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68章宣示主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宣示主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小保姆的表情讓解元心中很是不爽,他道:「難道我唱得比原唱差么?」

小保姆臉上的表情實在是精彩,一方面是金主,一方面是自己的良心和偶像……說假話是會被天打五雷劈的吧?

可要是不說假話,以後被穿小鞋可怎麼辦?

現在找一個這麼好條件的工作可不好找,男女主人對自己待遇都不錯,小少爺人也不難伺候……習慣了這樣好條件的工作,再去適應一份低檔次條件的工作,那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小保姆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她小心翼翼道:「小少爺,我覺得我說的不算,不如讓你爸爸和你媽媽來評價,怎麼樣?」

解元很不滿意小保姆推卸責任的行為,但是他還想再強硬的要求什麼時,小保姆驚慌的大喊了一聲:「哎呀,我煲的湯要燒糊了1

說完,扭頭就跑了,剩下解元的臉黑如鍋底。

你丫會煲湯么?哪次不是我老媽在煲湯?你個整天遊手好閒,就會做做基本家務的小保姆還煲湯?

解元心面破口大罵,但也只好憤憤的一屁股坐了下來,不忿的聽著原唱。

聽了即便,解元不耐煩的拿起了手機,打給了自己老媽,道:「老媽,今天什麼時候回來?」

解元的父母平日里忙於生意,很少顧及解元,母子之間的感情交流和溝通寥寥可數,每次母親要與解元說點什麼,總會遇到兒子的一張冷麵孔。

但解元成績極為優秀,這在父母的圈子中和其他的富二代比起來,卻是極為拔尖的,這也是解母最驕傲的地方,逢人便提自己的兒子。

見到解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正在開股東會的解母高興得連會都不開了,扔下一幫股東乾瞪眼,自己也不問清楚是什麼事情,先連忙答應了下來,沖回家再說。

等到了家裡面,解母才知道,原來自家兒子是要自己聽他唱歌,解母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作為一個商人,她是很不把唱歌當一回事的,許多的歌手看起來很風光,但實際上都是資本操縱的玩偶,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的歌手或者音樂人成功了以後,想方設法要自己出來單幹,這正是因為他們不想被人操縱壓榨。

解母拉著解元的手,笑道:「元元,怎麼想起要唱歌了?是不是喜歡上哪個明星了?告訴媽,我讓這個明星來給你開個個人演唱會。」

這句話說起來嚇死人,但並不是信口開河,在圈子裡面,幾乎每個明星都是有價碼的,吃飯多少錢,陪酒多少錢,前一陣子某楊某冪就突然間現身一個x二代的生日晚會,把這個生日晚會的*絲朋友們嚇得屁滾尿流,目瞪口呆。

雖然對外說起來是為朋友幫忙,但……實際上理由只有一個,無他,唯錢爾。

對於解母的一片熱心,解元可一點也不領情,他不悅道:「誰喜歡什麼歌星啊?學校要組織藝術節,我報了一個節目,是唱歌,想讓你來聽聽。」

解母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快,快唱給媽媽聽聽1

解母知道,自己跟老公都沒有半點音樂細胞,自己兒子難道是個異種,居然還會唱歌?呵,這可是稀奇事!

不過,自己兒子這麼聰明,幹什麼想來都是能做得很好的。

可解元一開口,解母就淚流滿面了!

遺傳學果然是偉大的,自己的寶貝兒子果然遺傳了他們五音不全的優良傳統啊!

不過兒丑母不嫌,自家的孩子自家疼,解母強忍著魔音穿腦的不快,保持著微笑,聽解元唱完了歌,然後拍掌笑道:「元元唱得真好1

解元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老媽,道:「我比原唱唱得好么?」

解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笑道:「一點也不比原唱差1

在外面偷偷聽著的小保姆聽見后,頓時吐了吐舌頭,趕緊溜走,心中暗自感慨:母愛太tmd偉大了!

解元被自己老媽一誇,頓時心花怒放,自信心爆棚,他剛要說什麼,卻見自己老媽笑眯眯的走到自己跟前,拉著手,對自己說道:「元元,要不要媽媽給你找個音樂老師再好好給你培養一下,你能比原唱唱得更好?」

解元不以為然道:「不用了吧?」

解母笑道:「沒事,精益求精嘛,讓你的同學們更佩服你,豈不是更好?」

一提到這個,解元來勁了,點頭答應。

解母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她可知道就自家兒子這水平上台表演,別說上不上得去了,就算上去了,也是被人笑話的份!

