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54章多大仇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4章多大仇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到了教室,王婧剛往座位上一座,屁股就像被針扎了似的,疼得她一下跳了起來,她老爸昨天下手的時候一點兒都沒有留情,打得王婧屁股青紫一大塊,只要一坐下,屁股就會生疼。

王婧痛得直咬牙,倒吸了幾口冷氣,她心面恨恨的對郝帥破口大罵,臉上剛要表現出來,旁邊的歐陽晴雨湊了過來,擠眉弄眼道:「哎哎,你真是沒義氣1

王婧一愣:「你說什麼?」

歐陽晴雨啐了一口:「你還裝!什麼時候跟郝帥勾搭上的?說,快說!從開學第一天起我就覺得你們不對勁1

王婧心中大怒,她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後後悔的事情就是認識了郝帥這個混蛋,惹得一身腥不說,還連累得自己挨了一頓打!

混賬啊!自己多久沒有挨過打了!

王婧氣得咬牙切齒,她恨恨的瞪著自己的這個閨蜜,真是恨不得拿起膠布把她的嘴巴封上!

歐陽晴雨見王婧這眼神,她不由自主的一縮腦袋,說道:「幹嘛?說中了惱羞成怒要翻臉啊?」

王婧知道這種事情不能解釋,越是解釋越是抹黑,她瞪了歐陽晴雨一眼,小心翼翼的在凳子上面捻了一個角坐下了,可饒是這樣,還是痛得她嘴角一抽。

歐陽晴雨見她不說話,便又小聲嘀咕道:「真是的,有異性沒人性,瞧見帥哥就不要閨蜜了,沒見過這麼沒義氣的朋友!也不跟我說什麼時候認識他的1她嘀咕著,忽然間用筆戳了戳王婧,小聲道:「哎,你還是處女嗎?」

王婧險些從凳子上面摔下來,她惱羞成怒的回頭怒視歐陽晴雨:「你說什麼?」

歐陽晴雨不知道事情的厲害,她嬉皮笑臉道:「開個玩笑嘛,別生氣,別生氣1

王婧怒道:「有些玩笑是能隨便開的嗎1她心道:昨天只是有人在老師面前告我狀,說我早戀,我回家就被打了一頓,屁股都快開花了,要是這種流言蜚語傳到老師耳朵裡面,我還不知道怎麼慘呢!

王婧想到這裡,她忽然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要不然有些人胡亂瞎想,真是能以訛傳訛,想出各種花邊新聞來,昨天說你早戀,今天說你不是處女,後天就該說你墮胎了!

王婧故意大聲怒道:「你知不知道昨天有人在老師面前污衊我跟人早戀?害得我回家挨打啊?」

歐陽晴雨嚇了一跳,她連忙陪著王婧一塊兒義憤填膺道:「誰啊,這麼陰險卑鄙,真是老太太喝稀粥,無齒下流1

不遠處的解元聽著心驚肉跳,腦袋埋得低低的,唯恐兩人從自己臉上看出半點端倪來。

王婧借題發揮,怒道:「要是讓我知道這人是誰,我饒不了他1

歐陽晴雨跟復讀機似的點頭大聲道:「饒不了他1

解元做賊心虛,腦袋壓得更低了。

這時候郝帥進來了,同時跟他一起進來的還有侯天寶。

侯天寶雖然比郝帥魁梧得大了一圈,但他對郝帥那逢迎的樣子,實在是讓許多班上的同學看不慣,他們打從心眼裡面瞧不起這個肥胖而懦弱的男生。

郝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他拉著侯天寶,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記住我跟你說的埃」

侯天寶用力點了點頭,滾動著自己肥碩的身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郝帥坐下來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這才發現旁邊的王婧坐姿十分古怪,像是坐,但又只坐了一丁點,像是蹲馬步,可屁股又沾了板凳,他不由得大為好奇。

他自己剛剛跟跟侯天寶說的就是叮嚀他一會上課的時候要時不時的鍛煉自己,就像當初自己修行鍛煉一樣,要蹲馬步!

