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90章好戲要開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0章好戲要開場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驟然遇到馬雪,心中自然一喜,他笑道:「馬雪,你怎麼在這?」

這本是很隨口的一句問候話,卻問到了馬雪的自尊自卑敏感之處。

按理說上一次在皇家壹號這種娛樂場所被郝帥碰到就已經夠尷尬了,自己本應該再去才是,而且自己老媽受到了郝潔雄的關照和救治,自己更應該「潔身自好」才是。

可是……人是要吃飯,要生活的,郝潔雄是不可能連她的吃喝拉撒都管的,就算看在郝帥的面子上,管了她的一切,可她媽媽呢?

就她母親那點最低收入保障,掛幾次門診錢就沒了,更不用說其他了,而且馬雪要強,婉拒了郝潔雄的經濟支援。

在她看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她如果拿了郝潔雄的太多,那自己在郝帥面前還抬得起頭來么?

馬雪以前對於郝帥,是有著強大心理優勢的,她雖然沒錢,但「白富美」這三條中好歹佔了兩條,就憑這兩條,只要她願意,很快她也能富起來。

可當她與郝帥相處過後,尤其是銀行大劫案后,她見識到了郝帥不同尋常之處,又見識到了郝帥真正的家境后,她原本高在雲端的優勢心理一下被打入泥漿最底端,尤其是現在又在另外一個夜場遇到了郝帥,更是讓她尷尬。

可再尷尬,她也不能不來見郝帥,因為她遠遠的已經看到了這一幕,她知道這家店換了主人,而且正是她所暗戀的這個男生,將來他如果有心一查,是能查到自己曾經來當過賣酒女郎的,與其被人查出來,還不如主動站出來。

可剛站出來,就聽到郝帥這麼一句話,馬雪的臉頓時白了,她本來皮膚就白,還擦著粉,更是白上加白,再加上她怯怯的眼神,就彷彿一隻擔驚受怕的小白鴿一樣,讓人憐惜。

郝潔雄對馬雪是挺喜歡的,他在這個女生身上看到了他所最欣賞的一些品質:倔強執著,孝順堅強。

當今社會,越是漂亮的女孩,越是容易迷失於金錢社會,但凡有點姿色的,都在夜場中迅速沉淪,像馬雪這樣混在夜場賣酒卻依舊潔身自好與自尊自愛的,簡直是個奇。

郝潔雄是調查過馬雪的,他對於調查結果十分的震驚和欣賞,這個女孩居然沒有和任何人有過瓜葛和緋聞,從來都是不假於色!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這個女孩長得太妖艷了,不太符合郝潔雄心目中端莊的正妻形象。

光看馬雪的相貌和身材,那妥妥的就是封建社會的美艷小妾形象,在以往,甚至是在現代的香港或者東南亞,幾乎沒有豪門會娶這樣的女人做正妻,論相貌身材,葉霜霜那樣的是郝潔雄心目中的正妻形象:端莊的鵝卵型臉,五官堂堂正正,即不美艷,又不妖邪,美貌中透著清秀,身材勻稱卻又不讓人浮想聯翩,舉手投足中透著知書達理能進能退的味道。

只不過,在郝潔雄看來,葉霜霜有個很糟糕的老媽,因此本人再好,便就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在郝帥身邊的幾個女孩子中,葉霜霜被pass了,方奕佳那是個野丫頭,而且門不當戶不對,姚夢枕雖然討人喜歡,但是年紀也未免太小了一點,王婧是體制內的,郝潔雄不想招惹,看來看去,也就馬雪最招他青睞,雖然也是門不當戶不對,但是好控制這一點足以抵消。

郝潔雄心中偏愛於馬雪,便有心為她解圍,他笑吟吟的對馬雪招了招手,道:「小雪,怎麼,又來打工?」

這一句話,頓時把馬雪洗得清清白白,說話水準不知道比郝帥這種沒心沒肺的二貨高超到了哪裡去,一下說得馬雪心窩裡面都暖暖的。

馬雪微微淺笑了一下,道:「郝爺爺晚上好。」

郝帥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他有些訕訕的,但他反應還算快,便笑道:「你熟悉這裡的音樂棚不?」

