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2章除將功德換道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章除將功德換道法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趙無極手剛動,便聽見身後一個聲音傳來:「喂,大人不應該欺負小孩子1

趙無極一愣,下意識的一扭頭,卻見郝帥嘴角滿是鮮血,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掙扎著爬了起來,一隻拿著乾坤如意鏡立在自己眼前,另外一隻手藏在身後。

郝帥嘴角微翹,不懷好意的看著趙無極,說道:「你不是想要乾坤如意鏡嗎?」他忽然用力將乾坤如意鏡朝著趙無極一扔,同時一聲大吼:「姚夢枕,快躲開1

趙無極並不是沒有留意到郝帥嘴角那一絲笑容,只是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郝帥手中的乾坤如意鏡所吸引了,他愣愣的看著這扇傳說中的第一修行法寶朝著自己飛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鏡面上煙霧繚繞,宛如仙景一般的文字都清晰可見。

宿主功德:貳!

是否使用道法,天下無敵?

趙無極眼中不禁流露出強烈的貪婪與狂熱,他下意識的伸出手去,卻不留神自己拎著的姚夢枕一腳踢在他褲襠中間,痛得他一聲大叫,手一松,身子縮成了一團。

姚夢枕剛脫開束縛,便朝著旁邊一撲!

趙無極強忍著痛,伸手一把抓住了飛轉翻騰的乾坤如意鏡,可他剛入手便猛然間瞧見一個水壺朝著自己撲來,水壺中滾燙的開水劈頭蓋臉的朝著自己澆來!

「嗤」!!

郝帥之前在煤爐上燒著的開水瞬間將趙無極燙得皮開肉綻,他像瘋子一樣雙手揮舞著,五指如鉤,神態猙獰猶如厲鬼。

可即便是被這樣劇烈的燙傷疼痛所折磨,趙無極依舊沒有丟下手中的乾坤如意鏡,他死死的抓著,赤著雙眼朝著郝帥逼去,他眼中血絲密布,像是一根根都要爆裂開來。

郝帥之前就受了重傷,根本無力反抗,他只往後退了一步,便一下被趙無極拎了起來,一記重拳轟在郝帥胸口。

郝帥哇的一聲狂噴一口鮮血,趙無極臉上的皮都被燙得有些松垮像是要脫落似的,他皺皺巴巴的皮膚上滿是鮮血,他拎著郝帥,怒吼著咆哮道:「沒有人能擋住我,我要東山再起,我要報仇!你,還有你的鏡靈,統統給我去死吧!1

他一聲大吼,改拎為掐,五指用力收緊,掐得郝帥牙關緊咬,面色瞬間漲成了紫色。

趙無極獰笑著看著郝帥一點一點的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他猙獰如狂的嘶喊道:「死吧,死吧,給我……」

他話沒喊完,忽然間姚夢枕撲到了他身上,這個平日里漂亮得像瓷娃娃一樣的小姑娘一臉猙獰凶厲,她雙手死死的在他臉上一抓,硬生生扒下一層皮下來,她一張口,朝著趙無極脖子的動脈血管用力一咬!

趙無極痛得渾身一抖,他一聲狂吼,一把將姚夢枕用力一扯,將她猛的一甩。

姚夢枕一口卻是將趙無極脖子上生生咬下一塊肉來,身子卻重重的撞在桌角上,只摔得她一聲痛哼,身子劇痛得渾身骨架都像是要散架似的。

姚夢枕嘴巴一張,吐出嘴中咬下的皮肉,用盡了全身力氣發出一聲嘶喊:「郝帥,快用功德換道法1

郝帥此時被掐得神智都漸漸有些模糊,他聽見姚夢枕這一聲大喊,頓時在腦海神識中意念一動,嘶喊道:「我用功德換道法1

他是靈鏡法主,意念一動,頓時他眼前像是出現了一片幻影似的,無數的道法在他眼前飄然浮現。

郝帥心中暗自叫苦,破口大罵:你妹啊,這麼多道法,你讓我怎麼選啊?隨便哪個好了!我現在功德能用的,能殺死這個混蛋的!

他心念一動,立刻一股力量便匯入到他的身體之中,郝帥只覺得自己手掌心中越來越熱,像是攢著一團火焰。

郝帥掙扎著扭頭一看,卻見自己的一隻手的手掌心中一個熾烈扭動的電球在飛快的旋轉著,他手腕一翻,一手抓著趙無極掐著自己的胳膊以防他逃走,另一隻手用力將自己手掌心中告訴旋轉的電球,照著趙無極的腦袋拍來!

