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95章三俗歌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三俗歌曲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解元開始表演的時候,這已經是接近整個藝術節的尾聲了,節目處於倒數的位置,而郝帥等人的節目卻是倒數第一,是壓軸戲,這也是看了節目的老師們對他們的節目有信心才這樣排的。

而解元的獨唱,一開始並沒有什麼人期待,畢竟他不像郝帥這麼高調,剛入學不久就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是校園中的風雲人物,而他初中在一中讀的,高中也在一中讀的,可認識他的人就僅限於自己班級的同學,再多就得算是任課老師了。

因此他上台的時候,台下幾乎沒有人注意他,而對於這樣的節目,台下的學生們往往都會報以最直觀的反應:不搭理他,自己私下聊天。

解元剛走到舞台中央,便聽見下面的嘈雜聲如同浪潮一樣撲來,讓他頓時心情大壞,一下緊張了起來。

人在台上一緊張,整個人的動作就會走形,反應也會變慢,台下有沒有分心的學生們瞧見他在台上手足無措,頓時心中輕視之心大起,也都紛紛扭頭聊天去了。

一時間台下嗡嗡聲一片,讓台上的解元頓時出了一背的冷汗。

台下的解母心中大怒,她今天特意抽了時間來看自己兒子的演出,雖然是假唱,但是瞧見自家兒子在台上風光,做母親的還是十分驕傲,可她沒想到的是,自己兒子一上場,居然台下就亂成一片,這簡直是當面打臉嘛!

可節目又無可奈何,她朝那些嘰嘰喳喳的學生們怒目而視,可這些學生們知道她不是老師,又有哪個人鳥她?

她在台下惱怒不已,可有人卻是幸災樂禍。宋亞迪瞧見解元這模樣,忍不住冷哼道:「哼,最好一會對口型都對不上。」

一旁的王婧瞧了她一眼,很快她留意到不遠處的馬雪臉色怪怪的,腮邊微含暈紅,眼中眼波流轉的飛快瞥了郝帥一眼,那目光含羞帶嗔,讓人浮想聯翩。

王婧不禁想起郝帥與馬雪從酒吧的音樂棚出來的情形,她心道:郝帥到底把這解元的歌改成什麼了?

王婧心面像有二十五隻小老鼠一樣,百爪撓心,但她知道,她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因為音樂已經響了起來。

音樂響起來的時候,解元頓時鎮定了許多,畢竟假唱和真唱是不一樣的,真唱的話,在緊張情緒下,很有可能會聲線失控,導致不受控制的顫音和走調的情況出現,但假唱就不用怕了,反正口型對上,話筒別拿反就行。

解元定了定神,聽著音樂響起,心中默默數著節奏和節拍,等歌聲開始的時候,他嘴巴一張,這嘴型就算是對上了。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解母找的專業歌手一唱,台下原本在聊天說話的學生們頓時就驚住了。

唱歌這件事情大家都會,但是唱好,那就不容易了,尤其是專業加嗉侗鸕模一開口,哪怕外行人都是能聽出差別的。

業餘的歌手唱得好的,基本都能做節奏和音準沒問題,但是到專業級別的歌手與他們的區別就在於聲線的凝聚、聲音穩定而特點,中氣充沛與渾厚。

只要不是音痴或者聾子,這些都是能分出區別的。

而最有意思的是,一個人唱歌的聲音有時候往往和他的說話聲音又是不同的,很多的歌唱家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一開口就是無比磁性渾厚的嗓音,有些甚至一開口聲音還很沙啞,但是一唱起歌來,歌聲高亢嘹亮,令人瞠目。

也正是因為這樣,歌聲一響起來的時候,台下的學生們立刻被鎮住了,他們話也不說了,一個個目光緊緊的盯著舞台上,目瞪口呆,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緊張無比的男生上台,一開口就技驚四座!

三班班上不了解情況的同學們也是一個個呆若木雞,他們沒想到解元唱歌的反差居然這麼大,上一次簡直渣到不行,這一次居然來了個大翻身,彷彿醜小鴨變白天鵝一樣!

難道上次是故意的嗎?

聽聲音,和解元的聲音倒是很像啊!

「靜靜地陪你走了好遠好遠

連眼睛紅了都沒有發現

聽著你說你現在的改變

看著我依然最愛你的笑臉

這條舊路依然沒有改變

以往的每次路過都是晴天

想起我們有過的從前

淚水就一點一點開始蔓延……」

張敬軒的斷點是流行歌曲的經典曲目,在ktv中點播率極高,無論旋律和歌詞都深得人們喜歡。

台下的學生們個個都是耳熟能詳,有些人聽得入神動情,情不自禁的跟著哼了起來。

這時候,台下嘰嘰喳喳的聊天聲早就消失不見了

解元在台上倒是十分投入,假唱也唱得有模有樣的,如果不知道詳情,根本看不出絲毫端倪來,台下的解母這時候才開心的笑了起來,雖然是假唱但還是心滿意足的左顧右盼,恨不得指著台上的孩子說:這是我的孩子!

