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0章校園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章校園風波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飛快的往教學樓上衝去,他剛沖了兩步,便見姚夢枕也跟著沖了上來,他扭頭沖她喊道:「你跟過來幹什麼?你到下面去接著他1

姚夢枕眼睛瞪得溜圓:「你神經病啊?他那體形,我接得住他?」

郝帥一愣,隨即便想到侯天寶那體格和姚夢枕站在一起,那簡直就像是大駱駝旁邊站了只小白羊,這駱駝倒下來,小白羊一準被壓個半死,更不用說從高空掉下來了。

郝帥二話不說,將自己身後的被單給脫了下來,扔到姚夢枕手中,去找人拉著另外一邊,如果他掉下來了就盡量接住他,我去上面,看看能不能拉住他。」

姚夢枕眼睛一亮,笑道:「這個主意不錯!看來我讓你披被單來,倒是歪打正著1

郝帥瞪了她一眼:「以後再跟你算賬,先救人1

姚夢枕哎的應了一聲,扭頭往回衝去。

這時候徐雅楠也驚得呆了,她沒想到自己到學校裡面來採訪居然還會碰到這樣的事情,全校的老師們更是一個個目瞪口呆,校長王小年的臉瞬間變得鐵青,教導主任徐峰蹭的一下就沖了出去,朝著侯天寶大聲喊道:「侯天寶,你冷靜點1

徐雅楠猛然間一個激靈,她終於回過神來了,一邊使勁拉了葉豐一把,壓著嗓子急道:「快拍快拍1

葉豐也渾身一震,扛著攝像機便朝著上面拍了起來。

侯天寶站在欄杆外面,一隻手扒著欄杆,歇斯底里的嘶喊道:「你們都給我滾開,再過來我就跳下去了1

郝帥飛快的衝到三樓,教學樓三樓的走廊上這時人滿為患,學生們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侯天寶,目光各異,有的震驚,有的恐懼,有的幸災樂禍,甚至還有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那一臉的興奮,恨不得侯天寶立刻跳下去才叫真叫一個熱鬧。

侯天寶的班主任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她從來沒有應付過這樣的事情,此時真是嚇得呆了,方寸大亂,險些都要哭了出來,在她印象中,侯天寶是一個極為懦弱的學生,平時話極少,怎麼突然間……就這麼極端呢?

班主任尚且如此,其他的學生就更不用說了,一個個驚恐的看著侯天寶,也不知道是該靠近將他拉過來,還是該退開一點,避免刺激到他。

郝帥從人群中硬生生的擠過去時,正好經過方奕佳和葉霜霜等人的身邊,方奕佳見他往那邊擠,一把拉住他,急道:「郝帥,你幹什麼?別逞英雄,你不是回回都能當英雄的!你過去會刺激他的1

郝帥扭頭怒道:「難道就站在旁邊看戲嗎?」

方奕佳被郝帥一聲吼,氣得臉色青一陣紅一陣,正要反駁,一旁的葉霜霜壓低了聲音急道:「侯天寶今天早上被趙剛他們欺負了,可能現在又看到有電視台的人來,所以才這樣的,你別去刺激他,我看過一些心理學的書,上面就說過,這樣的人不是真的想自殺,他只是想引起眾人對他的注意,但你如果太刺激他,說不定他就真的跳下去了1

郝帥不及多想,點頭說道:「有道理,不過得做兩手準備,你們去樓下,讓老師們儘快通知侯天寶的父母,再打電話立刻喊120急救車,以防不測1

這一剎那,郝帥與其他學生的差別瞬間顯露無遺,這些平日里老師眼中的乖寶寶們一個個不是手足無措就是幸災樂禍,一個能做點兒有用的事情的都沒有,方奕佳和葉霜霜她們雖然有一定的心理素質,但是驟逢這樣的驚變,卻是一時半會反應不過來。

而郝帥平日里在同學們心目中印象弔兒郎當,玩世不恭,不僅成績差,而且還極不守紀律,簡直就是害群之馬中的戰鬥機。

但郝帥這一番話說出來,有條有理,像是黑暗中驟然間給這些學生們指出了一條明燈,一下讓他們都找到了主心骨。

現在的高中生幾乎個個都有手機,二高的校規並不算十分嚴厲,並不禁止學生們平日裡帶手機進學校進教室,只是嚴禁學生們平日里在課堂上玩手機,且手機鈴聲一定要關閉。

這時,一班的學生們頓時許多人都拿起手機撥打了起來,郝帥一看,沒好氣的喝道:「都別打了,這麼多人打,你讓120聽誰的?方奕佳,你是班長,你打1

方奕佳連忙點頭,從口袋中摸出手機便打了起來,渾然沒留意到自己正在被郝帥指揮。

郝帥交代完了以後,自己便又朝著前面擠去,他在學校「惡名昭著」,幾乎人人都認識他,因此四周的學生們看見他,都紛紛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

郝帥撥開跟前最後一個人,忽然撿錢豁然開朗,卻見走廊上此時師生們呈扇形圍著侯天寶,一些學生們蠢蠢欲動想要衝過去救人,這時候團委委員易欣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他沖著侯天寶大聲道:「同學,你冷靜點,你有什麼事情好好說,別想不開1說著,他緩緩朝前走去。

侯天寶渾身一哆嗦,撕心裂肺的嘶吼道:「滾開,給我滾開1

易欣簡直不敢想像一個男生怎麼會發出這樣可怕絕望的嘶喊聲,他被這聲音嚇得渾身寒毛倒豎,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郝帥目光閃動,他忽然間在人群中瞧見趙剛等人幸災樂禍的看著侯天寶,嘴角還噙著一絲譏諷冷笑,他頓時大怒,一下衝過去將趙剛從人群中拎了出來。

