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48章衝動是魔鬼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章衝動是魔鬼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絲毫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表現已經讓老師和學生們對他驚為天人,但他更不知道的是自己體內的氣息已經亂成了一團,接近燈盡油枯的癥狀。

尤其是自己一陣狂奔后又是一陣狂飲,他更是覺得胸悶氣煩,太陽穴突突的亂跳,胸中的心臟像是下一秒鐘就要從嗓子眼裡面蹦出來似的。

馬雪瞪大了眼睛質問著郝帥,郝帥卻只見她嘴巴一開一合,耳中嗡嗡作響,只能模模糊糊的聽見她在說話,說的是什麼卻是一丁點兒都說不清楚。

郝帥雖然是盯著馬雪,可他的眼睛目光虛焦,像是眼前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似的。

可他體內翻江倒海,旁人卻是絲毫不知道,馬雪只見郝帥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可忽然間郝帥鼻子裡面竟然緩緩的流下一道紅色的鼻龍,卻是鮮血緩緩的流淌了下來。

馬雪嚇得一聲尖叫,下意識的往後一退,旁邊的女生們也都紛紛大聲喊了起來:「郝帥,你流鼻血了1

郝帥下意識的抬手抹了抹鼻子下面的鮮血,看了一眼,茫茫然的說道:「啊,我怎麼流鼻血了?」

他正說著,旁邊卻飛快躥過來一個人影,正是姚夢枕,她拉著郝帥的手,用力便往人群外面扯,一邊扯一邊尖聲大叫:「讓開讓開1

郝帥被她拉得跌跌撞撞的人便往外面衝去,四周的學生們也不知道姚夢枕這麼嬌小的身子裡面哪裡來的這股力量,竟然將他們撞得一個個東倒西歪。

旁邊的學生和老師見姚夢枕這雷厲風行,色厲聲疾的樣子,都有些被這小女孩兒嚇到了,一時間都忘記了勸阻,只是愣愣的看著他們遠去。

姚夢枕拉著郝帥衝出了人群,剛剛來到一個偏僻寂靜的角落便私下自己衣服的一角,一邊踮腳給郝帥擦著鼻子下的鮮血,一邊對他怒目而視:「你瘋了?」

郝帥還有些沒回過神來,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莫名其妙就流了鼻血,他茫然說道:「我怎麼了?」他抹了一把自己的鼻子,說道:「是不是我最近上火啊?」

姚夢枕也顧不上跟他說話,她用手一勾郝帥的脖子,呵斥道:「低頭1

郝帥平日里雖然與姚夢枕經常打打鬧鬧,但極少見她如此嚴肅緊張的樣子,饒是他平日里嬉皮笑臉打鬧慣了,這時也禁不住神情一肅,老老實實的彎下腰,低下頭來。

姚夢枕一手勾著郝帥的脖子,一手在郝帥的人中穴位上,用大拇指用力按掐。

人中乃人體要穴之一,這裡為督脈、手陽明小腸經、足陽明胃經的交匯之處,最是敏感,郝帥被她掐得人中劇痛,忍不住哇哇大叫起來,剛要抱怨呼喊,便見姚夢枕怒視著他,瞪了一眼,說道:「你想活還是想死?」

郝帥一愣,彎著腰,保持著被掐的動作,兩眼盯著姚夢枕:「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姚夢枕怒道:「你這個大笨蛋,剛才你知不知道你把你乾坤如意鏡灌注在你體內的真元氣息全部跑沒了?」

郝帥張大了嘴巴:「啊?這從哪裡說起啊?」

姚夢枕不客氣的反問道:「我問你,你如果是一個餓了很久,一直營養不良的瘦子,突然間有一天讓你吃到一餐大補的山珍海味,你會不會一口氣就吃成一個胖子?」

郝帥搖了搖頭:「當然不會,天底下沒有一口吃成一個胖子的道理。」

姚夢枕點頭道:「那就對了1她掐著郝帥的人中穴,另外一隻手指著郝帥身體各部位,說道:「你以為乾坤如意鏡怎麼改造你的肉身?還不是憑空灌注一股最為精純的法力真元到你的體內,慢慢的改變你身體的體質?但這股法力真元你不可能一時半會全部消化光,所以它們會一直存留在你的體內,慢慢的被你消化,慢慢的改造你的身體。但你這樣一跑,就相當於逼迫你體內原本藏於經脈四肢的法力真元全部鼓盪流動了起來。」

