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章你先放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章你先放手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站在郝帥跟前的是一個小女孩兒,容貌極美,腦袋上還豎著兩個小辮子,辮子上系著蝴蝶穿花金香囊,身上是襖紅色比甲,比甲上著雲霧白鳳,美輪美奐,在比甲裡面是一件乳白色的長裙,綾羅綢緞,如披霧水紗煙。

女孩兒看起來大約才十歲左右的年紀,一張古典的鵝卵形面孔,雖然年紀小小,但是一雙桃花眼水汪汪的極為惹眼,尤其是那秀氣筆挺的鼻子和粉嫩紅潤的菱唇,當真讓郝帥看得目瞪口呆,不敢想像這女孩兒再長大一點,那又會是怎樣傾國傾城的紅顏禍水。

郝帥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小女孩兒,仔細上下打量著,心中震驚無比,他吃吃的問道:「你,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女孩兒也眼睛定定的打量著郝帥,她指了指靈鏡,卻是一言不發。

郝帥張口結舌的看了一眼靈鏡,卻見上面漂浮著的八個字漸漸消失,他眨巴了下眼睛,又看向女孩兒,試探性的問道:「你是……神仙?」

女孩兒下意室⊥罰郝帥又問道:「那,你是……妖怪?」

女孩兒叉著腰,抬起手,袖子中露出一截雪白皓腕和蓮藕一般的胳膊,脆生生的說道:「呸,你才是妖怪1

郝帥後退了一步,眼睛使勁亂轉,他心中飛快的轉動著念頭:我的個如來佛祖阿拉真主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這妞兒到底是什麼人?

女孩兒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便撿起地上的靈鏡,愛惜的用袖子擦了擦,然後遞到郝帥跟前,俏生生的說道:「喂,拿好了,這個是乾坤如意鏡,可是天宮至尊法寶,小心別讓人看見,到時候害了你的性命不要緊,可別連累了我的性命1

乾坤如意鏡?天,天宮?神馬東東!我還神六呢!!

郝帥腦袋裡面亂成一團,他下意識的獃獃接過乾坤如意鏡,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不自覺的便像行屍走肉一樣轉頭往外走去,他一邊走,一邊腦海裡面翻江倒海一般的想著剛才的事情,只覺得眼前這一切實在是太離奇,忍不住便抬手用力揪了一下自己的臉。

「哎喲1郝帥一聲大喊,抽了一口冷氣,正揉著自己的臉,冷不丁聽見身後一個女孩兒撲哧一笑。

郝帥扭頭一看,卻見剛才那個女孩兒亦步亦趨的跟著自己,郝帥忍不住驚道:「你跟著我幹什麼?」

女孩兒扮了個鬼臉:「廢話,我是鏡靈,不跟著你,我跟誰啊?」

郝帥張口結舌:「鏡,鏡靈?」

女孩兒笑眯眯的看著郝帥,點著腦袋,小辮子一晃一晃的:「對呀對呀,我叫姚夢枕,你叫什麼名字?」

郝帥下意識的說道:「郝帥……」

姚夢枕眨巴著眼睛:「問你名字呢,沒問你帥不帥。」

郝帥無奈的說道:「姓郝名帥……叫郝帥。」

姚夢枕愣了一下,隨即便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名字真不要臉,你長得一點也不帥,也敢取這個名字1

平心而論,郝帥也知道,自己長得還真是不怎麼帥,一雙小眼睛,眉毛又平又淡,相貌平平無奇,叫這名字真有點坑爹。

郝帥不是第一次被人這樣笑話,但被這樣漂亮的一個小姑娘笑話,這卻是平生頭一遭,郝帥頓時覺得自尊心嚴重受創,臉拉得老長,說道:「呸,生下來長什麼模樣,叫什麼名字,那是我能做的了主的嗎?你長得很漂亮么?」

姚夢枕得意洋洋,仰頭打了個哈哈,開玩笑,便是九天之上的天界,又有幾個人敢跟自己比相貌?

