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97章開門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7章開門彩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等人一上台,台下的聲音立刻變小,之前看過他們綵排的學生們將他們吹上了天,以至於學生們的期待感爆棚,以至於學生們都興奮的盯著郝帥等人,期待著他們的節目,一個個目不轉睛。

葉霜霜微微有些緊張,捏緊了拳頭看著台上,她關心則亂,生怕郝帥在台上也丟了臉去,那簡直比她自己在台上丟臉還要誇張,一旁的方奕佳瞧見她的模樣,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輕聲笑道:「安啦,他肯定沒問題的啦1

葉霜霜如夢初醒,她勉強笑了一下,心中暗道:是啊,為什麼自己這麼緊張?為什麼佳佳卻這樣的不緊張?

葉霜霜的目光讓方奕佳看懂了她內心所想,方奕佳笑道:「霜霜,你想啊,郝帥什麼樣的陣仗沒見過,怎麼可能在這種小陰溝裡面翻船呢?」

葉霜霜頓時恍然,她目光複雜的看了方奕佳一眼,心中暗嘆道:是啊,還是佳佳了解……我,我都已經變得快不了解郝帥了。

葉霜霜一度以為自己是了解郝帥的,但實際上,她發現自己並不真正了解這個男生,雖然她是唯一一個從郝帥那裡接受到真正表白和好感的女生,但她依舊有著強烈的不安感,這種不安感來源於距離,來源於其他女生的壓力,來源於她對郝帥的陌生感。

雖然是近水樓台,但是她心面隱隱覺得,郝帥身邊的女生們,除了姚夢枕……似乎沒有一個人真正了解過這個男生。

方奕佳瞧見葉霜霜黛眉微蹙,她握著對方是手,微笑著小聲道:「行啦,別東想西想了。」

葉霜霜看著台上的郝帥等人紛紛擺好姿勢,尤其是郝帥,穿著一身古代書生的衣服,背對著觀眾,面對著舞台上簡單的布景,而台下的女生們忍不住小聲的指指點點,嘰嘰喳喳,她心中藏了許久的一個心思,便忍不住說了出來:「佳佳,你就不擔心么?」

方奕佳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不解的問道:「擔心什麼?」

葉霜霜扭頭看了看旁邊,四周的女生們有的兩眼放光的看著台上,有的眼睛簡直變成了星星,還有的雖然沒這麼誇張,但也是滿眼期待,充滿了好感。

方奕佳一下就明白了過來,她洒然的笑了笑:「嗨!這個啊!擔心啊,可擔心有什麼用?他要真是這麼花的人,那他估計得累死……」說著,她吃吃的笑了起來。

葉霜霜忍不住苦笑,她搖了搖頭,心中暗自羨慕,她性格較為內斂,無法做到像方奕佳這樣洒脫。

想到這裡,葉霜霜忍不住朝旁邊馬雪看了一眼,卻見這個女生一聲不吭,兩眼直直的看著台上的郝帥,目光堅定而炙熱,這更加讓葉霜霜心中暗嘆了一聲:不叫的狗才咬人啊!

正當葉霜霜在台下雜七雜八的亂想時,舞台上的音樂開始了。

這是具有濃重中國風的音樂,一開始出來是古箏,音樂悠揚而雅緻,一下將人帶入到竹林氛圍之中。

郝帥背對著眾人,高聲念誦著台詞:「千里赴考,銀漢迢迢路遙。寒窗苦讀,懸樑刺股苦熬。千軍萬馬,龍門魚躍一朝。」

這一段開場白,儘管文縐縐的,但是台詞一下引起了幾乎所有人的共鳴。

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所有的讀書人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魚躍龍門,出人頭地。

古代這個夢想集中體現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一件事情上,因為封建社會將幾乎所有最好的晉陞通道都集中在科舉制度上,要想成為人上人,就必須要走科舉這條路,就必須要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雖然說新中國以來早就沒了科舉,但實際上現有的考試製度與科舉制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只是將考試的內容擴大了,考生的就業範圍擴大了。

大學,意味著敲門磚,意味著一個窮苦學生要想改變命運的一切目的。

這講的雖然是一個古代考生的故事,但台下上千名師生,哪個不是曾經經歷過「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或者即將經歷這些的人呢?尤其是高二高三的學生們,一個是即將面臨高考,一個是即將面臨緊張沉重的高三生活,他們的代入感更加的深刻。

這種強大的身份代入感讓台下的觀眾們一下就入戲了,一時間劇場中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台下鴉雀無聲。

有些人聽著郝帥念著這些台詞,還以為這台詞是他寫的,對他的印象都有些改觀,可他們不知道,這第一段對白通俗易懂中透著一點小文采,自然不可能是郝帥這個胸無點墨的傢伙寫的,這是宋亞迪這個才女寫的,她短短几句話,一個夢想著金榜題名文縐縐赴京趕考的苦情書生躍然眼前。

