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66章死要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死要面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王婧知道郝帥此人下限極低,但沒想到丫居然下限低到這樣的程度!

本來憋著一肚子脾氣要狠狠挖苦譏諷郝帥一番的大班長頓時俏臉漲得通紅,她想笑,卻又不願意笑,不想笑,卻又有些忍不祝

王婧臉上的表情實在是精彩紛呈,她使勁著臉,嘴角一抽一抽的,嘴角像是漏了氣的皮球似的,時不時的發出嗤嗤的聲音。

比起傲嬌脾氣發作的王婧來說,宋亞迪可就沒這麼多小心思了,她險些笑翻了過去,一隻手揉著肚子,哎喲哎喲的叫喚著,班上更是笑成了一片,有沒聽清楚的則使勁打聽,打聽清楚了,頓時也捧腹大笑,教室裡面如同掀了鍋似的。

不過也有人坐在座位上無動於衷,譬如謝東,再譬如解元。

謝東坐在座位上,用一種複雜的目光看著郝帥,他從母親那裡得知班上有同學和老師來家訪了,男生帥氣而又有禮貌,還有一個小女孩兒長得跟瓷娃娃似的,乖得不得了,自己老娘一口一個讚不絕口,要自己向他們學習不說,還說自己以後要跟他們多多搞好關係。

雖然沒說名字,但謝東知道,這兩人一定是郝帥和姚夢枕,對於他們這種獻殷勤的行為,謝東十分抵觸和反感:哦,感情把我打傷了,以為慰問一下就沒事了?

只是謝東卻沒想到,當初如果不是他主動攻擊郝帥,只怕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當然了,謝東畢竟只是十六七歲的少年,三觀還不成熟,很難得這樣替人著想。

而對於解元來說,則是赤果果的羨慕嫉妒恨了,郝帥沒來之前,他是班上最受女生注目的男生,品學兼優,相貌出眾,可郝帥一來,頓時被壓一個頭。

如果是被成績好學業好的學生壓住,那就算了。

可郝帥呢?學習成績一塌糊塗不說,上課還不受規矩,經常遲到曠課,可偏偏就是這樣,居然人氣還這麼高,班上的女生們跟發花痴一樣瘋狂的追捧這個小白臉!

這還有天理嗎?這還有法律嗎?

什麼愛新覺羅.痛經?真是庸俗媚俗低俗,真真正正的三俗代表,哪裡那麼好笑了?

解元咬著牙瞪著郝帥,他心中暗自發狠:等著,到了藝術節上,我讓你好看!你們這些無聊的女生們,真是沒品位!

想到這裡,解元忽然高聲對宋亞迪道:「宋亞迪1

宋亞迪笑得腮幫子都有些發酸,她順著聲音看了過去,揉著腮幫子道:「解元啊?啥事兒?」

解元梗著脖子道:「我也要報名參加1

宋亞迪一愣,道:「你?」

解元面紅脖子粗,怒道:「怎麼,不行嗎?」

宋亞迪和解元當了一年多的同學,只是知道他成績極好,很會念書,但其他的就不怎麼樣了,幾乎一項特長都沒有。

他要上台表演節目?表演什麼?背圓周率,背九九乘法表么?

宋亞迪見解元生氣了,她連忙賠笑道:「沒有沒有,你有什麼節目要參加?」

解元愣了一下,俗話說衝動是魔鬼,他一衝動,說了這番話,可稍微冷靜下來一琢磨……是啊,自己表演什麼呢?舞蹈?不會?樂器?不會?語言類節目?更不會啊!到底是什麼呢?

誒,對了,唱歌!這玩意張口就來的啊!

解元有些洋洋得意道:「我唱一首歌1

宋亞迪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會唱歌?」

解元怒道:「瞧不起人是怎麼的?唱歌誰不會?」

對於宋亞迪這樣的藝術類女生來說,會唱歌的意思就是唱歌很牛逼,一開口震死人的那種,但對於解元來說,會唱歌就是會發聲,至於跑不跑調,那就另說了。

兩人對於唱歌的理解不在一個意識層面上,加上解元心態失衡,自尊心敏感而脆弱,當場便發作了起來。

四周不少同學紛紛側目,宋亞迪有些尷尬,她勉強笑了笑,道:「好啦,向你道歉啦,歌名是什麼,我給你報上去?」

解元又是一愣:是啊,唱什麼呢?總不能上去唱國歌吧?可是,唱什麼呢?

宋亞迪見他不說話,便小聲嘟囔道:「現想啊?」

解元不悅道:「不行嗎?我會的歌太多了,不知道唱哪個。」

宋亞迪不知道解元唱歌水平的深淺,被他唬得嚇了一跳,她有些期待的看著解元,道:「什麼歌都會唱啊?這麼厲害?」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這麼多人聽見了,收是收不回來了,牛皮吹起來容易,可要圓回來,這可就難了。

解元硬著頭皮道:「是啊!你想聽什麼,我就唱什麼1

周圍的學生們頓時興奮了起來,一個個道:「哇,這麼厲害?看不出來啊1

「解元,你行啊你1

宋亞迪有些小崇拜的看著解元,道:「還可以隨便點的嗎?」

解元梗著脖子道:「隨便點1心中卻道:會不會就另說了。

宋亞迪道:「那你是唱什麼的?民?美?俗?」

解元一愣:「啥?」

宋亞迪本來還有些小崇拜,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心中犯起了狐疑:不是吧?民族?美聲?通俗都不知道?還什麼歌都會?不會是騙人的吧?

