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79章你丫故意的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9章你丫故意的吧!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李曉欣的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第二天,她就被孔校長喊到了辦公室裡面。

校長辦公室頗為奢華,一進門就顯露出與普通教師不一樣的地方,地面是光鑒照人的大理石地板,迎面是一張巨大而氣派的辦公桌,辦公桌上放著一些典雅而充滿書卷氣的裝飾品,在辦公桌後面是一張闊大的書架,上面堆放著教育類書籍以及學校獲得的各種各樣的榮譽獎章,它們的作用與書桌上的裝飾品一樣,大多都是用來裝點門面的。

以前許多辦學的校長,大多都是合格的教育家,他們想的是如何教育育人,雖然有些人方法僵化而迂腐,但誰也不能否認他們的崇高與偉大。

而自從教育市場化以後,教育變成了一樣產業,變成了商業模式下類公司的產品,老師成了摩登時代裡面的「卓別林」,每天做著機械而重複,枯燥而乏味的工作,學生成為了流水線上千篇一律的產品,而衡量一個產品合格不合格,就統一由一件事情來決定:高考。

高考合格的,則意味著產品優良,而生產這個產品的「廠長」,自然績效良好,不僅臉上有光,而且大有錢途。

而現在許多學校的校長,便是這個工廠的廠長。

他們關心的並不是學生們學到了多少有用的知識,也不是將來學生能不能真正做一個有益於社會的人,又或者簡單直白的說,他們根本不關心學生將來是否是做一個好人,還是一個壞人。

在市場化標準的績效考核下,許多的校長已經不再注重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偉大教育事業,而是注重他們的實際利益。

孔校長便是這樣的一名校長,他不僅是老師,是教育人士,更是官員,是官僚。

孔校長此時正在寬大的辦公桌前批改著文件,聽到有人推門而入,他飛快的瞥了一眼,但並沒有抬起頭來,而是指了指旁邊的座位,道:「坐。」

言語之間,官架十足。

李曉欣倒是習慣了這種做派,她不安的坐在旁邊,十指緊緊的絞在一起,不知所措。

孔校長將李曉欣晾了好一陣,在她的不安與緊張發酵漸漸變成恐懼以後,他這才抬起頭來,用充滿了慈祥與溫和的笑容朝著李曉欣笑道:「不好意思,有些文件要處理一下。」

李曉欣自然不能說什麼怪罪的話,她連忙站了起來,手足無措的說道:「孔校長,不知道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

孔校長倒了一杯熱茶,他走到李曉欣跟前,將茶杯遞了過去,然後在她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微笑道:「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有些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想跟你談談。」

李曉欣接過熱茶杯,一股熱力頓時從她手掌心中鑽入體內,讓她漸漸鎮定了下來,心中下意識的對孔校長產生了新來與安心。

這便是上級駕馭下級最簡單實用的一些小技巧,先將做了錯事的她在旁邊晾一陣,等到她緊張不安的等待暴風雨來臨時,自己卻春風細雨的緩言招待,這就讓對方的抵觸情緒能夠降到最低,有利於工作的展開。

李曉欣心中稍安,她輕聲道:「工作上?孔校長是對我的工作有什麼不滿意嗎?」

孔校長沉默了一會,他今天來找李曉欣,自然是因為昨天王福元的事情。

王福元自己在體制內,不算一個不得了的高官,但是他身後的家庭背景可是能量過人,至少,孔校長是不敢與之為敵的。

他當初挑選李曉欣做班主任,於公,他是想讓李曉欣這個高等院校畢業的大學生利用一下自己的衝勁來帶一帶班級,於私……他和李曉欣的家裡面頗有私交,而且這麼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老師,要是一丁點兒想法也沒有,孔校長覺得自己真的就成聖人了。

但是當李曉欣真當上班主任,尤其是郝帥轉學過來以後,孔校長就有些後悔了……

之前李曉欣班主任當得漂漂亮亮,自然想嚼舌頭的人也沒什麼機會和市場,可現在……幾乎三天兩頭都有事情,閑言細語自然漫天亂飛,他便是校長也管不住別人的嘴。

而且別說校長了,就算是老天爺也管不住人罵娘埃

昨天得到王福元的壓力后,孔校長几乎瞬間就做出了決斷,他打算放棄李曉欣了,但在這之前,他還想再試探試探。

孔校長伸出手按住了李曉欣的肩膀,溫和的說道:「李老師,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大概聽說了一點。」

李曉欣頓時渾身繃緊,對於她這樣年輕漂亮,性格又有些內斂的女老師,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聲。

李曉欣抬起頭來,用希冀的目光看著孔校長,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正常,但即便是聾子也能聽出其中的顫抖:「孔校長,您聽我說……」

孔校長手微微用力按了按,打斷了她的話,自己下了結論:「影響很不好啊,曉欣!這對於你將來繼續擔任班主任老師這份工作,很不利埃」

李曉欣心中猛的一震,她之前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孔校長能主持公道,為她說一句話,但孔校長的態度讓她驟然間從高空跌落,重重的摔進了冰冷的寒窟,以至於讓她後面孔校長煞費苦心說的一番充滿了豐富潛台詞的話都沒聽進去,只是變成了嗡嗡嗡的聲音在耳邊環繞。

