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4章誤會啊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誤會啊誤會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和姚夢枕哪裡知道易欣的這些事情,他們這時候正要忙碌著收拾已經變得一塌糊塗的家裡。

趙無極的一把火燒得廚房一片漆黑,萬幸廚房裡面沒有什麼容易著火的東西,這才避免了一場火災。

郝帥撞在廚房裡面的時候,身子撞壞了許多的碗盆,客廳和室裡面也有不少地方受了劫難,郝帥一眼看去,只覺得家裡面一片狼藉,收拾起來實在是令人頭痛無比,郝帥看著被撞壞摔壞的東西,粗略算了一下錢,頓時苦笑起來:「完了,這兩天賺的錢都要賠進去了,這下死定了,要是讓老媽看見,我就慘了1

姚夢枕指了指客廳裡面昏迷不醒的葉霜霜,又指了指自己和郝帥身上衣服上的血跡,說道:「你還是想想怎麼處理這些事情吧?」

郝帥打了個哈哈,手腳飛快的將自己上衣一扒,卻見自己裡面的衣服居然還滲著有血跡,他索性一股腦兒都脫了下來,上半身赤條條的,他一拍自己瘦骨嶙峋的胸脯,哈哈一笑:「瞧見沒,搞定,解決!你有我這麼快嗎?」

姚夢枕呀的一聲叫,俏臉通紅,用手捂著眼睛,五指卻分得開開的,露出一條大大的縫隙,一雙眼睛偷偷的順著指縫打量著,嘴裡面不停的啐道:「你不要臉,脫什麼衣服啊1

郝帥臭美的擺著poss,說道:「幹嘛?沒見過這麼英俊瀟洒的帥哥嗎?還害羞呢,又不是沒見過男人光膀子?」

姚夢枕被說中心事,她還真的從來沒見過男人光膀子,這位剛才還殺氣騰騰的小姑娘紅著臉,嗔怒道:「混蛋,你以為我是你嗎,臉皮這麼厚?」

郝帥哈哈笑道:「我才不信咧1

姚夢枕氣極,叉腰怒道:「像我這樣純潔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女孩子,怎麼會看過像你這樣污濁邋遢的男孩子的身子?」

郝帥哈的一聲,嗤笑道:「都出水了,還純潔呢1

姚夢枕一愣,隨即俏臉漲得通紅,她咬牙切齒的一聲嘶喊:「郝帥,你找死1說著,她一把抄起郝帥脫下來的衣服,照著郝帥便劈頭蓋臉的抽去。

郝帥雖然剛才還與人生死搏殺,但他的神經遠異於常人,再加上畢竟是少年性子,很快這事情就拋到了腦後,他冷不丁被抽了一下,一下便跳了起來,他年輕氣盛,血氣方剛,這再加上剛才一場惡戰,這大冷天居然也不覺得冷。

郝帥一聲大喊,一邊抄起床上的枕頭,與姚夢枕打鬧著,一邊語調誇張的大喊:「自從英雄神勇英明神武的郝帥與出水般純潔的姚夢枕聯手抵抗了不知道姓甚名誰的入侵,已經過去了四分鐘,儘管成功的挽救了這苦逼法寶,但部落與聯盟之間脆弱的協議,早已經蕩然無存!如今,震天的戰鼓再一次敲響,來吧,戰鬥吧!少年!fightting吧!baby1

姚夢枕鼓著腮幫子,使勁拿著衣服去抽郝帥,郝帥也拚死抵抗,兩個人一陣打鬧,原本就一片狼藉的客廳……更加的狼藉了。

直到隔壁的房間忽然砰的一聲傳來關門聲響,郝帥這才猛的一下驚醒了過來,一下站住,高舉免戰牌:「停1

他剛喊完,姚夢枕揮舞的衣服便劈頭蓋臉的砸到了他的臉上。

郝帥沒好氣的將衣服給扯了下來,瞪著眼睛怒道:「喂,別鬧了,趕緊收拾收拾,一會老媽要回來了1

姚夢枕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是你先鬧的1她低頭看了看身上,怒道:「我要去洗澡,哪裡有地方洗澡1