但解母並不知道,自己這番動作,卻惹出好大的麻煩來。

解元一門心思想要壓郝帥等人一頭,他第二天上學,瞧見郝帥、王婧、宋亞迪、侯天寶還在愁眉苦臉的討論誰去勸謝東的問題,不由得心中志得意滿,他哼了一聲瞅了郝帥等人一眼,滿心認為自己已經獲得了勝利。

而郝帥等人的確是遇到了麻煩,在王婧的激將下,郝帥不得不去勸說謝東來演這個角色,可是,謝東要是能來參合這種事情,他就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對於郝帥的勸說,王婧、侯天寶、宋亞迪表現出了強烈的關注和十分的期待。

他們瞧著郝帥走到謝東的桌前,比手划腳的跟他口吐蓮花,說了好一陣以後,謝東盯著郝帥好一陣,才緩緩的一張口,說了一個字,然後郝帥就回來了。

看著郝帥面無表情的回來,宋亞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她一臉期待的看著郝帥,道:「怎麼樣?」

郝帥一本正經道:「在下本著和平友好的三項基本原則,前往與謝東協商友好事宜,在會談過程中,雙方氣氛友好,態度真誠,實現了……」

王婧又好氣又好笑的嗔道:「別廢話了,他答應了沒有?」

宋亞迪則掩口笑道:「你怎麼這麼貧呀?」

郝帥道:「他的回答就一個字,乾淨簡潔,禮貌友好1

宋亞迪眼睛一亮:「是好嗎?」

郝帥臉色頓時垮了下來,糗糗的說道:「他說:滾1

王婧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充滿了幸災樂禍,侯天寶想笑卻又不敢笑,使勁拿眼睛瞅著郝帥,生怕他生氣跟謝東打起來。

不過郝帥修行以後,脾氣變得好了一些,再加上他多少對謝東有些同情,要不然就剛才這一個字,只怕真的打了起來。

宋亞迪哭笑不得,道:「不同意就直說唄,繞這麼大彎子。」

王婧不忘譏諷的說道:「人家可沒繞彎子,繞彎子的是郝帥1

郝帥怒道:「那你自己去勸說1

王婧道:「關我什麼事情,某些人當年的恩怨,憑什麼讓我一個小女生出馬?還要不要臉了?」

郝帥脾氣來了,道:「靠,關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要演這節目1

不遠處的解元瞧見他們這個團體還沒正式成立就要分崩離析,頓時大為幸災樂禍,恨不得拍掌相慶。

看看,看看!郝帥這種人到哪裡都不可能成事!就他這個弔兒郎當的德行!哼!

解元正暗自腹誹著,宋亞迪則求爺爺告奶奶的拉著郝帥的手,哀求道:「帥哥,你別這樣啊,你這半路撂挑子可不行啊!你當初可答應過我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1

郝帥打了個哈哈,正要說話,卻忽然間聽見門口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彷彿微風拂面:「郝帥?」

宋亞迪拿眼一看,卻見葉霜霜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口,面若春花,秀若芝蘭,她秀髮披肩,雖然穿著有些臃腫的校服,但是她盈盈的站在門口,便給人一種弱柳扶風的感覺,讓人不自覺的便想要去呵護她,愛護她。

宋亞迪自認為是小清新類的女生,追求者也不少,但是比起葉霜霜來,她頓時覺得氣虛了許多,抓著郝帥胳膊的手不自覺的鬆開,不自然的朝著葉霜霜笑了笑,連她自己都沒察覺自己的笑容有多難看。

郝帥連忙笑著迎了上去:「你怎麼來了?」

葉霜霜瞥了宋亞迪和王婧一眼,她微微一笑,主動伸手拉住了郝帥的衣袖,像是無意間的替郝帥整了整衣領,然後輕聲笑道:「我聽說你也參加了藝術節,所以想來問問你,你參加的是什麼節目?」

葉霜霜的這個動作放在其他人眼裡,也許要起鬨這種有早戀嫌疑的曖昧,但放在心細如髮的王婧和暗自吃醋的宋亞迪眼裡,她們卻知道,這是一個女生向另外一個女生宣示主權的行為。

葉霜霜可以容忍方奕佳與郝帥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但不代表她能夠容忍其他女生誰都來參一腳的行為。

王婧轉頭瞥了宋亞迪一眼,那目光靈透而複雜,清晰的傳遞出了一個信息:你確定你要跟這樣一個女孩兒搶男生嗎?

宋亞迪讀懂了這個眼神,她勉強笑了笑,道:「你想什麼呢,我也就是找郝帥表演節目,別這樣看我。」

王婧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

葉霜霜此時也聽郝帥說了他們的節目的事情,她抿嘴淺淺的笑了笑,道:「其實你沒有想明白一件事情,讓謝東答應你,其實很簡單的。」

郝帥一愣,連忙道:「什麼事情?」

=================================

在醫院陪丈母娘化療……抽空碼了一章……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