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48章所謂正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章所謂正義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王婧此時都嚇得傻了,躲都忘記躲了,她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旁邊嘩啦啦的黃龍濺得自己褲子和鞋面上以肉眼可見的功夫出現一幅大好的江山風水圖。

一時間學校洗手間裡面安靜極了,只有嘩啦嘩啦的水聲不絕於耳。

郝帥也呆住了,他直勾勾的看著王婧,半天回不過神來,過了一會兒,洗手間外面進來一個男生,正是解元,他拿眼一瞧,,裡面一男一女正眉目傳情呢!

再一看,咦,這不是一中的王婧嗎?

靠,有姦情!

解元頓時臉漲得通紅,倒也不是害羞,而是生氣,他心面對王婧多少是有些想法的,在他看來,班上,乃至學校裡面,能賠得起這朵刺兒頭玫瑰花的男生,大概也就他自己了。

只不過這種感情他一直壓抑在心中,沒敢對王婧說。

這個郝帥,打從他來第一天起,自己就看他不順眼到了極點,沒想到……

解元心中這個悲憤啊,這男生不就長得帥一點么?王婧怎麼這麼不知道自愛?他拿起手機準備拍一下,結果突然間聽見王婧發出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叫喊聲,扭頭就沖了出去。

解元聽見這聲音嚇得渾身一抖,手機一下掉在地上,還沒來得及撿,王婧啪的一腳踩在上面,頓時踩了個滿屏花。

解元這個欲哭無淚啊,尼瑪,我的愛瘋思愛死啊,這是我三個月的零用錢啊!

解元撿起手機,怨婦一般瞪著郝帥,他想要去找郝帥的麻煩,但又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手機又不是他踩的,這裡又是男廁所,他又沒有犯什麼違反校紀校規的事情,說來倒是這件事情傳出去,只怕王婧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解元恨恨的瞪著郝帥,郝帥卻是驚魂未定,他有些沒反應過來:我靠,剛才什麼情況?那,那是王婧?黃天成是誰?不會是我在吳江市幹掉的那個傢伙吧?

郝帥心中警鈴大作,渾身汗毛都幾乎倒豎了起來,他尿撒到一半被人這麼一嚇,險些斷流,身上正彆扭到了極點,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還有一大半露在外面呢,他趕緊抖了抖,收了起來,心面卻是飛快的盤算著。

解元眼睜睜的看著郝帥走到自己跟前,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見郝帥面無背鋈ィ他嘴又閉了起來。

郝帥卻是沒有多看他幾眼,自己洗了洗手后徑直走了出去。

等郝帥到了教室,卻發現王婧人已經不在了,一直等到後面上課,王婧人都不在了,只把郝帥等得心驚肉跳,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是不是被發現了。

而這個時候,王婧卻直接跑回了家,衝到浴室第一時間將自己扒得乾乾淨淨的,開著水龍頭那叫一陣搓呀!

王婧又羞又氣,又恨又惱:這個混蛋,這個不要臉的傢伙,臟死了,臭死了!

小姑娘從來沒受過這樣的氣,她眼淚在眼眶裡面使勁打著轉,至於黃天成什麼事情,她是壓根就已經忘記了。

王婧在浴室裡面呆著足足一個小時,幾乎把腿和腳的皮都擦破了,這才恨恨的從浴室裡面出來,即便是這樣,她還是覺得身上味道怪怪的。

王婧心面這個恨呀,真是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郝帥這個混蛋千刀萬剮,剁成肉醬。

他一定是故意的,這個混蛋,他一定是心中有愧才故意這樣的!

王婧惱羞成怒的想著,她雖然有著超出同齡人的成熟,也見過不少重案現場,但在有些時候,她還是會變成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譬如現在。

王婧在家中翻出一瓶母親愛用的香水,往自己身上噴了一點,仔細的聞了聞后,又噴了一點,直到把整個屋子都噴得香得不能獃人,這才罷手。

出了這麼大一個丑,學校是一時半會不好意思再去了,王婧只好打了一個電話給班主任臨時請假,然後自己一個人在家裡面盤算起事情來。

雖然郝帥沒有承認什麼,但王婧幾乎已經鎖定了郝帥,這事情一定就是他乾的。

不管她是惱羞成怒也好,又或者是歪打正著,但她的確是找准了方向,找對了目標。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是去舉報?還是自己找線索?

舉報的話,自己又沒證據……只有一點猜測,萬一錯了,那可是不得了的大麻煩!

那可是郝家啊,連市級領導都要陪小心的豪門大戶啊!

而且,王婧很擔心的是,就算自己找到了什麼證據,只怕也奈何不了郝帥,最多只能讓他轉校,並不能把他繩之以法。

至於郝帥殺的都是什麼人,王婧一時半會卻是沒有那麼多功夫去想了,誰讓她現在正在氣頭上呢?

