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4章帶著美女做買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帶著美女做買賣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方奕佳和葉霜霜都有自行車,但郝帥卻沒有,因此她們只能推著自行車跟著郝帥步行。

一路上郝帥嬉皮笑臉的跟姚夢枕逗著樂,時不時的又跟葉霜霜說幾句話,卻將方奕佳當成了空氣。

方奕佳也不發作,只是很安靜的在一旁推著單車跟著,眼睛裡面滿是警惕和提防,她一路上暗自記著地形,看著方向,這位班長心底裡面可真是把郝帥當成了天字第一號大流氓,手機都一直攢在手裡面,110號碼都已經試撥了一遍,只要稍有不對,她便立刻報警。

郝帥再聰明也不知道方奕佳這樣提防著自己,他一路大搖大擺的往自家走,可剛進小區,便見小區菜市場門口圍了一群人,幾個城管模樣的人站在門口和一群人爭吵著什麼,一個個面紅耳赤,唾沫橫飛。

在這群人外,一個約莫五十歲左右的婦女正蹲在一輛車旁號啕大哭,抹著眼淚。

這人郝帥卻是認得,正是樓上五樓的一位菜農,叫做方敏燕,平日里和自己母親倒有不少來往,逢年過節的還會往自己家裡面送些自己種的菜。

郝帥雖然調皮,但是基本禮數卻是懂的,平時遇見了這位菜農大媽,都會笑嘻嘻的喊一聲阿姨。

郝帥眼見方敏燕蹲在一旁抹著眼淚,忍不住便朝著她走了過去。

一旁的葉霜霜和方奕佳互相對視了一眼,便也只好推著單車跟著走了過去。

她們兩人雖然穿著簡單的校服,但是青春無敵,美貌異常,兩人推著單車走來,就像是有立場似的,讓這些吵鬧的人也不由得一個個拿著眼睛看著她們兩人,之前吵嚷聲再大的人,也禁不住壓了壓嗓子。

郝帥卻彷彿恍若未覺,走到方敏燕跟前,問道:「方阿姨,你怎麼了?哭什麼啊?」

說著,他歪過了腦袋看著四周的人,小小年紀卻目光充滿了挑釁。

郝帥平日里在這一片可是有名的混世魔王,即便是大人也不敢輕易招惹,就算惹得起,也難免被人譏笑一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因此都有點。

郝帥這一看來,眾人都紛紛扭過了頭去,城管也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方敏燕抹著眼淚哭道:「小帥啊,沒事,你趕緊回去吧,你是學生娃,不要管這些事情。」

郝帥既然伸手張口,哪裡肯這樣離去,他認真的說道:「方阿姨,你這樣說就是拿我當外人了,到底什麼事情,看看我能不能幫得上忙嘛1

方敏燕張了張口,想了想,禁不住又悲從中來,一邊哭,一邊說了起來,卻是她兒子不學好在外面跟人打架輸了錢,把家裡面的錢都給偷光了,現在被人逼債打成重傷住進了醫院,自己連住院費都交不起,只好將家裡面種的菜拖到菜場外面來賣,多少湊點錢是點錢,可忽然間又聽到城管說最近上面有領導要來,要清理市容,外面不準擺攤,更不准她這種沒有執照的人買菜,因此她想起自己住院的兒子,又心疼自己這些賣不出去的菜,一時間便放聲大哭了起來。

她哭道:「我那作死的兒啊,現在也不知道在醫院怎麼樣了,我想去看他,又沒有錢,這些菜要是這幾天賣不出去,可就全部都壞掉了,好多的錢哪1

方敏燕哭得哇啦哇啦的,撕心裂肺,一旁的方奕佳和葉霜霜也陪著暗自掉眼淚。

郝帥聽得直皺眉頭,他扭過頭,對姚夢枕一伸手:「身上錢給我。」

姚夢枕一愣,很快便在口袋裡面摸了摸,掏出幾張紅票子來遞了過去,郝帥又摸出自己身上的錢,遞了過去,說道:「方阿姨,這個你拿著,可能有點少,但多少醫院的錢能給點是一點。」

方敏燕大驚,連忙將錢往外推:「不行不行,小帥你家也不富裕,我怎麼能拿你的錢?你,你這麼多錢是哪裡來的?小鄒知道不知道?」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方阿姨,你放心,這都是我自己賺的,放心拿著吧1

