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6章蛛絲馬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章蛛絲馬跡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互聯網時代,新聞的傳播速度十分驚人,尤其是廳級高官光著身子摔死在高檔酒店樓下這種花邊新聞,傳播的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新媒體傳得沸沸揚揚,傳統媒體也不甘示弱,很快跟進,尤其是新一代領導人上台後,全國自上而下的發起轟轟烈烈的吏治改革,許多貪官污吏紛紛落馬,這種新聞自然剛剛在微博、互聯網上冒頭,立刻就被傳統媒體留意到,立刻就播報了出來。

王婧第二天看見郝帥來上學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雖然和郝帥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在王婧看來,什麼曠課早退逃課這種事情對於郝帥來說,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么?

王婧也懶得去問郝帥前一天做什麼去了,因為她知道問了也白問,這個傢伙不想告訴自己的話,是肯定不會說的,說不定還會被調戲一番。

王婧雖然對郝帥的學習態度很有意見,但是她承認這是一個能夠在精神意志上完全不受她影響的男生,是一個即便是除開家庭背景也有能力和她平起平坐的男生。

因此她很不願意主動去挑事兒,但前提是……郝帥自己別惹事兒,而且別太出格。

因此王婧對於郝帥的曠課保持一種不冷不熱,不咸不淡的態度,不過班主任李曉欣就頭痛得多了,她剛去過郝帥家家訪沒幾天,這個傢伙剛好了兩天,就曠課了!

這真是太可惡了!

李曉欣原本以為這會是郝帥反擊的開始,但是她卻見郝帥今天表現得極為認真,一點也不像是要跟老師做對的樣子,這又不由得她懷疑起自己來。

王婧也同樣有些詫異,但是她秉承著自己父親刑警出身的優良傳統:多觀察,少評斷。

而郝帥自己剛做了幾條人命,自然也低調得不能再低調,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等到了晚上放學,王婧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半左右的時間了,省台正在播放著晚間新聞,她的父親王磊此時正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看著新聞。

王磊聽見身後傳來開門聲,以他多年刑偵的經驗,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回來了,他頭也不回道:「回來啦?今天你媽媽出去了,不做飯,我喊了點外賣,隨便對付吧。」

王婧拿眼一瞧,卻見桌上放著一個肯德基全家桶,她不由得嗔道:「老爸,你買這種垃圾食品幹嘛?吃了會胖的1

王磊一愣,回頭道:「你們年輕人不是喜歡吃這個嗎?」

王婧嘆了一口氣,道:「不是所有年輕人都喜歡這個的好嗎,你是有多不了解我啊?」

王磊訕訕一笑,道:「不喜歡吃啊?那算了,我再喊別的。」

王婧將書包往旁邊一扔,自己在沙發旁邊坐了下來,自己拿起了一個烤雞翅,一邊吃,一邊道:「以後別買了,浪費錢。」

王磊自己也拿起一個漢堡,咬了一口,嘴裡面鼓鼓囊囊一團的說道:「我覺得味道還不錯埃」

王婧哼了一聲,心中暗自腹誹,但也沒多說什麼,目光投到了電視之中。

電視裡面正在播放昨晚發生的一件事情,一名省廳級官員**著下身摔死在大樓下,旁邊還有幾名同樣從一個房間掉下來摔死的男子,雖然都穿著衣服,但是真正給事件定性的是隨後趕來的警察在房間裡面發現了兩名被迷暈的未成年女孩兒。

新聞看到這裡,王婧看得心中惱火,她自己便是未成年的少女,看到這種新聞自然義憤填膺,她怒哼了一聲,道:「這些人渣,抓住了都該槍斃1

王磊瞥了自己的女兒一眼,道:「案件還沒結果,你這麼著急下結論幹嘛?」

王婧很罕見會失去理智,她激褂盟德穡懇桓鍪√級官員光著屁股跟兩個被迷暈的未成年少女在一個房間,能幹什麼?」

王磊嘖了一聲,道:「你看你,又情緒化了不是?我說過,要想當一個合格的刑警,就必須要保持絕對中立和絕對理性的立場,不能從任何主觀主義和客觀立場出發去思考問題。你怎麼知道這個人不是被陷害的?他是怎麼掉下樓的?是不是被人故意陷害?被人扔下樓了以後,然後塞兩個女孩兒進房間?這種事情在官場上面不是沒有過?」

王婧知道自己父親說得有道理,但她還是哼了一聲,說道:「反正這些傢伙都是一丘之貉,沒幾個好人。」

王磊苦笑了起來,作為一個基層幹部,他深深的體會到國家的吏治已經腐敗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這就好像清朝康熙年間,世人都傳頌康熙盛世,但康熙卻清楚的知道國家的吏治腐爛到了一個怎樣的程度,晚年如果不是他被九龍奪嫡牽扯了精力,否則他是絕對會開始一場空前嚴厲的吏治整頓的。

