看到陸陸續續有人拐入轉山的小路,他們於是又心動起來,最後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三十個人都決定要轉上一圈,消除今生的罪孽。

「你的動員講話效果太好了。」王豐全無奈地拍了拍杜龍的肩膀,然後又將幾名導遊召集到一塊,將幾個容易掉鏈子的人分別交給幾名導遊分別照應,兩輛大巴停留在入山的道口旁預備接應,然後大家輕裝上陣,帶上錢和少許飲料、能量棒之類的東西,就開始上山了。

杜龍他們按順時針的方向轉山,一般情況下只有苯教的教徒才會逆時針方向轉山,從219國道向北走了沒多久就開始左轉,向沿著轉山小路走了幾公里,那有一個禮拜台和一排轉經筒,體力充沛的人興緻勃勃地玩著轉經筒,體力不支的人則趁機休息一下。

王豐全見狀讓杜龍他們去一路隨行的越野車上拿了十幾根登山杖分給有需要的人,然後教他們如何正確使用才能減輕雙腿的負擔,若是不會使用,登山杖反而會加重體力消耗。

徐志聰依舊賴在蘇靈芸身邊,他喝了口水,說道:「我上次是夏天來的,人比較多,路也沒這麼難走,經常可以看到虔誠的教徒在路邊三叩九拜地慢慢向前挪,若是長拜,轉一圈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到現在我還很納悶,那些人怎麼就有那麼堅定的信念?為了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他們的行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蘇靈芸毫不猶豫地駁斥道:「契科夫說過,人沒有信仰,就如行屍走肉,你不能理解人家的虔誠,正體現出了你的膚淺。」

徐志聰撇撇嘴,說道:「誰說我沒有信仰了?我信的是金錢教,我的信仰比他們要虔誠得多,我相信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則是萬萬不能的。」

蘇靈芸淡淡地說道:「你這話應該對徐伯伯說,或者跟你爺爺說去,根正苗紅的徐家怎麼出了個異端?」

徐志聰訕訕一笑:「大家理念不同,沒有必要跟他們說,其實我還是有點自信的,我至少不是個無能的二世祖,我和你一樣,我花的錢都是我自己賺的。」

蘇靈芸哧地一笑,說道:「曾經有個人告訴我,若不是我有個好爸爸,我根本不可能創下現在的局面,當時我還不信,後來我信了,換個名字去打個證明都要花幾個月的時間,你能想象普通人要想創業有多難嗎?當然英國或許不同,你有個好點子就可以賺錢,不過你若是沒有家族的支持,別說沒人幫你打理生意,甚至現在你還不知道在哪蹲著呢。」

徐志聰的臉色有點難看,他很清楚蘇靈芸的意思,若沒有他家裡人撐著,他早把少管所坐穿,然後繼續坐牢,根本沒機會出國去開創什麼公司。

也只有蘇靈芸和有限幾人敢這麼諷刺徐志聰了,徐志聰眼珠一轉,有了主意,他很誠懇地說道:「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壞事,所以從現在開始我願意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贖罪,小芸,我可以對著佛祖發誓,只要你肯嫁給我,我保證痛改前非,今後再也不做壞事了1

蘇靈芸沒有說話,不過她對徐志聰的話深表懷疑,這個京城聞名的小惡霸會為了自己徹底改變?蘇靈芸首先不相信自己能有這麼強的魅力,其次她不相信徐志聰的誓言,那個傢伙這輩子說不定已經發過無數次同樣或者類似的誓言了,可信度基本為零。

徐志聰知道她不相信自己的話,他的心中著實鬱悶,事實上徐志聰很少發這樣的誓言,對女人發誓還是他的第一次,沒想到卻被完全忽視了,徐志聰挺無語的。

不過徐志聰並沒有覺得這是他自己的錯,徐志聰想了想,又有了主意,他說道:「小芸,你知道嗎?岡仁波齊峰轉山有兩條路,分為外圈和內圈,外圈也就是我們現在走的這條,比較容易完成,內圈的話比外圈艱難得多也危險得多,但是轉內圈也是獲得比轉外圈多得多的功德,轉內圈一圈相當於轉外圈十圈,為了證明我的信念,我要儘可能地多轉幾圈內圈,用以洗脫我的罪孽1