宋亞迪聽見這歌聲,頓時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聲,一臉的嗤之以鼻,而王婧則是疑惑的打量著一旁的郝帥,在她聽來,前面的歌聲幾乎沒有變動,郝帥到底動了什麼手腳呢?

這個時候劇場之中除了音樂和歌聲之外,再有的就是台下有些觀眾們入神的輕哼附和聲,幾乎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聽著,音樂的力量便是如此的強大。

解元在台上目睹著這樣的轉變,心中歡喜與自得之情難以言表,他目光掃了台下郝帥一眼,見他也定定的看著台上,心中更是忍不住高呼:郝帥,看清楚了,我比你更受歡迎!我的節目比你更好!你算個什麼東西!

解元心中的得意彷彿春天的野草,瘋狂的滋長著,但是他並沒有留意到郝帥聽到解元唱到「過完了今天就不要再見面,我害怕每天醒來想你好幾遍……」的時候,他的嘴角浮現出一個壞壞的笑容,彷彿青春叛逆的少年做了一件極為得意又極其惡劣的惡作劇。

這時候馬雪的臉也忍不住紅了起來,她飛快掃了郝帥一眼,鮮紅的菱唇緊緊抿了起來,嘴角微微上翹,像是隨時要忍住笑的模樣。

就在這時,音樂一轉,解元聽到伴奏音樂中出現了一絲絲微微的停頓,但這一丁點兒的停頓幾乎沒有引起他的注意,他繼續跟著音樂做著口型,往下唱著「我吻過你的臉,你雙腳扛在我的雙肩……」

這一句歌詞一出來,台下所有人都是一愣,他們腦海中不約而同的冒出同一個念頭:我了個草,我,我特么的沒有聽錯吧?是,是我聽錯了還是這傢伙唱錯了?

原本滿臉笑吟吟的孔校長頓時端坐了起來,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解元,他旁邊的老師們也都一個個驚疑不定,背上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解母更是呆若木雞,她驚慌失措的四周看了一眼,想要求證什麼,可她瞧見四周同學們的目光都十分古怪的瞧著郝帥,她心中頓時咯一下,但她依舊抱著僥倖,心道:不會的,肯定是我聽錯了,肯定是大家都聽錯了。

郝帥此時已經是低下頭來,他雙肩不停的聳動,嘴巴像是漏氣了一樣,不時的發出撲哧的聲音,引得一旁的宋亞迪不解的向他看來。

這時候王婧、姚夢枕才知道,郝帥這壞胚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這個混蛋改了最關鍵的一處歌詞!而且改的還特么的這麼三俗!還特么的讓解元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唱出來!

丫太無恥了!!!

王婧和馬雪一樣,兩頰緋紅,兩人都低下了頭去,又想笑,又不敢笑,身子一顫一顫的。

台下的學生們都聽出了問題,台上的當事人解元自然不可能什麼都沒察覺到,他此時看著台下交頭接耳,目光狐疑的師生們,背上汗出如漿,心中恐慌到了極點。

好在這首歌是有重複的,唱到第二遍的時候,歌詞果然又來了。

「我吻過你的臉,你雙腳扛在我的雙肩……感覺有那麼甜我那麼依戀。」

這一次……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後台和台下所有人心中像是爆炸了一萬顆原子彈!!

我你馬勒個嗶嗶啊!

你雙腳扛在我的雙肩?我草,老漢推車啊?你丫真敢唱啊!還特么的那麼甜我那麼依戀!

解元你真特娘的有種!!

這麼三俗的歌詞也敢在這個場合唱!!

台下一片哄然,幾乎所有學生都笑得死去活來,險些撒手人寰,便是之前被郝帥氣到內傷的古麗夏娜這樣保守的人聽見了,都忍不住撲哧一下笑了出來,又羞又覺得好笑,一旁其他豪放的新疆女生們更是笑得前仰後合,呼天搶地。

姚夢枕最是誇張,她終於不用再憋著笑了,這時候她使勁捶著座椅,笑得眼淚水都快要掉下來了,絲毫不顧自己是一個女生。

方奕佳笑得倒在了葉霜霜的懷裡面,上氣不接下氣,腮幫子都笑得發酸,宋亞迪更是花枝亂顫,笑得毫無平日的淑女形象,王婧、葉霜霜、馬雪等人顧著矜持,不敢笑得如此囂張,只是捂著嘴,強忍著笑,但肚子卻是笑得一陣陣抽得痛。

一時間劇場之中的笑聲如同浪潮,一下將音樂聲都吞沒了,而解元此時彷彿石化一樣站在台上,他呆若木雞,如同照片中定格的人像。

===============================================

抱歉,北京出差中,忘記打招呼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