趙無極哪裡想得到這個渾身一丁點兒法力都沒有的少年居然手中憑空多出一個電球!他驚恐萬分的想要逃走,可身形一動,郝帥在這生死關頭,身上爆發出一股極大的力量,生生拖拽著他讓他無法逃走。

趙無極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電球發出吱吱的恐怖扭動破空聲,一點一點的朝著自己撲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鋪天蓋地!

「轟」的一聲響,趙無極渾身一震,他的腦袋瞬間變成變成了一個黑炭團,他張大著嘴巴,嘴中冒出一陣青煙,身子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的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房間裡面剎那間安靜了下來……

一場惡戰至此塵埃落定,郝帥整個人頓時癱倒在地上,他只覺得自己渾身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樣,劇痛得厲害,胸口更是如同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著,他不停咳嗽著,嘴角不停的溢出鮮血。

姚夢枕也身受重傷,掙扎著朝他爬了過來,在他胸口輕輕摸了一下,她掙扎著說道:「你肋骨斷了,插進肺中了,快看看乾坤如意鏡有沒有功德,快用功德重塑肉身。」

郝帥咳嗽著,他苦笑了一下,掙扎著艱難說道:「沒用的,剛才的功德已經用光了,我都看到功德被清零了。」

姚夢枕痛苦的說道:「不會的,這個人一定是大奸大惡之人,你殺了他,一定會有功德的!快點用功德重塑肉身,要不然你會死的1

郝帥一愣,掙扎著挪動了一下身子,去拿乾坤如意鏡,可趙無極雖然死了,可手指頭依舊死死的抓著鏡身。

郝帥只好將趙無極的手指一根根的掰開,饒是這樣也費盡了他全身的力氣,讓他又是一陣劇烈咳嗽,咳出不少鮮血來。

郝帥翻過乾坤如意鏡看了一眼,果然瞧見上面浮現著兩行字。

宿主功德:貳拾!

是否使用道法,天下無敵?

我靠,二十?

郝帥一愣,隨即便狂喜,忍不住哈哈哈狂笑,可他剛笑了一聲,便又劇烈咳嗽起來,狂咳鮮血。

姚夢枕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卻是連吐槽責怪的力氣都沒了,只是有一口氣沒一口氣的看著他,聲音越來越低:「快點,快點,重塑你的皮、骨和你的肺……你這樣拖下去……會死的。」

郝帥見她已經有像是要支撐不住的樣子,頓時一驚,連忙心念一動:有沒有治癒道法?快救姚夢枕!

他這個念頭剛動,乾坤如意鏡上面的功德便狂扣,瞬間下降到:拾。

姚夢枕只覺得渾身一股暖洋洋的氣息流淌了進來,這股氣息她熟悉極了,正是天界的神力之氣,這股氣息在她的身上流淌著,滋潤著每一處傷口,讓她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撫平。

郝帥眼見姚夢枕身上的血漬和傷口飛快的消失,他頓時鬆了一口氣,也在心中默念著讓乾坤如意鏡重塑自己的皮、骨和肺部。

他念頭剛動,便覺得一股暖流湧來,自己彷彿浸在溫泉之中,周身暖洋洋的,讓他不由自主的便閉上了眼睛。

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郝帥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卻見姚夢枕已經完好無損的站在了自己跟前,正笑吟吟俏生生的看著自己,除了身上還有血跡,其他的便彷彿之前她就壓根沒有跟人咬牙切齒,殺氣騰騰的拼過命一樣。

郝帥一喜,連忙說道:「你沒事了?」

姚夢枕眼中滿是歡喜的看著郝帥,嘴上卻嗔道:「你不該先救我的,在任何時候,法主都應該先救自己!你才是最重要的,我是次要的1

郝帥瞪了她一眼:「胡說八道什麼!人跟人的命都是一樣的,哪裡有什麼最重要和次要的區別!我難道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去么?」

姚夢枕自從認識郝帥第一眼起,便跟他一直大眼瞪小眼,被他瞪了不知道多少次,被他呵斥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但是這一次……姚夢枕卻覺得心面暖暖的,似乎也有些甜滋滋的,像是有人關心愛護自己,是一件極為快樂開心的事情。

