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6章壞小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章壞小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姚夢枕從小被寵大的,她在天界道法修為都極強,神格極高,長得又極漂亮,滿天神佛見了她都禮遇有加,哪裡會有人跟她說一些不妥當的話,她又哪裡知道人間之猥瑣下流?

姚夢枕茫茫然的看著郝帥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笑得死去活來,一班的學生險些笑得集體飛升,她眨巴著眼睛,滿頭霧水:「我又說錯了嗎?」

她這副模樣,只差點把郝帥笑得撒手人寰。

可憐的李曉欣只不過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她俏臉漲得紫紅,耳珠幾乎要滴出血來似的,眼淚不停的在眼眶裡面打了一會兒滾后,終於不爭氣的掉了下來。李曉欣捂著臉哇的一聲,哭著跑出了教室。

互聯網信息爆炸時代,學生們一個比一個早熟,這句話雖然下流得極為隱晦,但班上絕大多數學生都聽懂了,班上的班級委員們眼見老師都被氣哭跑掉了,心面雖然覺得不妥,但無奈那句「老師,你菊花好黃氨,實在是殺傷力無窮大,笑得他們腰都直不起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

有些平日里跟郝帥關係較近的調皮學生這時候更是鼓噪了起來,拍桌子的拍桌子,跺足的跺足,吹口哨的吹口哨,教室裡面真是鬧翻了天,偌大的教室操場都聽得見他們的鼓雜訊。

旁邊有辦公室的老師聽到了,這才走進教室,怒目而視,大聲喝道:「鬧什麼!不像話!還沒下課呢1

教室裡面頓時噤若寒蟬,學生們都低下了腦袋,強忍著笑。

姚夢枕這時候也回過神來了,她一把抓住郝帥,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剛才耍我,是不是?」

郝帥好容易忍住了笑,這時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叫起撞天屈,大聲道:「哪裡有!她的菊花是好黃嘛1

說完,周圍的同學看著講台上李曉欣忘記帶走的雛菊,只見那幾朵鮮嫩欲滴的菊花垂著花容,的確是……好黃啊!他們一時間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教室門口的老師看著郝帥頭大如斗,這可是學校赫赫有名的問題學生,要說學習優良,數一萬年也排不到他,要是說調皮搗蛋,那絕對是首屈一指,順數第一,第一學期剛開學的時候,老師們還說一說他,但時間長了就全部都放棄了,這孩子,越說越皮,簡直就是毛驢,越用鞭子抽,越是倒著走!

這老師瞪了郝帥一眼,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教室。

他一走,周圍的學生們都轟的一聲涌了上來,圍在郝帥身邊,七嘴八舌,嘰嘰喳喳的說道:「哎哎,郝帥,這是誰啊?你妹妹啊?沒聽說你還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妹啊1

「對啊,帥哥,介紹給我認識下唄1

「美女,你叫什麼名字?你剛才好無敵啊,我崇拜你啊,你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李曉欣說話的人也1

姚夢枕看著這些熱情四溢的學生們,訕訕的笑著,身子一邊往後縮,一邊悄悄的用胳膊肘捅著郝帥:「喂,快說話啊1

郝帥也被鬧得有些耳朵嗡嗡作響,他一拍桌子,喝道:「都少他媽的廢話,趕緊坐回去1

周圍的同學們被這一嚇,立刻縮回去一圈,跟退潮似的。

班長方奕佳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怒道:「郝帥,這還沒下早自習呢1

方奕佳留著齊耳短髮,一張瓜子臉顯得精明能幹,長得倒是頗為漂亮,但可惜眉宇間太過於早熟,沖淡了少女的青春氣息。

郝帥一翻白眼,不冷不熱的說道:「我的班長大人,我剛才不就是在配合你工作嗎?」

方奕佳看不得他這陰陽怪氣的樣子,尤其是郝帥還說話占她便宜,她心高氣傲慣了,哪裡忍得了這個?方奕佳一跺腳,還要說話,一旁與她同桌的葉霜霜卻一拉她的手,輕聲道:「佳佳,算了,趕緊背書吧,今天還要小考呢。」

方奕佳狠狠的剜了郝帥一眼,怒哼道:「真是討厭1她坐下來后,拿起課本,不悅的對葉霜霜說道:「你老是袒護他幹什麼?他這害群之馬,每次都拉班級後腿,要沒有他,我們班平均成績早就超過二班了!我看見他就來氣!哼,不好好學習,我看他將來幹什麼1

葉霜霜卻小聲說道:「好啦,佳佳,人家有人家的想法,強求不得的,郝帥同學只是……人調皮了點,其實他……不壞的。」

方奕佳氣得笑了起來:「他還不壞?那天底下還有壞人嗎?」她還要再說,卻忽然間想到什麼,奇怪的看著葉霜霜,奇道:「霜霜,你不對勁啊,你怎麼老偏袒這個壞小子啊?」

葉霜霜臉微微一紅,下意識的向郝帥的方向瞥了一眼,她伸手挽了挽耳邊的秀髮,露出宛如精雕玉啄一般晶瑩剔透的耳珠,她小聲輕嗔道:「哪裡有1

方奕佳和葉霜霜是從小玩到大的死黨閨蜜,她眼波流轉的仔細打量著葉霜霜,向郝帥看了一眼,卻見這壞小子雖然長得相貌平平,可眉宇間透出一股其他學生沒有的痞氣和匪氣,尤其是他眼珠一轉,嘴角一翹,那壞壞的味道,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

方奕佳恍然,極為曖昧的笑了起來:「啊,我知道了,我們的大美女春心動了,看上班上的壞小子了1她捶了葉霜霜一下,曖昧的笑道:「也難怪嘛,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1