柳夢枕笑嘻嘻的說道:「怎麼不能做主?我這名字就是我自己取的。」

郝帥冷笑道:「那你的相貌呢?」

姚夢枕笑眯眯道:「也可以自己選啊,要不要我教你?」

郝帥哪裡相信她的話,冷哼一聲,上下警惕的打量了她一眼:「鬼才信你1自己快步而走。

姚夢枕眼珠滴溜溜一轉,她知道眼前這人便是乾坤如意鏡認下的法寶主人,自己將來的命運只怕就要與這個少年糾結在一起了,他早點修行成仙,自己也好早點超脫,從鏡靈身份重新解脫出來。

她有心想要讓眼前這個少年趕緊修行,而且在她看來,乾坤如意鏡這是什麼寶貝?這可是在九天仙界,人人眼紅的至尊法寶啊!滿天神佛打破了頭都想爭著要!這個少年一會要是知道其中的妙處,只怕哭著喊著也要求自己吧?

姚夢枕心面得意,彷彿智珠在握,她打量著郝帥,心中盤算著,這個傢伙被乾坤如意鏡認為法主,顯然是有一定天賦和資質的,雖然看他相貌平平,骨骼也不怎麼精奇,就是長得高了一點,但……有本姑娘教導他修行,想來用不了多久就能成為天下無敵的金仙高手吧?那時候,本姑娘的任務可就算完成了,可以回九霄天界繼續逍遙自在去了!

姚夢枕眼珠不停打著轉,得意的笑著,彷彿一會這個少年就要抱著自己大腿大喊:姑奶奶,快點教我修行吧,我要當神仙!

哼,那些天界的傢伙們平日里不也這樣求自己的么?

姚夢枕想到這裡,在後面追了幾步,說道:「喂,我真有辦法啦,你想不想學啊?想學我就教你,讓你變得名副其實,好不好?」

誰料,郝帥回過頭來,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天底下沒有不要錢的午餐!所以,謝啦,你哪來回哪去吧,別跟著我!誰稀罕1

啊?!

姚夢枕張口結舌目瞪口獃獃若木雞的看著郝帥氣鼓鼓的離去,她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她姚夢枕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拒絕過?

她心面這個抓狂呀!

姑奶奶一片好心,居然被當成驢肝肺!

這個混蛋,如果不是看在他是靈鏡法主的份上,我,我,我早就捏死你,掐死你,弄死你,踢死你了!居然敢這麼跟姑奶奶我說話!玉帝哥哥都不敢這樣跟自己呼三喝四!

姚夢枕容貌極美,修為也極強,在天界從來都被人追捧慣了,卻沒想到自己為了應劫,化身為鏡靈下到這世俗凡塵中來,竟然願意受這鳥氣!

姚夢枕深吸了一口氣,小胸脯一起一伏的,心中暗道:這個混賬殺千刀的,姑奶奶一會收拾得你哭爹喊娘求我修行!

姚夢枕咬牙切齒的看著郝帥,手中快速捏了個指訣,悄悄溜到郝帥身後,照著郝帥的后腰伸出一根粉嫩嫩的手指頭戳了下去,嘴裡面咬牙切齒的小聲嘟囔道:「死吧,死吧,死吧1

她戳的這個位置正是人體的腰眼位置,這個位置附近的肉又嫩又細,而且十分敏感,姚夢枕若是運足了法力真元戳一下,立刻能刺激得郝帥笑上一整天。

哈哈大笑是好事,所謂笑一笑十年少,但如果笑上一整天,那可就是天底下第一悲慘的事情了,姚夢枕在天界之所以受人追捧,誰見了她都笑臉相迎,不僅僅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法力高強,最重要的是,這位姑奶奶心眼小得很,誰惹了她都要想盡辦法捉弄回來,位高權重的神仙們一個個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跟她去計較,搞這些小孩子把戲,只好哭笑不得的捏著鼻子聽之任之。

姚夢枕這一指頭戳下去,便已經似乎看到郝帥在地上笑得翻滾不停,死去活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求饒模樣。

