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5章三美賣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三美賣瓜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姚夢枕、葉霜霜、方奕佳三個女孩兒看著這一車的黃瓜,真是頭大如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女孩子家臉皮薄,她們三個漂亮女孩兒拋頭露臉的在外面賣菜就已經夠誇張了,居然還是賣黃瓜!

方奕佳心面真是將郝帥罵了一萬遍啊一萬遍,這缺德帶冒泡的混蛋大流氓,他一定是故意的!

方奕佳怒道:「這個混蛋,我去追他1說著,也不等葉霜霜拉住她,自己邁開腿便跑了出去。

可方奕佳追到路口左右一張望,卻哪裡還能看見郝帥的身影,她頓時跺足咬牙,悻悻而歸,嘴裡面罵罵咧咧:「這個大混蛋,跑這麼快怎麼不去參加運動會啊!可惡1

她走了回來,看著葉霜霜,無奈的問道:「霜霜,怎麼辦?」

葉霜霜緊緊的咬著嘴唇,她雖然年紀不大,只有十六歲,往前放二十年,那可是正情竇初開,懵懵懂懂的花季年華,什麼都不懂,可這些年互聯網時代信息大爆炸,十六歲的女孩兒哪裡還有不懂這些的?

哪怕葉霜霜性格內向拘謹,但該懂的,她一點也不比別人少懂,她為難的看著這一車的黃瓜,心面這個糾結呀。

不賣吧,可良心上說不過去,本來很正經的一件事情,忽然間變得十分猥瑣邪惡,回過頭來耽誤了正事兒那可怎麼辦?

賣吧,可又怎麼開得了這個口?自己實在是拉不下這個臉皮來。

方奕佳見狀,便鼓動道:「要不我們回去算了吧?反正是郝帥先欺負人在前1

她這話說得姚夢枕卻是不幹了,她一下跳了起來,怒道:「喂,你剛才還說輸誰都不能輸給他!現在就打退堂鼓啦?」

方奕佳氣道:「那能怪我嗎?還不是郝帥他,他,他……」方奕佳指著這一車的黃瓜,說不出話來。

姚夢枕不解的看著這一車的黃瓜,奇道:「這怎麼了?他他他的,他怎麼了?不就是一車黃瓜嗎?有什麼好為難的?喂,你們在想什麼啊?」

方奕佳看著姚夢枕這一臉天真不解的樣子,張口結舌,她瞬間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啊,怎麼跟這小妹妹說啊?難道說……這黃瓜是不好的東西?郝帥這下流胚在欺負她們?可,可怎麼開口說啊?這一開口,豈不是自己也變得跟郝帥一樣了,不下流也變得下流了?

方奕佳有苦難言,嘴巴裡面澀澀的,她苦笑著看向了葉霜霜,說道:「霜霜,這可怎麼辦?要不你說?」

葉霜霜用力咬了咬嘴唇,臉頰紅紅的說道:「佳佳,這個小妹妹說得對,我們不該胡思亂想的,也許……也許郝帥同學不是故意的,這只是巧合。畢竟人正不怕影子歪,是不是?」

方奕佳鬱悶了,好嘛,合著個壞話也是你說,好話也是你說,你一人分飾兩角,紅臉白臉一塊兒唱啊?

方奕佳悶頭悶腦的想了一會兒,也在姚夢枕的目光下被逼迫得有些受不了,她舉起了雙手,說道:「好啦好啦,別這樣看我啦,我去,我去不就是了嗎?真是的,受不了1

她看了看左右,說道:「我們的單車怎麼辦?一路推著嗎?」

葉霜霜想了想,說道:「推著吧,這裡也沒有寄存單車的地方,萬一丟了呢?」

方奕佳看了看三輪車,說道:「那這車誰推?」她又看了看個頭嬌小的姚夢枕,說道:「要不,小妹妹,你來推我這輛車,我來推這個三輪車吧?」

姚夢枕看了看,也不跟她客氣,大大方方的便走了過去,她上一次坐過郝帥騎的單車,心面正覺得稀奇,仔細打量著這車,三女便一邊推著車,一邊往街道外面走去。

這小區裡面是不能再買菜了,她們只好一路沿街尋找著合適的攤位,可一路走來,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而且她們三個漂亮女生,兩個推著自行車,一個推著一輛三輪車,實在是扎眼無比,引得路人紛紛好奇的向她們看來,有些好事的還拿著手機拍著她們。

方奕佳掩著臉,哭喪著說道:「完了完了,這次死定了,明天要被人笑死了。」

葉霜霜只是低著頭,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姚夢枕卻是瞪了方奕佳一眼,嗔道:「喂,這可是積善行德的事情,有什麼好丟臉的?真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1

方奕佳羞怒交加,瞪了姚夢枕一眼,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她們又走了一陣后,來到另外一個小區的交叉路口,葉霜霜左右看了看,說道:「就這裡吧?這裡也沒城管,也沒協警,人流量也大,佳佳,你覺得呢?」

方奕佳苦著臉說道:「你說是哪裡,那就是哪裡了啦1

她們三人便選在路邊停歇了下來,可三人停下來后,便傻傻的站在路邊看著一個個路過的路人,等著人上來買菜。

她們三個女孩兒雖然漂亮,引得不少人側目,但做買賣不吆喝,哪裡有生意上門?

