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8章這貨不是郝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章這貨不是郝帥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大雪下了一整夜,葉霜霜第二天再起來的時候,東吳市已經變成了一片銀裝素裹,葉霜霜雖然家境極好,但她卻向來低調,上學也只是搭乘公交車,下車後跟著其他學生一樣,一路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了學校。

東吳市雖然四季分明,但是這些年來天氣越來越暖和,下雪的天幾乎已經是看不到了,更何況在春天下一場反季的皚皚白雪。

由於大雪的緣故,學生們都顯得十分興奮,一大早便有許多的學生在操場上打著雪仗。葉霜霜性子文靜,只是站在操場旁邊靜靜的看著打著雪仗的學生們,嘴角帶著淺淺的笑容,眼中滿是羨慕。

她正看著,忽然間旁邊飛來一個雪團,一下砸在她的腦袋上,雪塊瞬間粉碎,許多雪花鑽進了她的脖頸之中,清涼浸人。

方奕佳站在旁邊,戴著一個乳白色的絨帽,雖然是一身藍白相間的校服,但依舊顯得青春過人,活力四射,她朝著葉霜霜哈哈大笑著,露出兩顆好看的小虎牙。

高一一班的班長帶頭在操場上打著雪仗,她瞧見了自己最要好的閨蜜,自然便賞了她一顆雪彈。

葉霜霜驟然遇襲,她也不生氣,只是嗔怪的對方奕佳說道:「佳佳,別鬧1

葉霜霜周身有一股極為嫻靜的氣息,似乎再活潑的人在她跟前都會變得不由自主的安靜下來,方奕佳原本想與她打鬧一番,卻見葉霜霜在那兒盈盈一站,自己似乎便沒了玩鬧的興緻,她不由得有些意興闌珊,丟了手中的雪球,悻悻的走了過來,拉著她的手,嗔道:「你好沒勁,認識你這麼多年,就沒見你怎麼開心的玩過1

葉霜霜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黯然之色,但很快她便又淺淺的笑了起來:「哪有,我經常跟你很開心的在玩啊1

方奕佳撇了撇嘴:「你說的是拼圖還是玩連連看啊?那也叫玩兒啊?沒勁死了1她發著牢騷,忽然間忽然眼睛一亮,湊到葉霜霜跟前,曖昧的笑道:「哎哎,昨天跟郝帥第一次配對怎麼樣?」

她用胳膊肘搗了搗葉霜霜的腰窩,擠眉弄眼道:「有什麼八卦沒有?說說看,快說快說1

葉霜霜眼前飛快的閃過趙無極那一雙陰鷙森寒的眼睛,可很快取而代之的卻又是郝帥靦腆而羞澀的笑容,她忽然間想到一件事:這個人能夠一隻手把自己拎起來,那顯然力氣是十分大的,郝帥個頭不高,力氣好像也不怎麼大,他到底是怎麼把這個強盜給打跑的?

葉霜霜想了一會兒,便將這個問題扔在了一邊,微微笑了起來:「什麼也沒發生啊1

方奕佳半信半疑的看著葉霜霜:「真的假的,孤男寡女同居一室,我才不相信1

葉霜霜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討厭,你怎麼一天到晚都想些這個東西?真是的!我真的要生氣了1

方奕佳挽著她的胳膊,嘻嘻笑道:「別呀,我就好奇隨便問問嘛1她眼珠一轉:「真的沒發生什麼?」

葉霜霜跺道:「佳佳!1

方奕佳哈哈笑了起來,正要再說什麼,卻忽然間聽見操場上一陣鬨笑吵鬧聲傳來,兩個女生順著聲音看去,卻見操場上一群男生圍著一個肥胖的男生,這男生也不知道被誰脫得上半身就剩下一件單衣,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肥膘,他氣喘吁吁的追著一個學生,大聲喊著:「把我的衣服還給我1

這男生個頭高大,甩著胖男生的衣服,哈哈大笑著,他故意轉著圈,像遛狗一樣遛著這個胖男生,在他快追近的時候,又將衣服扔給了其他人,胖男生又轉頭去追另外一個男生,如此往返,他被折騰得來回做折返跑。