郝帥只覺得腰間一癢,捂著腰往後扭頭一看,卻見姚夢枕拿著手指頭咬牙切齒的戳著自己腰,像詛咒一般念呃吧,死吧,戳死你,戳死你,癢死你,癢死你1

郝帥又驚又笑,捂著腰跳開一步,喝道:「喂,你幹什麼?」

姚夢枕抬頭看了一眼郝帥,奇道:「你怎麼不笑?」

郝帥破口罵道:「笑你妹啊1

姚夢枕眨巴了下眼睛,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又拿手指朝著郝帥腰上戳去,郝帥氣得笑了起來,一個頭皮拍在姚夢枕的腦門上:「喂,別鬧了,哪來回哪去吧,神經病!別跟著我,煩死了1

姚夢枕一隻手捂著自己的額頭,另外一隻手舉著手指頭,獃獃的看著郝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他居然打我!他居然敢打我!這這,這真是反了天了!誒,等下!為什麼這傢伙不笑呢?難道自己戳錯位置了?不可能啊!自己就算閉著眼睛也不可能戳錯啊,就算戳錯了,自己的法力修為也足以……

等等!

法力修為?

姚夢枕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她舉起手來,茫茫然看了看自己的手,猛的想道: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神仙之身了,自己是鏡靈,法力修為和眼前這個法主是成正比的,他修為越高,自己越厲害……

姚夢枕想到這裡,小心臟拔涼拔涼的,渾身像是被澆了一盆冰水,透心涼,冰冰涼,每一個毛孔似乎都在冒著寒氣!

不,不會吧?!

姚夢枕忽然有種想哭的衝動,自己一身驚天地泣鬼神的功夫,就這樣沒了?這落差也太大了一點吧?

不,不過沒關係,就算沒有了法力修為,自己難道還收拾不了這個傢伙么?打也打得他哭爹喊……

咦,不對,再等等……

姚夢枕咬牙切齒的掄胳膊挽袖子,忽然間又發現有點不對勁,自己的手,似乎太小,胳膊有點太粉嫩了一點吧?剛才還覺得郝帥長得太高,居然比身材高挑的自己還要高那麼一老截,現在看來……

莫非自己也變小了!!

姚夢枕這下可真是崩潰了!

法力修為也沒了,自己居然還變小了!這,這是什麼情況!下凡前沒人告訴自己會是這樣的情況啊!不帶這樣欺負人的吧!

姚夢枕活到這麼大,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她心面這個委屈難過呀,小鼻子一抽,頓時眼淚汪汪,一雙桃花眼秋水漣漣。

郝帥見她一個人在旁邊哭鼻子,心中倒是一軟,暗道:這妞兒來歷古怪,又這麼小,我這樣欺負她,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剛才,她也不過是童言無忌吧?我至於跟她生這個氣么?

他正想著,忽然聽見旁邊傳來一個女子的呼喊聲:「小帥,你在這裡幹嘛呢?怎麼還不回家?」

這聲音郝帥可熟悉極了,正是自己老媽的聲音,郝帥立刻扭過頭來,點頭哈腰,滿臉堆笑的討好道:「哎,老媽啊,我剛下課放學,正要回家呢。」

在郝帥跟前站著的是一個兩鬢斑白的中年女子,叫鄒靜秋,面黃肌瘦,個頭矮小,倒是五官長的不錯,依稀可以看出年輕的時候是個美人兒。

鄒靜秋一眼瞧見郝帥一身泥土,還有些血跡,她頓時大怒,拎著菜籃子便上前來,使出九陰白骨爪,一下揪住了他的耳朵,怒道:「你又跟人打架了?還打出血來了?又惹事了,對不對?」

郝帥頓時歪著腦袋,踮著腳,齜牙咧嘴吸著冷氣,大喊道:「媽,快放手,快放手,耳朵要掉了!哎喲,疼死我了1

姚夢枕在一旁看得兩眼發直,她很快意識到了什麼,眉開眼笑起來,心中興奮的吶喊道:「對對,用力,再用力,揪死他,讓他欺負我,快,再用力點,往上提,哎呀,笨手笨腳的,往上,往上1

姚夢枕咬牙切齒,兩條胳膊揮舞著,恨不得自己化身為郝帥的母親,衝上去死死的揪住這個可惡的傢伙的耳朵,一雪前恥!