姚夢枕、方奕佳和葉霜霜等了好一會兒,站得腰都直了,卻沒一個人來買,這時候她們意識到一個問題:做買賣總要吆喝吧,可誰來吆喝?

一時間三人互相打量,目光互相推脫,方奕佳見葉霜霜向自己看來,連忙擺手道:「別看我,殺了我,我也不喊1

葉霜霜臉頰微紅,她咬了咬牙,說道:「那,那我試一試吧。」

說著,她深吸了一口氣,胸脯微微鼓起,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似的,喊道:「黃,黃,黃瓜,賣,賣黃瓜……」

姚夢枕和方奕佳哭笑不得的看著葉霜霜,姚夢枕道:「喂,蚊子哼哼也比你聲音大啊,你喊給自己聽的嗎?」

方奕佳吃吃的笑了起來:「霜霜,你這是在心電感應嗎?」

葉霜霜臉通紅,恨恨的伸手掐了一下方奕佳:「有本事你來1

方奕佳嘻嘻笑著躲開:「我才不要1

兩個人在路邊笑鬧著,姚夢真受不了你們,做個買賣這麼拖拖拉拉的,我來,不就是吆喝么?」

方奕佳和葉霜霜臉一紅,有些羞愧不好意思的看著姚夢枕,卻更多的是好奇,想要看這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要怎麼吆喝?

姚夢枕一捋胳膊,一隻手叉腰,她聲音又響又亮的喊道:「賣黃瓜,賣黃瓜啦,又粗又大又長的黃瓜啦!快來買呀!1

又粗又大又長的黃瓜!!

方奕佳和葉霜霜險些暈倒!

四周的人一聽,頓時嘩然,一個個駭然色變的向她看來,像是想看看哪位豪放女如此潑辣大膽,居然喊出這樣的話來!

姚夢枕尚自不覺,見眾人都向自己看來,便又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大聲吆喝。

方奕佳連忙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哭喪著臉哀求道:「我的姑奶奶也,你給我們留點面子吧?我,我,我連想死的心都有了1

葉霜霜臉紅得像是滴血似的,覺得這一切似乎就像是一場噩夢,她如針芒在背,地上若是有一條縫,她真恨不得立刻鑽進去才好。

姚夢枕卻掙扎著拉開方奕佳的手,大聲道:「幹什麼?難道不是這樣喊嗎,你喊一個我聽聽1

方奕佳哭笑不得,壓著聲音說道:「那也不用喊……喊又粗又大又長啊1

姚夢枕眼珠子瞪得溜圓:「不這樣喊,難道喊又細又小又短嗎?誰買啊?」

方奕佳被她鬧得都快哭了,正焦頭爛額的時候,卻聽見旁邊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問道:「哎,小妹妹,你這黃瓜怎麼賣啊?」

姚夢枕頓時得意洋洋的看了方奕佳一眼:「瞧見沒,有客人啦1她連忙掙開方奕佳的手,笑嘻嘻的正要張口答話,可話到嘴邊又卡住了,她瞪著眼睛,呆了一會兒,忙不迭的轉頭對葉霜霜和方奕佳問道:「哎,黃瓜……怎麼賣啊?多少錢一斤?」

葉霜霜和方奕佳哪裡知道啊?她們可都是四肢不勤,五穀不分的大小姐,哪裡知道這蔬菜的行情啊?她們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茫茫然搖了搖頭。

姚夢枕見她們也不知道,只好訕笑著轉過臉來,試探性的問道:「你,你覺得多少合適?」

這女人哭笑不得:「哪裡有你們這樣做買賣的?這樣吧,我按現在黃瓜時價買吧!給我稱這三根。」

姚夢枕見終於有生意上門,喜不自禁,接過這女人遞過來的三根黃瓜,找出之前方敏燕留下的稱,笨手笨腳的稱了起來。

這女人稱好了以後,給了錢,無奈的看著姚夢枕她們三個女孩兒一眼,搖了搖頭:「真是亂來,大人也不管管,怎麼就讓你們三個姑娘出來做生意呢?」

方奕佳見做成了一樁買賣,膽子也大了一點,笑著說道:「阿姨,我們在體驗生活呢。」

這女人呵呵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姚夢枕和方奕佳看著她離去后,禁不住興奮的歡呼了起來,方奕佳笑道:「萬事開頭難,有了第一樁生意,後面就會好很多啦1

