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0章空手入白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章空手入白刃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儘管郝帥已經許多次讓他身邊的人感覺到無語、無奈、抓狂、崩潰,恨不得那把刀把他千刀萬剮,但眼下這一次是最讓他身邊的人想要弄死他的一次,而且,他們有理由相信這種衝動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當然,前提是,郝帥他們得平安順利的渡過眼下這個危機。

姚夢枕看著掃把頭和兩個混混出現在衚衕口,把他們堵得嚴嚴實實的,姚夢枕連忙拍著郝帥的的肩膀,說道:「快下來快下來1

郝帥雖然從小跟人好勇鬥狠,但大多都是跟同齡人,或者是普通人,像掃把頭這樣的混混,他輕易是不願意招惹的,因為他知道,這樣的混混是打老了架的人,雖然之前幾次偷襲都弄得他灰頭土臉,但郝帥都是佔了先發制人,對方輕敵的便宜,如果不用法寶真放開來打,郝帥不一定佔得到便宜。

理由很簡單,因為郝帥不敢下狠手,他雖調皮,但畢竟是良民,但掃把頭肯定敢下狠手,因為他就是在刀口上舔血混飯吃的。

郝帥雖然與趙無極有過一場生死惡戰,但那一場戰鬥發生得極快,他又是被逼進了死角,因此不得不奮起反抗,狗急了跳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郝帥殺死了趙無極,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搖身一變,變成了心狠手辣的大高手,相反,多年來「混江湖」的經驗告訴他,遇到這樣的混混找自己拚命,那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吧!

因此,讓他主動偷偷摸摸去找掃把頭的麻煩,他是十分樂意的,但讓他無緣無故跟掃把頭拚命,那他可是會大搖腦袋的。

理由很簡單,因為他還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高手來看,也沒有真正意識到乾坤如意鏡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變化。

但眼下,郝帥在經過一陣瘋狂「飆車」后,他能夠感覺到乾坤如意鏡在之前匯注到他身體之中的力量似乎開始緩緩的覺醒了,自己的體內在流淌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

這股力量彷彿像火山即將噴發一樣,在他的身體之中孕育著,積蓄著,隨時都會噴薄而出。他的靈魂深處像是有一個狂野的靈魂在嘶吼,在咆哮!

這種感覺在他停下來之後尤其的強烈!

郝帥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拳頭,他的五指握緊,鬆開,再握緊,骨關節吧作響,他五指用力捏緊的時候,他突然間隱隱覺得自己力大無窮,覺得自己緊握的拳頭似乎無堅不摧!

郝帥深吸了,瞪了姚夢枕一眼,喝道:「不行,你保護她們,我來對付他們1

姚夢枕一把拉住郝帥的衣領,在他耳邊咬牙低聲道:「你是法主,絕對不能有三長兩短的,這些只是普通的凡人……他們還殺不了我的。」

郝帥搖了搖頭,神色出奇的嚴肅正經,他回頭看了一眼臉色發白的葉霜霜和神色驚恐的方奕佳,他低聲道:「是我把你們領到絕路上來的,後果應該由我承擔,再說了,我堂堂男子漢哪裡要讓一個女孩子來保護我?」

姚夢枕還要張口再說什麼,卻見郝帥目光一瞪,怒道:「廢話什麼?後面去1

姚夢枕看了郝帥一眼,她想了想,拉著郝帥低聲道:「郝帥,別用法術,擒賊先擒王1

郝帥點了點頭,他緩步向前走去,一邊走,一邊脫著身上的校服,然後用牙齒撕咬著袖子,硬生生將校服的袖子扯了下來,然後將布條纏繞在手掌上。

方奕佳見郝帥上前,像是要跟這三個混混打架的樣子,她緊張的喊道:「郝帥1

被逼入了死角,郝帥這時候反而出奇的鎮定,他微微側了側臉,笑了笑,說道:「別擔心,怕的話就先報警,沒事的。」

說著,繼續踏步上前。

方奕佳一愣,她獃獃的看著郝帥,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郝帥體內血液告訴的奔涌著,他整個人在經過飆車的劇烈活動后處於一個極度興奮的狀態,他每一根汗毛都豎得直直的,像是興奮的顫動著,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全部打開,似乎在劇烈的呼吸。

郝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從小到大打了無數的爛架,並沒有成為一個打架高手,但他自從見識到姚夢枕以幼齡之身與趙無極放對的時候,他忽然間有一種大開眼界的感覺。

姚夢枕在面對強敵時的冷靜鎮定,她死中求活,不退反進的迅捷反應都給郝帥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郝帥平日里嘴上雖然不說,但他心面卻是極為佩服的,眼下驟然遇到危機,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姚夢枕在氖焙潁她的一舉一動。

「鎮定,鎮定!郝帥,深呼吸,深呼吸!你連一個會吐火的傢伙都解決了,用不著怕這三個混混的1郝帥不停的深呼吸,慢慢的,他的心漸漸鎮定了下來,原本極度興奮而有些混亂的大腦也慢慢變得清晰而有條理起來。

