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71章突然綁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1章突然綁架!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解東城開著自己的豪宅車回到家中,他知道今天自己的寶貝兒子破天荒的想要學起聲樂來,平時對子女缺乏關注的他在老婆的關照下早早的回到了家中,就是為了來看看自己的寶貝兒子。

解東城剛把車停在車庫之中,回到家門口,剛要拿鑰匙開門,卻忽然間大門一開,一個人迎面便沖了出來,卻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

這老人腳下生風,從解東城身邊擦肩而過,也顧不得跟他打招呼,解東城頓時一愣,有些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解東城正覺得奇怪,卻見自己老婆從房間裡面追出來,急忙喊道:「孫教授,等等,有話好商量啊1

孫教授掩面狂奔,頭也不回的大聲喊道:「你們找別人商量吧!恕我才疏學淺,無能為力,教不了你們家的孩子1說完,奪路而走。

解母翹首而盼,哎了一聲,想要再出言挽留,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解東城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孫教授,他道:「怎麼回事?這是誰?」

解母沒好氣的翻了他一個白眼,道:「你剛才也不攔住他。」

解東城氣道:「我都不知道什麼情況,怎麼攔?」

解母道:「還用問嗎?當然是我請來的孫教授跑了啊1

解東城奇道:「他跑了幹嘛?」

解母不高興的冷笑道:「嫌我們家孩子不成材,朽木不可雕唄1

解東城大怒:「什麼?他憑什麼這麼說?」

解母不悅道:「我就不信了,花錢還請不到老師?」

說著,她恨恨的關上了門,拉著解東城扭頭進屋。

解元一開口,嚇跑了一位高級音樂教師,這件事情極大的打擊了解元的自信心,讓他第二天上學的時候都鬱悶得無精打采:自己唱得有這麼恐怖嗎?這老頭,跟見了鬼一樣,扭頭就跑啊!

到了學校,解元剛進教室,便瞧見郝帥和王婧在教室裡面比劃著什麼,他心中就更鬱悶了:哼,最好篩選的時候被刷下來,看你們怎麼說!

本著「我過不好,你們也別想過好的」樸素階級心理,解元在自己的座位上暗自詛咒著。

而郝帥和王婧正在討論著動作排練的事情,兩人產生了一個爭議。

郝帥覺得既然要演那就演得花哨一點,動作要炫要酷,但王婧卻覺得這樣有風險,而且又不是郝帥自己來執行,而是王婧、宋亞迪和謝東來表演執行,謝東還則罷了,她們又不是練家子,萬一崩盤出錯了怎麼辦?

對於王婧的擔憂,郝帥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這些動作都是非常簡單的動作,稍加訓練就能完成,兩人因此而爭執不休。

等到宋亞迪背著書包來到教室,聽兩人一說,她便笑道:「郝帥,你把你的動作演示一遍我看看?」

郝帥左右看了一眼,一臉為難道:「沒有道具埃」

謝東演的是一個劍俠,舞台上他們會拿道具劍進行格鬥,當然,這種格鬥都是以花哨為主,而且劍刃都是不開鋒的,而宋亞迪和王婧演的兩個妖怪也是拿劍的,理由很簡單,她們倒是想像電影電視裡面那樣使用綢緞,可是……舞台上沒有這功夫,還是別玩任何柔軟的道具,這個可是需要真功夫的,裝是絕對裝不來的。

這個道理很簡單,玩大刀的,要比玩長劍的簡單,因為大刀剛硬,一劈一砍,直來直去,簡潔明了,而玩劍的就不一樣了,劍無論是刺、削、撩、劈,那都是會引起劍身晃動的,而且晃動都是十分厲害的。

而長槍就更誇張了,一槍扎出去,槍頭亂晃,沒學過的,根本控制不祝

因此武行有一句話叫做:月刀年劍,一輩子的槍。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給一個外行人一把刀,那他拿到手上就知道怎麼用,但是給他一把劍,那他就傻眼了!

現在王婧和宋亞迪還沒拿過這種道具劍,根本不知道其中的關節厲害,因此還不覺得怎麼樣,但好歹還有自知之明,知道綢緞這樣的「軟兵器」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玩的。

到時候到舞台上美則美矣,可弄得像是「舞術」那就適得其反了。

郝帥剛說自己沒有道具劍,宋亞迪便嘻嘻笑了起來,她道:「沒事沒事,我去借就是了。」

王婧奇道:「你上哪兒借?」

宋亞迪笑道:「總有地方可以借到的嘛1

他們幾人說著話,沒過多久,余樹方進來了,她冷冷的掃了教室裡面騷動的學生們一眼,將備課本往講台上面一放,砸出重重的聲響來,等到下面的聲音漸漸消失,她這才開始上課。

好容易到了放學,宋亞迪便拉著王婧去外面「採購」道具去了,而郝帥則在教導著侯天寶學「功夫」,幾天下來,侯天寶瘦了一圈,但由於原來的基數實在太大,因此倒沒怎麼看出來,但有一個明顯的數據標準,侯天寶蹲馬步的功夫提高了十秒鐘。

雖然只有短短的十秒,但對於侯天寶而言,卻是極大的提高,這讓他也有更趣來將這份鍛煉堅持下去。

而謝東則是更加明目張的在一旁冷眼旁觀著侯天寶的修鍊,對於這種基礎修鍊,他已經有些不滿足了,他更加期待的是郝帥的承諾:將來會治好他的手骨。

郝帥知道自己說了大話,他心中有愧,卻不好意思將說出去的話又收回來,只好拖一天是一天,說不定拖著拖著,自己就有辦法把事情給解決了!