就在大家認真看戲的時候,郝帥接著說了下一句話:「衣錦還鄉,美女嬌娘太少……」

這時候躲在布景後面的侯天寶鑽了出來,他一身僕人打扮,腦袋上戴著一個元寶一樣的帽子,還歪在一邊,說不出的滑稽可笑,他毫無話縫的接住了郝帥下面一句話,道:「……黃粱美夢,痴心妄想太早1

這一吐槽將書生的美夢殘忍打碎,讓郝帥對他怒目而視,台下的學生們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葉霜霜等人也是忍俊不禁。

郝帥和侯天寶的形象一下便在台下觀眾的心中立住了。

郝帥怒目道;「喂,你這吃貨,剛才幹什麼去了?喊你半天不見你人影,突然冒出來就拆我的台,你這是鬧哪樣啊?啊?你要鬧哪樣?」

剛才還文縐縐的古文范兒,一下變成了具有網文特徵的現代台詞,這種台詞前後的落差感讓台下觀眾們覺得十分喜感,尤其是侯天寶畏畏縮縮的縮著個腦袋的模樣,讓許多人哈哈笑了起來。

侯天寶這個角色基本上就是他本色演出,倒也不用裝,他便是這種受氣包的慫樣,他吭吭哧哧道:「少爺,我到前面探路去了。」

郝帥怒氣不減:「你探個路要四個時辰嗎?」說著,他一挽袖子,露出手上亮的手錶,道:「你看看,現在幾點了,現在幾點了1

這下,台下沒看過綵排的學生們都看出來了,這是一個古風和現代風混搭的舞台劇,他們只覺得一陣新鮮,不少學生們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侯天寶低下頭來,他委屈的說道:「少爺,前面道路崎嶇,樹林茂密……我,我迷路了。」

郝帥恨鐵不成鋼的戳著侯天寶,道:「什麼?你迷路了?你有沒有搞錯啊?讓你探個路你也能迷路,讓你去化緣弄點吃的,你自己先吃光,讓你去幫我勾搭小妹妹,你把人家全嚇跑,你說你能幹什麼?說,你能幹什麼?」

侯天寶囁囁難言,但很快他鼓起勇氣,抬起頭來:「少爺,我身肥體壯,能當你的保鏢,能幫你壯膽1

他話音剛落,舞台上頂部的燈光頓時滅了一大片,緊接著一陣陰森的音樂和陰風聲響起,侯天寶立刻嚇得一竄三尺高,扭頭就跑。

郝帥大怒道:「喂,這就是你給我壯膽啊?」

侯天寶頭也不回,大聲道:「是啊,我再給你壯膽1

郝帥怒道:「我靠,i服了u!這都他娘的什麼書童啊1

侯天寶躲到不遠處的象徵著樹叢的布景後面探出一個頭來,緊張兮兮的揮舞著胳膊,道:「少爺,我在精神上支持你1

郝帥怒道:「屁啊,我還想在肉體上消滅你咧1

台下一片哄堂大笑!

這種對話,其實經常發生在郝帥的日常生活中,他與姚夢枕、侯天寶、王婧經常這樣說話,尤其是他和姚夢枕、王婧在一起鬥嘴的時候,經常妙語連珠,會有令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的話語,這讓宋亞迪吸收了不少。

這種極為貼近學生們日常生活的對白,一下拉近了台下觀眾們和台上演員們的距離,而這種現代風格和古代風格混搭的劇,對舞台演員的要求是極高的,因為一旦演員表演不到位,台下的觀眾就會齣戲,一旦齣戲,再好再搞笑的對白他們也是笑不出來的。

對於演戲而言,再沒有什麼比讓觀眾齣戲更可怕的事情了。

而郝帥卻是一個天生的演員,他心理素質極為強悍,嬉笑怒罵,信手拈來,任何情緒之間的轉換彷彿與生俱來的天賦,根本不需要醞釀,再加上他在舞台上投入的狀態和洒脫自然的表演,一下獲得了滿堂彩。

即便是在台下看著他們表演,恨郝帥恨得牙痒痒的古麗夏娜,此時都忍不住微微抿了抿嘴,嘴角微微上揚。

在後台幕布旁邊等待上場的宋亞迪和王婧彼此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十分欣慰,她們知道這時候該她們上場了,是她們接受考驗的時候到了。

這兩個人一個舞台表演經驗豐富,一個心理素質過硬,按理說是不會出現問題的。

但事情往往不順人意的地方就在於……總會有一些無法預料的意外出現,宋亞迪和王婧兩人穿的是古代的仕女服,這種衣服長裙迤地,裙擺拖在地上彷彿流蘇,煞是好看,但是……一不小心就會踩到裙邊。

王婧雖然心理素質過硬,但是她舞台經驗可不豐富,不像宋亞迪這樣上台的時候暗自提了一下裙擺,避免讓自己踩到裙邊。

而王婧卻是盈盈而去,一隻手拿著仕女小扇,一隻手矜持的放在身前,一副古代淑女的模樣,可她上台沒幾步……忽然一腳踩在了裙邊上,她身子一歪,上台就摔了一跤……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