難不成王婧也在練蹲馬步不成?

郝帥忍不住道:「王婧,你也在練功?」

王婧一愣:「練功,練什麼功?」

郝帥奇道:「你不練功,幹什麼坐成這個樣子?」說著,他指了指王婧。

王婧心面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我為什麼坐成這個樣子?這還不是托你的福嗎?魂淡!

王婧瞪了郝帥一眼,道:「關你什麼事?」

郝帥被她這麼一堵,心道:我靠,這娘們吃槍葯了?火氣這麼大?昨天不還笑裡藏刀,口蜜腹劍的嗎?怎麼今天變成這副模樣了?真是少女心,海底針啊?

郝帥翻了個白眼,道:「你這樣坐的話,一會就會坐得很累。」

王婧又恨恨的嗆聲道:「關你什麼事1

得!

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郝帥氣得笑了起來,他轉過臉去,不再搭理她。

沒過多久,上課的老師來了,王婧起身喊著口令,全班同學齊立敬禮,等王婧自己坐下的時候,屁股粘著板凳碰實了,痛得她哎喲一聲忍不住叫了出來,這一下引得全班同學和講台上的老師都朝著王婧看了過來。

郝帥瞅了她一眼,沒有再說什麼,倒是歐陽晴雨看著王婧的眼光有點兒古怪。

王婧只覺得眾目睽睽,背上如有針氈,心面這個恨呀,她低著頭,咬著牙,小心翼翼的沾了半邊屁股坐下了。

好容易熬完了一堂課,王婧實在是忍不住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衝到外面活動身子去了,整整一堂課,她要坐又不敢全坐,半坐著吧,身體又有一半力氣受不上,憋得她十分難受,整個人身體就像是僵了一樣。

郝帥瞅了她一眼,很有點兒幸災樂禍,他現在是巴不得這個娘們離自己越遠越好,他扭頭朝著侯天寶看去,卻見侯天寶旁邊一個女生正朝著侯天寶生氣的說道:「喂,你上課的時候扭來扭去幹什麼呢你?你痔瘡啊?」

侯天寶臉色漲得通紅,臉上汗都下來了,越發的讓旁邊的學生們目光詫異。

郝帥一瞧,連忙招呼了他一聲,道:「阿寶,出來1

侯天寶連忙屁顛顛的走了出來,兩人到了外面,郝帥笑道:「練得怎麼樣?」

侯天寶頓時叫苦不迭:「帥哥,太痛苦了,別說一分鐘了,我連半分鐘也堅持不住啊1

郝帥道:「可你想變強就得這麼練啊1

侯天寶臉擠得跟風乾的橘子似的,他道:「帥哥,這個馬步我實在是蹲不動,咱們能教點別的不?」

郝帥臉一,道:「這個苦都吃不了,還想練別的?這個是現在最適合你的了,練好了這個,別的不說,你這一身肥肉至少能減掉三十斤,兩個月以後,你健步如飛,雙目如電,渾身都是力量,別說一個佟歡了,就算是兩個三個,你也不怕1

侯天寶半信半疑道:「練蹲馬步有這麼有用?」

郝帥跟著姚夢枕修行時間也有一陣了,對於修行的理論和基礎多少也知道一點,他雖然是乾坤如意鏡生生「捧」起來的半路出家的修行人,但對於基本功和基礎修行的必要性,他還是有著深刻的認識和了解的。

別的不多說,光姚夢枕對於修行一事的舉一反三,見一知十,他嘴上不說,但心面卻是佩服得很的,最主要的是,姚夢枕能夠深入淺出的告訴他修行的理論,並且一點兒也不玄幻,還能夠結合實際以及中醫,讓他理解得非常透徹,極有信服力。

郝帥聽見侯天寶質疑這一點,他便心中有些得意:小爺我以前老被姚夢枕教訓,今天終於輪到我教訓人了,這也算是風水輪流轉嘛!

