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58章冤家宜解不宜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8章冤家宜解不宜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左佑群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長,當年也是當過校長的,不僅是個老學究,同時還是個嚴肅而保守的人,他瞧見這一幕,差點沒破口大罵:這他娘的哪裡是學生啊?這分明是一群流氓混混嘛!

在學校裡面這是鬧騰什麼呢?跳街舞嗎?瞧瞧他們這德行,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尤其是周圍的學生們一個個指指點點,嘻嘻哈哈,像個什麼樣子!

左佑群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臉黑得跟鍋底似的。

一旁的孔校長汗如雨下,他趕緊給旁邊的老師們打了個眼色,讓他們去驅散這些看熱鬧的學生們,然後再陪著笑臉對左佑群道:「年輕人嘛,活潑好玩,可以理解。」

左佑群能爬到這個位置,自然不會沒有城府,他也沒有發作,只是似笑非笑道:「學校的校風很活潑嘛1

在天朝當官,說話是一門天大的學問,同一句話,不同的語氣說出來,意思截然不同,至於究竟是哪一層意思,只能靠下級去領會去猜測,猜對了,自然簡在帝心,猜錯了,被冷落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樣的行事方法,給下屬們造成一個上級高深莫測的感覺和氛圍,從而為官本位培養了更好的環境。

左佑群這句話說得孔校長心思如電,他瞟了左副市長的臉色一眼,便察覺出這位副市長很不高興。

既然領導不高興,他自然要有所表示才是,因此孔校長話鋒一轉,道:「不過一中是一個治學嚴謹的學校,我們提倡學風活潑,但不能太過於活潑,大家說,是不是啊?」

旁邊的老師們一聽,紛紛應和,點頭稱是。

左佑群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這時候學生們也都瞧見了孔校長和左副市長,他們雖然不知道左副市長是何許人也,但瞧見老師們眾星拱月的樣子,便也大致猜到了幾分。

郝帥也停了下來,他奇怪的看著不遠處的老師們,而此時左佑群也正在打量著他。

其他的學生們一般看見老師或者校長領導,都會心中有畏懼之感,在特殊場合的時候往往不敢與他們對視,可郝帥不一樣,他根本不像其他的學生目光閃爍或者畏懼,他的目光直視而平等,像是兩個地位平等的人在互相打量著對方。

左佑群有先入為主的印象,自然對郝帥的評價又跌了幾分,心中打上了一個:叛逆大膽的標籤。

左佑群盯著郝帥看了好一會兒,旁邊的老師們汗都下來了,生怕郝帥這個混世魔王這時候又起什麼蛾子,但萬幸的是左佑群盯了郝帥一陣后,見這個男生沒有半點兒目光要退縮的意思,他這才收回了視線,扭頭對孔校長道:「孔校長,今天我還有其他事情,就先不聽課了,改天我們再聽吧。」

孔校長心中大失所望,一旁聞訊而來的余樹方更是失望之情溢於言表,能讓分管教育的副市長聽上一節課,那可是多大的好事啊,如果講得好,以後人家隨便說一句話,那自己也夠瞧的呀!

但兩人都不敢說什麼,余樹方勉強賠笑,孔校長則笑道:「那左副市長下次來可要提前打個招呼,讓我們也好歡迎一下嘛1

左佑群擺了擺手,笑道:「誒,現在中央提倡節儉,不提倡鋪張,不要搞以前那一套嘛1說著,他自己轉身朝外走去。

郝帥卻是很莫名其妙,作為一個修行已經登堂入室的人,他自然是能感覺到左佑群對自己是有敵意的,尤其是兩個人目光相對的時候,郝帥感受得尤其明顯。

左副市長這種人雖然不是修行人,但是常年在官場打拚,氣場精神遠比一般人強大,他的直視目光,是與一般人不同的,當官的講究養氣,是通過地位的提高,慢慢養出自己的氣場與威嚴。

而修行人則是通過肉體的提高和境界的提升來慢慢的提升自己的氣場和氣息。

一般修行人的氣場和氣息是隨著修行的深入與個人的變強而變得越來越強,但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就會慢慢變得返璞歸真,反而不再變得強勢而銳利。

郝帥現在正是剛入門的上升期,與左副市長一樣,兩個人年紀不相當,但是氣勢氣場上誰都壓不倒誰,因此越發的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善惡與敵友。

只不過郝帥雖然不知道左佑群是誰,但也能多少猜到應該是一個官員領導,他也沒往心面去,在他看來只要不是修行人來找麻煩,那其他的都不叫事兒!