她這目光看得解元心中暗自發毛,又是心虛又是惱怒,但又不能發作,人家啥也沒說呢,自己若是跳出來,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打自招?

這時候郝帥和王婧也聽見了,王婧翻了郝帥一個白眼,對他道:「瞧瞧人家,什麼叫專業?什麼叫水平?唱歌隨便你點!瞧瞧你,取個什麼破名字,這麼下流1

郝帥也不生氣,他忽然壞笑著對解元道:「哎,解元,我點一首歌行不行?」

解元心道:正煩你呢?誰想理你啊?

但是當著班上這麼多同學的面,尤其是當著宋亞迪這有點小崇拜的眼神,他也不好意思拉下臉來。

解元道:「你想點什麼?」

郝帥笑道:「唱個蓮花落吧?」

解元滿頭霧水:「啊?什麼蓮花落?」

王婧卻是知道,郝帥這是在惡整解元,在嘲諷他,蓮花落可是古代丐幫叫花子唱的,唱得多了,慢慢的便變成一種曲藝形式。

往前再推個幾十年,時不時的能看見叫花子上門討錢,開口就是唱歌,唱的便是蓮花落,要是不會唱,出門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丐幫的。

建國以來經過曲藝家的發展,慢慢變成了一種藝術形式,再加上討飯這門行業門檻變得更低,唱不唱都能討著錢,於是大家就都不願意唱了,因此這才慢慢不為人知。

王婧瞪了郝帥一眼,一推他,嗔道:「怎麼說話呢?能好好說話不?」她和顏悅色的對解元道:「哎,解元,會唱張敬軒的《斷點》嗎?」

解元見自己心中的女神如此跟自己說話,頓時激動得有些控制不住,當下腦袋便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會會1

王婧笑道:「那就唱這個唄?」

解元連忙接應了下來:「嗯啊1

反正不管會不會,先接應下來再說,好歹是把宋亞迪這檔子事情給糊弄過去了,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要不然以她的專業水平,萬一讓自己來個義大利語版的《我的太陽》又或者是《今夜永不眠》那自己可就坐了蠟了。

而宋亞迪沒能自己選上歌,多少有些遺憾,她點了點頭:「♀首歌好聽,我很喜歡的。」

其他的同學們也都紛紛嘰嘰喳喳了起來,有的則討論說唱《斷點》不如唱其他的歌,羅布白菜,各有所好,不一而足。

宋亞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填寫了節目表,可解元卻有些愁眉苦臉了。

自己哪裡會唱啊?歌詞都不記得是啥呢!

說可是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

萬一到時候篩選的時候出醜怎麼辦?忘記唱了怎麼辦?忘詞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解元便有些抓狂,心中越發的煩躁,當然了,他是不會承認自己硬要打腫臉充胖子的,要怪也只能是怪郝帥這個混蛋,要不是他,自己至於這樣衝動么?

哎,衝動是魔鬼啊!

解元想到這裡,心中愁苦萬千,一整天都不知道怎麼糊弄過去的。

而另外一邊,郝帥則被興緻盎然的宋亞迪給抓住了,她拿出自己花了兩節課偷偷寫的劇本,遞給了郝帥和王婧,一臉期待的說道:「吶,這是劇本!快看吧,一會批評的時候輕一點點啊,重了我可受不了。」

郝帥瞥了她一眼,見她笑眯眯的模樣,很是俏麗可愛,忍不住便笑道:「多重才受不了啊?」話剛說完,身後被王婧狠狠一掐,痛得他大喊了一聲。

王婧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說下流話能死嗎?」

郝帥叫冤道:「我哪裡說了1

宋亞迪掩嘴笑道:「好啦,別吵了,快看吧1

郝帥撇了撇嘴,扭頭跟王婧一起看了起來,兩人腦袋剛湊在一塊,王婧便怒目瞪了他一眼,道:「離我這麼近幹什麼1

郝帥心面這個氣啊,這妞兒吃了火藥了?

兩人好容易看完了劇本,郝帥抬起頭來,道:「你這個故事……好眼熟啊1

王婧則更加直爽,道:「這不是倩女幽魂嗎?」

宋亞迪笑道:「不是啦,我這個是改良版的!只不過,我們三個人還少了一點,還要有一個扮演俠客的,和一個書童。」

「還要有俠客和書童?」王婧苦笑道「找誰演去?」

郝帥目光一瞥,卻見侯天寶躲躲閃閃的瞧著他們,一臉的期待,他便一指侯天寶,道:「阿寶,過來1

「哎,來啦1侯天寶連忙屁顛顛的滾了過來。

郝帥一拍侯天寶這肥胖如山的身形,道:「瞧,我們的小書童來了1

宋亞迪和王婧目瞪口呆的看著侯天寶那比郝帥還魁梧一圈的身材,吃吃道:「他?小書童?」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