等他終於累得氣喘吁吁了,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也不顧四周都是人便號啕大哭了起來。

葉霜霜和方奕佳在旁邊看得義憤填膺,方奕佳握緊了拳頭,恨恨的說道:「三班的這些傢伙越來越不像話了,他們班的班主任也不管管嗎?」

葉霜霜兩條好看的眉毛緊緊的擰在一起,她上前一步,正要勸阻,一旁的方奕佳連忙一把拉住了她,緊張的搖頭道:「別去,這些人你惹不起的。」

葉霜霜扭頭憤憤的正要說話,這時候正巧上課鈴聲也響了起來,方奕佳連忙胳膊一揮,大聲道:「上課啦,都回教室啦1

她話音一落,一班的學生們都呼啦啦的往教室裡面跑,其他班的學生們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之前戲耍肥胖男生的其他三班的學生們也都轟然而散,回到了教室之中,只剩下這個肥胖男生坐在雪地之中,一把鼻涕一把淚,一邊哭一邊笨拙的穿著衣服。

方奕佳和葉霜霜回到教室后,兩人剛坐下,方奕佳扭頭看了一眼,卻見郝帥的位置又是空蕩蕩的,她頓時怒道:「郝帥又遲到了1

坐在後排的馬雪照著鏡子,一生嗤笑:「他哪天不曠課?」

方奕佳扭頭一看,冷笑道:「你哪天不騷包?」

馬雪白了她一眼,合上了鏡子,這才拿出課本:「女孩的愛美之心,男人婆是不會明白的1

方奕佳大怒,扭過身子便要跟她吵,這時候老師卻已經走了進來,葉霜霜也在桌下使勁拉她的胳膊,方奕佳這才作罷,恨恨的瞪了馬雪一眼,回過了頭來。

一場早自習上完,郝帥依舊沒有露臉,下了課以後,方奕佳冷笑連連:「郝帥快破我們學校的遲到記錄了!真不知道老師為什麼這樣容忍他,他家很有錢很有背景嗎?」說著,她扭過頭看著葉霜霜。

方奕佳雖然跟葉霜霜是鐵杆閨密,但她們並不一直都是同學,小學初中的時候,她們是鄰居住得極近,後來葉霜霜的父親搬到了獅子林,她們這才分開,但高中的時候又重新在一個班上聚在了一起,兩人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因此而淡漠多少。

葉霜霜聽見方奕佳的話,搖了搖頭:「不,郝帥家……條件挺艱苦的。」

方奕佳一愣:「啊?真的?多不好?」

葉霜霜想了想,說道:「反正就是不怎麼好,也許老師是覺得他家庭條件太艱苦了,所以才對他寬容一點的吧?」

方奕佳冷笑了起來:「是嗎?我看不見得吧?班上又不是沒有家庭條件比他更艱苦的,怎麼沒見老師多照顧他們一點啊?再說了,家庭條件艱苦,那就更要努力學習才是啊,你看他,一天到晚不是遲到曠課,就是在課上插科打諢,鬧得班上的學生都沒辦法好好學習,霜霜,你說你是班主任,你怎麼辦?我這班長呀,遲早有一天被他氣死1

葉霜霜張了張嘴,想要幫郝帥辯解兩句,卻不知道從哪裡說起,按理來說,學習是學生的職責所在,可郝帥……他這樣看來,真不像個好學生呢。

她們兩人正說著話,卻忽然間見班主任老師張登峰、教導主任徐峰、校長王小年一群人呼啦啦的出現在教室門口,只把班上的學生們嚇得一個個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在他們前面,還走著一個美貌女子和一個扛著攝像機的年輕男人,雖然是下雪天,但這女子卻依舊是一條制服短裙,腿上穿著肉色長襪,胸前雙峰挺拔,蜂腰肥臀,性感妖嬈,鼻樑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一副精明能幹的白領打扮,她一隻手拿著一個話筒,另外一隻手拉著話筒線,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著張登峰,笑著說道:「就是這個班嗎?」