蘇靈芸依然無動於衷,徐志聰抬起頭來,大聲對杜龍道:「雷組長,聽說岡仁波齊峰轉山分內外圈的,內圈是不是路程短一些呀?」

許多人都豎起了耳朵,能轉內圈省點力氣那是誰都樂意的事。

杜龍答道:「岡仁波齊峰轉山是有內外圈之分,不過除非虔誠的教徒,我們不建議轉內圈,因為內圈景色沒有外圈好,路程雖然短點,但是其實內圈比外圈難走得多,而且還不時會發生山崩等狀況,十分的危險,尤其現在是冬季,道路結冰更加危險難走,所以,大家還是不要考慮走內圈了。」

聽到杜龍的話,多數人都放棄了走內圈的想法,徐志聰卻另有打算,他是故意讓杜龍說那些話,說給蘇靈芸聽的而已,現在已經達到目的,他就不說話了。

王豐全給大家休息了幾分鐘,然後繼續上路,又走了一個多小時,大家來到了曲古寺,這時有人開始叫苦不迭,著實受不了了,經過鼓勵動員,那幾個人還是決定放棄,王豐全只好讓他們上了越野車。

岡仁波齊峰的外圈有兩條路,一條是專供轉山者徒步轉山的路,在更外圈有一條機穆罰旅行團的那兩輛越野車一直在那條路上走走停停,可以隨時提供幫助。

大家在曲古寺稍作停留,接著繼續轉山,一路上有不少小賣部,大家手裡的水或者吃的吃喝光了,可以隨時補充。

下午三點半,旅行團的隊伍磨磨蹭蹭來到了一個路邊有幾個蒙古包以及公廁的地方,王豐全感覺有點遲了,他給大家鼓勁,讓大家加油前進,再向前走幾公里就可以完成今天的轉山任務。

大家稍事休息之後奮起餘勇繼續前進,在將近五點的時候,大家終於來到了一個叫執熱寺的地方。

這裡的住宿條件讓人不敢恭維,至少杜龍他們帶的這一個團的旅客們是沒有辦法適應如此簡陋和衛生狀況的住宿條件的,他們自備了帳篷和防潮墊、睡袋,互相幫忙把帳篷紮好,有些人倒頭就睡,等別人弄好了晚飯,這才爬起來吃。

「居然有網路1有人大驚小怪起來,然後大家就忙著發微博、發微信去了。

天黑得很快,杜龍正在自己的帳篷里閉目調息的時候,他聽到有人向他走了過來,果然,徐志聰的聲音在帳篷外響起,徐志聰道:「雷楊,雷楊,你還沒睡著吧?」

徐志聰在外人面前叫杜龍雷組長,沒人的時候就叫他雷楊,這體現了他心中高人一等的心態,以及在蘇靈芸面前的表現欲。

杜龍答應一聲,徐志聰就拉開帳篷鑽了進來,他對杜龍道:「雷楊,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杜龍道:「徐總,你說吧,只要我能幫的忙,我一定幫。」

徐志聰決然道:「我要去轉內圈,等一下就去,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杜龍假裝震驚地說道:「這怎麼行?外面晚上能達到零下二三十度,這麼晚了還在外面走會被凍死的1

徐志聰笑道:「你放心,我也是有計劃的,不會輕易冒險,你知道小芸對我有些意見,為了挽回她的心,我要用點非常手段,過兩個小時你假裝巡夜的時候發現我不在,然後去問小芸,小芸那麼聰明,肯定會猜到我去了哪裡,若是她沒猜到,你可以稍微引導,執熱寺對面就是轉內圈的入口,今天我跟小芸說過這個事,她肯定會想到的。」

杜龍道:「轉內圈真的很危險,尤其等下晚點很可能還會下雨,徐總,別的事我都可以答應,這個事真的太危險了,你一定要三思埃」

徐志聰道:「不會有危險的,雷楊,這輩子我幾乎沒求過人,這一次為了我小芸,我求你了,也許你已經看出來了,我的身份可不僅僅是一個網路公司的老闆這麼簡單,只要你幫我這次,今後不管你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告訴我,哪怕你犯了殺頭的罪,我都可以幫你擺平,你要做的只是幫我暫時隱瞞,然後引導小芸發現我轉內圈去了,不管後邊發生了什麼,都與你無關,怎麼樣,肯幫我嗎?」

杜龍猶豫了一下,說道:「大不了王隊怪我失職,我倒是沒事,但是你真的會很危險,而且,李小姐肯定會通知王隊的,到時候……能夠進山去找你的人應該不多,王隊是肯定不會允許李小姐去找你的,你又怎麼有機會機會單獨接觸到李小姐呢?」

