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9章放學后的心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放學后的心跳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陳遷喬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熬到下課的,等下課鈴聲一響起,他立刻就抱著教材衝出了教室,簡直像是不想再回來,不想再多看郝帥一眼似的。

教室裡面的學生們用各種目光看著郝帥,有的崇拜,有的景仰,有的愛慕,有的嫉妒,有的厭憎,有的嘲弄,有的輕蔑,不一而足。

過了一會兒,班主任張登峰走了進來,他像是已經知道郝帥回來了似的,對郝帥招了招手,說道:「郝帥,你來一下。」

郝帥知道張登峰想要問什麼,便笑嘻嘻的走了過去,說道:「張老師,你想問我事情的結果吧?」

張登峰早就已經習慣了郝帥這種說話風格,他點了點頭,剛要開口,卻聽見旁邊傳來一聲大吼:「郝帥,老……我的單車呢1卻是高二的易欣撲了過來。

易欣衝到郝帥跟前,正要上去揪他的衣領,卻瞧見張登峰在一旁皺著眉頭看著自己,他這才站住了腳,雙拳緊握,怒視著郝帥,咬牙切齒道:「你把我的單車弄哪裡去了?」

郝帥一攤手,一臉悲痛惋惜的搖了搖頭,沉痛的說道:「我把綁著炸彈的單車扔到了一個沒人的平地,自己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可等了一陣卻沒有聽到爆炸,我再去看的時候,這單車……已經不見了1

易欣心中一涼,兩眼通紅的怒道:「那是我新買的單車!你,賠,你要賠給我1

張登峰見他有點情緒失控,忍不住咳嗽了一聲,微微有些不悅的說道:「易欣同學,你這是什麼說話態度?」

易欣怒視著張登峰:「張老師,那炸彈明明是他……」

張登峰立刻打斷了他的話,怒道:「你想清楚再說話!你想誣陷自己的校友嗎?郝帥挺身而出,這樣的行為應該受到表彰和表揚,你就算身為學長也應該多學著一點,你看看你,你這是什麼樣子?」

易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極為震驚的看著張登峰,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那麼簡單事後稍微一想便漏洞百出的事情,老師們居然都看不透,看不清楚!

他下意識的往身後的教室裡面看了一眼,卻見教室中葉霜霜正坐在門口不遠處的課桌前,一雙眼睛正定定的看著他們這裡。

看到這一雙清澈明亮,漂亮乾淨的眼睛中竟然透出一股震驚之色,易欣頓時心中像是被扎了一下似的,他心中發狂一般大聲吼道:他不是英雄,他才是始作俑者,罪魁禍首,為什麼你,你們都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

易欣臉色變了幾變,他深深的看了郝帥一眼后,一咬牙,扭頭飛快跑開。

張登峰看著他的背影,皺了皺眉,可等轉過臉來的時候,卻笑了笑,說道:「郝帥,你別往心面去。」

郝帥撇了撇嘴,極為厚顏無恥的說道:「沒事,要是我丟了單車,肯定比他更急。」

張登峰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一會到教導處來,把事情說一下,然後留份筆錄,順便我有點事情跟你說一下。」

郝帥料到了會有這些事情發生,但他完全沒有料到自己的這一場惡作劇居然已經開始滑向一個他完全無法控制的軌道,尤其是當他在教導處聽到張登峰說葉霜霜和自己配對成了學習搭檔的時候,他簡直覺得自己腦袋像是被萬斤巨石砸重了一樣,整個人都神智有些不清醒了。

不,不了個是吧?張老師開什麼玩笑?怎,怎麼把葉霜霜跟我配在一起了?

難,難道張老師知道我喜歡葉霜霜?不,不對,要是知道還把我跟她配在一起,那他豈不是腦子壞掉了?

郝帥呆若木雞,魂不守舍的從教導處走出來,卻見姚夢枕背著郝帥的書包,正擔憂的站在門外。

姚夢枕一眼瞧見郝帥出來后,這才鬆了一口氣,將他拉到了一旁,小聲道:「哎,你要再不出來,我可就殺進去了1

郝帥卻像是沒聽見似的,兩眼發直。

姚夢枕一愣,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喂,跟你說話呢1說著,她用力一掐郝帥的胳膊,怒道:「喂,你魂丟啦1

郝帥這才猛然驚醒,他一把抓著姚夢枕的胳膊,一臉緊張的說道:「完了完了1

姚夢枕見他之前被三個混混拿刀追殺都沒有驚慌失措過,這時竟然嚇得臉色都變了,她也嚇得不輕,連忙說道:「怎麼了,什麼事情了?難道……」她一下壓低了嗓子,殺氣騰騰的低聲道:「難道是乾坤如意鏡的消息泄漏了?有人在威脅你么?誰,告訴我,姑奶奶我去宰了他1

郝帥像是沒聽見她說話似的,又有些魂飛天外,痴痴的說道:「老師為什麼把我跟葉霜霜配成學習搭檔啊?」

姚夢枕正咬牙切齒的猜測著各種可能,聽到這話頓時一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郝帥:「喂,你說什麼?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我剛才替你擔驚受怕,你,你居然為了這麼一件雞毛蒜皮兒女情長的事情走神發獃,魂不守舍?」