方奕佳悄悄拉了拉葉霜霜的衣袖,小聲道:「哎哎,這不是那個教育頻道的新聞主播嗎?叫,叫什麼來著,好像是叫徐雅楠?她怎麼到咱們班來了?」

葉霜霜搖了搖頭。

這時候張登峰笑著說道:「沒錯,就是這個班1

徐雅楠臉上掛著職業笑容,拿著話筒,對扛攝像機的記者打了個手勢,然後便在班級門口做起了攝像拍攝。

徐雅楠對著攝像機鏡頭說道:「這裡就是昨天英勇將炸彈扛走的高一學生郝帥所在的班級,雖然我們無從得知他扛走的炸彈到底是真是假,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們深入的對這個學生來進行一些詳細的了解。」

說著,她大大方方的拿著話筒走到方奕佳跟前,問道:「這位同學,在你心中,郝帥這個小小英雄平時是個什麼樣的學生?」

方奕佳目瞪口呆:「啊?1

郝帥啥時候成了英雄了?這,這個主播是來採訪他的?誰的主意啊?

方奕佳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閨蜜死黨,卻見她也是一臉的茫然,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她們都習慣了郝帥平日里以壞學生,調皮學生的身份出現,儘管昨兒個的確是幹了件英雄事情,但……今天就有電視台來大張旗鼓的採訪,這,也太誇張了吧?

一時間適應不了啊!

徐雅楠見她們兩個面面相覷,一言不發,還以為她們對著鏡頭有些羞澀膽怯,這也難怪,她遇到過各色各樣的被採訪者,有些平日里膽氣粗豪的大老爺們一對著鏡頭,那真是兩腿打顫,說話都有些顫聲,和平日里真是判若兩人,他們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這兩個如花似玉的高一學生了。

張登峰見氣氛有些冷場,便打著圓場笑道:「方奕佳,你就隨便說說,該怎麼說,就怎麼說。」

方奕佳聰明之極,見張登峰跟自己說話的時候打了個眼色,便知道老師是別有用意,她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事兒都把電視台給招引來了,但她也知道,不管她對郝帥多麼的有意見,但這個時候是絕對不能表露出來的,就算他跟自己有殺父之仇,那也得放下,班級榮譽才是第一位的。

方奕佳也不怯場,她看了看班上的學生們,一個個興奮得跟吃了葯似的盯著她,她看著徐雅楠,說道:「你好,我們出去說好嗎,不要影響同學們上課。」

徐雅楠見她極有颱風,倒是對她有些刮目相看,笑著便點了點頭。

方奕佳來到走廊上,她想了想,搜腸刮肚的想著郝帥的優點,但她想來想去,心面這叫一個愁啊,這貨有優點嗎?

可這時候總不能對著鏡頭不說話啊!攝像機紅燈亮著呢!

方奕佳把吃奶的力氣都拿了出來,使勁的想了一通,總算搜羅了幾句官方套詞,說道:「你是問郝帥嗎?他呀……嗯,怎麼說呢,嗯,他平時是一個熱心腸的好學生,我們大家都很喜歡他。」

這短短一句話說得方奕佳差點連早飯都吐了出來,別的不說,班上喜歡郝帥的學生不少,大多都是跟著他瞎起鬨,而討厭郝帥的學生也挺不少的,譬如方奕佳這樣熱愛學習的學生,最煩的就是他這樣拖累全班學習的害群之馬了。

要說大家都喜歡他,那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最起碼,絕大多數老師最煩的就是他了!瞧瞧他這兩天都幹了些什麼事情?