葉霜霜羞得氣急敗壞,伸出手用力去掐方奕佳的腰:「讓你胡說,讓你胡說!你再說我不理你了1

方奕佳身子極為敏感,腰部被人一碰便笑得癱成一團,她縮成一團,求饒道:「好好,我不說了,我不說了1

她們兩人打鬧著,姚夢枕也在後面不依不饒的推著郝帥的胳膊:「喂喂,剛才他們到底在笑什麼啊?」

郝帥強忍著笑,板著臉,說道:「他們喜歡你才笑呢1

姚夢枕小臉垮了下來,嗔道:「你當我是傻子嗎?肯定不對,快說,你要是不說……」她剛想說些威脅的話,卻忽然想到這傢伙吃軟不吃硬,眼珠一轉,話到嘴邊便變成了:「你要是不說,我就哭給你看1

郝帥頓時覺得有些頭大,這妞兒哭起來,殺傷力實在是太強,自己啥都沒幹都能被人當成罄竹難書的大惡人,他嘖的一聲,說道:「你別鬧了,說了你也不懂的1

姚夢枕見他不肯說,心中不忿,但很快又想到了別的什麼,她左右看了看,小聲問道:「哎,郝帥,你剛才是不是看到乾坤如意鏡上面有什麼異狀了?」

郝帥頓時一愣,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字,他心中一直好奇,但自打認識姚夢枕后,就一直跟這小妞鬥智斗勇,鬧騰得自己都還沒來得及研究這寶貝,他連忙翻開書包看了一眼,看見乾坤如意鏡安穩妥當的放在裡面,鏡面上卻一個字也沒有,他頓時一奇,扭頭對姚夢枕小聲說道:「是有一些字,什麼宿主功德,天下無敵什麼的。」

郝帥難得正兒八經的對姚夢枕說道:「哎,你老實說,你到底是什麼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真的是法寶,你真的是神仙啊?」

姚夢枕見他正經說話,她也正經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啊!這可是天界修行的第一法寶1

郝帥一臉古怪的說道:「這天界第一法寶就……讓我撿到了?沒這麼巧吧?」

姚夢枕嘿嘿一笑,說道:「撿到這法寶不難,難的是,你又撿到了,又得到了寶鏡認主,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大機緣啊1她像一個狡黠的小魔鬼一樣蠱惑著郝帥:「其他人想有這機緣都沒有呢,你還不趕緊抓住這個機緣修行?」

郝帥一愣:「修行?什麼修行?我有什麼好處?」

姚夢枕聞言一窒,壓低了聲音微怒道:「怎麼就想著好處?這天下眼看就要大亂了,連我都放棄了神仙之位,下凡屈尊為鏡靈,你身為命中注定的靈鏡法主,不挺身而出,那你還想幹什麼?」

儘管姚夢枕已經再三注意到和郝帥說話的語氣,但是她以往養成的高高在上的神仙做派和語言習慣依舊刺傷了郝帥的自尊心。

郝帥頓時冷笑起來:「是,你是高高在上的神仙!有本事,你去救苦救難啊,找我這個沒用的傢伙幹什麼?」他胳膊一揮,怒道:「走開點,小爺我了1

說完,從書包中取出一本歷史書豎了起來,隨便翻了一頁,大聲讀著。

姚夢枕氣得咬牙切齒,恨恨的看著郝帥,很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味道,但她很快忍住了氣,伸出一根如蔥般的手指,戳了戳郝帥的胳膊:「喂……」

郝帥看也不看她一眼,搖頭晃腦,大聲胡亂朗讀著課文。

姚夢枕又戳了戳他的胳膊,聲音略微大了一點:「喂,你別裝了1

郝帥扭頭怒視姚夢枕:「誰裝了?你幹什麼,我要讀書1

姚夢枕看著郝帥,一指他的課本:「你書都拿倒了……」

郝帥惱羞成怒的翻過書來,瞪了她一眼,然後又繼續讀起書來。

姚夢枕無語的看著郝帥,她反坐在椅子上,下巴靠在椅子背上,看著郝帥,心中暗自嘀咕:這傢伙真是油鹽不進,水火不侵啊,要怎樣他才肯修行呢?真是……頭疼啊!不過幸好剛才他沒有用乾坤如意鏡的神通道法,要不然……他就慘了!哼哼,他慘了也好,讓他受點教訓,看他聽不聽我的話!

可她念頭剛轉過,又立刻搖頭,心道:不對不對,他是靈鏡法主,我是靈鏡鏡靈,兩個人應該互利互助才對,他倒霉了,我也肯定好不到哪裡去,還是……想想怎樣才能讓這傢伙好好修行才是正理!

姚夢枕心中一聲哀嘆:可是,要怎麼樣他才肯修行呢!

她在這邊正愁腸千轉,郝帥雖然眼睛盯著課本胡亂讀著課文,可心思卻也早就飛到了九霄雲外,他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時間有些發痴,直到忽然間教室外面響起一聲凄厲的大喊聲,他才猛然間回過神來,蹭的一下站起來順著窗戶朝外面望去。

教室裡面其他的學生也都聽見了動靜,湊到窗口,朝外面看去,卻見一個學生從單車棚跑了出來,連滾帶爬,屁滾尿流的大聲嘶喊道:「炸彈,有炸彈1

學校裡面的學生們聽見這聲音,無不嘩然,也不顧正在上早自習,頓時轟然衝出教室,教學樓的各個樓層的走廊上一時間人滿為患。

姚夢枕目瞪口呆的看著瞬間就空蕩蕩的教室,吃吃的說道:「發生什麼了?」

郝帥卻忽然嘴角一翹,極為得意的一笑,笑容蔫兒壞,但這笑容一閃即逝,他一板面孔,一本正經的對姚夢枕說道:「走,出去看熱鬧去1

======================================

晚上還有一更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