直到孔校長拿手在李曉欣眼前晃了晃,李曉欣才回過神來,她用掩飾不住的失望眼神看著孔校長,顫聲道:「孔校長,不好意思,您,您剛才說什麼?」

孔校長瞧見她這個模樣,便知道,之前的話都白說了,他臉色很是難看。

雖然在這個學校裡面他是一把手,但是要挑戰道德底線的說出這麼一番話,是很要勇氣的,萬一對方撕破臉皮跟自己鬧呢?自己就算沒事,那一身狼狽是必不可少的。

要想讓他再重複說一次,非有強大的心理素質和城牆厚的一張臉,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孔校長為之氣結,他雖然夠厚黑,但也不至於如此厚黑。

難道,這是這個女人暗地裡拒絕的方式?

想到這裡,一時間孔校長有些意興闌珊,說話的語氣便沒了之前的溫和,他有些冷冰冰的說道:「李老師,等過了藝術節,學校的高二很快會組織分班,到時候市委會派一個新老師來擔任教導主任兼政治老師,可能還會兼任班主任職位,你到時候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啦。」

李曉欣面色如土,她心中充滿了不甘,當初郝帥剛到她班上的時候,她想辭職,可是校長不讓,但現在她覺得自己慢慢了解郝帥,有信心帶好這個班,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她卻被判了「死緩」。

班主任更多的並不是權力,而是責任與擔待,尤其是和學生們朝夕相處,一家一家的家庭訪問的工作做下來,她早就和學生們建立了相當的感情基礎,此時驟然間扔下,她從哪個角度都無法接受。

但……眼下的情況不接受,也得接受,哪怕在宣揚自由與民主的西方國家,碰到了這樣的情況,說解除職位就立刻解除職位,甚至會解除合同。

李曉欣強忍著自己的淚水沒有流出來,她低下頭去,顫聲道:「我知道了,孔校長,我會在這段時間內當好我的班主任的。」

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顫聲含淚,便是鐵人也要心軟幾分,孔校長心中暗自嘆息,但他又不得不鐵著心腸為她拉開了房門,將她送出了校長辦公室。

孔校長站在走廊上,語重心長的對李曉欣道:「李老師,你也不要有情緒,好好把這些天的班主任做好,總結好經驗,這也為將來做基矗至於你和王福元的事情,理論上我不應該多嘴的,畢竟你們是男女朋友。」

說到王福元,李曉欣的嘴角微微用力抿了抿眼中閃過一絲憤怒與輕蔑。

如果說王福元第二天敢帶人上門來找郝帥打架,李曉欣只怕都會高看王福元一眼,可背地裡玩這麼一手,靠著家庭背景來仗勢欺人,這算什麼男人,這算什麼本事?

當初自己的看法果然沒錯,這個外表斯文,禮貌矜持的男人,骨子裡面充滿了官僚主義的傲慢與自大,卑鄙與無恥。

這樣的男人,不值得託付終生!

孔校長沒有留意到李曉欣的神情,他又道:「至於郝帥嘛……」

提起這個名字,李曉欣沒來由的心中一緊,她昨晚回去想了很久,她一直在反問自己,為什麼當初自己去找郝帥被王福元看見后,自己會那麼的緊張和害怕?

自己在緊張什麼?害怕什麼?

還是自己內心深處……已經有了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

李曉欣心中越發的恐懼,連忙將這個想法驅逐出自己的大腦。

可是這個世界是奇妙的,你越想避開什麼,什麼就越會跳到你的眼前。

孔校長剛提起郝帥的名字,教學樓下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喊:「帥哥1

操場下面正是早自習前學生們紛紛入校的時間,有些來的早,精力充沛的學生正在操場上打排球。

侯天寶這一陣來得早,練得勤,一老早就來到學校,在運動場上和幾名男生打著排球。

他瞧見郝帥與姚夢枕說說笑笑的走來,頓時一球朝著郝帥打去。

侯天寶用的力氣不大,又出言提醒,郝帥自然反應得過來。

可郝帥好巧不巧,轉過身,像趕蒼蠅一樣,手掌一揮,反手一巴掌拍在這排球上,登時將這排球拍得向上橫飛了出去,炮彈一樣,不偏不倚的朝著孔校長就飛了過去。

孔校長都沒反應過來,郝帥的名字剛說出口便天降橫禍,排球結結實實的拍在了他的臉上,一旁的李曉欣目瞪口呆,反應都沒反應過來。

等這排球掉落在地上的時候,李曉欣定睛一看,卻見孔校長本來就不多的地中海頭髮凌亂不堪,彷彿火雲邪神被打了一拳,鼻血橫流,說不出的搞笑滑稽。

便是李曉欣此時這般的心中苦悶,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孔校長心中這個恨吶,他都來不及去擦臉上的鼻血,只是拿著烏龜綠豆大一般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操場上的郝帥。

你丫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吧!!

&nnsp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