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7章到底是不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到底是不是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王婧眼圈都是黑的,她一晚上都在被一個問題反反覆復的折磨著:郝帥到底是不是這個案件的主謀?

當然,除了這個問題,還有其他衍生的問題,那就是:如果是,那自己又該怎麼辦?是該舉報呢?還是該……替郝帥隱瞞?

王婧根本不會懷疑郝帥是為了報私仇,或者是為了謀財害命才去殺人,她相信當初在病房裡面向她們講述旅館被燒死的母女事情時郝帥的義憤填膺,她相信這種情緒不會是郝帥假裝出來的,也正是基於這種判斷,她相信郝帥很有可能與這個案件有關。

而郝帥也絲毫沒想到,他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案件,第二天其實就讓自己旁邊的同桌給破獲了。

等到了教室打招呼的時候,郝帥的笑容依舊燦爛而真誠,王婧絲毫看不出他曾經干過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就好像郝帥也絲毫看不出眼前這個不是刑警但遠勝刑警的人已經察覺出了什麼。

王婧朝著郝帥微微一笑,說道:「你今天這麼熱情幹什麼?」

郝帥遇人其實都會打招呼,但今天的確聲音比較大一點,笑容比較大一點,這其中的理由就在於……他已經和兩個貼身的保鏢達成了一致共識。

那就是他們不泄漏他的行蹤,也不過問他的行蹤,而他向他們保證,以後保證不再為難他們。

對於羅嘉俊和劉家名來說,他們才沒想去管這些公子哥的個人隱私,只要不幹什麼太出格的事情,他們就不會插手,而且他們隨後也多少知道了吳江市發生的案件,隱隱約約猜到可能是自家公子哥乾的,但警察都沒找上門,他們自然不會閑著蛋疼去沒事找事。

雖然他們是飛虎隊出身的,但飛虎隊只是負責反恐防暴的,並不負責偵破案件,這種事情在香港是重案組和o記乾的事情,跟他們沒關係。

更何況,他們是來做保鏢的,不是來做偵探的,保鏢的工作就是保護好自己家僱主的人身安全,其他的事情一概沒聽見沒看見沒撞見。

郝帥與他們達成協議后,心中自然放下一大塊石頭,他不擔心這些人會泄漏什麼,一來沒證據,二來他們如果敢泄漏上么,他相信郝潔雄肯定會第一時間收拾殘局。

所以,他心情很好,又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又順手大撈了一筆功德值,何樂而不為?

但……這一丁點兒的情緒波動,卻被疑心重重的王婧給抓住了。

郝帥被王婧的話問得一愣,他隨口說道:「沒幹什麼啊?我很熱情嗎?」

王婧笑眯眯的看著郝帥,說道:「有啊,你今天打招呼的分貝比平時高了大約十點,說明你今天情緒高漲,精神亢奮,鑒於你平時每天來上課的時候都是如赴刑場的模樣,我覺得你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說,到底是什麼事情1

這一套可就是刑偵手段了,但王婧笑眯眯的說出來,再加上她人長得漂亮,卻也不招人反感,郝帥舉起了雙手,說道:「我有罪,我交代,我投降1

王婧心中一動,暗道:不會吧?這麼容易就交代了?她左右看了看四周,班上還很多同學呢!

他們兩人的對話引起了旁邊歐陽晴雨的好奇,她笑嘻嘻的湊了上來,說道:「我聞到了姦情的味道1

郝帥一臉低頭認罪狀,道:「我昨晚不該做一些不該做的夢1

王婧聞言一窒,心中道:我就知道這個傢伙不會這麼輕易就說吧,哼!跟我玩花頭!

她笑吟吟道:「做了什麼夢啊?描述得詳細一點?」

郝帥故作扭捏,道:「就是一些不該做的夢唄1

這一句話說得旁邊的歐陽晴雨吃吃的笑,少男少女哪個不懷春?哪個沒做過一些荒唐美夢?