葉霜霜眼睛裡面也飛過一抹歡喜,膽子也大了許多,她輕聲道:「小妹妹,你好厲害,比我們都強。」

姚夢枕得意洋洋,眉飛色舞道:「那是自然,也不看姑奶奶我是誰1

方奕佳見她老氣橫秋的自吹自擂,忍不住笑道:「好啦好啦,趕緊趁熱打鐵1

她們正要興沖沖的繼續努力,卻忽然間瞧見一個穿著制服,戴著袖章的大媽走了過來,指著她們吆喝道:「哎哎,外面不準擺攤不知道嗎?誰家的孩子?誰讓你們在這裡擺攤的?不知道這幾天檢查嗎?走走,趕緊走1

姚夢枕氣道:「喂,我們剛來也1

大媽不耐煩的揮著手:「快走快走,別說了,一會再不走,小心連車帶菜都給你收走了1

方奕佳和葉霜霜嚇了一跳,趕緊拉著姚夢枕便說道:「走吧,走吧,我們再換個地方。」

姚夢枕忿忿與方奕佳和葉霜霜無奈的離開,可她們一路推著車,換著地方,她們剛落下腳,便有城管或者協警上來將她們趕走,她們只得拖著車,從一個地兒挪到另外一個地兒。

三個女孩兒哪裡嘗到過這等人間疾苦的滋味,這一路上她們像小雞似的被人從這裡趕到那裡,又從那裡趕到這裡,光是路上來來回回走便走得腳酸腿軟,也沒有做成幾次生意,只是零零散散的賣出去幾根黃瓜。

方奕佳和姚夢枕原本一腔雄心壯志,此時也禁不住被血淋淋的現實打擊得意興闌珊,蔫蔫的垂頭喪氣,連話都不想說,倒是一旁的葉霜霜忍不住輕聲說道:「怎麼辦?回去嗎?」

方奕佳抬頭看了看天色,卻見金烏漸墮,卻像是要天黑的樣子了,她不禁沮喪道:「天都要黑了,趕緊回去吧。」

姚夢枕卻是不甘心道:「討厭,一會又要被那個傢伙奚落嘲笑了!我不要啦1

方奕佳心中也是不忿,她道:「說不定他賣得比我們還少啦!你想想,我們三個女孩兒都沒賣出去多少,我不信他一個臭男生能賣出去多少1

姚夢枕歪著腦袋一想,頓時開心了起來:「你說得有道理,一會要是他賣得比我們少,看我不笑死他1

方奕佳像是要尋求安慰似的,扭頭對葉霜霜道:「霜霜,你覺得呢?你猜是我們賣的多還是他賣的多?」

葉霜霜抿嘴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我不知道,不過一會我們就知道了。」

方奕佳悻悻道:「切,說了等於沒說,哼,要我說啊,這個傢伙長得鬼憎神厭的,肯定一丁點兒菜都賣不出去1

姚夢枕用力的點著頭,三人一路嘰嘰喳喳的往回走,等她們走回小區的時候,剛走到門口,便見之前菜市場門口的鐵欄杆上坐著一個男生,正是郝帥,他坐在欄杆上,背上背著一個書包,手上正在點著錢。

姚夢枕和方奕佳一看,不由得一愣,不會吧,菜呢?他,他全賣光了?不可能吧!

她們兩人目光不停的在郝帥身邊搜尋著,像是想看郝帥把剩下的菜都藏哪裡了,兩人找了一會兒,郝帥卻是不經意間一抬頭看見了她們,頓時笑著跳了下來,遠遠的便大聲喊道:「喂,你們怎麼這麼慢啊?」

他走到她們身邊,一看車裡面的菜,頓時誇張的喊道:「不是吧,你們根本沒賣出去多少啊?」

方奕佳臉一紅,嗔怒道:「還不是因為你把這個……黃瓜丟給我們三個女孩兒賣1

姚夢枕叉腰道:「你的菜呢?你賣了多少?」

郝帥哈哈抖了抖手中的鈔票,說道:「全賣光了!瞧瞧這裡多少錢1

方奕佳、姚夢枕眼珠子瞪得溜圓,異口同聲的失聲道:「這不可能1

葉霜霜也瞪大了眼睛,滿是好奇震驚的看著郝帥,如果她自己不親身嘗試一下的話,並不會覺得這件事情有多誇張,但她自己嘗試過了,這才知道即便是賣菜也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情,她們辛辛苦苦這麼久才賣出去這麼點,郝帥一個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這麼多菜賣光?

不可能吧!就算是一個嫻熟的菜販子……也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賣掉這麼多菜吧?他,他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