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50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侯天寶獃獃的站在原地,像是沒有聽見郝帥的話似的,他嘴巴張得老大,一時間回不過神來,吃吃的指著自己:「我,我去……」

郝帥見不得他這慫貨的樣子,忍不住大怒道:「你怕個屁呀1

侯天寶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笑得比哭還難看:「可是我我,我不敢……」

郝帥氣得一腳踢在侯天寶的屁股上,怒道:「你這個沒出息的混蛋,你他媽的是不是男人?」

侯天寶臉色漲得血紅,他看了看佟歡要吃人的目光,又看了看郝帥憤怒的眼神,又看了看四周圍觀的學生們,他一時間進退失據,只恨不得地上有一條地縫能夠讓自己鑽進去。

佟歡見他不敢動自己,忍不住便哈哈狂笑了起來,彷彿找回了面子似的,但郝帥回頭怒目朝他一瞪,佟歡立刻笑聲一止,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一樣,惹得旁邊的學生們一個個都竊笑了起來。

佟歡惱羞成怒,面紅脖子粗,憤怒到了極點,卻又一時間不敢再說什麼,生怕郝帥再甩一耳光過來,他雖然二,但並不傻,眼下明顯形勢比人強,犯不著繼續挨打。

但很快佟歡的救兵就來了,老師們聞訊趕到,余樹方更是一馬當先,首先趕到了現場,她擠進人群,先是掃視了一圈四周,繼而威嚴的一瞪四周的學生們,大喝道:「都圍在這裡幹什麼?散了散了,都散了!想挨處分嗎?」

這些學生們雖然不情願,但也呼啦啦的四散開來,只有極少部分的像王婧這樣的學生還逗留在原地,靜觀其變。

余樹方驅散了學生,她瞪了一眼郝帥,喝道:「郝帥,你又惹什麼事?」

郝帥氣不打一處來:「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惹事了?」

余樹方大怒:「你這是對待老師的態度嗎?」

郝帥也不客氣,當下還嘴道:「難道不分青紅皂白,不分好壞善惡就是老師對學生的態度嗎?」

余樹方氣得險些暈了過去,也幸虧她早先驅散了學生,要不然被郝帥這麼伶牙俐齒的一頂,只怕她立刻就會氣得吐血。

余樹方嘴巴直哆嗦,她怒道:「你,你,你太不象話了1

郝帥冷笑道:「我不像話?余老師你一來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我,你問清楚這裡的情況了嗎?你弄明白事情的起因經過了嗎?」

余樹方只覺得自己鮮血上涌,腦子都轉不過來了,幸好這時候李曉欣趕到了,她連忙扶住了有些搖搖欲墜的余樹方,驚道:「余老師,你怎麼了?」

余樹方哆嗦道:「太不象話了,太不像話了1

李曉欣瞅了一眼郝帥,見他一副刺兒頭模樣,心中暗自叫苦,她扭頭朝著王婧道:「王婧,你快點把余老師扶到辦公室去。」

王婧哎的應了一聲,上前扶住了余樹方朝外面走去,她走了幾步,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郝帥,心中的疑問越發的糾結,一時間倒有些忘記了要「報仇雪恨」這件事。

余樹方本來想在這裡立威,向其他人展示一下三班非她不能帶的事實,但沒想到的是,她急於求成,卻被郝帥這塊滾刀肉給生生頂了回去,弄得當場下不了台來,險些氣得腦梗。

李曉欣吸取了余樹方的經驗教訓,她這時看了看四周,對郝帥、侯天寶、佟歡道:「你們三個,跟我到校長辦公室來吧,到裡面把事情說清楚。」

郝帥是辦公室常客,早就老油條了,侯天寶性格軟弱,自然也沒有二話,唯獨佟歡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跳了起來:「你說什麼?你眼睛瞎了嗎?他剛才打我,是他打我啊,你們不抓他,抓我?」

這一下佟歡的紈氣息顯露無遺,李曉欣暗自皺眉,心中極其厭惡反感,她忽然間覺得比起佟歡來,郝帥真是活潑可愛得緊。

只是這個想法讓郝帥知道自己和佟歡這樣的人相互比較,不知道是高興還是生氣了。

李曉欣性子也較軟,她沒有怎麼和佟歡這樣的男生打過交道,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處置,正難堪下不了台時,卻見郝帥冷笑道:「你說我打你?誰能作證?誰看見了?」

郝帥一指四周,道:「誰站出來作證?」

這一下可真是以彼之道還諸彼身,佟歡之前拿這一套來威脅侯天寶,現在立刻又被郝帥拿來威脅其他人了。

郝帥也不愧是早早就在社會上打滾的老油子,有著豐富的鬥爭經驗,他如果大喊一聲讓同學們站出來指證佟歡,只怕除了王婧,其餘一個人都不會站出來,天朝老百姓的怕官怕事的劣根性幾乎無法根治。

但郝帥大喊一聲讓他們站出來證明誰看見他打了佟歡,他們同樣也是不會站出來的。

前者站出來,那是得罪佟歡,後者如果站出來,那是得罪郝帥,雖然同樣也會得罪佟歡,但……沒有人站出來,那就是所有人佟歡,可如果是所有人他,那怕的應該是他,而不應該是所有人,法不責眾嘛!

