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60章要扶貧救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要扶貧救困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謝東對於李曉欣發現自己偷師一事,十分的糾結,他是一個習武之人,自然知道偷師意味著什麼,雖說現在防範已經沒那麼嚴格,但畢竟是不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對他這樣性格執拗的人來說。

可去道歉吧,又實在是開不了口,比殺了他還難,可主動要求去跟郝帥學吧,那比道歉更難!

不過謝東糾結了好一陣,見李曉欣像是沒有把自己偷師的事情告訴郝帥,自己便也慢慢放下心來,大著膽子繼續跟著偷師。

謝東雖然天賦過人,但畢竟手腕骨頭碎過,發不得大力氣,學這一套雖然外表上看起來有模有樣,但謝東心面跟明鏡似的,這只是花架子,看起來好看,要真打起來,跟郝帥碰一拳,自己這次碎的可就不僅僅只是臂骨和腕骨了。

可謝東越練,越是對武術的體會更深,尤其是將全身的力氣擰成一股的時候,這種對自身力量控制的奇妙感覺,非外人所能體會,讓他有一種渾身的鮮血和細胞都在沸騰的感覺。

這似乎給了謝東一個錯覺,自己這樣練下去,功夫不僅會變強,手上的傷也會變好。

謝東越發的刻苦,比郝帥練得都更加的變態。

而郝帥身邊有姚夢枕,知道一張一弛,文武之道,習武的時候,真正練拳的時候是不走力氣的,因為如果真用力打,幾趟打下來,渾身的精氣血就在練習中打出去了,每天都這樣來的話,吃靈丹妙藥都補不回來。

因此很多人見習武之人練拳的時候像是花架子,也沒什麼力氣,其實那是外行看熱鬧,純粹看不懂。

習武高手有練法,打法,說法,跟學音樂的,一般都有理論、音階和樂曲。

理論自然不用說,而音階則是萬變不離其宗的東西,是最基礎的東西,每天練這些東西是不斷打紮實基礎的一個過程,這些東西枯燥無味,外行人看不出花哨來。

但樂曲,這個才是給外行人看的,花里胡哨,天花亂墜,外行人一看就覺得:哇,好牛逼埃

就好像楊露禪入京城,打遍天下無敵手靠的是太極硬功夫,可教那些王公大臣的時候,自己硬創出一個打起來花里胡哨的軟功夫,無他,迎合市場而已。

以前李存義教授形意拳,窮人根本不收,原因很簡單,因為窮人吃飯跟不上營養,練著練著,就把自己給生生練死了,就是因為要真發大力氣練拳,很容易把自己身體練得虧空。

謝東便是如此,他家境本來就不好,住院后欠了一大筆錢,家裡面伙食都成問題,再加上他又是孝子,平日里左鄰右舍救助一點吃的,他都省下來給自己的老媽吃,自己只吃一點點東西。

如果平日里不運動,尚且還好,勉強只能保證發育,但現在他每天練拳,不知晝夜,甚至吃飯的時候都在練,便是鐵打的身子也會熬成殘渣!

等到了第二個星期,王婧喊起立的時候,正在後排練蹲馬步的謝東下意勢鵠矗這一站,他頓時覺得腦袋眩暈,整個人一股熱血直衝頭頂,眼前一黑便倒了下來。

班上頓時一片驚呼,有同學怯怯的看著他倒在地上,卻不敢過去看是什麼情況。

李曉欣在台上嚇了一跳,趕緊過去看了一眼,她一摸謝東鼻息,見還有氣息,便稍微放下心來一點,她抬頭道:「愣著幹什麼?快打電話啊,120啊1

王婧此時拿起了電話就撥打了120,她正等待著電話的接通,卻見郝帥朝著謝東走去。

郝帥蹲下來看了一眼,便見謝東一臉蠟黃,嚴重缺乏營養的樣子,他心中便明白了幾分。

謝東一直偷偷跟著他和侯天寶學功夫,這個他是知道的,只是郝帥心面對謝東現在的下場有些同情和愧疚,便沒有聲張罷了,他見著自己尷尬,自己何嘗又不是對著他的時候很尷尬?

郝帥摸力量摸謝東的脈搏,然後在他的人中位置一掐,體內一股元陽之氣輸了過去,謝東頓時一個激靈,翻曬來。

周圍的學生們哇的一聲,滿臉崇拜的看著郝帥。

侯天寶擠在郝帥身旁,他這幾天被郝帥督促著鍛煉身體,倒是見到了一點成效,只不過他以前噸位太大,所以一時半會不明顯而已,但他的精神頭已經有著顯著的改善。

侯天寶道:「帥哥,你還懂醫啊?」

郝帥嘿的一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李曉欣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這個調皮的學生,她道:「謝東什麼情況?」