馬雪是一個有心機的女孩子,她知道靠賣酒這個行當是吃不了一輩子飯的,這是一門青春飯,而且幹這一行非常非常的傷身,她見到過許多女孩子為了多賣點酒,跟客戶拼酒拼得年紀輕輕就胃出血,她可不希望自己將來會這樣,所以她一直在想辦法找出路。

這個酒吧的老闆是個音樂發燒友,有完整的音樂棚和音樂設施,這也讓她對dj和錄音行業產生了興趣,將來自己可以轉行做這個,所以她對這個也比較上心,雖然來的時間短,不可能這麼點時間就會了,但在一旁有心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知道一點點事情的。

馬雪微微點了點頭,郝帥便是一喜,笑道:「那你快點帶我去。」說著,他也不避嫌,拉著馬雪的手便往音樂棚而去。

一旁的妖艷美女蛇看得眼珠子都快紅了,心中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自己怎麼就碰不著這麼好的機會能認識這樣的高富帥?這女生憑什麼就能沾上這麼好的機會?

像她這樣的女生自然是不會明白,天底下的男人大抵都是喜歡漂亮女人的,而且越漂亮越風騷的,大抵內心深處是越喜歡的,但是……天底下越是成功越是優秀的男人卻是更欣賞懂得自尊自愛的漂亮女人的,越是這樣的女人,越有更大的幾率能夠成為更優秀男人的伴侶。

原因很簡單,沒有一個成功優秀的男人願意娶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當然了,這也是有前提的,這個前提就是……這個女人得漂亮,否則你說鳳姐守身如玉,潔身自好,那頂個屁用?李嘉誠這樣的男人願意娶她么?

郝潔雄笑吟吟的看著馬雪和郝帥進了錄音棚,劉家名本來還想傻兮兮的跟進去,卻被羅嘉俊悄悄拉了一把,對他打了個眼色,劉家名這才回過神來,沒有衝進去當電燈泡。

但他不當,不意味著沒有人不當,姚夢枕就很沒眼力勁的跑了進去,也沒有什麼人攔她,更是因為沒有什麼人敢攔她。

姚夢枕的地位現在在郝家非常奇怪,按理說她跟郝家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但是她跟郝帥的關係經過郝潔雄的觀察下來,他得出的結論是:看似兄妹,但實為師友。

而且……更多的時候是姚夢枕是老師,因為他有時候能通過羅嘉俊和劉家名拍攝的視頻看見姚夢枕對郝帥耳提面命,諄諄教誨,而郝帥聽得十分認真,彷彿認真受教的孩子。

這就讓郝潔雄更加的詫異了,對姚夢枕的來歷多了幾分猜測,他沒有任何反應,於是其他人自然就更不敢管她,再加上姚夢枕跟瓷娃娃似的,一張小嘴除了在郝帥那裡不討人喜之外,在其他人那裡真是把人甜得膩出水來。

外面的一大幫子人耐心的等待著郝帥,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郝帥和姚夢枕、馬雪從裡面出來了,剛出門,姚夢枕就罵罵咧咧的啐道:「呸呸呸,真不要臉1

馬雪低著頭,臉蛋紅撲撲的,眼角春光流轉,媚眼如絲,嘴角微微含著笑,那模樣,實在是讓人浮想聯翩。

一旁的王婧忍不住心中暗道:他們兩人不會在裡面干那種事情吧?

