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2章第三者插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第三者插足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在擺脫了徐雅楠的採訪糾纏后,很快拉著姚夢枕偷偷躲到了校園的另外一個角落之中,他嘿嘿嘿的搓著手,一臉財迷似的笑著:「五十點啊五十點,這麼多功德,我該怎麼用呢?」

一下獲得了五十點的功德,姚夢枕也很難得沒有跟郝帥抬杠,她笑嘻嘻的說道:「你想怎麼加就怎麼加唄1

郝帥想了想,說道:「我又想長高,又想變得力氣更大一點,怎麼辦?我該怎麼加?」

姚夢枕左右看了看,小聲說道:「那很簡單啊,皮骨筋肉髓,除了皮,其他幾樣全部都加上去就是了。不過……」她很快便又認真的補充叮嚀道:「但千萬別全部用完了,留點功德防身,要不然又碰到什麼危險事情,你一丁點兒功德都沒有的話,那就死定了1

郝帥一愣,想了想后,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上一次如果不是剛好乾坤如意鏡裡面還有幾點功德,自己只怕早就屍骨無存了!

他閉上了眼睛,將四十點功德分別用在了造骨、易筋、洗肉、伐髓這四項之上。

和之前幾次一樣,郝帥明顯感覺到自己渾身肌肉在緩緩的蠕動著,骨骼裡面傳來一陣脆脆的聲響,彷彿自己的肌肉在不斷的生長,自己的筋骨在緩緩的發芽,一股勃勃生機源源不斷的從自己的體內涌了出來。

等郝帥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禁不住一臉期待驚喜的自己上下左右認真看了看,然後又在姚夢枕跟前比劃了一下,很快他一臉失望的說道:「沒有長高很多啊1

他握了握拳頭,發現力氣雖然大了一點兒,但卻並沒有什麼質的飛躍,他大失所望,說道:「不是吧,好像力氣也沒大多少埃」

姚夢枕叉腰嗔道:「廢話,你還想一口氣吃成一個胖子嗎?」

郝帥不甘心的反問道:「那我為什麼之前改造皮囊的時候,效果那麼明顯,那麼快?」

姚夢枕反問道:「皮骨筋肉髓、心肝脾肺腎、氣血精元,這幾者之間的關係當然是遞進式的,越往後越難,而且,你想想一個人如果受傷了,是皮膚癒合得快,還是筋骨癒合得快?」

郝帥想了想,說道:「當然是皮膚癒合得快,傷筋動骨一百天嘛1

姚夢枕點頭道:「對啦!要想看成效,那得過上一陣子呢,畢竟改造人的體格肉骨,那和改一張臉是不一樣的。再說了,你也不過就加了區區十點而已,十點夠幹什麼啊?」

郝帥忍不住哀嘆道:「早知道我就加在一項上面了,也好過平均主義啊,現在好了,好容易有了這麼多功德,結果打了水漂,一丁點兒成效都看不到,虧死我了1

姚夢真是個急性子!你要都加在一項上,不怕變成畸形嗎?你想想,如果一個人骨頭特彆強壯,但皮肉、筋髓都極差,那是什麼模樣?骷髏嗎?你再想想,如果你肌肉特彆強壯,但骨頭、筋髓都極差,那又是什麼情況?」

郝帥也不傻,稍微一想便打了個冷戰,姚夢枕說得沒錯,如果自己將肌肉強化得異常強大,那後果很有可能是他有極大的力氣,但骨骼承受不住這樣的力氣的話,遇到敵人,他一拳打過去,即便打在對手身上,這股反震力反彈回來,他很有可能會把自己的骨頭給震碎!

郝帥一臉悻悻道:「掃興!真沒勁!我還以為能脫胎換骨呢1

姚夢枕拍著郝帥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好啦,你已經很不錯啦,遠遠比我想象得要好得多了!等時間漸長,你會發現自己慢慢的有變化的,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嘛1

郝帥嘆了一口氣,他將乾坤如意鏡剛想收好,忽然間反問道:「對了,我怎麼能夠知道自己的功德能夠兌換哪些東西不?我上次和那個傢伙打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換了什麼法術就稀里糊塗的打過去了。」

姚夢枕笑道:「你那是掌心雷,很低級的法術啦。你在心面默默的想就行了,法寶通靈,這個法寶是和你心意相通的,你想什麼,它就會有反應的。」

郝帥點了點頭,閉著眼睛,在心面一聲大喊:把所有的道法都亮出來我看看!