她正想著,忽然間門口門鎖一響,王婧頓時像驚弓之鳥一樣跳了起來,她回頭一看,卻見是自己父親穿著一身制服和兩名幹警正站在門口。

王磊和兩名手下捂著鼻子,使勁扇著風,王磊道:「好傢夥,你打翻香水瓶了?怎麼這麼大的味兒?比屍體高度腐爛的味道還讓人受不了啊1

王婧瞠目道:「爸,你怎麼回來了?」

王磊瞪了她一眼:「這話該我問你吧?你今天要上課吧?怎麼半途回來了?逃課不成?」

王婧心中一慌,她自然不能把事情的起末緣由告訴自己的老爸,要不然被他笑一輩子!

王婧故作鎮定道:「哪有!我回來拿個東西1

王磊道:「拿東西要噴這麼多香水?還要洗澡?」

王婧硬著頭皮道:「我今天上體育課出汗了。」

王磊是多年的老刑警了,一眼就看出自己女兒在撒謊,他冷笑道:「有一大早上上體育課的嗎?要不要我打電話給老師問啊?」

王婧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老爸的對手,她惱羞成怒道:「反正不是逃課就是啦,不信你打電話給老師,我請了假的!真是的,管得多1說完,她怒氣沖沖的就衝出了門去。

王磊在自己手下面前丟了臉,氣不打一處來,怒道:「咦,這個丫頭,這麼沒禮貌!我平時都怎麼教你的1

旁邊兩個手下強忍著笑,其中一個笑道:「誒,老王,小王長大了嘛!青春期都叛逆,你懂的1

王磊聽了心中暗起疑惑:莫非這丫頭早戀了?聽說突然間愛美起來,這就是早戀的跡象之一,這個丫頭平日里從來不打扮,也從來不用什麼香水的,怎麼今天突然用起這個來了?

王磊心中暗自疑惑,卻做夢也猜不到自家女兒心中到底想的是什麼。

王婧衝出了家門,大白天的在外面遊盪,她一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學生,從來不遲到曠課,原本是上課的時間她逃出來了,一時間又不願意回去,以至於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時候究竟該做些什麼。

可一直呆在外面總不是個事兒,到了快中午放學的時候,王婧這才一咬牙,朝學校走去。

不就是個小流氓么?本小姐跟丫死磕到底了!

郝帥啊郝帥,我一定要找到你的證據!

王婧自己給自己打著氣,一路上心理建設做得十分充分,等到了校門口的時候,已經恢復了一派雄赳赳氣昂昂的派頭,在心理上再也不懼怕郝帥。

對於王婧這樣一個年輕氣盛,血氣方剛,剛剛三觀成形卻又不完善的年輕人來說,她是有著自己堅定的思想和信仰的,她出身在刑警家庭,對於法律的認識與維護,遠遠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雖然她會對黃天成等人的惡行義憤填膺,會對旅店燒死的母女事情而感到悲憤交加,但是她並不贊同這種踐踏法律的除暴安良。

如果一個人可以這樣做,那麼這意味著其他人也可以這樣做,一個人可以打著旗號行俠仗義,那麼其他人為什麼不行?

王婧最喜歡諾蘭導演拍的《蝙蝠俠》2,裡面有一段講的就是城市裡面出現了其他蝙蝠俠的模仿者,蝙蝠俠制止了他們以後,他們質問蝙蝠俠:我們也是在行俠仗義,你憑什麼阻止我們?我們有什麼不同?誰給你的權力行俠仗義?

這一段王婧覺得真是振聾發聵,引人深思,如果郝帥可以行俠仗義,那麼他就凌駕於法律之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拿起武器來行俠仗義,看似是大家都來做好事,但這實際上已經打破了保障,會讓大家都處於一個極端暴力的環境之中,最後是所有人都會變得不安全。

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說自己是正義的!

就像現在的王婧一樣,她一路不停的思考著這些問題,她已經深深的堅信自己即將做的一切都是正義的,而郝帥,不過就如同是美國電影裡面的那些所謂的超級英雄一樣,是一個法律的踐踏者!

王婧想著想著,已經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校園門口,她還沒進校園,便忽然間看見一個人影從跟前跑過,分明是侯天寶。

侯天寶驚恐的跑著,很快在地上摔了一跤,緊接著幾個人就撲了上去,一陣拳打腳踢。

王婧一愣,剛要制止,卻見佟歡帶著兩名手下走上前,厲聲喝道:「打,給我使勁打1

王婧大怒,她喝道:「佟歡,你在幹什麼1

佟歡扭頭一看,頓時似笑非笑道:「喲,這不是王婧嗎?怎麼,想出頭啊?」

王婧怒道:「這是我們班的同學,你快把他放了1

佟歡笑道:「幹嘛?我跟他聯絡一下感情嘛1說著,他對旁邊一個男生打了個眼色,這個男生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侯天寶的肚子上,打得他一陣乾嘔,頓時跪了下來,引得周圍人紛紛側目,敢怒不敢言。

佟歡走上前,一把抓起侯天寶的頭髮,他冷笑道:「侯天寶,你說我是不是在找你聯絡感情啊?」

侯天寶強忍著疼痛,肥胖的臉上硬生生擠出一個笑容:「是,是……我們是在鬧著玩呢。」

佟歡哈哈大笑了起來,用手在侯天寶的臉上拍了拍:「乖,這才對嘛!以後走路看著點,別不長眼睛1說完,他揚長而去。

====================================

明天有更~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