他道:「你以為蹲馬步練的就是腿上的肌肉啊?不是!它不僅僅練腿,同時練的還是你的五臟六腑,練的是你全身的經絡!人的腿上有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這六條經脈!蹲馬步的同時你也是在拉抻你的經脈,鍛煉你的經絡。經絡強,則對應的五臟強!這就是為什麼天底下不管什麼修行門派,站樁都是必不可少的基本功的原因1

侯天寶哪裡聽過這個?他只聽得兩眼發直,心中雀躍,想要再嘗試,可他很快又愁眉苦臉道:「帥哥,可我實在是堅持不了一整堂課埃這一整堂課也太誇張了吧?四十五分鐘啊!怎麼可能有人能蹲這麼長的時間?」

郝帥打了個哈哈,指了指自己,道:「我就行1

侯天寶雖然知道郝帥厲害,但是……一個人蹲四十五分鐘的馬步,這實在是太玄幻了,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

沒有蹲過馬步的人可能不太了解這四十五分鐘是什麼概念。

但只有一個真正蹲過馬步的人才知道……一個健康的正常人以標準姿勢蹲馬步,蹲半分鐘就足以讓他兩腿打顫,蹲一分鐘就足以讓他痛不欲生,再超過一分鐘以後,每過一秒鐘,都是一種極為痛苦的煎熬,因為這個時候人體的肌肉會處於近乎崩潰的狀態。

這就是為什麼自古以來有人能夠力舉千斤,但是絕沒有人能夠平舉一把十斤重的劍一整天!

侯天寶上課的時候幾次嘗試了一下,但每次都是半分鐘左右他肥碩的體形和誇張的體重就讓他自我崩潰了,他實在是不敢想象有人能蹲這麼長的時間!

郝帥這麼一說,他眼珠子瞪得像是要蹦出來似的,他說道:「帥哥,你演示一下,我看看跟我蹲的有什麼區別?這裡面還有什麼竅門不成?怎麼你蹲時間這麼長?」

郝帥蹲了一個姿勢,示範給侯天寶看,侯天寶一瞧,奇道:「沒有什麼區別啊,你這樣能堅持四十五分鐘?」

郝帥笑著站了起來,他想了想,道:「一會上課我證明給你看,我一堂課都蹲馬步聽課,怎麼樣?」

侯天寶面露古怪之色,想說什麼又不敢說。

倒是一旁一直聽著他們說話的王婧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嘴:「你就算蹲了,他也看不著啊1

郝帥道:「也是,不過王婧你可以作證嘛1

王婧冷笑道:「沒興趣1

郝帥討了個沒趣,他很快又道:「我有辦法了,我把凳子上面放幾個圖釘,只要我坐下去了,就會扎著我,你看怎麼樣?」

侯天寶和王婧都是一驚,侯天寶連忙道:「帥哥,不用不用,我相信你能蹲四十五分鐘。」

王婧卻是心中一喜,她道:「這個辦法我看靠譜1她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似乎下一秒鐘就看見郝帥一屁股坐在了滿是圖釘的椅子上,痛得捂著屁股蹦起來的情景。

說完,她唯恐郝帥不答應,連忙又道:「我有圖釘,我幫你放,不照做的是小狗啊1說著,扭頭就衝進了教室,飛快的從課桌裡面掏出了圖釘,一枚一枚的在郝帥的凳子上擺好,一會兒功夫就擺得密密麻麻的,只把四周的同學看得眼睛發直。

侯天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他吃吃的對郝帥說道:「帥哥,你怎麼得罪大姐頭了?」

郝帥哭笑不得,我了個靠,王婧啊王婧,你跟我是有多大仇啊?至於這樣嗎?

====================================

童鞋們新年快樂!!!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