他話音剛落,便見腦海中忽然間遠遠的湧來一股鋪天蓋地的洪流,轟隆隆作響,像是要將自己吞沒似的,氣勢極為恐怖,嚇得郝帥連忙睜開了眼睛,臉色發白。

姚夢枕看著他這樣子,奇道:「你怎麼了?」

郝帥驚魂未定:「我剛才心面就想了一個念頭,結果腦海中就像是山呼海嘯似的,嚇死人了,這是怎麼回事?」

姚夢枕不解的問道:「你想什麼了?」

郝帥說道:「我想……讓法寶將所有的道法都擺出來我看看而已嘛1

姚夢枕眼睛瞪得溜圓:「不會吧?你找死啊?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道法神通嗎?道家講三千法門,佛家講十萬神通!每一種法門都是一種修行方法,每一種修行方法衍生出來的法術少則十幾種,多則成百上千種!你知道加在一起是多少嗎?你不怕你腦子炸掉啊?」

郝帥訕訕的笑了笑:「我哪裡知道嘛!你事前也不提醒我一下1說著,他一臉慶幸的拍了拍胸脯:「幸好我反應快1

他正和姚夢枕說著話,忽然間不遠處傳來一個呼喊聲,郝帥聽得真切,那分明是一班的班長方奕佳的在喊自己:「郝帥!郝帥你在哪裡1

郝帥一愣:「她找我幹什麼?呀,還上課呢1他頓時跳了起來,高聲喊道:「我在這裡1

一場校園風波雖然有驚無險的過去,但這一場風波帶來的震蕩餘波卻遠遠沒有過去。

郝帥作為這個事件中的核心人物,再一次站到了眾人的視線當中,如果說第一次單車棚炸彈事件是他自己自拍自導自演,完全就是一場鬧劇的話,那這一次的跳樓事件卻是實打實的突發性危機事件,郝帥在事件中展現出來的鎮定和機敏讓全校師生們刮目相看。

雖然有一部分老師認為郝帥在對待趙剛的事情上十分的簡單粗暴,會引起學生們不好的模仿,但校長王小年卻是一個非常有魄力的人物,他力排眾議,再一次將郝帥推到了前台,堅定不移的開展著東吳市二高的造星運動。

郝帥這個平日里弔兒郎當、玩世不恭的壞學生開始享受到平日里只有好學生才能享受到的特權,譬如說,為了讓他的學習有所提高,班主任張登峰特意將郝帥從最後一排調到了最前排。

