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9章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覺得自己真是應了一句江湖上顛撲不破的真理,「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打死他也沒有想到,學校居然弄出了這樣大的陣仗!電視台的都來了!

這下可真是熱鬧了!

郝帥這一剎那忽然有一種想要掐死姚夢枕的衝動,他扭頭看了一眼,卻見姚夢枕在他身後笑得沒鼻子沒眼睛的,前仰後合。

郝帥咬牙切齒的壓低了聲音,怒笑道:「行,你看著開心了,是吧?我說,你就準備學狗爬吧!到時候我也會笑得很開心的1

姚夢枕卻沖著他扮了一個鬼臉:「呸,我才不扮,誰讓你老是欺負我來著!接受來自天界的懲罰吧1

郝帥大怒:「你居然賴皮食言!你,你是神仙,你不能食言1

姚夢枕一叉腰,哼了一聲:「誰說神仙就不能食言的?我看以後你還敢欺負我不1

郝帥驚怒交加,卻沒想到這居然是姚夢枕在戲弄自己,他大怒之下,立刻朝著姚夢枕撲去:「老子掐死你1

姚夢枕也不躲閃,叉著腰,大搖大擺的站在他面前,笑嘻嘻道:「你不怕被這麼多人看見欺負我一個小女孩兒,你就掐死我吧1

郝帥氣得怒笑了起來:「好好,有你的,以後你給我等著瞧!小爺我今天記下了,以後我跟你沒完!不就是披著被單上學嗎?小爺我豁出去了,不就是被人看熱鬧嗎?以前又不是沒被人看過1

姚夢枕眨巴著眼睛:「那被葉霜霜看熱鬧呢?」

郝帥頓時聞言一窒,隨即便惱怒道:「你丫能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1

郝帥一想到這一點,心面就隱隱作痛,自己這樣豁得出去,要真能治好自己的心病,那還好說,可偏偏這是姚夢枕這個該死的丫頭在作弄自己,病治不好不說,到頭來還要被葉霜霜……笑話!

郝帥心面悲憤欲絕,心道:自己聰明一世,怎麼就上了這個小妞兒的惡當呢?難道真是關心則亂?

他正心中暗自淚流滿面,卻冷不丁聽見旁邊傳來一個乾巴巴的聲音:「請問,你是郝帥同學嗎?」

郝帥扭頭一看,卻見一個長得漂漂亮亮的女子手中拿著話筒,一臉古怪的看著自己。

這卻是徐雅楠第一時間從三樓跑了下來,記者習性發作,搶著要第一手資料。

郝帥雖然跟姚夢枕打打鬧鬧,心中也是懊悔不已,但他是一個極要面子的人,當著外人的面,那是絕對不肯認輸的,他這時候倒很有點光棍做派,反正自己都已經這樣了,還能丟人到哪裡去呢?

至於葉霜霜……郝帥心中忽然間很有點萬念俱灰的意味,他一下想起對方家裡面豪門深院,錦衣玉食,而自己家徒四壁,縮衣節食。

若是在平時,郝帥絕對不會把這些當一回事,什麼溝壑差距,門當戶對,那都是屁!

但是他此時真覺得自己平生第一次栽這麼大一個跟頭,丟人丟得沒邊了,自己想想都覺得臉熱辣辣的羞紅,那葉霜霜怎麼看自己?普通青年,文藝青年,二逼青年?

怎麼看都像是後者吧?

罷了罷了,就當是一場自作多情的幻想就是了,反正自己也跟她門不當戶不對的。

一想到這裡,郝帥陡然間覺得人世間忽然了無生趣,什麼事情都無趣得很,一切似乎都不放在眼裡,不放在心上了,他原本就十分的玩世不恭,這世界上就沒有什麼能夠讓他重視注意的事情,也只有葉霜霜能夠讓他留戀幾分,但現在……

郝帥覺得自己眼前忽然間一片開闊,四周一片空蕩蕩,白茫茫的,似乎自己的眼界和境界都一下開闊了許多,小小年紀陡然間生出許多莫名其妙的滄桑感悟起來。

郝帥正歪著腦袋想著,一旁的徐雅楠見他不說話,臉色倒是青一陣紅一陣的,她心中暗自嘀咕:這傢伙……該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難怪敢去扛炸藥啊!可,一個腦子有問題的學生,那有什麼好採訪的,那有什麼新聞價值?