姚夢枕則在一旁背著小書包,一邊吃著班上小男生們「敬獻」而來的各種零食,一邊優哉游哉的看著苦逼的侯天寶被郝帥操練得跟孫子似的,時不時的發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他們四人人在操場的一個角落氣氛古怪的訓練著,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李曉欣便是其中一人。

她是一個熱愛運動,喜歡鍛煉身體的人,每天會在運動場上活動一下,放學的時候瞧見郝帥他們幾人在一起搗鼓忙活著,她便微微一笑。

李曉欣自然是樂見其成看到謝東能夠打破自己心中的堅冰,與其他同學來往的,畢竟這麼孤僻可不好,將來走入社會,這是無法立足的。

但李曉欣心中也隱隱有一絲擔憂……侯天寶和謝東這兩人跟著郝帥整天廝混在一起,萬一被他帶壞了,那可怎麼辦?

李曉欣想要去叮嚀兩句,但又怕傷害到這兩個男生的積極性,畢竟一個一直以來性格軟弱,現在能夠鍛煉減肥,對於他重塑自己的性格和三觀,這是非常重要的,而另外一個性格孤僻冷漠,現在開始嘗試著與其他的同學溝通交流,萬一現在被人一說,他又重新縮回去了,那可更加的不好。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班主任,她不希望這兩個學生飲鴆止渴。

不過,既然不太適合跟他們說,那就只好跟郝帥說了。

李曉欣在運動場的另外一個角落,耐心的等待著他們搞完了鍛煉,準備回家的時候,她才朝著校門口走去,準備在校門口單獨喊住郝帥說說這個事情。

侯天寶連續蹲了好些天的馬步,這種基礎鍛煉枯燥而乏味,鬱悶得讓人想死,但卻是每一個習武之人必經之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乾坤如意鏡這樣的頂級法寶的。

侯天寶回去的時候一邊揉著自己的腿,一邊哭喪著臉,道:「帥哥,這樣還要練多久啊?啥時候教我功夫啊?」

郝帥嗤笑道:「沒看過電影電視嗎?先練著吧,功夫就在裡面呢,不信你問謝東1

謝東面無表情,壓根就不搭理郝帥,直到郝帥對他喊道:「喂,謝東,跟你說話呢!喂,阿東,東子,東東……」

謝東快崩潰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沒臉沒皮的人,自己再不答應,不知道什麼肉麻外號都要喊出來了,他實在是無法忍耐別人這樣喊他,於是他只好著臉,點了點頭,脖子裡面僵硬得像是要生鏽似的。

侯天寶臉色頓時苦到了極點,痛苦的一聲長嘆,他還要再求情,卻見不遠處李曉欣朝他們走來,他頓時便將嘴巴閉上。

李曉欣微笑著與他們打了個招呼,她目光看向郝帥的時候,有一些古怪,像是兩人有什麼說不得的隱情似的,心面怪怪的。

郝帥卻像沒事人似的,他笑嘻嘻的說道:「李老師好,許久不見,又年輕漂亮了許多1

李曉欣啐了一口,道:「什麼話!今天下午不還上了課嗎?」

郝帥笑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已經過去幾個小時了,那就等於是半年多沒見啦1

李曉欣啐道:「就知道耍嘴皮子,你怎麼不把這份功夫用來好好學習?」

郝帥訝然道:「沒啊,我有努力學習啊1

李曉欣冷笑道:「是啊,努力學習怎麼耍嘴皮子是不是?你鑰匙把耍嘴皮子的功夫放到學習上去,你早就學習成績全班第一了1

郝帥表情古怪的看著李曉欣,道:「李老師,論耍嘴皮子功夫,你現在可比我厲害。」

李曉欣猛然醒悟,這才發現自己剛才跟郝帥說話,簡直就像是一對情侶打情罵俏!

李曉欣俏臉一紅,惡狠狠的剜了郝帥一眼,連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為什麼一見到這個男生便心面發怵,下意識的就想贏他一頭,壓住他才好。

被郝帥這麼一說,李曉欣登時下面的話就不好再說出來了,旁邊姚夢枕、侯天寶、謝東看自己的表情更是越發的古怪,李曉欣心中一亂,她也不好意思再跟郝帥單獨說話,這豈不是坐實了某些事情么?

李曉欣只好與侯天寶、謝東和姚夢枕三人打了招呼后,悻悻而去。

李曉欣走到校門口,她心中無比的鬱悶:為什麼每次碰到這個男生都會讓自己這麼鬱悶?

這個傢伙有時候讓人感動起來,實在是覺得他有很可愛的地方,但是有時候可恨起來,實在是讓人恨得牙痒痒的!

萬一侯天寶這個大嘴巴說了點什麼,自己在學校還要不要做人了?

李曉欣心面越想越氣,等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走出了學校,來到了馬路邊上,她一愣之下,隨即啞然失笑,索性朝著附近的超市走去。

可她一路上一邊走,一邊想著班上的事情,更多的想的卻是郝帥那個傢伙的麻煩事情,自己到底要怎樣才能跟這個愁人的傢伙好好溝通呢?

李曉欣正想著,卻不留神後面一輛麵包車已經隱隱的跟上了她,等附近人流稍少的時候,突然一下衝到她跟前,一個男子跳下車,捂住她的嘴巴,將她往車上一塞,然後汽車便揚長而去。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