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78章結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8章結怨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李曉欣第一眼瞧見王福元,不知道為啥,心中沒來由的忽然一慌,竟然有種被捉住把柄,似乎被捉姦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她下意識的有些驚慌,眼神躲閃,而她的這種表情讓本來就疑神疑鬼的王福元越發的心存疑慮。

李曉欣對他的態度本來就讓他猜忌懷疑,再加上他此時有些做賊心虛,正不知道該怎麼給李曉欣解釋,此時瞧見眼前的情形,頓時心中的猜忌、懷疑、擔憂、緊張、愧疚,瞬間揉雜在一起,發酵成一種複雜的情緒:惡人先告狀。

惡人之所以會先告狀,大多都是因為知道自己理虧,因此而採取先發制人的辦法,首先搶佔道德制高點,讓對方無法發作,費力於解釋澄清自己的冤屈,而忽略他人的過錯。

王福元怒氣沖沖的衝到李曉欣跟前,怒視了一眼不遠處莫名其妙的郝帥,一指他,道:「他是誰?」

王福元不這樣問,李曉欣還沒這麼快反應過來,但他這樣一問,李曉欣心中頓時暗道:對啊,他不就是我的學生嗎?我跟他清清白白,為什麼要怕呢?

李曉欣頓時抬起眼睛,直視著王福元的眼睛,毫不示弱毫不客氣的冷笑道:「他身上穿的校服,你沒看清楚嗎?」

王福元被李曉欣的眼睛看得心中下意識一顫,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咬著牙冷笑道:「李曉欣,你連自己的學生也……」

他話沒說完,李曉欣頓時大怒,一巴掌扇在王福元的臉上,她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道:「王福元,你無恥1

王福元捂著自己的臉,像是不敢想象李曉欣居然打自己!

這個平日里小心掩飾著自己修養與脾氣的公子哥所壓抑的東西,骨子裡面高高在上的性情頓時爆發了出來,他暴怒的怒視著李曉欣,忍不住咆哮道:「你敢打我1

李曉欣毫不示弱的怒視著王福元,她恨聲道:「我打的就是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1

王福元狂怒,他伸手就要去扇李曉欣巴掌,可手剛抬起來,卻突然間手腕一緊,像是被鐵鉗夾住了似的,再也動彈不得。

王福元一驚,扭頭一看,卻見郝帥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跟前,一臉寒霜的看著自己。

王福元怒道:「放手1

郝帥冷冷的盯著王福元,他雖然之前經常被李曉欣刁難找麻煩,但是通過相處,他也知道這個年輕漂亮的班主任老師其實單純善良,是想為自己好,所以才一直盯著自己。

正所謂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郝帥早早的就開始為一個家的生計著想,早早的在社會上打拚打磨,自然吃了無數的苦頭和白眼,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真心關心自己,對自己好,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他自然不能不識好人心,看著李曉欣被人欺負也袖手旁觀。

郝帥目光不善的對王福元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打人?」

王福元冷冷道:「我是她男朋友!你放手1說話之間居高臨下的傲然之氣再無遮掩。

李曉欣也不客氣,眼下臉皮都撕破到這樣的境地了,自然也沒有必要客氣,她冷笑道:「王福元,從吳瑩瑩挽你胳膊的時候起,你就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王福元怒道:「我跟她什麼都沒有1

李曉欣直視著王福元的眼睛,冷冷的說道:「王福元,有沒有什麼,你自己心面清楚1

王福元登時面紅耳赤,他惱羞成怒的狡辯道:「那你呢?你跟你的學生又是怎麼回事1

李曉欣頓時怒不可遏,她怒道:「姓王的,你說什麼1

李曉欣本來就麵皮薄,當初被郝帥當著班上的學生們取笑一陣,連老師都當不下去了,此時被王福元當著自己學生的面說這樣的話,李曉欣當真是氣得渾身發抖,肺都要氣炸了,她俏麗的面孔漲得血紅,拳頭握得發緊,眼睛死死的盯著王福元,那目光兇狠得像是要恨不得撲上去咬王福元一口。

王福元從沒有見過李曉欣流露出如此憤怒的目光,他嚇了一跳,下意識想要往後退,卻手腕一緊,卻才想起來自己被郝帥死死的抓住了手腕,離開不得。

王福元驚慌的對郝帥怒道:「你,你……你放手1

郝帥冷冷的盯著王福元,道:「你剛才說什麼?」

王福元硬著頭皮道:「我說什麼,你自己心面不清楚嗎?」

郝帥大怒,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一下將他拎了起來,怒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1

王福元大駭,他驚恐的大聲叫喊了起來:「打人啦,來人啊,打人啦1

這個時候雖然已經放學好一陣了,但由於是在校門口附近,學校還有許多要晚自習留下沒有離開的高三學生和老師,往來出入的人畢竟還不少,王福元一聲大喊,頓時引得校門口附近不少人向他們看來。

李曉欣強忍著怒氣,她一把抓住了郝帥的手,低聲道:「郝帥,放開他。」

郝帥一愣,他有些沒反應過來,還以為李曉欣固執的堅持著不動手原則,他怒道:「李老師,你就不怕他一張臭嘴四處亂說?」

李曉欣恨恨的掃了王福元一眼,她低聲道:「你要是動手一打,就更說不清楚了。」

郝帥這才忍住了氣,他惡狠狠的瞪了王福元一眼,將他放了下來,怒哼了一聲。

郝帥心高氣傲,不願意跟這種人浪費口舌,他對李曉欣道:「李老師,你行得正,坐得穩,為什麼怕這種小人說三道四?」

李曉欣勉強笑了笑,她不願意跟自己的學生說這些事情,便道:「行了,這只是一個誤會,你趕緊回去吧,別讓你媽媽擔心了。」

郝帥瞥了王福元一眼,故意大了一點聲音,道:「李老師,這人要是再亂說什麼,你告訴我,我收拾他1

李曉欣有些擔憂的瞥了王福元一眼,她知道王福元性子高傲,肯定咽不下這口氣,今天受了這樣的羞辱,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果然,王福元聽到這話,登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從來只有我欺負人,什麼時候有人欺負我來了!

