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1章世態炎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章世態炎涼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和姚夢枕快到家的時候,卻也已經是很晚了,家家戶戶燈火通明,許多家中傳出誘人的飯菜香味,勾得姚夢枕和郝帥飢腸轆轆,口水橫流。

他們兩人剛走到樓下,便見樓下圍了許多的人,一個個都仰頭看著樓上。

郝帥心中奇怪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一眼后,走到樓下抬頭看了一眼,卻聽見樓上傳來一陣尖銳刺耳的聲音,似乎是從三樓傳來的。

郝帥心中一沉,撥開人群,也不顧四周指指點點的鄰里,拉著姚夢枕便往上跑去。

剛二樓半,便見一個約莫四十快五十歲的女人站在樓梯間,細腳伶仃的站著,一隻手伸著,指著站在門口的鄒靜秋,彷彿一個大茶壺的造型,她聲音尖細,聽得十分的不入耳,話語更是讓郝帥怒髮衝冠。

這女人破口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騷貨,今天就跟你把話說清楚,這套房子是我哥哥留下來的,無論是怎麼算都算不到你的頭上去,憑什麼現在你住在這裡?」

鄒靜秋一時間還沒看到郝帥,她羞惱的說道:「這房子明明是大哥當年指名點姓留給我的,為什麼不算是我的?」

這女人跳腳罵道:「放屁,誰能證明這一點1

鄒靜秋又氣又急,她平日里極為堅強的一個女子,此時竟然急得眼淚水都在眼眶裡面打轉,可見實在是被欺負得有些狠了。

她知道,自己的大哥已經死了好些年了,他又沒有立遺囑,因此當初說好了留給鄒靜秋的這套房子也立刻被一些有心人給盯在了眼裡。

這套房子雖然破,但……這也是一套房啊!

現如今東吳市也算的是全國二線城市中首屈一指的城市,房價高得離譜,就是這樣一室一廳的破爛房都照樣要好幾十萬。

自古以來,在利益面前,親情總是脆弱而不堪一擊的,眼下找上來的這個女子便是鄒靜秋的萍,在她看來,鄒靜秋行小,無論怎麼排,都排不上她住這一套房子,而且,從繼承順位上來看,這套房子她的確是有繼承資格的。

鄒家五個兄妹,大哥已死,剩下四個姐弟妹,除了鄒靜秋之外,其他三個雖然自己都有房子,但都眼紅大哥留下來的那幾分遺產,其中一份便是鄒靜秋現在住的房子。

只不過其他人礙於臉面不好意思出手,但鄒乃萍卻是不管那麼多,她幾次上門來逼討,卻都讓郝帥避了過去,這一次終究是讓他撞見了。

鄒靜秋一眼瞧見摟,心中又氣又急,又羞又怒,索性臉皮全部撕下了,她怒道:「你要不要臉!當初大哥病危的時候,是誰在旁邊伺候的?是我!你們人呢?你們那時候人都到哪裡去了?」

鄒乃萍羞惱道:「大哥年富力強,還不是被你這個騷貨氣得病倒不起!你還好意思提?當初要不是你跟人不要臉的私奔,又大肚子回來,他至於被你氣成這樣嗎?」

鄒靜秋身子搖晃了一下,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她嘴唇微微顫抖著,這些事情一直是她內心深處的傷疤,卻沒想到今日里被自己的姐姐當著眾人的面給硬生生的揭開。

鄒靜秋再也控制不住了,眼眶中的眼淚豆大一般的往下落。

鄒乃萍冷笑道:「喲,還知道哭啊?還知道羞恥啊?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當初不是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得很嗎?我早就跟你說過那樣的富家公子肯定是個花花公子,都說是在玩弄你了,你偏不信,現在怎麼樣?你看看你這樣子,你說他要是看見你現在這樣子,會不會嚇得扭頭就走?」

鄒靜秋捂著耳朵,蹲在了門口,嗚嗚直哭,嘶聲喊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1

鄒乃萍冷笑著還要再說,卻見樓梯間忽然間躥上來一個人,正是郝帥。

郝帥怒不可遏的瞪著鄒乃萍,雙拳緊握,像是在用著自己的全身力氣克制著自己不動手痛毆眼前這個羞辱自己母親的女子,他牙齒縫裡面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蹦著字,咬牙切齒:「你再說一遍試試1

鄒乃萍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但她也是性子極潑辣的女子,當即便穩住了神,上下打量著郝帥,冷笑道:「喲,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郝家的私生子啊!喂,郝帥,你知道自己父親是誰嗎?嘖嘖,我要是你啊,早就一頭撞死了,活這麼大,連自己父親都不知道是誰1