郝帥道:「營養不良1

謝東頓時臉色漲得通紅,他爬了起來就想逃離這裡。

可他才走幾步,腦子便有些發暈,身子一晃一晃的。

李曉欣忙到:「王婧,你把他扶到醫務室去休息下。」

王婧應了一聲,上前去扶謝東,可謝東一把將她推開,怒道:「滾開,我不要你扶!我能自己走1說著,他倔強的,一步一步緩緩的走了出去。

教室裡面鴉雀無聲,眾人看著謝東孤獨而執拗的身影一點點的消失在視線之中,一陣唏噓感嘆。

王婧無奈的看向李曉欣,李曉欣猶豫了一下,她道:「王婧,你以後多照顧一下謝東。」

王婧點了點頭,道:「我想辦法幫謝東做個募捐吧。」

郝帥道:「募捐能有什麼用?能管他一輩子嗎?」

王婧瞪了他一眼,道:「總比不管好1

郝帥閉上了嘴巴,不說話了,這娘們最近是跟自己杠上了,除了上廁所看不見她,幾乎哪兒都能瞧見她盯著自己。

只不過郝帥最近教侯天寶練功夫,功德值也暫時夠用,因此也沒有心思出去行俠仗義,鏟凶除惡,自然也沒有給王婧抓到什麼把柄。

郝帥扭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心中盤算著該怎麼幫助一下謝東。

到了放學,郝帥將自己的想法和姚夢枕一說,原本不對這個小妞兒抱希望的郝帥卻聽姚夢枕說道:「幫他?沒用啊,你看他現在,眼睛裡面飄著兩團鬼火,跟行屍走肉似的。一個對未來絕望的人,你怎麼幫他都是沒用的。」

郝帥剛要嘆氣,卻又聽見姚夢爭以啊,你要對症下藥,要先激起他對未來的希望,然後才能談其他的。」

郝帥眼睛一亮,道:「這倒是,不過,怎麼做?我現在見到他都尷尬,他見我更尷尬,總不能我上去跟他鞠躬握手,說咱們兩盡棄前嫌,從今以後做好朋友吧?」

姚夢枕道:「笨呀,從他老媽那裡下手啊1

郝帥奇道:「你不是說不管用嗎?」

姚夢掌鵠矗骸澳閆絞閉餉創廈鰨怎麼這個時候犯傻?那是對於乾坤如意鏡不管用,你就算去照顧他老媽,也不會有功德。但你現在是要拉近跟謝東他老媽的關係,當然從這一點入手會很管用拉1

郝帥頓時對姚夢枕刮目相看,他道:「不錯嘛,學校到底鍛煉人,才上學幾天,就長進這麼大?」

姚夢枕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也不看姑奶奶我是誰1

郝帥笑道:「得了得了,別臭屁了!趕緊走吧。」

姚夢枕和郝帥兩人便向謝東家而去。

而好巧不巧的是,此時的李曉欣把王婧叫到了辦公室,道:「王婧,我想去謝東家做個家訪,你有什麼建議嗎?」

王婧有些為難,道:「李老師,謝東這人……很難打交道,他性格孤僻高傲,平時同學們都不怎麼跟他來往,所以對他家裡面的情況不怎麼了解。」

李曉欣有些失望,她還指望能從王婧這裡多少打聽一些消息出來,李曉欣嘆了一口氣,道;「那算了,不為難你了,我自己去吧。」

王婧猶豫了一下,道:「李老師,我陪你去吧。」

李曉欣搖著頭,道:「既然謝東性格孤傲,那你去就不合適了,我一個人會好一些。」

王婧點了點頭,道:「那李老師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跟我說一聲就行。」

李曉欣笑道:「再過兩個星期,就是學校的藝術節了,你帶著文藝委員把班上的節目組織好,別讓咱們三班丟臉就行。」

王婧骨子裡面是有點兒女文青的,對於這種事情向來興趣高漲,她歡喜道:「已經確定要開了嗎?」

李曉欣感嘆道:「是啊,好好準備吧,這是你們高中生活最後一次了,等分班或者到下學期了,就參加不了了。」

現在的高中生學業負擔極重,為了讓學生們補課,音樂課、體育課被無限度的擠壓,這種運動會、藝術節更是高三無緣參加,高二打個醬油,主力是高一和初中小學的學生們。

現在可以說是郝帥他們這個年級最後的狂歡了,自然要好好組織一下。

王婧領了任務扭頭而去,李曉欣在自己的位置上愁眉苦臉的想著該怎麼去謝東家家訪會比較合適。

她拿著自己的小包朝著謝東家而去,一路想著應對和語句,可怎麼說都覺得不妥。

等李曉欣猛一眼抬頭時,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謝東家的附近。

李曉欣這時候就有些打退堂鼓了,自己都沒想好要怎麼跟謝東媽媽說這檔子事兒,既能幫到他們,又不傷害他們的自尊心。

李曉欣正躊躇猶豫時,卻聽見謝東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哈哈大笑著,裡面還夾雜著一個小女孩和中年婦女的笑聲。

這小女孩和中年婦女的聲音李曉欣不怎麼熟,可另外一個男生的聲音,她可是太熟了,這不是郝帥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