郝帥家雖窮,但洗個熱水澡的地方還是有的,他一指洗手間:「裡面有熱水器,你自己去洗吧,打開水龍頭開關就行了!記得省著點氣啊1

姚夢枕瞪了他一眼,扭頭朝著洗手間走去,她走進洗手間,重重的拉上門,然後又重重的鎖上了門。

郝帥嗤笑一聲:「你還怕人偷看呀?有啥好偷看的?」

他話音剛落,卻見門口呼啦一聲又拉開,姚夢枕怒視著郝帥:「你說什麼?」

郝帥立刻一臉賠笑:「大小姐,姑奶奶,快洗吧,一會老媽回來,你這一身咋解釋啊?」

姚夢枕朝他扮了一個鬼臉,惡狠狠的瞪著眼睛:「讓阿姨打死你算了,你這人就不能對你好,對你好才幾分鐘啊,你就這樣惹人討厭1

郝帥嬉皮笑臉的將她哄進了洗手間,然後聽著洗手間裡面重重的鎖門聲,他乾咳了一聲,高聲道:「喂,一會不準洗澡的時候出來耍流氓啊1

姚夢枕大怒,拉開門便要衝出來打郝帥,郝帥卻早有提防似的,嘻嘻哈哈的笑著,死命拉著門,不讓她拉開。

姚夢枕拉扯了一陣,見拉不開門,便知道是郝帥在搗鬼,她怒氣沖沖的踢了一腳門,怒道:「以後再跟你算賬1

郝帥一臉痞痞的壞笑,他見姚夢枕開始悉悉索索的脫衣服后,這才鬆開門把手,扭頭朝著客廳的葉霜霜看去。

可憐這葉霜霜現在還坐靠在牆壁角落裡面,昏迷不醒,郝帥忍不住雙手合十,苦笑道:「葉霜霜同學,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讓你受委屈了。」

他走到葉霜霜跟前,用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試探性的喊道:「喂,喂……」

可葉霜霜卻紋絲不動,修長的睫毛輕輕的耷拉著,她原本就相貌恬美,此時更顯恬靜,宛如沉睡的天使,令人怦然心動。

郝帥蹲在她身邊,無奈的看了看左右,抓了抓頭髮,喃喃自語道:「總不能讓你……就這樣坐在這裡吧?」

他想了想,說道:「喂,我現在把你抱到我家床上去,我先說明白啊,我可沒有別的什麼意思,只是地板太涼了,你來我家受這無妄之災就已經夠倒霉了,要是再著涼了,那我可就太罪過了,會被扣功德的1

葉霜霜哪裡能說一個不字,只是安靜的坐著,像是沉沉睡過去一樣。

郝帥看著她,說道:「你不說話,那就是同意了?我數一二三,你要是再沒有其他意見,我就當你同意了啊?」說著,他極快的數道:「一二三!好,你同意了1

說著,他便大著膽子伸出手去將葉霜霜想要抱起來。

葉霜霜發育得早,該豐滿的地方十分豐滿,身子骨可不輕,這會兒身子竟是沉沉的,郝帥雖然被乾坤如意鏡重塑過肉身,但那僅僅只是皮毛,並沒有讓他發生徹底的脫胎換骨的改變,他的力氣並沒有因此而增長。

郝帥這一抱,險些一個踉蹌,自己也跟著摔了一跤,他好不容易將葉霜霜抱了起來,打橫抱著,一步一步往室走,他咬著牙齒,艱難道:「葉霜霜同學,就沒有人建議過……你該減減肥嗎?」

這些話郝帥也就敢在葉霜霜聽不見的時候說一說,要是葉霜霜此時睜眼看著他,只怕殺了他,他都說不出這些話來。

郝帥好容易走到自己母親的床邊,將葉霜霜放在床上,頓時一屁股也坐在了旁邊,倒了下來,喘著氣:「媽呀可真不輕啊!還是……」他捏了捏自己的胳膊:「……還是我力氣太小了?不會吧?」

郝帥歪著腦袋看著葉霜霜,像是不明白她這樣一個看起來十分窈窕勻稱的女孩子,為什麼抱起來這麼沉?難道是骨骼密度高?