她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說道:「不是的,你是應劫少年,我是應劫鏡靈,沒有我,還你可以應劫,可沒有了你,我的存在就沒有意義啦!所以,以後無論如何,請先救自己!知道嗎?我是神仙,沒那麼容易死的1

郝帥聽著滿頭霧水:「什麼應劫少年?是說我么?應什麼劫?打劫?搶劫?」

姚夢枕一張嘴,正要解釋,卻聽見房間裡面忽然間鬧鐘噹噹當的響了起來,郝帥一下蹦得老高,驚道:「五點了!老媽下班了1他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血跡的家中,看著焦炭似的趙無極的屍體,腦袋中嗡嗡作響,他張口結舌道:「這,這可怎麼辦?我,我殺人了!完了完了,你說一個勞改犯能不能當應劫少年啊?」

姚夢枕也是一驚,她連忙說道:「你快看看你還有多少功德?」

郝帥連忙看了一眼乾坤如意鏡,卻見上面的功德居然只剩下:壹!

姚夢枕卻是不驚反喜,說道:「有救有救,你快用功德兌換一份噬屍蠱出來1

郝帥一愣:「噬屍蠱?這是什麼?」

姚夢枕不答,催促道:「你快兌換就是了。」

郝帥心念一動,過不一會兒,他便瞧見靈鏡中湧出一團白霧,這團白霧扭動變幻,過不一會兒便變成了一隻灰色的甲蟲,乾坤如意鏡的功德卻徹底清零。

姚夢枕取過甲蟲,嘿嘿一笑,朝著郝帥擠眉弄眼道:「瞧好了1

說著,她將手中的甲蟲往趙無極身上一扔。

這甲蟲剛碰到趙無極身上的鮮血,頓時翅膀一震,剎那間化作一團灰色煙霧四散開來,緊接著趙無極渾身就像是瀰漫著一層厚厚的煙霧似的,這層煙霧不停的蠕動著,一點一點的沿著血跡向四周擴散開來。

郝帥定睛一看,卻見這煙霧居然全部都是極為細小的甲蟲所堆積而成,它們扇動著翅膀,瘋狂的啃噬著任何露在空氣外面的血漬以及屍體血肉。

這些甲蟲像是能自我蔓延似的,吃了鮮血和血肉便迅速分裂繁衍,一開始這孩紙是像一股灰色煙霧,可眨眼間便像是變成了一股灰色的浪潮,迅速的朝著郝帥蔓延而來。

郝帥大驚,被這密密麻麻的小甲蟲駭得面色發白,往後一跳,他這一跳,剛好離開了地面上最後一滴血漬的位置,這股灰色的浪潮頓時涌到這最後一滴血跡這裡便剎那間停止,如同畫面定格似的,緊接著所有的甲蟲便嘩啦啦的落了下來,迅速死去,剎那間變成一片灰燼。

風一吹,房間裡面趙無極的屍體、房間裡面的血跡便消失無蹤,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郝帥看得兩眼發直,他忽然間想起了什麼,一聲大喊,衝到了客廳撲到葉霜霜跟前,伸手在她鼻子前探了一下,見她還有呼吸,頓時放下新來,又重新走回了室。

郝帥用腳踩了踩趙無極屍身消失前所在的位置,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傢伙得干多少壞事……才能讓我們刷出二十點功德啊?」

姚夢枕哼了一聲:「肯定不少1

郝帥歪了歪腦袋,臉色有些古怪的說道:「我說,這個怎麼這麼像網游礙…我們好像是在打怪升級一樣……這功德……不就像經驗值一樣嗎?喂喂,他這麼壞,被人殺了,會不會掉裝備物品什麼的啊?」

說著,他兩眼直勾勾的看著趙無極原來所在的位置,像是下一秒鐘,這裡就會爆出一片裝備,爆出一堆物品似的。

但他盯了一陣,終究這半空中沒有憑空掉落什麼裝備物品。

姚夢枕沒接觸過這些,哪裡知道他在說什麼,只是滿頭霧水的看著他,張口結舌。

郝帥卻越想越是興奮,他雙手握拳,忍不住嘶聲大喊道:「喂,你你你,你這個不知道姓甚名誰的傢伙,再活過來吧,讓小爺再殺一次!小爺我終於找到刷功德的辦法啦!1

=====================================

今天就一章了~~~諸位別等了,快過年了,事兒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