郝帥發育得晚,乾坤如意鏡到手也沒兩天,還沒來得及怎麼重塑肉身,因此身高和一米八三的趙剛比起來,相差了整整一個頭,可他像一頭憤怒幼師一樣將趙剛揪了出來,給人感覺就像是一個大人在揪一個小孩一樣,氣勢極為驚人。

趙剛平日里和郝帥井水不犯河水,他平日里又自恃身材高大魁梧,在學校中儼然成為低年級的一霸,幾乎沒人敢惹,只有他欺負人的份,卻沒有被人欺負的份,他此時見郝帥將自己揪了出來,又驚又怒,掙扎著怒道:「你幹什麼?」

郝帥怒道:「今天早上是不是你欺負侯天寶?」

趙剛怒道:「我沒欺負他,我只是跟他逗著玩來著1

郝帥扭頭朝著侯天寶看去:「他是不是今天早上欺負你?」

侯天寶張著嘴巴,眼淚還掛著圓滾滾的臉上,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郝帥見他沒反應,又繼續喝道:」你不是覺得委屈嗎?我讓他給你道歉,你就回來,怎麼樣?」

侯天寶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有人以這樣的方式為自己「伸張正義」,他驚得呆了,下意識的一張口:「啊?」

趙剛卻是怒不可遏,破口大罵道:「郝帥,你以為你是誰啊,我……」

他話沒說完,郝帥扭過頭來,目光兇狠的瞪了他一眼:「閉嘴,你想找死嗎?」

郝帥與趙無極一場惡鬥,算是手上沾過血的人了,平日里他嬉皮笑臉倒是看不出來,但關鍵時刻衝冠一怒,渾身便開始有了煞氣,他這一瞪,目光宛如利劍,唰的一下刺進了趙剛心中,刺得他沒來由便心中一怯,下意識的囁囁的不敢反駁,眼睛也不敢直視郝帥,扭過頭去看向其他地方。

可趙剛很快目光便瞧見平日里自己的幾個小弟張口結舌的看著自己,那眼神裡面……充滿了不屑和震驚,他們完全不能理解,趙剛這樣一個一米八三的彪形大漢怎麼會被一個矮他一頭的人壓得死死的?

趙剛瞬間感覺到了羞怒,他用力掙扎了起來,大聲怒吼道:「郝帥,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

郝帥大怒,二話不說,一拳打在趙剛鼻子上,打得他滿臉開花,怒道:「你就怎地?」

鼻子是人身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這個地方受到重擊,人不僅會產生劇痛,大腦瞬間會短暫的失去意識,趙剛啊的一聲慘叫,捂著臉當場便跪了下來。

周圍的老師學生們目瞪口呆,侯天寶也呆若木雞,整個人都傻在了原地。

郝帥見狀立刻趁熱打鐵,衝到侯天寶跟前,一把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認真道:「我已經幫你教訓過這個傢伙了,你可以兌現你的承諾了吧?」

侯天寶有些轉不過彎來,結結巴巴道:「啊,什麼承諾?」

郝帥認真說道:「剛才我們不是說好了嗎?男子漢大丈夫,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是不是?」

侯天寶兩眼直勾勾的看著郝帥,愣愣的不說話。

這時間,二高的校園安靜極了,操場上早就滿滿當當全部都是學生老師,校長王小年等人更是緊張得腦血栓心臟病都險些發作,他們一個個緊握雙拳,瞪大了眼睛看著郝帥和侯天寶,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侯天寶愣了幾秒鐘,這幾秒鐘對於其他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幾個世紀一樣漫長,當他終於緩緩點了點頭的時候,全校的師生們頓時大聲歡呼了起來。

校長王小年頓時長出一口氣,不由自主的抹了一把額頭上涔涔的冷汗,小聲道:「老子差點被嚇死!這個小兔崽子真有辦法1

一旁有老師陪笑著湊趣:「就是簡單粗暴了點,打人畢竟不對。」

教導主任徐峰嘿的一笑:「不打這一拳,說不定就是一條人命!不過,這小子,真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下手啊1

他們正說著話,三樓的學生們也都一個個用極為崇拜的目光看著郝帥,一旁的易欣眼見葉霜霜也是眼放異彩的看著郝帥,心中簡直就像是被針扎似的難受。

為什麼受人矚目的不是我,而是他?

易欣臉色青一陣紅一陣,他一咬牙,也沖了過去,一把抓著侯天寶的胳膊,大聲道:「同學,有什麼委屈可以找團委來說嘛,我們會幫你的,你幹什麼這麼想不開呢?你要跳下去了,你想想你父母會怎麼樣?」

他這話剛說完,侯天寶頓時渾身一震,正在艱難爬欄杆翻過來的動作也停住了。

趙剛這時候也捂著鼻子爬了起來,郝帥的一拳打得他理智頓失,他朝著侯天寶便破口大罵道:「你這個死胖子,肥豬,你不就是想嘩眾取寵嗎?有種你跳啊,有種你爬得更高一點跳啊,看看摔不摔得死你1

郝帥看著侯天寶渾身不停哆嗦著,他的眼睛裡面漸漸變得一片灰白,目光越來越絕望,他心中暗叫不好,正要用力抓緊侯天寶讓他翻過來,卻見侯天寶用力一推他們,一個翻身,縱身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