郝帥正不解的看著,卻見葉霜霜倒在床上一動不動,如桃花般粉嫩的面頰吹彈可破,鮮艷紅潤的菱唇宛如果凍一般,讓人恨不得上前去咬上一口。

郝帥只看得怦然心動,一個念頭不可遏止的冒了起來:我這時候要是親親她,她應該不知道吧?

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少年人好色慕艾,郝帥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卻是再怎樣也揮之不去了,他一時間腦海中嗡嗡作響,不由自主的便緩緩的俯下了身子,朝著那鮮艷的紅唇,一點一點的吻去。

而這個時候,鄒靜秋已經下班回到自己家樓下,她推著單車,遠遠的一眼看去,便見自己家樓下的樓梯單元處圍了不少人,正指著上面指指點點,鄒靜秋一愣,快步走了過去,問道:「怎麼了?」

這裡的都是老鄰居,一個老人拉著鄒靜秋,說道:「哎呀,靜秋啊,你可回來了,你快回去看看,你家剛才好嚇人哪!又是打鬧,又是大叫的1

旁邊那些平日里就喜歡張家長李家短的老婦人們也紛紛七嘴八舌道:「對對,我還聽到有女孩子大喊的聲音呢1

「快回去看看吧,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鄒靜秋平日里雖然不寵溺孩子,但是郝帥卻是她的命根子,她無法想像郝帥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她可怎麼活下去?

鄒靜秋一推單車,發瘋一樣便朝著樓上跑,三步並作兩步便衝到了三樓,她掏出鑰匙,飛快打開門,推門便是一聲嘶喊:「郝帥1

郝帥這時候眼看就要親到葉霜霜,正緊張的無以復加,猛然間聽到這一個聲音,真是嚇得魂飛天外,渾身一個激靈,雙手一軟,身子一下摔在了葉霜霜身上,他扭頭一看,卻見自己老媽站在門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郝帥張口結舌,他看見自己老媽的兩條眉毛緩緩的倒豎了起來,又看了看亂七八糟的家中,忽然發現自己正光著膀子,再看了看自己跟前幾乎面貼面的葉霜霜,他慌張的雙手撐起身子,結結巴巴的說道:「老媽……如,如果我告訴你,我剛才在給她做……人工呼吸,你相信嗎?」

鄒靜秋此時見家中一片狼藉,又聯繫剛才那些樓下老太太們的話,頓時便以為自己的兒子對眼前這個女子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她驚怒得無以復加,她緩緩朝著郝帥走來,隨手取下掛在客廳牆壁上的雞毛撣子熟練無比的抖了兩下,咬牙切齒的指著郝帥的手:「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郝帥低頭一看,oh,shit,自己手居,居,居然然撐在葉霜霜的胸上!

郝帥駭得立刻縮回手,身子不停的往後退,坑坑巴巴道:「老媽,你不相信?那好,我還有其他的解釋……喂,你聽我解釋啊!啊,好痛1

郝帥的嘶喊聲瞬間響徹整棟大樓:「老媽,誤會,這是誤會啊!1

樓下的老太太們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后,齊齊的嘆了一口氣,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唉,這孩子不學好啊1

就連在洗手間裡面正洗澡的姚夢枕此時也偷偷的拉開了一條縫,兩隻眼睛笑成了月牙兒,幸災樂禍咬牙切齒的小聲道:「打,狠狠打!用力打,往死里打!!讓這傢伙耍流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