徐雅楠瞬間意興闌珊,心中嘆了一口氣,正準備放棄,卻忽然間見郝帥斜著眼睛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徐雅楠一愣,她雖然已經半點興趣也無,但是處於禮貌和職業素養,她還是滿臉堆笑的轉過身,笑道:「是啊,你就是英勇解除校園炸彈危機的郝帥同學嗎?」

郝帥平時就素來臉皮極厚,此時放下了心中最後一丁點兒羞澀和執念,終於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混世魔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一臉正色的說道:「沒錯,我就是1

徐雅楠見他說得理直氣壯,渾然沒有將身後那一條被單當回事,不禁有些回不過神來,隱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可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徐雅楠下意識的職業習慣的條件反射般的問道:「那你當時是怎麼想的?你為什麼會要挺身而出?」

郝帥一臉凝重,正氣凜然,說道:「這一切都歸功於學校的領導以及學校的老師們1

徐雅楠張口結舌:「啊?1

她終於發現哪兒不對勁了!

眼前這男生實在不像是一個十六歲的男生,他眼睛裡面看不到一丁點兒對成年人的畏懼,更看不出對於他們這樣的強勢職業的膽怯,尋常人面對她,氣場弱一點的,甚至都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可偏偏,這男生居然能夠鎮定自若,面色如常的侃侃而談!

最離譜的是,丫還整了這麼一套造型!

是個正常人這時候都沒辦法正常說話的吧!!

徐雅楠拿著話筒發獃,郝帥卻自顧自的正色道:「正因為學校領導和老師們平日里的教導,我才能夠在那個時候想起了課本上所學到的英雄們1

徐雅楠呆若木雞,她的思維意識已經徹底被郝帥給帶跑了:「什,什麼英雄?」

郝帥慷慨激昂的說道:「那一剎那,我想起了救火的少年英雄賴寧1

「賴,賴寧?1徐雅楠結結巴巴道。

郝帥用力點頭:「對,我還想起了用自己的胸膛擋住了敵人槍口的黃繼光1

「黃,黃,黃繼光?1徐雅楠眼珠子都險些瞪了出來。這都哪兒跟哪兒啊?不用這麼上綱上線吧?

郝帥一臉悲壯:「隨後,我又想起了邱少雲!董存瑞!劉胡蘭!羅盛教!蒲志高!座山雕1

徐雅楠已經被郝帥忽悠得有點轉不過彎來了,愣愣的發傻,倒是一旁扛著攝像機的記者小哥兒有點忍不住了,從攝像機後面探出頭來,弱弱的說道:「蒲志高……好像是叛徒吧?座山雕……他……好像是土匪吧1

郝帥乾咳了一聲:「反正那一剎那我的思想鬥爭極為激烈,大腦中天人交戰,但革命先烈的事在我腦海中閃動著,他們的英雄形象是那麼的鮮活,是那麼的鼓舞人心!所以,我知道,我不能讓革命先烈們專美於前,我不能辜負老師和領導們的期待與栽培!所以,我義不容辭的沖了出去,哪怕犧牲了我一個,也在所不惜1

郝帥說得義正言辭,一旁的姚夢枕、徐雅楠聽得兩眼發直。

姚夢枕眼角直抽搐,她心中暗道:壞了,這傢伙以前就夠不要臉的了,現在我這樣一刺激……他該不會達到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境界了吧?

徐雅楠也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平日里口若懸河,舌戰蓮花的她這時候一句話也插不上嘴,她只是兩隻眼睛瞪著郝帥,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十六歲的男生嗎?怎麼這麼貧哪!!這個年紀就這樣,長大了得貧成啥樣?!

站在不遠處的二高的校領導們也一個個目瞪口呆,張登峰倒吸了一口冷氣,走到面色古怪的教導主任徐峰面前,說道:「我終於知道他以後可以做什麼了!他可以做新聞發言人啊!這一嘴的鬼話連篇啊1

徐峰側了側頭,似笑非笑的說道:「但你信不信……上面就愛聽這種話1

張登峰笑容有些難看,他小聲道:「我道希望他說點人話!搞得跟小大人兒似的。」

徐峰哼哼了兩聲,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慶幸吧,總算沒有再捅出更大的簍子來1

張登峰打了個哈哈,他剛才第一眼看見郝帥的那一剎那,真有一種想要暈過去的衝動,兩眼一閉,眼不見為凈!