王福元英俊的面龐上浮現出一絲猙獰之色,他憤怒大聲道:「李曉欣,你做的見不得人的事情,還怕人說嗎?還威脅要打我!你就是這樣當人民教師的嗎?」

四周已經有人留意到他們,有不少人在一旁指指點點,此時聽到王福元的話,頓時四周一片低低的嘩然之聲,眾人交頭接耳。

李曉欣氣得眼前幾乎一黑,身子一晃,險些暈過去。

郝帥卻是頓時大怒,他驟然暴起,只一閃便撲到了王福元身邊,一把將他拎了起來,惡狠狠的一巴掌便扇在了王福元的臉上。

王福元哇的一聲,頓時被打得滿嘴是血,一顆牙齒吐了出來,他性子倒也倔強頑強,絲毫不求饒,反而惡狠狠的瞪著郝帥,怒道:「打得好,打得好!有種打死我1

郝帥是什麼人?這是順毛驢啊,吃軟不吃硬的啊!威脅是什麼?不知道!既然有這要求,滿足了再說!

郝帥冷笑一聲,抬手又是一巴掌結結實實的抽在王福元臉另外一邊,王福元的臉頓時高高腫了起來,這下連話都說得模糊了。

王福元嘴角流出血來,他聲音含含糊糊的說道:「打得好,打,使勁打1

他這發狠的勁頭,倒有點北京頑主的感覺,輸人不輸陣。

可郝帥卻是不管,抬手又是里啪啦幾個巴掌,只打得王福元牙齒共鮮血橫飛,只把四周的人看得傻了。

李曉欣這才反應過來,她一聲尖叫,連忙撲到郝帥跟前,伸手去拉扯他。

可郝帥這時候已經發了性子,胳膊跟鋼筋鐵條一樣,她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哪裡拉扯得動?

李曉欣可是知道王福元的家境背景的,她嚇得渾身冷汗,求助的向一旁一直冷眼旁觀的姚夢枕看去。

她和郝帥相處了一陣后,也算是發現,這個世界上能夠影響郝帥的,除了他媽媽,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跟瓷娃娃似的漂亮小姑娘了。

李曉欣驚慌道:「夢枕,快勸勸他啊1

姚夢枕撇了撇嘴,她其實一點也不想管郝帥這破事兒,在她看來,這就是郝帥太招桃花惹出來的事情,讓這個傢伙吃多了苦頭,自然就不會再有這種事情了。

不過既然有人開口了,沒反應顯然是不合適的。

姚夢枕一把拉住郝帥的胳膊,雖然力氣不大,但是拇指一下按住了郝帥的靈道穴。

靈道,靈,神靈也,指穴內氣血物質為天部之氣。道,道路,指心經經水在此氣化,也就是說,人要發力時,鮮血從肝臟分泌出來,通過心臟輸送往手部,然後到這裡的時候一部分氣化為人體的「氣」,再通過人控制自己的毛孔,然後瞬間在極小的範圍內釋放出去,便可以造成巨大的殺傷力。

而即便是普通人,按住這裡,也可以瞬間導致對方手腕無法發力。

姚夢枕這一按,力氣不大,卻有四兩撥千斤的妙處,一下引得郝帥扭頭向她看來。

郝帥面容不善,道:「你要替他求情?」

姚夢枕哼了一聲,道:「沒,我只是來問問你,人打死了沒有?沒打死的話,趕緊的打死,趕回家吃飯呢1

這一句話說得無法無天極了,但完全符合姚夢枕的性格和出身背景。

李曉欣被姚夢枕這一句話嚇住了,她目瞪口呆:這,這都是什麼人啊?說話怎麼這麼恐怖啊?自己居然還去求她幫忙!

但郝帥卻明白了姚夢枕這一句話的其他含義:你還能真殺死這個傢伙不成?既然沒辦法真幹掉他,就別鬧了,回家吃飯才是真事兒!

郝帥鬆開了手,他怒視了王福元一眼,怒道:「以後嘴巴乾淨掉,小心禍從口出1

說完,他很是紈風範的對姚夢枕一招手,道:「走啦,回家吃飯1很有點在街上欺負完小市民,得勝回朝的架勢。

李曉欣呆若木雞的看著這對小年輕大搖大擺的離開,心中暗自叫苦,她知道,這一次……這個梁子算是結大了。

尤其是當李曉欣看著王福元捂著被打腫的臉,他眼睛裡面射出來的兇狠目光時,她越發的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心中閃過一絲不祥不安的念頭。

===============================

丈母娘大化療,效果很不好,從深圳趕到上海,在旅館裡面趕著碼出一章~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