徐雅楠倒是不知道方奕佳心面正在翻江倒海的腹誹,她卻是覺得方奕佳這話太籠統了,一丁點兒內容營養都沒有,便又問道:「那……郝帥同學他平時成績好嗎?」

方奕佳一聽,這個開心哪,總算能找到地方吐槽了,她嘴巴一張,正要吐槽兩句,一旁的張登峰搶著說道:「郝帥同學品學兼優,是我們學校的驕傲,呃,將來一定會是我們學校的驕傲1

方奕佳目瞪口呆,張老師,你這是睜眼說瞎話啊,他都算是品學兼優,那我呢?我算什麼?我豈不是文武雙全古往今來第一完人了?不帶你這樣閉著眼睛吹捧郝帥的啊!這是幹什麼啊?炒作嗎?

徐雅楠一路上聽著張登峰等人對整件事情反反覆復的介紹,她倒是非常好奇一個敢扛著炸彈獨自處理的男生,到底是什麼模樣的。

一個高一的學生,哪裡來的膽子做這種英雄事情?除非……這是他一手炮製的,可如果是他一手炮製的,那……他也太膽大包天了!

不管怎樣,徐雅楠憑藉自己獨特的新聞敏銳度都能察覺到,這是一個非常不簡單的男生,她很好奇,這樣一個男生,到底會是什麼樣子的,尤其是在她的想象中,這樣的男生應該不會是一個學習成績很好的乖寶寶才對,可偏偏張登峰說他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這就讓她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方奕佳聰明伶俐,倒是一下猜到了一些端倪,她心面正忿忿的接受不了這樣讓人噁心的吹捧,剛要說話,卻忽然間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從校門口的方向走來。

方奕佳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饒是她剛才還滿肚子的怨氣,現在又對著鏡頭,她還是忍不住扶著走廊上的欄杆便哈哈狂笑了起來。

她這一笑,動靜實在是有點太大,班上其他的學生們也都紛紛湊到了窗口,他們只看了一眼便也都捂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張登峰滿頭霧水,剛扭過頭,便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眼角抽搐。

徐雅楠眼睛一亮,看著張登峰喜道:「是郝帥同學來了嗎?」

張登峰黑著臉,一言不發,那神情像是恨不得下一秒鐘地板有一條裂縫,他能一下鑽進去!

徐雅楠心中奇怪,扭頭一看,她一眼看去,頓時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心面不停的念道:這貨不是郝帥,這貨不是郝帥!

她這話剛念了幾遍,便見班上有學生大著膽子從推開的窗戶中探出頭去,大聲喊道:「郝帥!有人要採訪你呢!1

徐雅楠頓時淚流滿面,手中的話筒都掉在了地上,我去,這貨還真是郝帥啊!

這貨真的是二高的學生嗎?丫這背後披著的被單是咋回事?頭上梳著的萌系髮型是怎麼回事?當自己是蝙蝠俠嗎?我看丫是被單俠吧?

這,這節目……咋做啊?

=============================================

唔,近五千字長章~

有童鞋問我更新問題,在這裡解釋一下,由於小說是新書期,所以不可避免的更新稍稍慢,因為我得存稿,存稿對於一個寫手實在是太重要了,一來防著日後忙起來沒時間更新,上本書最後的更新讓我焦頭爛額,心有餘悸。

二來,存稿是質量的保證,如果沒有存稿,小說就不可避免要面臨「直播」的危險,每一天的更新幾乎不能犯錯,因為讀者會第一時間看到,所以這樣作者會處於一個每天煎熬的狀態,非常痛苦。

等新書期結束后,我會盡量保證以後每天都有最基本的兩更的~每天最起碼更新六千字~今天就一更了~

最後,嚴重感謝為我點菜的童鞋們,送俺貴賓的童鞋們,如小火、請叫我瑾安、旋漠、壓力山大米、a_valon、一腦袋白毛、standinginsnow、笑傲橄欖、曼羅蘭罪惡的白、流年火花、moon幻影、asddfgrghr、酷跑大帝、風蕭蕭兮雨瑟瑟、漠然霜色、夜月貓貓、嘟嘟胖胖、泰達王子、v236326、唯易永恆、惜日醉、sasii10975976、流浪者之哥、青山麗水、小白狐咩、wolver等等。

諸位都是俺的衣食父母,先拱手拜謝了~~~~~

新年眼看就要到了,祝諸位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