「它們一流動,自然就會激蕩衝擊你的經脈和五臟,你體內就會變成一個燒開的熱水壺,裡面的水在不斷的沸騰,當然就會找氣孔跑出去。可你又不懂得閉塞毛孔,自然就讓體內寶貴的法力真元白白的浪費掉了1

郝帥聽得兩眼發直,他吃吃的說道:「我……聽不明白,什麼閉塞毛孔?什麼熱水壺?」

姚夢枕看著郝帥,跺了跺腳,說道:「這麼簡單基本的修行道理你都不懂,真是跟你說不清楚!簡而言之就是,你之前強化重塑你的肉身,都用在了皮骨筋肉髓上面,但你的五臟六腑並沒有變強,你現在就是一個外強中乾的情況,肌肉筋骨得到了強化,但五臟六腑卻依舊弱得很,就好像一個人外功很強,但內功不行,這樣的人如果進行劇烈運動,你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嗎?」

郝帥小心翼翼的問道:「流鼻血?」

姚夢掌鵠矗骸傲鞅茄?流鼻血都是輕的!你知不知道武道上有一句話叫做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

郝帥點了點頭:「這個倒是聽說過的。」

姚夢枕說道:「很多習武之人在練拳的時候,為什麼講究一趟拳打下來面不紅,氣不喘,身上以不出汗為最好?就是因為一趟拳如果打得自己氣喘如牛,汗如雨下,那就意味著這一趟拳打得自己體內大為虧虛,大傷其身1

姚夢枕童稚的面孔上此時顯露出一股與她外表截然不符的凝重和肅穆來,郝帥看著她,忽然覺得她像是一個得道高人在娓娓而談著,舉手投足之間透出一股說不出的氣派,一種只有真正的大家高手才有的氣派。

姚夢枕道:「你就算沒有修行過,想必也知道為什麼我們修道之人講究清心寡欲,修身養性,而這兩者無一不以一個靜字為先!之所以要講究靜心靜氣,就是為了保養體內的氣息,使得它們不會輕易的波動,從而造成體內氣息的流失。」

郝帥此時聽得入神,人中上被掐的位置疼痛感也忽略了不少,他追問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姚夢枕認真道:「有關係,有大大的關係!你仔細想想,你一運動,體內是不是就會氣血流動加速,渾身發熱,毛孔張開,身上流汗?」

郝帥說道:「這不是廢話嗎?誰不這樣啊?」

姚夢枕瞪了他一眼,說道:「我就不這樣1

郝帥打量著眼前這個小女孩兒,哈的一笑:「你?」

姚夢枕惱怒道:「看什麼看?我還不是被你連累了,一身法力真元全部喪失,這才變成這樣子的?我告訴你,不僅僅是以前的我,甚至許多內功修鍊得到家的人,他們都可以自由的控制自身毛孔的閉合開關,只要能做到自由的閉合毛孔,就能夠最大限度的保存自身的元氣不會外露,不會因為經過劇烈的運動而導致體內真元虧虛。」

郝帥一臉狐疑的看著姚夢枕,他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自由的控制毛孔的閉合開關。

姚夢枕見他不相信,便反問道:「那我問你,你昨天帶著我們騎車狂奔,騎了那麼長的路,最後你有沒有感覺到自己出汗?」

這一句話彷彿晨鐘暮鼓,猛的一下敲在郝帥心中,震得他渾身一顫,腦海中嗡嗡的響起一個聲音:對啊!昨天我被掃把頭追成那個樣子,後來還跟他打了一架,好像……我真的當時沒有流一滴汗啊!

如果以運動量相比,載著四個人騎那麼長的路並不比之前跑步來的差啊,為什麼上次沒有流汗,這一次渾身大汗淋漓呢?

郝帥微微張著嘴,滿臉的震驚,一時半晌說不出話來。

姚夢枕哼了一聲:「知道不對了吧?為什麼上一次你半滴汗都沒流,這次卻流這麼多汗?」

郝帥下意識的看著她,道:「是啊,這是為什麼?」

姚夢枕鬆開掐著郝帥人中穴的手,忽然兩根手指朝著郝帥的眼珠子便戳了過去。

郝帥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的身子往後一仰,眼睛一閉,手飛快的往眼前一攔。

他剛閉上眼睛,姚夢枕便腳下一旋,身子一下鑽到了郝帥身後,手指朝著郝帥尾椎的位置用力一戳!