方敏燕卻是使勁搖著腦袋:「不行不行,你自己賺錢更不容易,我怎麼能拿你的錢?」

郝帥不由分說的將錢塞進了方敏燕的手中,佯怒道:「方阿姨,你還當我是你侄子的話,就把錢拿著,趕緊去看我那哥哥,跟我就別這麼客氣了1

方敏燕卻始終只是搖頭退卻,兩人推推搡搡的。

郝帥無奈,只好一指地上的一攤蔬菜,說道:「方阿姨,你就當我把這些菜都買下來了好了!好啦,別擔心了,趕緊去醫院吧1

方敏燕退卻不過,只好收下錢,一步一步的離去,又一步一步的回頭,抹著眼淚,嘴裡面只是反覆的叨叨:「好人哪,小鄒真是有個好兒子啊,我那兒子為什麼不能像你這樣1

郝帥看著她離開后,暗自嘆氣搖了搖頭。

一旁的葉霜霜和方奕佳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對他的觀感頗有些改觀,可她們剛心面有些刮目相看,郝帥便看向了她們,忽然笑嘻嘻的說道:「兩位美女,有沒有興趣跟我一塊兒去賣菜啊?」

方奕佳張口結舌:「啊?賣菜?我,我們?」葉霜霜也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輕聲道:「不是說好了做家庭作業的嗎?」

郝帥擺了擺手,說道:「誒,計劃趕不上變化嘛!你們也知道,現在要鼓勵戶外勞動,要多有生活體驗嘛,你們也看到了,這方阿姨多不容易?你們要是幫忙把菜都賣了,她兒子是不是能有更多的醫療費啊?」

這一番話有情有理,葉霜霜和方奕佳互相對視了一眼,心中雖然都有些動搖,但方奕佳卻為難的說道:「可……我們不會買菜埃」

郝帥一擺手,說道:「除了吃喝拉撒睡,天底下哪裡有一生下來就會的事情?學著學著就會了,你們就當是社會實習了1說著,他沖著葉霜霜擠眉弄眼道:「葉霜霜同學,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怎麼,一起來積善行德吧?」

葉霜霜輕輕咬著嘴唇,猶豫了一會兒,微微點了點頭。

一旁的姚夢枕看著暗自嘆息,心道:壞了,這傻妞兒上賊船了!不知道這傢伙又要鬧騰什麼了。

郝帥見葉霜霜答應,大喜之下,嬉皮笑臉的說道:「你答應了啊?好好,趕緊的,我們這就忙起來1說著,他一指腳下這一堆跟小山似的菜攤,說道:「這裡這麼多菜,我們爭取在太陽下山前都賣掉,如果都湊一塊兒賣,肯定一時半會賣不掉,不如我們分開賣,分成兩波,這樣才賣得快,怎麼樣?」

葉霜霜和方奕佳互相對視了一眼,心中也覺得郝帥說得有道理,便不由得點了點頭。

姚夢枕的小臉卻是耷拉了下來:「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賣菜,好無聊,好沒意思!你都說了要去找樂子的,這可一點也不好玩1

郝帥瞪了她一眼:「別自作多情,誰要跟你一塊兒賣菜了,你跟葉霜霜她們一起賣1

姚夢枕氣得哇哇大叫了起來,她不想跟郝帥去,那是一回事,可郝帥嫌棄她,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姚夢窄要跟她們一塊兒賣了!我要跟你一起賣!你不準丟下我1

郝帥一愣,隨即便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就你這模樣,我才不要帶你一塊兒賣!我要帶,也帶她們一塊兒賣1

姚夢枕叉腰怒道:「我哪裡不如她們了,為什麼你帶她們賣,不帶我賣?」

她這話威力實在是太驚人了,旁人雖然知道她們說的是賣菜,可聽起來,還是怪怪的,一個個都拿目光,無比古怪的看著他們。

方奕佳和葉霜霜這時候都是臉蛋紅紅的,一個氣得牙關緊咬,卻又作聲不得,一個羞得腦袋都險些埋進了胸脯裡面。

郝帥腸子都險些笑斷,他板著臉,一本正經的說道:「因為你年紀太小了,我不能帶你賣。」

姚夢枕氣得拿腳踢他,嘴巴裡面哇哇大叫:「你嫌我小,不能跟你一起賣,我哪裡小了,你說,你說1

方奕佳見周圍一片吃吃的笑聲,她實在是崩潰忍受不住了,一把拉住了姚夢枕,強忍著羞怒,說道:「別說了,這傢伙話中有話,捉弄你呢1

姚夢枕也不傻,一愣之後,很快便明白了過來,她小臉瞬間漲紅,咬牙切齒的便朝著郝帥撲了過去:「郝帥,你找死呀1

郝帥笑得前仰後合,一手抓著她的手腕,連忙說道:「好了好了,別鬧了,趕緊幹活去1說著,他在姚夢枕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笨啊,這兩個妞兒有一個跟我關係不好,要是她們賣的菜從中昧了錢怎麼辦?我讓你去,是去盯著她們1

