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87章深夜倆大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7章深夜倆大盜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儘管郝帥和姚夢枕所住的是一室一廳的小房子,在陽台睡覺的兩人有點動靜幾乎瞞不過睡在客廳的鄒靜秋,但這種情況依舊沒有難住他們。

郝帥和姚夢枕偷偷從陽台溜了出來,兩人剛下來,賊眉鼠眼的互相對視了一眼,賊兮兮的一笑便朝解元家而去。

郝帥沒來過解元家,但並不妨礙他能打聽到解元家的住址,信息化時代個人隱私極難保護,更何況兩人還是一個班級。

郝帥來到小區門口的時候,便瞧見保安盡忠職守的守在門口,倒是讓郝帥十分的撓頭,他對姚夢枕打了一個眼色,兩人扭頭朝著后牆溜去。

來到后牆,兩人一瞧,這欄杆也就兩米高,兩人一個翻騰就輕鬆過去了,郝帥左右瞅了瞅,瞧見了一個攝像頭死角的位置,自己和姚夢枕一跳便偷偷溜了進去。

不得不說,高檔小區的治安十分的到位,到處都是攝像頭,幾乎沒有死角,即便是深夜也有巡邏的保安來回走動,簡直就像是一個有著高檔建築的集中營。

郝帥不得不調動功德,兌換了一張那延天女印來達到隱身效果。

兩人隱身效果一發動,立刻就囂張了起來,大搖大擺的往解元家而去,一路上遇到巡邏的保安,郝帥還賤賤的朝他們招了招手,姚夢枕見他小孩子脾氣,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的踢了他一腳。

郝帥哪裡肯吃虧,立刻還擊,兩人當著保安的面便折騰了起來,弄得巡邏的保安看著空無一人的四周,耳邊卻是各種吭哧吭哧的聲音,只唬得他面色慘白,形如見鬼,扭頭就跑。

郝帥和姚夢枕見這保安嚇得落荒而逃,他們都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到了解元家后,郝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這別墅除了攝像頭和外圍院子的荊棘欄杆之外,再沒有什麼別的防盜措施,翻過院子,兩人一竄便能竄上陽台。

到了陽台後,姚夢枕感嘆道:「這麼有錢,還不小心防盜,真是活該被偷啊1她話剛說完,自己便伸手去推玻璃門,一旁的郝帥連忙拉住她,語帶譏諷的說道:「還好意思說?你不怕留下指紋啊?」

姚夢枕以前是縱橫天界的神仙,哪裡干過這等見不得光偷雞摸狗的事情,她俏臉一紅,悻悻的縮回了手。

郝帥小心的用袖子包住了手指輕輕一推玻璃門,誰料剛推門,門口便發出尖銳的警鈴聲,嚇得郝帥渾身一個激靈,臉都白了!

一旁的姚夢枕笑得直打跌:「哎喲,笑死我了,剛才某某人還教訓我來著1

她還要再譏諷,郝帥連忙捂住了她的嘴,姚夢枕剛要掙扎,便見裡面的房間燈亮了起來,小保姆和解母、解元父親都爬了起來,三人驚疑不定的朝陽台上打量著。

解母和解元父親心中害怕,便指使小保姆到陽台上去看看,小保姆只好硬著頭皮上前。

小保姆推開陽台門,來到陽台上看了一眼,她見外面沒有任何的異狀,便微微鬆了一口氣,回頭道:「沒什麼埃」

解母頓時放下心來,她道:「難道是報警器壞了?」

解元父親來到陽台門口,不耐打量著道:「什麼破玩意,我明天還要早起開會呢,關了關了。」

小保姆便來到報警器跟前,一下關了報警器。

解元父親不滿的呵斥道:「門鎖好1

小保姆委屈的應了一聲,來到門口將門鎖好。

可她側著身子正要關門的時候,忽然間覺得身後屁股像是被人蹭了一下,她頓時渾身緊繃,立刻回頭看了一眼。

小保姆卻見解元父親站在一旁,正狐疑的四處打量著,一臉正經,不像是剛剛摸了自己屁股的樣子。

可除了他,又沒有其他人,小保姆不由得心中暗自啐了一口:這個色鬼,當著老婆的面也敢卡我的油!

很多的時候,往往女人越漂亮,便越是虛榮,越是渴望過更好的日子。

而作為一個從農村出來又頗有幾分姿色的小保姆,對城市裡面的這樣頂級質量的生活水平要說不嚮往,那絕對是騙人。

韓國電影《下人》裡面便入木三分的描述了一個這樣的小保姆,在來到一個大家庭后,被奢華的物慾所征服,不僅和男主人滾了床單,還想辦法取締原來的女主人。

不想當正妻的小三不是好二奶,只是平日里解元父親不假於色,讓小保姆也不敢親近,今天突然冒出這麼一檔子事情,小保姆屁股被人一碰,頓時便有了幾分心思,她本來就頗有幾分姿色,再加上又有年輕優勢,心中的膽子便大了幾分,趁著解母不注意,眼波流轉的橫了解元父親一眼,倒是讓解元父親看的一愣,心道:這小保姆平日里沒覺得,現在看來居然有幾分姿色。

郝帥和姚夢枕哪裡知道他們跟著小保姆偷偷溜進來的時候,居然無意間釀出了一場家庭鬧劇,而這一場鬧劇,直接改變了解元的命運。

郝帥和姚夢枕等他們各自散去后,他們便耐心的再等他們入睡,當夜色更加深重后,郝帥悄悄的打開了解元的房門,推門進屋。

解元此時早已經酣然入睡,哪裡知道自己的房間裡面居然多了兩名不速之客!