郝帥頓時啊的一聲大叫,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猛的一炸,一下跳了起來,扭頭朝著姚夢枕怒目而視:「你幹什麼?」

姚夢枕嘿的一笑,一指郝帥的胳膊,說道:「你自己看!是不是你現在渾身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郝帥一愣,低頭一看,果然看見自己掄起袖子的小臂胳膊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驚道:「這是怎麼回事?」

姚夢枕認真道:「人在恐懼或者緊張以及高度警惕的情緒下,會不自覺的閉攏毛孔,這是人體的自我保護功能。你上次由於處在一個極度緊張警惕的情緒下,因此渾身毛孔都不自覺的收緊,緊緊的閉住了體內的氣息,所以你上次一丁點兒汗都沒流,可這一次卻是大汗淋漓。」

郝帥一想,似乎還真是這麼回事,但他隨即又不解的問道:「那你最後戳我那下幹什麼?」

姚夢枕笑道:「你踩過貓的尾巴么?」

郝帥小時候極為調皮,招貓惹狗的這種事情可沒少干,他點了點頭:「踩過1

姚夢枕又道:「那你踩貓尾巴的時候,有沒有留意過,這貓會在一瞬間全部的毛都倒豎起來,就是俗稱的炸毛?」

郝帥想了想,驚訝的說道:「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有1

姚夢枕說道:「不僅僅是貓,這個世界上所有一切有尾巴的哺乳動物,你用力踩它們尾巴的時候,它們都會炸毛!這其實就是一種受到極度刺激,而渾身收縮毛孔的表現,只不過動物和我們的表現不同,人雖然進化,但我們貴為萬物之靈長,這些基本特徵卻都保留了下來,尾椎之處是我們人身上最為敏感的地方之一,如果受到突然的攻擊,會導致人體瞬間出現炸毛收縮毛孔的現象。」

郝帥恍然道:「礙…我明白了!可,可是……那你說這麼多,這跟我流鼻血有什麼關係?」

姚夢枕也不生氣,反而面露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點頭老氣橫秋的說道:「不錯不錯,知道舉一反三的問了!你聽好,你之所以流鼻血,就是因為你體內原本藏於經脈骨肉中的法力真元被你逼了出來,被迫活動於血脈五臟之中,而你的經脈五臟又太過於衰弱,就好像一條破舊的管道被迫輸送壓力極大的高壓水,你說這條管道會不會破裂?」

郝帥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但這跟掐我人中又有什麼關係?」

姚夢枕點了點郝帥人中的位置,說道:「你之前急劇的運動,導致你體內的氣息真元大量外泄,可後來你又突然間停下運動,並喝下大量的水,這會導致你體內氣血紊亂,心壓不穩,你心臟裡面的血液都輸送到其他地方,從而你會出現胸悶氣短,心臟發痛的感覺,是不是這樣?掐你的人中穴可以刺激你的血壓,並分流督脈經水,通經活絡1

郝帥一邊聽一邊點頭,聽到最後啊的一聲,一拍腦袋:「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很多人昏迷為什麼都掐這個穴位呢1

郝帥聽完姚夢枕一番話,忍不住一聲感嘆:「唉,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跟易欣那混蛋斗這口氣了,衝動是魔鬼啊,果然一點都沒錯!這下好了,我體內的法力真元是不是都浪費掉了?」

姚夢枕嘆了一口氣:「沒有完全浪費,但至少浪費了一半1

郝帥忍不住雙手抓頭,懊惱道:「一半啊!二十五點功德,我的二十五點功德啊!就這樣浪費掉了1

姚夢枕哼了一聲:「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來1

郝帥忽然抬起頭來,狐疑的看著姚夢枕:「你剛才為什麼這麼晚才阻止我?」

姚夢枕怒道:「我怎麼知道一轉眼你就傻兮兮的跟別人鬥氣?」

郝帥越發的狐疑:「可是……你知道這些事情,之前怎麼不提醒我?」

姚夢枕一愣,隨即兩眼發直的瞪著郝帥,他們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郝帥的目光變得一點一點的不善起來。

姚夢枕乾巴巴的笑了起來,腳下一點一點的往後蹭去,她乾笑道:「我……我忘記了,怎麼,不行啊?」說到最後,她兇巴巴的朝著郝帥大喊了一句,忽然跳了起來,快步飛快的跑開。

郝帥一下跳了起來,追了上去,嘶聲喊道:「你這個白痴!混蛋!!給小爺我站住!你還我二十五點功德來!1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