郝帥暴怒:「你他媽的以為你是誰1上前便是一腳蹬在鄒乃萍的身上,將她一腳蹬得一個踉蹌,一下摔倒在地上,自己一下便撲了過去,拳打腳踢。

鄒靜秋嚇了一跳,連忙一把拖住郝帥,死死的拉著他,不肯鬆手,大聲道:「小帥,你冷靜點1

郝帥兩眼赤紅,瘋狂的掙扎著:「媽,你放手,我打死這個狗日的1

父親,這對於郝帥來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詞眼,從小他就見到四周的同齡孩子們,他們人人都有父親,可自己偏偏卻沒有,當初自己母親也對自己說自己的父親已經死了,他也便當自己的父親已經死了。

也正因為這樣,缺乏嚴父的管教,郝帥從小性子變得極野,極為叛逆。

鄒乃萍雖說跟郝帥是親戚關係,但是兩家從來不走動,平日里就陌生得跟路人無異,驟然見面還是這樣的光景,當真如同仇人一般。

鄒乃萍跌坐在地上,渾身疼痛,她當下便撒潑打滾的哭喊道:「打死人啦,小畜生打死人啦!大哥呀,你快睜開眼睛看看哪,這就是當初你最寵愛的妹妹生下來的孽種啊!從小就這樣,動手動腳打自己的姨媽啊!長大了還不是一個殺人犯,搶劫犯啊1

鄒靜秋氣得渾身發抖,忽然鬆開郝帥,上前一步,狠狠一巴掌便打在了鄒乃萍臉上。

鄒乃萍知道,自己的這個妹妹雖然看似堅強,但實際上性子頗為柔弱,素來忍讓,因此她這才敢大著膽子找上門來,可卻沒料到她竟然敢打自己!

鄒乃萍一時間驚得呆了,捂著臉倒是忘記了說話,只是瞪著鄒靜秋髮呆。

鄒靜秋憤怒的顫聲道:「你敢說我兒子一句壞話,小心我撕爛你的嘴1

鄒乃萍眼見鄒靜秋眼睛裡面閃爍著一種可怕的光芒,這是母性的光芒,是讓柔弱的女人變得無比堅強,無比強大的一種力量。

女人是柔弱的,但母親是堅強的。

鄒乃萍被鄒靜秋陡然間爆發出來的氣勢嚇得呆了,她畏畏縮縮的看了鄒靜秋一眼后,恨恨的瞪了她騷一眼,一聲不吭的爬了起來,也不顧自己身上滿是泥土,自己便往樓下走去。

她走到二樓半的樓梯間,扭過頭來,冷冷的看著鄒靜秋,說道:「鄒靜秋你打得好!我告訴你,從今往後你不再是我們鄒家的人了,今天的事情,你別以為就這樣結束了1說完,她眼中惡狠狠的剜了鄒靜秋和郝帥一眼,轉身離去。

鄒靜秋見鄒乃萍離去后,渾身的力氣像是瞬間抽離了自己的身體,軟軟的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一旁的郝帥連忙抱住她,說道:「媽,我們回家吧。」說著,他扭頭瞪了一眼樓上樓下探頭看熱鬧的鄰居們,吼道:「看什麼看?」

這些鄰居們轟然間四散縮回了腦袋,一個個嘖嘖而嘆,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

進了家中后,郝帥看著家徒四壁的房間,心中悲憤莫名:這樣的破房子,為什麼大人還搶來搶去?

這個世界上的人,難道眼裡面就真的只有錢,而沒有半點兒的親情感情嗎?

他見自己的母親坐在椅子上,默默的流著眼淚,忍不住握緊了拳頭便勸慰道:「媽,不就是一套破房子嗎?我們不稀罕,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好了1

鄒靜秋忍不住苦笑了起來,伸手撫摸著郝帥的頭髮,說道:「傻孩子,別說傻話了,這房子雖然破舊,但……它總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家啊!沒了這房子,我們住哪裡?難道住大橋底下嗎?媽媽一個人倒是沒有關係,可你呢?」

郝帥眼眶一紅,忍不住便想流下眼淚來,他強忍著,說道:「媽,難道我們就這樣任人欺負嗎?」

鄒靜秋笑著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滿是慈愛:「放心,有我在,一定不會讓他們欺負你的,只要我還活著,他們就別想把我們從這個家裡面趕出去。」

郝帥用力抹了一把眼淚,他雖然早熟,但很多事情畢竟懵懵懂懂,這個世界上的很多東西畢竟看不真切,看不透徹,但今天他忽然間保護了葉霜霜、方奕佳,第一次感覺到了保護人後,被人用一種莫名的目光注視著的那種成就感。隨後回到家中,他又保護了自己的母親。

郝帥年紀小小,內心深處卻有一種不該有他這個年紀才醒悟的東西在慢慢蘇醒,他意識到,自己是這個家裡面唯一的男人,他的肩膀應該承擔更多的東西。

鄒靜秋看著表情不住變幻的兒子,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姚夢枕身上,她笑了笑,說道:「囡囡,你不用擔心,在找不到你家人之前,這裡就是你的家,只要我還有一口飯吃,就有你一口飯吃,餓不著你,冷不著你1

姚夢枕眼眶也紅紅的,她內心深處十分的感慨,為什麼人世間有著許多不平事?鄒靜秋這樣善良的女子住在這樣簡陋的房間裡面,尚且有人想將她趕出去,讓她留宿街頭,而有些人自己住得好吃得好,卻貪心不足,得隴望蜀?