姚夢枕瞪了郝帥一眼:「胡說八道,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郝帥臉色一整,低聲道:「說正經的,她們兩個都是溫室裡面的花朵兒,讓她們賣菜那可是為難了她們,讓你去是幫幫她們,你機靈聰明嘛,她們肯定不如你的。」

郝帥這高帽子一送,姚夢枕頓時暴雨轉晴,眉開眼笑起來:「這還差不多,這話我愛聽1說著,她走到葉霜霜和方奕佳跟前,老氣橫秋的一拍她們:「喂,一會跟我走,我們不跟這個傢伙一塊兒賣……啊,是賣菜!真是的,看見這傢伙就來氣,討厭死了1

方奕佳像是找到了同盟似的,連忙點頭:「對對對1

姚夢枕見她應和自己,又道:「就知道使喚人,還一肚子壞水1

方奕佳腦袋跟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對對對1

姚夢枕接著道:「還厚顏無恥,好色下流1

方奕佳大喜,簡直想要抱著姚夢枕用力親一口,這些話說得真是,與我心有戚戚焉啊!!

她一臉激動,用力點頭:「對對對!1

郝帥無奈的看著她們這一大一小的臨時同盟,他挖了挖耳朵,說道:「別在那裡嘰嘰喳喳了,姑娘們,該接客……咳咳,該幹活啦1

方奕佳臉一紅,瞪了郝帥一眼,指著地上的菜:「這麼多,怎麼搬啊?」

郝帥左右看了一眼,扭頭衝到菜場裡面,過不一會兒推了一輛三輪車出來,車裡面放著兩個蛇皮袋。

郝帥一指三輪車,說道:「這個給你們用,算是照顧你們,你們賣一半,我賣另外一半。」說著,他便開始搬著菜,將一部分菜往袋子裡面裝。

姚夢枕、方奕佳、葉霜霜,這三個都是平日里極愛乾淨的女孩子,此時猶豫了一下,都站著沒動。

郝帥很快裝了半袋,看著她們,奇道:「愣著幹什麼?動啊1

她們三人這才一咬牙,都忙碌了起來,四人一起動手,很快便將兩個蛇皮袋裝滿,又將三輪車後面的小車裝得滿滿的。

郝帥一指身後的街道,說道:「我往東走,你們去西邊,一個小時后回來在這裡集合,看誰賣得多,怎麼樣?」

姚夢枕搶著說道:「肯定我們賣得多1

郝帥哈哈大笑了起來:「是是,你們三個女孩子,當然比我能賣1

姚夢枕大怒,撿起車上的一根黃瓜便向他砸了過去:「你找死呀1

郝帥身子一閃,躲了開來,他拎著兩個大袋子便往街道外面走,頭也不回的擺手道:「你們加油啊,可別三個還賣不過我一個1說著,他哈哈大笑著離去。

姚夢枕氣鼓鼓的說道:「氣死我了,居然這麼瞧不起我!姑奶奶我一定要贏給你看1

一旁的方奕佳和葉霜霜對視了一眼,方奕佳試探性的問道:「那個……小妹妹,你有什麼好主意嗎?」

姚夢枕這時候正在跟郝帥較勁的氣頭上,她聽到方奕佳這話,也來不及計較她這輩分問題,只是下意識的隨口說道:「沒有1

方奕佳哭笑不得:「啊?1

姚夢枕一臉忿忿的看著她:「就算沒有主意,難道就要認輸嗎?」

方奕佳大慚,一臉羞愧,心道:這麼小的孩子都這麼有志氣,虧自己平日里還自視甚高,這時候居然還不如一個小女孩兒!

方奕佳用力的點了點頭,一臉鬥志昂揚道:「對,輸誰都不能輸給郝帥這個傢伙1

姚夢枕也用力點頭:「對!輸誰也不能輸給他1

兩人像是生死戰友似的,目光灼烈的對視著,她們正鬥志昂揚的時候,一旁的葉霜霜冷不丁忽然弱弱的說了一句:「可……可這一車的黃瓜,我們三個女生……怎麼賣啊?」

這一句話當真是天外飛雷,一下將方奕佳雷得外焦里嫩。

方奕佳脖子極為僵硬的緩緩扭過來,她這時候終於意識到了什麼,面容獃滯,眼角抽搐:壞了,還是上了這個混蛋的當了!

這,這一車的黃瓜,我們三個女的,怎麼賣啊!!

坑爹啊!!!

一時間,這她和葉霜霜互相對視著,你看看我,我看看她,大眼瞪小眼,呆若木雞……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