想到這裡,王婧便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忍不住輕輕啐了一口。

郝潔雄自然不相信自己的這個乖孫這麼不長進,不可能這點控制力和眼力勁都沒有,他笑吟吟道:「用完了?」

姚夢枕翻了郝帥一個白眼,搶著想要告狀,道:「郝爺爺,我跟你說,郝帥這個傢伙,他……」她話沒說完,便被郝帥一把捂住了嘴巴,郝帥笑嘻嘻道:「別說出來啊,說出來就不好玩了。」

一旁的馬雪低著頭,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王婧這時也知道自己大概猜錯了,但她一點慚愧都沒有,反而瞪了郝帥一眼,道:「郝帥,你又在搞什麼鬼?」

郝帥嬉皮笑臉道:「別問,改天到了藝術節開始你就知道了。」

王婧哼哼了兩聲,也便沒有再追問。

郝潔雄見郝帥辦完了事情,他便微微笑道:「乖孫,這家店你喜歡嗎?」

郝帥再傻也知道蛋糕要砸腦袋上了,他剛想拒絕,一旁的姚夢枕悄無聲息的掐了掐他的腰,示意讓他答應下來。

郝帥暗自吃痛,心中一盤算:反正人情都欠下了,收不收下差別都不大,那乾脆就收下吧,反正以後修行要用很多錢。

姚夢枕打的正是這個主意,修行可不是窮人能玩的活兒,正所謂「法財侶地器」,任何一樣沒有強大的經濟收入,那是不可能玩得轉的。

郝帥一點頭,道:「喜歡!就是沒空打理。」

郝潔雄微笑道:「這個沒關係,你可以找人幫忙來打理嘛。」

郝文菁終於插上了一句話,她笑道:「我倒是認識幾個經營酒吧很厲害的人,可以介紹給郝帥。」

其實郝文菁知道,只怕這個酒吧最後其實有可能落在馬雪的身上,但作為漂亮而有權勢的女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像馬雪這樣長相妖艷的女人,因為這樣的女人會讓她們潛意識中感覺到警惕和敵意。

郝潔雄一聽便知道郝文菁的打算,他淡淡的說道:「這個酒吧就交給郝帥來玩玩吧,也不要弄什麼專業人士來打理了。」

郝文菁勉強笑了笑,不再說話。

郝潔雄微笑著看向馬雪,道:「小雪,有沒有興趣學學管理?」

馬雪嘴巴都張大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旁的dj和妖艷美女蛇更是嘴巴張得能塞下自己的拳頭,我靠,這是祖墳冒青煙了吧?

馬雪眼神中透露出恐懼來,事情太美好反而讓她有些畏懼:「我,我,我不行的。」

一旁的妖艷美女蛇恨不得把馬雪扒下來,自己衝上去自告奮勇,笨啊,你不行有人行啊,先答應下來,回頭再找人幫你弄不行嗎?真是蠢得夠可以!

郝帥卻沒想那麼多,他覺得這酒吧交給馬雪打理挺好,她也有個經濟收入,自己也可以當甩手掌柜,至於如果經營不善後果怎樣……那他就管不著了,反正沒花他本人一分錢,崽賣爺田不心疼!

馬雪便這樣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的成為了……一家夜店酒吧的老闆。

郝帥出了酒吧后,也沒有想著再把磁碟還回去,因為他知道,現在離藝術節開始還兩天呢,這時候的假唱磁碟已經被他改過了,還回去萬一讓解元聽出個好歹來,那就功虧一簣了。

解元就算髮現光碟丟了也沒什麼,因為既然是磁碟,那就肯定有備份,到時候再刻錄一份就是了。

事實證明郝帥所料想的一點也不差,解元第二天起來發現磁碟丟了,雖然在家裡面翻箱倒櫃的找了一圈,但他也沒往心面去,只是告訴老媽再刻錄一份給自己。

這件事情郝帥便瞞天過海,神不知鬼不覺的混了過去。

這樣,時間很快來到了兩天後,讓一中上下為之沸騰的藝術節,熱鬧開幕了。

=====================================

終於忙完劇本了,可以休整一下了,從今天起慢慢恢復更新~

&nnsp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