姚夢枕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她小小的心中忽然間如同郝帥一般,生出許多的憤世嫉俗來。

鄒靜秋在勸完兩個小孩后,笑著抹了一把眼淚,說道:「你們兩個都餓了吧?我給你們做晚飯去。」

說著,自己便走進了廚房。

在客廳裡面,郝帥和姚夢枕看得真切,卻見鄒靜秋在廚房裡面忙碌著,一邊忙,一邊偷偷抹著眼淚。

郝帥自己回到室,他翻出書包裡面的乾坤如意鏡,獃獃的看著上面虛幻飄渺的幾個字,卻見上面的功德已經變成了拾貳,也不知道是因為幫助了樓下方敏燕阿姨賣菜而漲了兩點功德,還是因為又痛扁了掃把頭而分別各漲了一點。

郝帥手指在鏡面上輕輕的婆娑著,他心中意念轉動,卻見屏幕上飄渺虛幻的文字變成了圖案,由一個個道法不住的變幻為一個個的法寶,又由一個個的法寶變幻為一個個的符籙。

郝帥看著這數不清的道法,忽然抬頭對姚夢枕說道:「姚夢枕,你說……這乾坤如意鏡為什麼不能直接變出很多錢來呢?」

姚夢枕嘆道:「能直接變出很多錢來的,那是聚寶盆,不是乾坤如意鏡!這是幫人修行用的法寶,不是幫人發財的法寶。」

郝帥嘆了一聲倒在床上,仰頭看著天花板,輕聲喃喃道:「那你說……我以後要怎麼樣才能變得很強很有錢,不讓別人欺負我呢?」

姚夢枕出奇的沒有和他鬥嘴,乖巧的趴在旁邊,下巴枕在自己的手掌背上,說道:「你別想這麼多了,這件法寶是讓人入世修行的法寶,急切之間強求不得的。你聽說過一句話么?」

郝帥說道:「你都沒說,我怎麼知道聽沒聽過?」

姚夢枕說道:「漢朝賈誼的《服鳥賦》中雲,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灰兮,萬物為銅。你明白這個意思么?」

郝帥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明白一點,但不全明白。」

姚夢枕說道:「意思就是告訴你,人在人世間天生就是要受到種種磨礪考驗的,你的修行就在天地之間,就在凡塵中間,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對你來說都是一種磨礪和成長,你有了乾坤如意鏡,任何的事情都會作用在你的身上,成為你變強的助力。所以說,你只要心性不變,在人世間率性而為就好,至於變強什麼的,不用強求,一切都會水到渠成的1

郝帥畢竟少年心性,再加上天生性子就活潑跳躍,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半懂半不懂的點了點頭,感慨的說道:「你這一番話說得我心面好受了許多,就彷彿撥雲見日,茅廁頓開。」

姚夢枕笑著啐了一口:「才正經了兩句,你就又不正經了!那是茅廁頓開嗎?那是茅塞頓開1

郝帥忽然手在口袋裡面摸了一把,掏出了一串珠子在眼前把玩著,他嘆道:「茅廁也好,茅塞也好,不管怎麼樣,你這一番話,說得我心面好過了很多,總算不用為這個東西內疚了。」

姚夢枕定睛一看,卻見郝帥手中卻是一串佛珠,每一顆珠子都被婆娑得光滑閃亮,顯然是佩戴了許久的,她大奇,不由得問道:「這是哪來的?」

郝帥嘴角一翹,眼睛一斜,瞅著姚夢枕,壞壞一笑:「你說呢?」

姚夢枕一愣,頓時便想到郝帥跟鄒乃萍揪打在一起的時候,她頓時張口結舌,呆若木雞,這,這個傢伙這時候都還不忘記雁過拔毛啊?

姚夢枕眼角不停的抽搐著,她哭笑不得道:「我就不該同情你!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讓自己吃虧呢?」

郝帥嘿嘿的笑了起來,婆娑著手中的佛珠,目光閃爍不定,一時間有些痴了。

他心中極為清楚,像這樣小偷小摸小打小鬧,終歸不是正道,這樣是保護不了自己身邊的人的。

可是……自己以後究竟要怎樣才能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呢?

換句話說……自己以後究竟能做些什麼呢?

懵懵懂聳閉窩在一個極為簡陋的破舊房屋中,渾然不知到自己將來將有怎樣驚天動地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