姚夢枕氣得哇哇大叫,一腳踢在郝帥的小腿上,怒道:「你這混蛋,你和你的事情你不上心,跟這個葉霜霜的事情一沾邊,你就變得這樣!我,我踢死你,我踹死你,我蹬死你1

郝帥被踢了一腳,卻像是一下開了竅似的,一把抓住她,一臉正色道:「你答應過我怎麼泡妞的,你說過的!你教我怎麼在她面前說話不結巴,不緊張,我就什麼都聽你的1

姚夢枕大怒:「瞧你這點出息!你之前不是很神氣很厲害的嗎?誰都不放在眼裡,怎麼碰到個小妞兒你就嚇得話都不敢說了?」

郝帥也是大怒:「你懂個屁呀!你懂什麼叫**情嗎,你懂什麼叫做心動嗎,你懂什麼叫做喜歡一個人嗎?」

姚夢枕聞言一窒,臉色變幻,郝帥說的這些……她的確不懂。

她是九天神仙,在九重天上,她的美貌身段幾乎無人能敵,她的道法神通強大得人人側目,她走到哪裡都是視線的焦點,走到哪裡都是眾人追捧的對象。

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愛情。

神仙不需要愛情,在他們看來,愛情是短暫的,而他們是永恆的。天界也嚴禁神仙們有七情六慾,兒女情長。

但是……嚴禁是一回事,可他們神仙,真的就沒有七情六慾,兒女情長嗎?

姚夢枕怒氣沖沖的瞪著郝帥好一會兒,終於忿忿的轉過臉去,怒道:「那你可要記住你之前說過的話!如果你成功了,以後就……喂,我在跟你說話1

她正說著話,卻見郝帥忽然間又處於一個放空的狀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一方,魂游天際。

姚夢枕扭頭一看,卻見不遠處葉霜霜正穿著一身藍白色相間的校服,拎著書包靜靜的站著。

她烏黑的長發披灑在身後,眼睛看著自己的鞋面,像一株含羞草,嬌羞不勝,亭亭玉立。她身後的方奕佳賊賊的笑著,笑容十分曖昧,她在背後悄悄的捅了捅葉霜霜,葉霜霜扭頭嗔怒的瞪了她一眼,她才咯咯笑著跑開。

姚夢枕看到葉霜霜,一時間到嘴邊的話,都全部咽了回去,不知道該說什麼。

郝帥獃獃的看著葉霜霜,葉霜霜也臉頰微紅的低著腦袋看著自己鞋面,鞋尖輕輕蹭著地板,姚夢枕甚至覺得他們兩個人能這樣一言不發的一直站下去,直到兩個人老死,或者是世界毀滅的那一天!

姚夢枕看不得郝帥這窩窩囊囊束手束腳的樣子,她一咬牙,在郝帥背後用力一掐,壓低了嗓子,怒道:「說話,像男人一點1

郝帥一痛,一個激靈,總算是回過神來一點,他抓了抓頭髮,乾巴巴的笑道:「葉,葉,葉……葉霜霜同學,你,你你你,你好1

葉霜霜抬起頭來,飛快看了郝帥一眼,卻見這個平日里無法無天,老師看見都怕的壞男孩兒居然在自己眼前這副手足無措結結巴巴的模樣,她不禁有些好笑。

葉霜霜原本還有些怕這個壞男生,但這時候膽子卻不禁大了一點點,她嘴角微舒,淺淺一笑,說道:「郝帥同學,張老師說……以後我們就是學習搭檔了,你……要多努力學習,好嗎?」

葉霜霜的聲音輕柔,彷彿空谷鳥鳴,動聽至極,郝帥聽著險些魂飛天外,連忙點頭:「嗯嗯!好的1

一旁的姚夢枕看著這個氣呀:這個混蛋,以前跟我可從來沒這麼爽快過!

葉霜霜淺淺一笑,輕聲道:「那今天……去你家,我們一起做功課,好不好?」

姚夢枕心中大怒:混賬,第一天就跟他回家了,要不要臉啊!郝帥,拿出你的男人骨氣,拒絕她,要讓她知道什麼是矜持!

她念頭剛轉過,郝帥便如同小雞啄米似的,飛快點頭:「好好好1

姚夢枕氣得不行,差點上去對郝帥拳打腳踢,好在她想起自己和郝帥的約定,硬生生的忍祝

她看著郝帥和葉霜霜兩人並肩往學校外面走著,這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通紅的斜陽將他們兩人的背影拉得老長。

姚夢枕看著這一對斜斜的背影緊緊的挨靠著,心中不知怎麼的,忽然間有點酸酸的,空空的感覺,像是自己一件心愛的法寶被人搶走了似的,讓她心中十分的難過,十分的不舒服。

這時候,無論是郝帥、葉霜霜、姚夢枕,他們三人都沒有發現各自心中都有一種莫名的情愫在緩緩的發芽,在悄無聲息的滋長著,誰也說不清這到底是什麼,誰也說不清自己那跳動的很快的心,究竟是在為誰而跳動……

姚夢枕背著郝帥的書包,一臉複雜的看著郝帥和葉霜霜在前面走著,她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在不遠處,易欣躲在一旁,咬牙切齒的看著他們,一張英俊的面孔近乎扭曲。

她更沒有留意到,在易欣的身後,還有一個身穿長褂的男子正躲在陰暗處偷偷的窺覷著他們,他的目光陰鷙、狂熱、猙獰……殺氣騰騰!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