今天並非往常,但事情卻有類似,規模龐大的貪腐導致政府公信力降低到了一個可怕的水準,連王婧這樣根正苗紅的人聽見了這樣的事情,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罵了當官的再考慮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樣。

雖然王磊心中也知道,事情多半又是一個貪腐份子倒在了女色問題上,但他之所以要跟女兒爭論,並不是想給女兒上思想教育課,而是希望她能夠保持獨立自主的思維習慣,萬貫家財難傳三世,更何況他們本來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中產家庭,只有兒女擁有獨立自主的思維,強大的個人思辨能力,以及強大的個人創造能力,將來她無論做什麼,都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這才是最寶貴的。

王磊嘆道:「你這句話可是把我也罵進去啦,微博上都怎麼說的來著?我這算是躺著也中槍嗎?」

王婧轉怒為笑,她摟著父親的脖子,笑嘻嘻道:「老爸,我可沒說你,你是好人1

王磊哼了一聲,道:「那你怎麼知道其他的當官的都是壞人吶?」

王婧撇了撇嘴,道:「反正就沒有過什麼好消息,對了,老爸,你問問這事情到底是什麼情況,是不是我說的那樣,另外兩個死的傢伙是誰?」

王磊嘿了一聲,他拿起了電話,說道:「好奇心又發作了是不是?你呀,以後肯定是當刑警的料。行,我問問這件事情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王婧一邊瞥著電視,一邊笑嘻嘻的看著自己的老爸。

王磊打通了電話,他是老刑警了,在全國的公安系統裡面都是有名有號的人物,如果不是太不會拍領導馬屁,又曾經站錯過隊,他早就升上去了,可以說他是東吳市公安系統裡面最被低估的人物之一,他一個電話打過去,對方自然賣面子,很快便將情況說了一遍。

王磊一聽,臉色漸漸就沉了下來。

王婧在一旁察言觀色,便知道事情大概是怎麼回事了,她也沒有猜對的洋洋得意,反而是心中氣憤難平,她等父親掛了電話,便怒道:「爸,我沒說錯吧?」

王磊臉色陰沉,他怒哼了一聲,說道:「人渣1

王婧也附和道:「我就說,一個大老爺們光著屁股跟兩個被迷暈的未成年少女在一個房間,肯定沒什麼好事。」

王磊冷冷的說道:「我說的不是這個傢伙,我說的是另外兩個穿著衣服摔下去的傢伙。」

王婧一愣:「啊?」

王磊道:「這兩個傢伙都是吳江市黑道上的人物,一個是靠拉皮條起家的,一個平日里最喜歡縱火,前一陣吳江市旅店失火案,就是這個傢伙放的火1

王婧聽著,腦海中忽然間一驚,像是漆黑的天幕之中猛的劈落一道閃電,她一下想起了有一天她曾經和葉霜霜、方奕佳、馬雪等女孩子在郝帥的病房裡面說起過的一件事情。

王婧不愧是長時間跟著老刑警耳濡目染,第一時間就將這兩件事情聯繫到了一起,但她知道,這有可能只是意外,但是……想到昨天郝帥居然一天沒來上學!

王婧心中便越發的覺得郝帥的嫌疑簡直大到沒邊!

但最讓王婧震撼的消息還在後面,王磊點燃了一支煙,他抬著頭仰頭看著天花板,像是在數著天花板上的污點,但王婧知道,這是王磊思考案情的習慣,她不敢出聲打攪,過了一會兒后,王磊掐熄了煙頭,他皺眉道:「剛才吳江市那邊的朋友告訴我,說那兩個女孩兒醒了以後,有一個堅稱她們曾經在房間裡面看見了一個人,根據描述,這個人是一個個頭不算很高的男人,而且現場還發現了另外兩個人的腳印,都不像是大人的腳櫻可是很蹊蹺的是,根據酒店的錄像,根本沒有發現有其他多餘的人上過這層樓1

說著,他扭頭看著王婧,說道:「你說奇怪不奇怪?」

王婧此時心中已經震驚得無以復加,她幾乎可以斷定,這個案件肯定和郝帥有關係!

王磊瞧見王婧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奇怪的問道:「怎麼了?你在想什麼?」

王婧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目光,她道:「沒,沒什麼。」

王磊再神通廣大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居然已經找到了真兇,他輕嘆了一聲,說道:「這件事啊,估計又得掀起一陣風浪啊,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掉烏紗帽嘍1

王婧只聽見了前半句,她心中下意識的嘀咕道:是啊,估計又得掀起一陣風浪啊!

郝帥啊郝帥,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

明天回上海,但應該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