徐志聰道:「你不了解她,有時候她比我還要衝動,只要你告訴她這個事,她會立刻進山去找我的。」

杜龍搖頭道:「我看不太妥當,你想擁有單獨進山機會的話,你不如對她許一個她無法拒絕的諾言,讓她陪你一起去轉內圈,到時候你就有機會了。」

徐志聰望著杜龍看了好一陣,杜龍摸摸頭,苦笑道:「我只是提個建議,若是說錯了,徐總你可別介意。」

徐志聰笑道:「介意?我為什麼要介意?你這個提議太好了,簡直比我原來那個所謂的智囊能給我的所有建議都要高明得多,嗯,讓我想想,我該怎麼說動她呢?」

過了幾分鐘,徐志聰來到蘇靈芸的帳篷前,低聲道:「小芸,我要走了。」

蘇靈芸輕哼一聲,說道:「你愛去哪去哪。」

徐志聰無奈地說道:「我特地來跟你說一聲,我要去轉內圈了,若是出了意外,請你回去告訴我家裡,把婚約取消吧。」

蘇靈芸道:「你瘋了嗎?冒這麼大的險值得嗎?」

徐志聰道:「為了你,哪怕付出生命為代價也是值得的,小芸,我是真的愛你,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可是因為以前我的事,你不肯原諒我,我現在決心徹底悔改,冒險去轉內圈就是為了贖罪,假如我成功歸來,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

蘇靈芸沒有說話,徐志聰黯然道:「小芸,我走了,再見……」

蘇靈芸喝道:「慢著,你這樣做是不負責任,你若是出了事,旅行團還不得給你害死啊,別去,否則我就告訴王隊長他們去了。」

徐志聰道:「小芸,難道你連這麼個機會都不給我嗎?那你要我怎麼樣才能相信我?」

蘇靈芸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的婚事是無法更改的了,我對你感覺如何有那麼重要嗎?」

徐志聰道:「很重要,我要的不僅僅是你的人,我還要得到你的心,我需要的是一個愛我的女人,而不是一個軀殼。」

蘇靈芸道:「假若你真的悔改了,結婚之後我自然會慢慢看出來,根本沒有必要冒險,回去吧,早點休息,別胡思亂想了。」

徐志聰道:「小芸,我知道你有個心結,假若我轉山順利歸來,我就幫你完成一個心愿,把那個殺了同僚的警察救出來,你看怎麼樣?」

蘇靈芸道:「假若他真的殺了人,你貿然去救他,豈不是又在做違法的事?回去睡覺吧,我已經很累了。」

徐志聰道:「既然你相信那個杜龍沒有殺人,那我就要全力支持你,我可以設法調查這個案子的背景,假若真有人在幕後操作,只要我們徐家一插手,勢必將大白於天下,杜龍若是真有冤屈,也只有我們徐家能救他了。」

蘇靈芸道:「既然你這麼有心,那就打電話叫人去查啊,還轉什麼山啊,這裡就有信號的,這是兩回事,別扯在一塊。」

徐志聰道:「不,不如此不能證明我對你的誠意,小芸,謝謝你陪了我這麼多天,我真希望一輩子都能有你的陪伴……為了這個心愿,我必須冒一回險,不要告訴王隊他們,我走了1

「慢著1蘇靈芸拉開了睡袋的拉鏈,她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徐志聰心中暗喜,但是他卻說道:「這怎麼行,太危險了1

蘇靈芸道:「不跟你一起去怎麼知道這條路是不是真有那麼危險?再說杜龍是我們家的恩人,為了給他祈福,我也必須走這一趟,兩個人一起也好有個照應,別小看我,你的體能未必有我好。」

徐志聰裝出猶豫的樣子,其實喜翻了心,然後兩人悄悄換了裝備,帶上電筒、雨披等東西,就向執熱寺對面那個岔路走去。

杜龍躲在暗處遠遠看著徐志聰他們離開,他早已全副武裝,再背上個包裹,杜龍也借著黑暗的掩護悄然離開,他給王豐全發了個延時的簡訊,等王豐全接到簡訊,就不會驚慌失措到處找人,也避免耽誤了大家的行程。

在西藏任何一個地方走夜路都是冒險行為,在到處冰封狂風肆虐的山野里摸黑行走更是極度的冒險。

蘇靈芸是不知利害,徐志聰則是色迷心竅,自以為有人暗中保護可保無虞,卻不知有時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是老天註定,誰也無法更改的。

在徐志聰他們一腳高一腳淺地走了半個小時之後,下雨了,冰冷刺骨的凍雨……

  • (快捷鍵:←)
  • 警路官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