歐陽晴雨嘻嘻笑道:「說,快說1旁邊的學生們也好奇的豎起了耳朵,有意無意的向這邊靠攏傾斜。

王婧臉有點兒紅,她有預感郝帥要說什麼,但好奇心卻驅使著她要繼續聽下去,

郝帥羞澀的說道:「我夢到班長找我收家庭作業。」

四周好奇的同學們頓時一陣狂噓:「切!沒勁1

歐陽晴雨嗔怒道:「郝帥同學,你這是欺騙同學感情,我抗議1

王婧也啐了一口,道:「這種夢有什麼做不得的?」

郝帥卻依舊一臉的扭捏,她道:「是收那種家庭作業呀1

同學們原本耷拉下去如同折耳兔的耳朵瞬間又唰的一下豎了起來!

那種家庭作業?哪種家庭作業?

莫非就是大人開玩笑,笑得賤兮兮,淫兮兮的時候說的「回去交家庭作業啊?」的那種家庭作業?

麵皮薄的女生們有聽懂的頓時面紅耳赤的啐了一口,有聽懂但膽子大的則拖出一個長長的音節:「哦!1然後異口同聲道:「那種家庭作業啊1說完便是一陣爆笑。

王婧面色緋紅,她瞪了郝帥一眼,咬牙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來1

郝帥一臉驚愕的看著他們,說道:「我說的是那種語文課的家庭作業呀,你們以為是什麼?」

班上學生們哪裡信?他們有的人朝郝帥豎了一根中指,有的則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譬如歐陽晴雨。

郝帥則惡作劇成功的大笑了起來。

王婧暗自搖頭,心道:這個傢伙臉皮厚得沒邊,心理素質又不錯,還會插科打諢,這種問詢是問不出什麼名堂來的。

王婧懶得跟郝帥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否則吃虧的依舊會是她,只要女生沒辦法徹底放下面子,那她們永遠也無法在這種話題上與男生抗衡。

王婧岔開話題后,郝帥也沒有跟她糾纏什麼,只是哼著小調,老老實實的等待著上課。

這一天上課與前一天一樣,他乖得像天線寶寶,再挑剔的老師也挑不出他的麻煩來,除了回答問題的時候一問三不知,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可挑剔的了。

而老師和王婧不知情的是,郝帥之所以這麼心情好,是因為他現在已經用五十點的功德值啟動了番天印,這個修行界威名赫赫的頂級法寶此時就像是一個隨時等待發射的核導彈一樣,只要郝帥在腦海裡面下一個指令,只怕它下一秒鐘就飛出去砸人去了。

郝帥想想這個情形就覺得興奮:小爺我也有說打誰就打誰的日子啊?以前不是別人找自己麻煩嗎?哼,現在這些傢伙怎麼不來了?

雖說給番天印裡面充滿仙元,極其耗費功德值,一次就消耗了五十點功德,但算算一個子午炎龍爆也要四十點功德,這已經算是挺優惠的價格了,郝帥也捏著鼻子認了。

郝帥上課的時候滿臉興奮,裝作乖寶寶模樣的認真聽課,其實腦海裡面幻想的都是番天印這個法寶大發神威的情形,他沒見過,但……姚夢枕也沒見過,只在傳說中聽過,而且,說得也十分無趣簡單,就一句話「說砸誰,就砸誰,砸誰誰死」!

不過這句話實在是有點兒霸氣,惹得郝帥腎上腺素分泌有點兒過多,恨不得現在讓那個金身高手再「復活」一次,然後給自己的番天印試一試威力。

當然金身高手現在不可能再出現在郝帥跟前,在宋元明時代,金身高手的確不稀罕,那可是修行界最鼎盛的時期,「金身高手滿地走,雷劫高手多如狗」,可在現代,金身高手只要出現一個,立刻這個門派就能叫響修行界,讓眾人肅然起敬。

上哪兒去找金身高手給他試一試威力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上哪兒饒落單的修行人去?

郝帥心中一陣唏噓,他忽然間有些領會到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戈爾巴喬夫上台,蘇聯再也不與美國尋求抗衡,美帝國主義有一种放眼天下毫無敵手的寂寞與寂寥,家裡面放了一堆嚇死人的武器,卻沒有地方可以用!