但總算……這學生心理素質真是過硬,打扮得……這個樣子,對著攝像機鏡頭,居然還能這樣胡扯?厲害,真是厲害!

張登峰向來對郝帥頭痛之極,不知道該怎麼教這樣的學生,此時倒有些對郝帥有點兒佩服了起來。

徐雅楠被郝帥一通忽悠,雲山霧罩,過了半天她才回過神來,她眼見郝帥從自己身邊經過,想要離開,連忙又將話筒遞了過去,追問道:「可是……你今天為什麼要這樣,呃,這樣的打扮來學校?」

郝帥著臉,反問道:「我身上披著的是什麼?」

徐雅楠一臉古怪:「好像是被單,還是很萌的那種被單……」

郝帥一臉認真的說道:「拋開很萌這個定語不論,請問被單的主要作用是什麼?我是指,除了保持清潔以外,它還有什麼功能?」

徐雅楠的思維被郝帥牽著亂跑,她滿頭霧水,認真仔細的想了想,試探性的說道:「保暖?」

郝帥一拍巴掌:「對呀,既然你知道被單是用來取暖的,那我為什麼披著被單來上學?這還不簡單?下雪了,我冷呀1

說著,他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一裹被單,揚長而去。

姚夢枕低著頭,死死的咬著嘴唇,強忍著笑,肩膀不停的抽動著,快步跟著郝帥而去。

徐雅楠拿著話筒獃獃的站在原地好一陣,她才扭頭看向身邊的記者小哥兒:「葉豐,我怎麼覺得……腦子有問題的,好像是我似的?」

葉豐也一直強忍著笑,聽到這句話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徐雅楠瞪了他一眼:「笑,笑什麼笑,剛才的都錄下來了沒有?」

葉豐頓時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有1

徐雅楠頓時急了:「什麼?剛才我費那麼老半天的勁,你沒錄?你搞什麼啊你?」

葉豐也叫起撞天屈來:「那是我不錄嗎?徐姐,你看他那被單俠的造型,你再看他那萌系髮型!怎麼拍啊!拍了回去怎麼用啊?你覺得領導會讓這種新聞過嗎?這拍的東西倒是上綜藝節目不錯吧?可咱們是教育頻道也1

徐雅楠咬著嘴唇,怒道:「我不管,那姐剛才豈不是丟人白丟了?」她越想越是不甘,今天真是丟人丟大發了,八十老娘倒繃孩兒!居然被一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屁孩兒給白白忽悠了一頓!真是豈有此理!

她正心中忿忿,郝帥卻是得意洋洋的對姚夢枕哼道:「臭丫頭,想看我笑話?沒門!今天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心如止水,什麼叫做……」他話沒說完,姚夢枕嘻嘻哈哈的對他扮了個鬼臉:「什麼叫做臉如城牆1

郝帥大怒,瞪了她一眼:「誰說我臉如城牆了1

姚夢枕裝作一臉怯怯的樣子,說道:「是是,你不是臉如城牆,你都不要臉了,臉都丟光了,城牆都沒了,當然就不像城牆了1

郝帥氣得怒笑了起來,正要上前跟姚夢枕打鬧,卻忽然間聽見教學樓上面一陣驚呼:「侯天寶,你幹什麼?快回來1

郝帥這時候正走到教學樓底下,他抬頭一看,卻見三樓一個肥胖的男生爬到了欄杆外面,滿臉是淚,他一隻手抓著欄杆,一隻手拿著一個掃把趕著想要靠近自己的同學,他一邊趕,一邊歇斯底里的嘶喊道:「滾開,都給我滾開!你們再過來,我就跳下去1

這一聲嘶喊像驚雷一樣,瞬間震動了東吳市二高的校園,所有人剎那間目瞪口呆。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忽然不約而同的拔腿向樓上衝去。

===============================================

汗,忘記昨天說過要兩更了,今兒個兩更,算是補昨天的~~

諸位息怒~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