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5章哪個背後無人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章哪個背後無人說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已經是入夜時分,雖然只五點多的時間,但夜幕已經緩緩降臨,街上的街燈已經打開,下班的行人們忙著回家大多行色匆匆,神情疲憊。

在人流中卻有一對少年少女緩緩的走著,兩個人都低著腦袋,步伐緩慢。

葉霜霜低著頭,下巴緊緊的貼著胸脯,她的手輕輕搓著衣角,臉頰一直泛著紅暈,在她旁邊,郝帥耷拉著腦袋,臉上青一道紅一道的,臉上表情糗糗的,一臉的悻悻。

郝帥現在鬱悶極了,自己偷腥不成,反而惹得一身腥,真是泥巴掉褲襠裡面,不是屎也是屎,雖然隨後自己解釋了事情的情況,自然將趙無極說成一個入室搶劫的強盜,雖然被自己打跑,但葉霜霜卻連累的被打暈,自己看她昏迷得沒有呼吸,想給她做人工呼吸來著……

老媽雖然半信半疑,萬惡的姚夢枕也在一旁煽陰風點鬼火,但好在當事人自己醒過來了,倒是說清楚了自己的來意,這件事情總算是稀里糊塗的對付過去了,郝帥卻是覺得自己更加沒辦法面對葉霜霜了。

本來嘛,看見她就說話結結巴巴了,現在倒好,「想給她做人工呼吸?」,這種借口,自己編出來自己都不信!就算他們都信了,葉霜霜怎麼想,她,她該不會以為自己是個色魔吧?以後怎麼面對她?

不過說來也難怪……自己居然還,還抓了她的胸!雖然不是故意的!

郝帥忍不住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五指,忽然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當時被老媽嚇得太厲害,居,居然當時什麼感覺都沒有感覺到!!

真是豬八戒吃人蔘果啊!

郝帥悲憤欲絕,這爪子,真該剁掉,關鍵時候一點也不給力!

他正心面胡思亂想著,卻忽然間聽到旁邊傳來一個極為輕柔的聲音,卻是葉霜霜用輕若蚊鳴一般的聲音低聲道:「郝帥同學,我已經到家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郝帥抬頭一看,卻發現他們已經走到了獅子林附近,四周一片獨門獨院的小別墅,葉霜霜正站在一個院子的門口,低著頭,手指揉搓著衣角,腳尖輕輕蹭著地,耳根一片緋紅。

郝帥知道葉霜霜家境優渥,卻沒想到居然這樣優渥!

東吳市獅子林可是東吳市這座千年古城的著名旅遊景點,這裡緊挨著「天下園林典服園,旁邊又是蘇州市人流量最大的觀前街以及江南三大名觀之一的「玄妙觀」。這一片地方是市中心中的市中心,繁華地段中的繁華地段,可謂寸土寸金,房價高得離譜,更不用說這裡有這麼一棟具有前庭後院的獨門獨戶的別墅了!

郝帥張大了嘴巴,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棟充滿了江南風韻氣息的小別墅,卻見它的整體建築風格與東吳市老城區的建築保持一致,白牆黑瓦,飛檐斗拱,古典鏤空的窗戶,上面的窗花精美,古色古香,雖然隔著院牆,但郝帥依舊能夠看出院子之中有一株綻放著花骨朵的樹枝悄悄的從牆內伸了出來,一股幽香撲面而來。

郝帥一時間有些發獃,吃吃的說道:「你,你住,住,住這裡?」

葉霜霜輕輕點了點頭,有些擔憂的抬起頭來看了郝帥一眼,像是怕他因為自己的家境而從此不理自己似的,她輕輕咬了咬嘴唇,想要解釋兩句,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而且,在郝帥家中發生的事情,讓她現在臉頰上都覺得火辣辣的,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男生。

郝帥見葉霜霜低著頭,一言不發,心中暗自哀嘆:完了完了,小爺我千年道行一朝喪,栽了,真的栽了,葉霜霜不理我了啦!她一定生我氣了!

他心面悲痛欲絕,臉上也死氣沉沉的,他垂頭喪氣的說道:「那……我走了。」

郝帥轉頭準備離去,剛挪動步伐,便見葉霜霜忽然間輕聲喊道:「郝帥同學。」

郝帥頓時站住了腳,像是瞬間又活了過來似的,轉過了頭:「什,什麼?」

葉霜霜大著膽子,微微抬眼飛快的看了郝帥一眼,然後又低了下去,她輕聲道:「那個……強盜真的沒有打傷你嗎?」

郝帥頓時感動得淚流滿面,多好的姑娘啊,多單純的姑娘啊,這才是如出水芙蓉一般純潔的女孩兒啊,我瞎編什麼,她就真信什麼啊!罪過罪過!

但事情到了這個份上,他只能用另外一個謊言去圓前面的謊言,郝帥用力點了點頭,揮了揮拳頭:「嗯,我,我把他打跑了1

葉霜霜想起自己第一眼看見趙無極的眼神的樣子,不禁打了一個冷戰,她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與趙無極對視時,那渾身冰冷如墜冰窖的恐懼,彷彿自己那一剎那,已經是死了!

這樣的強盜……郝帥也能打走嗎?他,他真的很厲害呢!