如果在平時,這樣的位置調動,說不得會有一些同學有所非議,但眼下郝帥風頭正勁,班上的學生們倒是都沒有啥其他想法,唯獨方奕佳很是有些例外。

方奕佳順著聲音找了過來,卻見他跟姚夢枕一起躲在實驗樓的角落裡面,忍不住便瞪著眼睛埋怨道:「你在這裡幹什麼?大家都找你呢1

郝帥雖然知道方奕佳素來就跟自己不對付,但眼見她這副模樣,還是忍不住心中暗自奇怪,他小聲嘟囔道:「這傢伙吃錯藥了,這麼大火氣?」

姚夢枕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吃吃笑了起來。

郝帥瞥了她一眼,奇道:「你笑什麼,賊眉鼠眼的,肯定沒想到什麼好事1

姚夢枕笑著啐道:「呸,你才賊眉鼠眼1說著,她湊到郝帥旁邊,笑嘻嘻的說道:「你說她火氣這麼大,會不會是天癸來了?」

郝帥奇道:「天癸?什麼東西?」

姚夢枕一臉鄙夷的看著郝帥:「天癸都不知道?你這書怎麼念的?天癸就是女孩子的月事啦1

郝帥頓時恍然,一臉曖昧的笑道:「哦,就是好朋友啊!你這人……還說自己純潔呢,連這個都知道,嘖嘖1

姚夢枕啐道:「天癸乃凡人之生理常情,有什麼好矯情的?怎麼什麼話到你嘴巴裡面都味道怪怪的?你們這裡喊天癸為好朋友的嗎?這個說法……好奇怪啊1

郝帥吃吃的笑道:「知道為什麼叫好朋友嗎?」

姚夢枕茫然的搖了搖頭:「不知道1

郝帥湊到她耳邊,小聲道:「你把朋字拆開,再念,不就是月月有嗎?女孩子月月都有的是什麼?」說著,他自己先哈哈笑了起來。

姚夢枕啐了一聲,笑罵道:「你這人,一天到晚不正經1

他們兩人正笑鬧著說著話,方奕佳卻已經走到了他們跟前,她不解的看著郝帥,又看了看姚夢枕:「你們在說什麼呢?」

郝帥強忍著笑,回頭說道:「沒說什麼,走吧,我們回教室吧。」

方奕佳瞪了他一眼:「你還記得要上課嗎?趕緊去吧,張老師在班上調整位置呢。」說完轉頭便走。

郝帥對姚夢枕打了個眼色,自己便跟著方奕佳而去。

等到了教室裡面,他剛來到門口,班上的學生們便是一陣聳動,張登峰站在講台上側臉看著他,奇道:「你到哪裡去了?怎麼才來?」

郝帥當著方奕佳的面,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謊道:「老師,我上廁所去了1

張登峰恍然:「哦,難怪了,趕緊坐吧。」可他剛招呼完,忽然間面色便有些奇怪,不對啊,郝帥要是去上廁所去了,方奕佳怎麼找到他的?難道……

方奕佳這時候也瞬間想明白了這件事,俏臉瞬間漲得通紅,她狠狠剜了郝帥一眼,怒道:「你撒謊1

郝帥板著臉道:「哪有!我那時候剛好在上完廁所回來1

方奕佳怒道:「廁所根本就不在那個方向1

郝帥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是男的,上廁所挺方便的,天為茅,地為坑,找個地方就能蹲1

班上的學生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張登峰在講台上啼笑皆非,一時間作聲不得。

方奕佳氣得咬牙切齒:「你怎麼能隨地大小1

郝帥一臉正色道:「非也非也,我是在給花花草草施肥罷了1

方奕佳氣得快暈了,她明明知道郝帥是在信口胡謅,但偏偏自己又不能證明是假的,她如果不能證明是假的……那就說明,她真的是在郝帥上廁所的時候把他給找到的,那樣的話……自己會被人給笑死的啦!!

我才不要!!!

方奕佳恨不得撲上去掐死郝帥這個混蛋!自己之前才對他有些刮目相看,這一瞬間仇恨值便爆棚破表!

張登峰強忍著笑,指了指郝帥,說道:「行了郝帥,別說了,趕緊坐下吧。」

郝帥哦的一聲,轉身向後排自己的座位坐去,可他剛轉身,張登峰便喊住了他,一指講台前的桌子,說道:「郝帥,以後你坐這裡。」

郝帥一愣,目光看了過去,頓時一呆。

他卻見張登峰指的位置正好是以前方奕佳的位置,正是葉霜霜的旁邊,是馬雪的前面一個位置。

郝帥奇道:「我,我不坐這裡啊?」

張登峰笑吟吟道:「從今天起,你就坐這裡了1

郝帥大奇,忍不住扭頭向方奕佳看了一眼:「那她呢?」

方奕佳恨恨的剜了他一眼:「你管不著1說著,她像個炮仗一樣,氣沖沖的沖回自己原來的位置,將自己的東西收了一下,往旁邊一個空位置走去。

郝帥瞬間明白了過來,難怪方奕佳對自己這麼大脾氣,原來自己佔了她的位置啊!

以前方奕佳的位置堪稱是班上最好的位置,旁邊坐著的是學習成績最好的葉霜霜,後面坐著的是班上的文藝委員馬雪,三個人都是極漂亮的女孩兒,堪稱高一一班的三朵金花,又被班上的男生們戲稱為鐵三角。

雖然馬雪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方奕佳也多嗤之以鼻,但是方奕佳極為看重的是自己能不能和葉霜霜同桌坐在一起,現在郝帥生生的插了進來,就像是搶奪了她的領地和地盤,搶走了她最要好的朋友一樣,讓她敵意大起!

郝帥看著埋著腦袋,耳根發紅的葉霜霜,又看了看咬牙切齒盯著自己的方奕佳,他心面忽然間有些古怪,暗道:自己這算不算是第三者插足?

==============================

四千字大章,諸位,新年快樂~~~

今兒個忙翻我了,就一更了,別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