所以他拍了拍侯天寶的肩膀,對他很是鼓勵了一番。

左佑群離開一中后,他自己暗自沉吟了一番,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形,他基本上已經確認佟歡說的的確是事實,姑且不問孰是孰非,但就這件事情的可能性而言,郝帥的確是做得出來的。

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能夠跟自己這樣直視而毫不躲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算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自己身邊的孔校長足以說明了很多事情,這個學生目光靈動,一看就知道是極為聰明的少年,這樣的人肯定能猜到自己的大致身份,而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還敢與自己對視,那說明他並不畏懼。

連自己的帳都不買,自然不會買佟歡的帳!

所以,這種事情,這個郝帥是絕對做得出來的!

這樣一個膽大而囂張,背景又硬的學生,左佑群知道,硬壓硬打是不行的,那樣很容易出問題,作為一個充滿鬥爭經驗的官員,自然知道很多事情是要迂迴鬥爭的,硬沖硬上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萬一斗得事情破裂了,人家一個反撲,反而惹火燒身!

為了給人出頭,犯上這種事情可划不來。

左佑群心中飛快的盤算著,走到校門口的時候已經心中有了數,他回頭對孔校長握手道:「這一趟沒白來啊,見識到了一中嚴謹的校風,希望貴校還要多多發揚啊!好了,你們先忙,我先走了。」

說著,他拒絕了孔校長的相送,自己坐車而去,弄得孔校長一行人滿頭霧水,這左副市長跑來究竟是幹什麼的啊?

一群人云山霧罩,左副市長回到了市政府後,大會已經開完,他坐在辦公室喝了幾口茶,很快想起一個人來,他拿起了電話,問道:「哎,小王啊,是我。那個徐文聖,最近怎麼樣啊?老周給他安排到哪裡去了?」

「啊?退休了?不是說了給安排一個好地方嗎?」

「唉,這個老徐啊,真是文人脾氣,骨子太傲了,行行,我自己去說。」

左佑群掛了電話,嘆了一口氣,又打了一個電話,打的不是別人,正是以前二中的校長徐文聖。

徐文聖被郝帥整得自己不得不提交了辭呈,原本和他相識的周副市長給他安排到了教育局工作,可徐文聖心高氣傲,一賭氣就撒手不幹了。

左佑群打通了徐文聖的電話,此時這個倔強古板的老頭正在自己家的陽台上照顧著自己的花花草草,他接到電話的時候知道是左佑群,頓時有些吃驚,隱隱猜到了對方的來意。

徐文聖耐著性子聽著左佑群說了幾句話后,聽到他要調自己去一中做老師,他心中便有些不高興:我以前是做校長的,現在你要我回去做老師?降級不帶這樣降的吧?

徐文聖正要一口回絕他的好意,卻聽到左佑群說道:「老徐啊,咱們也是老交情了,你也別忙著拒絕,我這一次是調你去一中,不是為了別的,是為了治病救人啊1

徐文聖骨子裡面有著中國傳統文人的習性,對於育才教育視為天大的事情,現在雖然退下來了,但是他的內心並不甘於寂寞。

左佑群這一句話說到了他的心坎上,他便耐著性子聽了下去。

左佑群了解他的性子,知道他不說話便是有些動心了,便趁熱打鐵道:「現在一中的校風可有點浮誇啊,需要你去治一治。老徐啊,你可是老幹部了,要發揮餘熱嘛1

徐文聖冷笑道:「當一個班的老師就能扭轉一個學校的校風了?」

左佑群知道戲碼來了,他道:「老徐,我們搞教育的應該知道防微杜漸這個道理,有些事情起於萌芽狀態就應該遏制消滅,現在一中來了一個新生,弄得班上風氣很不好啊!今天我去看了下,這個學生其他老師管不了,我想來想去,只有你能管啊1

徐文聖一聽,他下意識就想起一個人來,他沉默了一會,道:「誰?」

左佑群道:「這個人你可認識,以前是你的學生。」

徐文聖已經猜到是誰了,他因為「退學事件」而不得已自己辭退,這讓他引以為恥,更讓他憤憤不平的是,他一直想努力的提倡發揚自己的治學風格,這是比整治郝帥更加重要的事情。

但托郝帥的福,這一切都成為了泡影。

可現在,他又有了一個機會,他不僅可以一展所長,而且可以再次和郝帥過招,可以一雪前恥!

徐文聖拿著手機猶豫了起來,他猶豫了一會兒,道:「我知道了,老左,你等想想,過一陣再給你答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