佟歡再腦殘也不可能發氣發泄在所有人的身上不是?

郝帥這一句話問得妙不可言,還沒走遠的王婧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暗自佩服,又暗自警惕,自己以後要調查的是這樣一個蠻橫而狡猾的傢伙,只怕自己要更有鬥爭經驗才行。

至少之前衝到男廁所去突襲發問這種吃虧不討好的事情是不能再做了。

郝帥這一句話問得佟歡面色漲如豬肝,他扭頭向身邊的手下看去。

郝帥立刻搶著說道:「你看他幹什麼?他跟你是一夥的,他說的話能信嗎?」

佟歡立刻被噎住了,瞪大了眼睛看著郝帥,完全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蠻橫不講理的人!

他以往便是這樣對人,卻沒想到今天終於惡人碰到了更惡的大惡人,被整治得毫無還手之力。

李曉欣在一旁頭大如斗,她知道郝帥肯定是動手了,但她現在也拿郝帥沒有一點辦法,同時她又不願意傾向於佟歡這個口碑更差的男生,剛巧這時候上課鈴響了,她只好和稀泥道:「你們先回去上課,下課了自己到辦公室來。」

佟歡如蒙大赦,立刻怒哼了一聲,扭頭就走,他的幾名跟班也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跟上。

郝帥則帶著侯天寶往教室走,一路走他一路恨鐵不成鋼的教訓道:「你這個沒用的傢伙,小爺我給你撐腰,你怕他個屁呀1

侯天寶哭喪著臉,說道:「帥哥,你能打是不錯,可我不行啊,你總有一天不在我身邊的,那時候我靠誰去?」

郝帥氣得險些一跳三丈高:「哦,所以你就打算這樣窩囊一輩子啊?」

侯天寶低著頭,悶聲不語。

郝帥踢了他屁股一腳,怒道:「說話啊,混蛋1

侯天寶低頭低聲道:「帥哥,你別管我了,我就是糊不上牆的爛泥,在家被老媽打罵,在學校被同學打罵,我從小就這樣,我,我已經習慣了。」

郝帥聽了倒吸一口氣,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慫貨!

這貨真是慫逼中的戰鬥機啊!

郝帥氣不打一處來,他一把揪住侯天寶的衣領,怒道:「小爺我當初把你救下來,不是為了讓你當阿斗的!既然我救了你,那你以後的命他媽的就是小爺我的!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聽見沒有?」

郝帥這一句話說得霸氣外露,震得侯天寶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是獃獃的看著他。

郝帥又在他屁股後面踢了一腳,怒道:「從明天起,跟小爺我一起練功,聽見沒有?」

侯天寶被踢得一捂自己的屁股,下意識的問道:「練功,練什麼功?」

郝帥瞪了他一眼,道:「你說呢?」

侯天寶猛的一喜,張大了嘴巴,道:「難不成是武功?」

郝帥瞪眼道:「廢話1

侯天寶狂喜,道:「我,我也能學嗎?帥哥,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武功,對不對!你願意教我?」

郝帥怒道:「不教你行嗎?瞧你這慫樣,快氣死我了!佟歡不打你,我都恨不得打你一頓1

侯天寶連忙涎著臉笑道:「不不不,我以後一定不這樣了,只要你教我武功,我保證以後不再受人欺負1

郝帥怒哼了一聲:「從明天起,誰要敢再欺負你,你就報我的名字,聽見了沒有1

侯天寶畢竟也是個男生,雖然長時間被多重打壓,性格軟弱得幾近扭曲,但少年心性中誰不希望自己能夠變強?

他此時心氣被郝帥點燃,頓時覺得說話氣都粗了不少,他一時間顧盼神飛,似乎自己只要一拜師郝帥,立刻馬上瞬間就要變成蓋世大俠,完成從窮*絲到高富帥的完美進化。

可就在他正在做美夢的時候,卻見一個人影走到郝帥身後,一抬手,啪的一下拍在他腦後。

郝帥頓時大怒:「誰啊?」他扭頭一看,卻見自己老媽正橫眉怒對著他,郝帥頓時氣焰大沮,他賠笑道:「老媽,你怎麼來了?」

鄒靜秋伸手去揪他的耳朵,怒道:「我剛接到電話,說你昨天曠課了,怎麼回事1

郝帥不敢躲閃,老老實實的被揪住了耳朵,他大喊道:「哎呀哎呀,老媽,你快鬆手,哎哎,有人看著呢1

鄒靜秋怒道:「你還知道害羞啊?」

一旁的侯天寶瞧著呆了,他剛剛躥起來的熊熊火焰,立刻哧溜哧溜吧唧一下……滅了!

似乎好像彷彿……就算拜了郝帥為師,也不怎麼靠譜啊!

=====================================

童鞋們,生蛋快樂!!!

明天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