郝帥對姚夢枕悄悄的打了一個手勢,兩人便悄無聲息的四處尋找了起來,本以為能夠很快找到,卻沒想到兩人幾乎都翻了一個遍,只差沒有在解元身子底下也找一遍了。

姚夢枕壓低了聲音,抱怨道:「藏哪兒了?」

郝帥心中疑惑道:沒理由啊!不可能這東西也要專門藏起來吧?難道他知道我要來?

這個念頭剛閃過,郝帥便自我否認了,他知道,如果真是專門等他,那今晚解元家中不會是這個反應。

可這張磁碟不在解元身邊,那又會在哪裡呢?

郝帥心中暗自想道:如果是我,我回家以後,會放哪裡?

郝帥想到這裡,突然心中一動,他低聲道:「對啊,我知道在哪裡了1

他聲音稍微大了一點,解元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聲,唬得郝帥連忙噤聲,姚夢枕等解元翻身再次睡著后,悄悄的戳了戳郝帥的腰,低聲道:「喂,東西藏哪兒了?」

郝帥對她擠眉弄眼道:「跟我來就是了。」

兩人偷偷溜了出來,郝帥在房間中打量了一圈,辨認出了解元父母的室、書房和小保姆的房間后,他便小心翼翼的開始排查起來,等他開了第三間房間后,發現裡面是全封閉式類似ktv包間裝修的房間,他頓時歡喜道:「肯定在這裡1

姚夢枕溜進了房間,她左右看了一眼,發現這裡的裝修風格很像她去過的皇家壹號,她便以為這裡也是像皇家壹號那樣的賣笑場所,姚夢枕暗自啐了一口,憤憤的看著房間裡面的一切,大有一個不順眼就要砸爛一切的架勢,她正要這樣做的時候,一旁的郝帥來到唱機處,他小心的打開電源,剛剛將唱機一打開,立刻便是巨大的音樂聲傳了出來,只把郝帥嚇得面無人色,正要搞破壞的姚夢枕更是一個激靈。

姚夢枕怒道:「你幹什麼呢?」

也幸虧這房間是軟包裝,隔音效果極佳,而且郝帥在聲音出來的一瞬間,立刻眼疾手快的按了靜音鍵。

兩人提心弔膽的等了一會,見沒有動靜后,這才鬆了一口氣。

姚夢枕瞪眼正要說話,郝帥拉著她便道:「別廢話了,趕緊走吧1

姚夢枕嗔道:「你拿對了沒有1

郝帥晃了晃光碟,道:「放心,剛才看過了,就是這張光碟1

兩人偷偷摸摸的又從陽台上溜了出去,沿著原路返回,正當郝帥以為一切順利,大功告成的時候,一旁忽然一個女生的聲音大喝道:「好哇,郝帥,這次讓我抓個正著吧1

郝帥一驚,他扭頭一看,卻見王婧居然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郝帥心中暗自叫苦,他心道:今天真是見鬼了!被嚇這麼多次,小爺我夜闖毒梟大本營也不過如此啊!偷個光碟,心跳一百八,我容易嗎我?

郝帥瞪眼道:「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幹什麼?」

王婧哪裡吃他這一套,她嗤笑道:「是啊,這麼晚了,你們在這裡又是幹什麼?」

郝帥硬著頭皮道:「要,要你管?」

王婧哼了一聲,道:「你該不會要說你是來解元家做客的吧?不過做客的話,怎麼是從後面翻出來呢?」

郝帥忍不住苦笑,這小娘魚太難糾纏了,居然能等到這個時候在這裡守株待兔等著!

狠啊,太狠了!

姚夢枕滿臉敵意的盯著郝帥,她低聲道:「喂,要不要……」郝帥連忙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好懸沒有讓她把「殺人滅口」這四個字說出來。

郝帥心面清楚,王婧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要是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絕對是捅了馬蜂窩,後果不堪設想,而且這個小娘魚雖然三番兩次跟自己過不茹兩個人之間還不算是死對頭,關係還算不錯,最重要的是,王婧要是真的想抓他,就不會一個人在這裡等他出來了,而是等他進去后,直接110招呼就行了。

儘管不一定拽,但這一點足以判斷出王婧是否有敵意了。

郝帥無奈道:「算你狠,你這麼晚出門,家裡面人不說的嗎?」

王婧嘿嘿一笑,很是得意的說道:「你呢?你家人不說嗎?」她自打認識郝帥來,今天算是最揚眉吐氣的一次了,當場抓了個正著,看來自己所料還是不差,這個傢伙一肚子壞水,來解元家搗鬼來了。

郝帥苦笑不語,他拱手道:「行行,你厲害,今天我認栽了,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再見了您吶1說完,他扭頭便要走。

王婧一晚上耗在外面,哪裡那麼容易讓郝帥走?她連忙上前道:「喂,你偷到解元的伴奏光碟了沒?」

郝帥翻了個白眼:「什麼叫偷?讀書人是竊,竊不是偷1

孔乙己的經典名言被郝帥說出來,說不出的喜感,王婧撲哧一笑,她道:「行行,竊不是偷,行了吧?你到底弄到沒有啊?」

郝帥拿出光碟晃了晃,道:「瞧見沒?」

王婧本來就不齒解元的行為,她雖然不認可郝帥的這種行為,但能給解元一個教訓,這也是她喜聞樂見的。

王婧道:「這下,解元麻煩可大了,我看他過兩天的藝術節要怎麼辦,沒假唱光碟,他還敢上台?哼1

郝帥卻回過頭來,賊兮兮的一笑,道:「為什麼不讓他上台,讓他上!我要讓他這輩子都記得自己上台的那一幕1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