郝帥目光一掃,看見左右兩邊的混混手中都是拿著一根鐵棍,他們目光都盯著當中的掃把頭,像是在等待著他的命令。

掃把頭扔下了電瓶車,左右扭頭一看,然後手往後一背,摸出彈簧刀,殺氣騰騰的便直奔郝帥而來。

郝帥見他腳下速度比旁邊兩個混混要快,立刻心中一動,將纏繞著布條的手背在身後,裝作恐懼要往後退的樣子。

掃把頭滿臉獰笑,立刻快步追了上去:「這次看你往哪裡跑1

郝帥見他只兩三步,便將自己的兩個手下甩開,一馬當先的沖了出來。

郝帥心中大喜,立刻身子微微一縮,腳下猛然發力,像炮彈一樣沖向了掃把頭。

掃把頭沒想到郝帥居然還敢衝過來,他頓時一愣,下意識的手中的刀便照著郝帥的腹部捅了過去。

郝帥眼見跟前白光一閃,他想也不想,背在身後的手忽然間伸出來,用力一把抓住了這把彈簧刀。

他手上纏著布條,這彈簧刀雖然鋒利,但一時間卻割不開布條,因此被郝帥毫髮無傷的緊緊握在手掌心中。

掃把頭大驚,用力往後拔去,卻見對方的五指像是鐵鉗一樣,紋絲不動!

郝帥一聲大喝,手臂猛然發力,錚的一聲,竟然硬生生將這鋼質的彈簧刀給生生扳斷!

掃把頭目瞪口呆,下意識的舉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斷刀,再抬眼向郝帥看去的時候,卻見他纏著布條的拳頭照著自己面門便打了過來,眨眼間便鋪天蓋地,他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郝帥從轉身突襲,到空手入白刃,再到肉手斷鋼刀,真是兔起鶻落,隨後而來的兩個混混只見一眨眼功夫這掃把頭的刀便斷成了兩截,人便被打得飛了出去。

這一下可只把這兩個混混嚇得呆了!

他們剛衝到郝帥跟前,手中的鐵棒還沒來得及舉起來,整個人便嚇得呆若木雞,身子怎麼也動彈不得了。

郝帥這一下與之前狼狽逃竄,實在是反差太大,讓他們實在是有點轉不過彎來。

兩個混混看著郝帥,使勁咽著口水,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齊齊一聲發喊,扭頭便往後跑去,他們跑到掃把頭跟前時,連忙七手八腳的將他扶了起來,回頭恐懼的看了一眼郝帥后,拖著他便飛快逃去。

郝帥見他們逃走後,這才鬆了一口氣,緊握的拳頭也慢慢鬆開,手中半邊刀刃便也跌在了地上。

一旁的姚夢枕笑嘻嘻的走了上來,頗為讚許的說道:「不錯不錯,有長進。」

郝帥這可是第一次以自己一己之力,正面硬碰硬擊敗一個比他年紀大許多身材也高大許多的對手,心中暢快自然難以言喻,他嘿嘿笑了笑,將纏在手掌上的布條一點一點的解開,扭頭向方奕佳和葉霜霜看去,卻見方奕佳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那目光中透出一股震驚和不可置信。

郝帥心中大為得意,朝著他們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方奕佳剛對郝帥有些刮目相看,卻見他又故態萌發,頓時好感再次蕩然無存,她最是見不得郝帥這個樣子,瞪了他一眼,正要說話,卻忽然間旁邊伸過來一隻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掌。

方奕佳扭頭一看,卻見葉霜霜正臉色白得嚇人,額頭上的汗珠滾滾而下,方奕佳嚇了一跳,趕緊回握住葉霜霜的手,低聲道:「霜霜,你怎麼了?」

葉霜霜搖了搖頭,她臉色很是難看,低聲道:「佳佳,我們快回家吧。」

方奕佳有些緊張關切的問道:「霜霜,你哪裡不舒服嗎?」

郝帥也緊張的上前來問道:「葉霜霜,你怎麼了?」

方奕佳扭頭瞪了他一眼:「你讓開,不是你,她怎麼會這樣?」

郝帥頓時氣結,但又覺得有些理屈詞窮。

葉霜霜勉強朝著郝帥笑了笑,說道:「郝帥同學,今天不能與你一塊兒做功課了,我們改天再約時間,好嗎?」

郝帥心中狐疑,隱隱覺得葉霜霜有些不對勁,他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們改天再約吧,你……你現在怎麼回去?」

方奕佳哼了一聲,說道:「我送她回去,不用你管1說著,她恨恨的瞪著郝帥:「霜霜的單車都被你撞壞了,你得賠1

郝帥攤開手,說道:「那好像是你撞的吧?」

方奕佳大怒,臉蛋紅紅的瞪著郝帥還想再吵,卻見葉霜霜捏著她的手,朝她微微搖了搖頭。

方奕佳強忍著怒氣,瞪了郝帥一眼,扶著葉霜霜走到單車旁邊,讓她在後座上坐下,然後自己將她和自己的書包都放在車架前面,自己跨上了單車后,便頭也不回的離去。

郝帥看著她們兩個女孩兒的背影飛快離去,他不由得抓了抓頭髮,小聲嘟囔道:「這妞兒太絕情了吧,好歹剛才也還同生共死來著1

姚夢枕在一旁啐道:「呸,真不要臉,還不是你惹出來的事情?」

眼下敵人已去,郝帥又恢復了以前嬉皮笑臉的模樣,他嘻嘻笑道:「人家活躍一下氣氛嘛1

姚夢枕笑罵道:「那時候需要活躍氣氛嗎?你是惟恐天下不亂吧1

郝帥嘻嘻笑著,他正要再說,卻忽然間想到什麼,一拍巴掌,恨恨的說道:「該死1

姚夢枕心一緊,連忙追問道:「怎麼了?」

郝帥一臉正色的看著姚夢枕:「剛才那幾個傢伙……我應該讓他們交了贖金再放他們走的1

姚夢枕目瞪口呆,這,這貨還真是雁過拔根毛,賊走手不空啊!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