葉霜霜淺淺的笑了起來,她微微欠了欠身子,輕聲道:「那謝謝你救了我啦……」

郝帥雖然臉皮極厚,但這時候也不禁有些臉紅,他抓著腦後的頭髮,訕訕的說道:「也,也沒,沒有啦……」

葉霜霜見郝帥這靦腆訕訕的樣子,一時間忍不住莞爾笑了起來,雖是入夜,但依舊宛如春花燦爛,讓人眼前一亮。

郝帥一時間看得有些呆,葉霜霜被他的眼神看得臉頰紅撲撲的,連忙又耷拉下眼睛,轉身剛要敲門,便見門院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美艷的婦人,約莫三十多歲的樣子,正是葉霜霜的母親易舒蘭。

易舒蘭眉毛修得極細,雖然五官精緻,但眉宇間卻顯得有些刻薄,她一眼瞧見葉霜霜,立刻一臉驚喜,一把摟著葉霜霜,驚呼道:「霜霜,你回來了?我剛才在樓上就聽見有聲音,我就說是你回來了,你這丫頭,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打你電話你也不接!可急死我們了1

說著,她扭頭朝著別墅裡面大聲喊道:「老公,霜霜回來啦!我剛才都說了我聽見了吧1

過一會兒,別墅裡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可到了門口又緩了下來,卻是一個頗為沉穩敦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一張圓圓的臉,頗為面善,但郝帥一眼看去,怎麼看都看不出這個男人和葉霜霜有一丁點兒的相似之處。

葉霜霜看見這女子,有些怯怯的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隨即又向自己的父親看去:「爸,我回來了。」

葉霜霜的父親葉群呵呵的笑著,點了點頭,他目光一掃,卻見葉霜霜旁邊站著一個男生,他奇道:「霜霜,這是你的同學嗎?怎麼不請進來坐坐?」

葉霜霜抬起頭來,暗自有些期待的看著郝帥。

可郝帥還沒開口,卻見旁邊易舒蘭笑著說道:「哎呀,天色都這麼晚了,人家還要趕著回家呢,要不然這麼晚了還不回去,人家家裡面大人要責怪我們的,對不對?小朋友?乖,快回去吧1

易舒蘭笑吟吟的說著,語氣雖然客氣,可郝帥怎麼聽都覺得彆扭,心面很不舒服,他隱隱覺得眼前這個易舒蘭似乎很不喜歡自己,他雖然年紀不大,但聰明絕頂,由於家境原因,小小年紀就在社會上開始打零工賺錢,對於人情世故可是老道得不行,哪裡聽不出這言下之意是想趕緊趕自己走?

郝帥是個心高氣傲的,他本來就沒有想進去坐的意思,此時更是心中冷笑,他眉毛一挑,冷冷的打量了一眼易舒蘭后,撇了撇嘴,哼了一聲后,便扭頭而走

易舒蘭看著他的背影,等他走遠了之後,這才冷哼了一聲,擰著眉頭對葉霜霜說道:「霜霜,看你交的這都是什麼朋友?一點禮貌都沒有!他是你同學吧?我可告訴你啊,以後不準跟這種人來往,你看他,一臉的痞氣,一看就知道是壞學生,將來不是混社會的底層人員就是二流子小赤佬,跟這種人在一起,你能學到什麼好?」

葉霜霜低著頭,低聲道:「不是的……郝帥同學,他,他是個好人的。他今天還……還」

易舒蘭叉著腰,不等她說完,便哈的一聲笑:「好人?好人是你這雙眼睛能看出來的嗎?我告訴你,天底下只有兩個好人,一個是你爸爸,一個是你媽媽!聽到了沒有?走走,回家回家,菜都要涼了!以後不準跟這種人來往,聽到沒?」

她聲音極細,說起這些話來越發的顯得刻薄,一旁的葉群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又最終還是閉上了,緩緩的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轉身進門。

葉霜霜臨進門前看了郝帥的背影一眼,她咬了咬嘴唇,神色猶豫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扭頭走進了家中。

葉霜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吃完了晚飯,她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雖然取出作業本,翻開了準備做功課,但是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讓她心中跌宕起伏的次數,簡直比過去一年加在一起還要多。

葉霜霜心不在焉的寫了一會兒功課,但眼前似乎一直跳動著一些畫面,它們是那樣的鮮活,那樣的新奇,那樣的引人注目,讓她始終無法集中注意力到課本上來。

葉霜霜掙扎了一會兒,終於放棄了做功課的舉動,她站了起來,走到二樓閣樓的窗戶旁邊,推開窗,向外望去,卻忽然間驚見外面飄起了鵝毛大雪。

她輕輕伸出手,接下一片雪花兒,看著它在手掌心中融化,嘴角微微綻放出一絲淺淺的笑容,葉霜霜輕聲道:「郝帥同學……下雪了呢!你不會像媽媽說的那樣……是一個壞學生的,對不對?」

說著,葉霜霜見手掌心中又飄落進來一片雪花,她鼓起腮幫子輕輕一吹,想要將雪花吹走,可這片雪花卻已經迅速融化在她的手心之中,悄悄的滋潤著她細膩嫩滑的肌膚,冰涼點點,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