但這一切顯然是不可能的,畢竟血濃於水,鄒靜秋很快鬆開手,怒視著郝帥,說道:「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郝帥揉著耳朵,苦著臉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但自然隱瞞了自己篡改對方紙條的事情,又隱瞞了自己在小院中看見屍體血跡的事情。

鄒靜秋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從小喪父,缺乏管教,野慣了,就知道惹是生非,從來不讓自己省心,她就怕郝帥跟人打架,不知輕重,把別人給打傷了,到時候家裡面可怎麼賠得起?

但聽說郝帥沒事,別人也沒事後,鄒靜秋便也放下心來,喝罵了兩句便停住了,畢竟這是在外面,家醜不可外揚。

鄒靜秋理了理郝帥有些亂七八糟的衣服,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姚夢枕,奇道:「這是誰?」她之前看到姚夢枕與郝帥的打鬧,因此好奇問了問。

姚夢枕正有些失望鄒靜秋只揪了郝帥兩下耳朵就沒揪了,可聽鄒靜秋這麼一問,心中忽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眼珠滴溜溜一轉,登時有了主意。

姚夢枕乖巧的小鼻子抽了抽,桃花眼中的淚珠兒所來就來,吧嗒吧嗒的便往下掉,一會兒便哭得稀里嘩啦的,她上前拉扯著鄒靜秋的衣服,一指郝帥,嬌滴滴的哭道:「伯母,郝帥欺負我1

姚夢枕長得極漂亮,年紀小小跟個大號的瓷娃娃似的,她這一聲伯母,一下喊到了鄒靜秋心坎裡面去了,就算是鐵羅漢被這一喊都要化成繞指柔,更何況鄒靜秋母愛發作,當真是心疼愛憐之極,連自己兒子為什麼會認識這個小娃娃都忘記問了,立刻便蹲下來,愛憐的摟住了她,拍著她的背,哄道:「這個壞傢伙,怎麼能以大欺小呢?回去伯母幫你教訓他1

姚夢枕靠在鄒靜秋肩膀上,面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得意洋洋,像是在說:得罪我?哼,有你好受的!

郝帥目瞪口呆,兩眼發直,他無法想象一個長得這麼漂亮的小姑娘居然這麼陰損!還神仙鏡靈呢?我呸啊,蛇蠍美人啊!

鄒靜秋回過頭狠狠的瞪了郝帥一眼:「回去跟你算賬,這麼可愛漂亮的小姑娘都欺負,還有沒有人性1

郝帥頓時叫起撞天屈:「老媽,我1

可鄒靜秋扭過頭去,壓根不搭理他,寵愛的看著姚夢枕,柔聲問道:「小妹妹,你叫什麼?你家人呢?怎麼一個人在外面啊?家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

姚夢枕之前還有點演戲的味道,可這時聽鄒靜秋一說,登時覺得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下凡來,舉目無親,碰到一個靈鏡認主的法主居然是這麼個潑皮混賬,心中悲從中來,倒是真的悲戚戚的哭道:「奴奴叫姚夢枕,我,我沒有家人了,也,也回不去了……」說到這裡,竟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一哭可要了親命,鄒靜秋也跟著紅了眼睛,摟著姚夢枕,愛憐的說道:「哎,囡囡不哭啊,不哭,不要怕,如果沒有人要你了,伯母要你!先到伯母家去住,我們慢慢找你的家人?等找到你家人了,你再跟他們回去,好不好?」

姚夢枕淚眼汪汪的點了點頭,眼底深處卻飛快閃過一絲狡黠。

郝帥看在眼裡,倒吸一口冷氣,,這妞兒也太會裝乖賣萌了吧?