這個時候有了一個叫薩達姆的二b青年跳了出來發動了對科索沃的侵略戰爭,滿足了美帝國主義大逞淫威的慾望,海灣戰爭也從此改變了戰爭的形式和進度,在海灣戰爭爆發之前,天朝的軍隊是對美帝國主義的軍隊持輕蔑態度的,畢竟跟老美在朝鮮、越南、緬甸打了三次仗,老美全輸,而且在建國以後所有的對外戰爭中,中國從未打過敗仗,不由得天朝軍隊小看美帝三分。

甚至海灣戰爭爆發之前,天朝軍隊的高層還堅定不移的相信當時強大的伊拉克會成為美帝國主義第二個越南。

但海灣戰爭僅僅只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就徹底打垮了當時世界上數得著的軍事強國伊拉克!

這個戰爭事實震撼了除了美國以外全世界所有軍事觀察員,天朝軍隊的高層們驚駭莫名,從此再也不談跟美帝較勁的事情,天朝的領導人們也從此過上了韜光養晦的日子。

郝帥現在便是如此,他以前可算是被那些莫名其妙跳出來就要打打殺殺的人給弄得煩得要死,而且姚夢枕整天讓他低調低調再低調,這讓他自尊心有一種莫名的創傷感:我知道我還挺弱的,但你不用表現得恨不得那沙子把我給活埋了才好吧?

但啟動了番天印以後,郝帥就像是買了一把槍揣在兜裡面的亢奮少年,恨不得照著路人都來一槍,好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咱家不是好惹的,沒事別來惹咱家!

當然了,這種想法挺幼稚的,但誰讓……郝帥才十六七歲呢?

這時候的少年不幼稚,那啥時候幼稚?

郝帥手放在課桌裡面,抹著番天印,感受著裡面一股蠢蠢欲動的力量,心中暗自盤算著:如果自己使用番天印能夠一下打死一個作惡多端的高手,說不定還能獎很多功德,那這一下可就算賺了,從此小爺可以過上自給自足的日子了,不用為使用番天印的功德值而操心了。

他心面想著想著,不留神外面已經是下課時間了,郝帥覺得有些尿急,拎著書包便往外跑。

郝帥現在書包裡面又有乾坤如意鏡,又有番天印,說什麼他也不敢把書包扔在教室裡面,因此他現在走到哪兒都把這書包帶在身邊。

一旁的王婧見他第一節下課就拿著書包沖了出去,心中更是大為懷疑:這個傢伙第一節課就要曠課了?

王婧瞅著郝帥的身影大聲喊道:「喂,你又要曠課啊?」

郝帥扭過頭來,笑嘻嘻的說道:「我去上廁所,你要來嗎?」說完,扭頭就跑。

王婧卻不相信,她哼了一聲,快不跟了上去,她咬著嘴唇,心道:我倒你要搞什麼鬼。

可她一路遠遠的跟著,卻見郝帥果然進了廁所。

王婧一陣猶豫,她心中暗道:不會真是上廁所吧?會不會在廁所裡面搞其他的什麼鬼?

她在門口想了想,卻見廁所裡面不像是有什麼人的樣子,又想到一個問題:男人上廁所的時候,是一個他最為放鬆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自己突然襲擊大聲質問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王婧的思維可不比一般人,她膽大心細,想到了就敢做,這個念頭剛在她腦海中轉了幾個圈,她就打定了主意,靜悄悄的走了進去。

王婧往裡面一看,卻見郝帥背著書包背對著她而站,正解著褲子。

王婧屏氣凝神的往裡面走,走到他背後,忽然間一聲大喝:「郝帥,黃天成是不是你殺的1

這一句話,可真是名副其實的把郝帥個嚇尿了!

他猛的一個哆嗦,下意識的轉過身來,王婧一看,我靠,這是什麼傢伙?這這東西不是應該被打上馬賽克嗎?

王婧畢竟是黃花閨女,她面紅耳赤,捂著臉一聲尖叫。

郝帥早就憋得受不了了,頓時嘩啦一聲閘門大開,一條黃龍直奔旁邊的牆壁,嘩啦啦一下濺得四處橫飛,只一會兒就在王婧的褲子和鞋面上畫了一幅地圖……

===================================

抱歉抱歉,昨天出門急,沒來得及更新,四千字大章補一下~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