他忍不住對自己老媽說道:「喂,老媽,這傢伙她……」

郝帥話沒說完,鄒靜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頭皮上,怒道:「沒禮貌,什麼這傢伙那傢伙,她沒有名字嗎?」

姚夢枕看見這一巴掌拍得郝帥捂著腦門叫疼,心面這個歡喜呀,笑得沒鼻子沒眼睛的,可等鄒靜秋扭頭看向她的時候,立刻又變得淚眼朦朧,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郝帥氣得七竅生煙,指著姚夢枕說道:「老媽,你看她。」

鄒靜秋回過頭,又是惡狠狠的敲了他一下:「你是哥哥,應該照顧比自己年紀小的妹妹,快點帶她回家,我先回去做飯菜。」說著,回頭憐惜的替姚夢枕捋了捋額前細碎的劉海:「可憐的囡囡,肚子餓了吧?伯母給你做好吃的。」

說完,她便拎著菜籃子朝自家走去,一邊走一邊回頭催促道:「愣在那裡幹什麼?走啊?」

郝帥氣得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他從小缺乏管教,無法無天慣了,誰都不放在眼裡,不管碰到誰都沒有吃過虧,居然今天吃了這麼大一個悶虧,這讓他如何不鬱悶?

而姚夢枕也是一樣,一出生落地便是九天神仙,從來不知道吃虧是何物,這一大一小兩人大眼瞪小眼,伸長了脖子,像鬥雞似的,互不相讓。

姚夢枕對郝帥扮了個鬼臉,火上澆油道:「讓你欺負我!讓你不聽我話!哼1

郝帥是個驢脾氣,他氣得怒笑了起來,彎下腰,伸出手,一下揪住了姚夢枕有點兒嬰兒肥的臉頰,怒道:「別以為你年紀小我就不敢收拾你1

姚夢枕驚得呆了,她從來不敢想像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敢伸手揪自己的臉!!

這這這,這簡直是潑天大膽,這傢伙找死嗎!!姑奶奶我要是有法力,你早死了一萬遍啊一萬遍!

姚夢枕氣得發瘋,一抬手,踮著腳,一下揪住了郝帥的臉頰,怒道:「你敢揪我!我揪死你,我掐死你,我擰死你1

郝帥見她居然還敢還手,氣得越發用力,將姚夢瞻揪得都快拎了起來,姚夢枕見他用力,自己也氣得哇哇大叫的用力,兩腳還不停的照著郝帥的膝蓋上踢去。

他們兩個人在這裡打鬧,旁邊的路人看著無不掩嘴偷笑,鄒靜秋在前面走了一截路,見身後沒有人跟上來,扭頭奇道:「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跟上來?」

郝帥和姚夢枕極有默契的立刻鬆手,姚夢枕淚眼汪汪的要向鄒靜秋告狀,郝帥眼疾手快,立刻一把摟著姚夢枕,故作親熱的說道:「沒事啦,我跟小妹妹親熱親熱1

鄒靜秋狐疑的打量了他們一眼,說道:「小帥,你是哥哥,要多讓讓小妹妹。」郝帥笑嘻嘻道:「好啦好啦,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他將照顧兩字念得極重,意味深長。

鄒靜秋不疑有他,點了點頭,轉頭繼續前行。

郝帥轉過頭來,正要板著臉對姚夢枕說停戰協議,卻忽然腰間一痛,卻是姚夢枕咬牙切齒偷偷掐住了他腰間的嫩肉。

郝帥痛得眼角直抽搐,立刻毫不示弱的伸手一下也揪住了姚夢枕的腰,怒道:「鬆手1

姚夢枕的小腰可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暴力對待,她氣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手指越發用力:「你先鬆手1

郝帥怒道:「你先1

姚夢枕怒道:「你先1

「你先1「你先!1「你先你先!1「你先你先你先!!1

這一大一小兩個人緊緊的依偎在一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對小小情侶,知道的……才能看見這兩人咬牙切齒,像是前世冤家一樣怒視著對方,恨不得將對方彼此都給吃了。

這東吳市老城區並不算繁華的老街道上,郝帥和姚夢枕以一種十分不愉快的見面展開了他們兩人纏綿跌宕的寶鏡情緣。

===============================================

六千字大章更新,這一章可抵兩章了吧!!!

童鞋們,新書猶如花骨朵兒,需要諸位滋潤哪~~~鮮花、收藏、有條件的,投個票票支援支援吧,貴賓,pk都行啊!現在元旦節有活動呢!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