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9章殺人滅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章殺人滅口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姚夢枕一邊跑,一邊扭頭沖著郝帥大喊著:「喂,你不能跑啊,你還要不要你的命了?你現在是虛火上揚,內虛大虧之症,不怕把自己的小命都跑掉啊?」

郝帥果然覺得自己跑了兩步便渾身發脹,胸口像是有人拿著鐵鎚在敲打一樣,劇痛煩悶,他心中咯一下,連忙一下站住了腳,但他卻不甘心的瞪著姚夢枕,大聲道:「你這個白痴,還我二十五點功德先!你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有本事別回家1

姚夢枕也站住了腳,扭頭沖著郝帥扮著鬼臉:「你才是大白痴,明明你只用了四十點功德,浪費也只浪費了二十點,你還有十點功德呢1

郝帥頓時一愣,他猛的想起自己的確是還留了十點功德沒用,這還是姚夢枕勸自己留下來的,為的就是以防不測,卻沒想到當初的舉動,倒讓他現在不至於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就像一個人發現自己在外面錢包被偷,原本以為一貧如洗,卻沒想到在另外一個口袋居然發現裡面還有一些零錢!

儘管不多,但總算多多少少安慰了一下郝帥受傷的心靈。

郝帥少年心性,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他頓時喜形於色,正要說話,卻忽然間聽見旁邊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什麼二十五點功德,你們在說什麼?」

這聲音雖然不大,可在姚夢枕和郝帥聽來,卻不啻於一個驚天霹靂重重的打在了他們心上。

郝帥畢竟年少,像他這樣一個飛揚跳躍,話多好動的年輕人,他也許能一天閉著嘴巴,能幾天閉著嘴巴,但他絕對不可能無時無刻保持著自己的情緒並始終閉緊自己的嘴巴。

姚夢枕也不例外,她下凡之前縱橫天界,從來只有別人防著她的份,從來沒有她防著別人的份,下凡后雖然迫於無奈接受了肉身變小,法力全無的現實,但是許多年根深蒂固養成的習慣和習性卻是改不掉的,她與郝帥鬧騰了一陣,便忘記了許多事情,以至於兩人隨口說出了一句足以泄漏身份法寶的話。

郝帥和姚夢枕平日里膽大包天,無法無天,可這時真是硬生生嚇得渾身一個激靈,背上齊刷刷的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郝帥猛的一下想起趙無極闖入他家與他和姚夢枕生死搏殺的情景,那種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恐懼瞬間像潮水一樣將他淹沒,他的心像是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猛然間用力捏緊!

郝帥和姚夢枕猛的扭頭順著聲音看去,卻見不遠處竟然是馬雪獃獃的看著他們兩個,一臉茫然狐疑的打量著他們。

馬雪見郝帥和姚夢枕都臉色劇變的看著自己,她心中越發的古怪狐疑,不由得又問了一句:「你們在說什麼?什麼功德?」

郝帥心中怦怦亂跳,他思如電轉,飛快的說道:「礙…功德啊,這個,這個其實……其實就是……」

馬雪奇怪的看著他們,說道:「是網游么?」

郝帥連忙道:「對對,就是網游!我們在討論網游呢!是不是啊,姚夢枕1說著,他飛快走到姚夢枕身邊,一把摟著她,皮笑肉不笑的小聲道:「快點說話啊,白痴1

姚夢枕也如夢初醒,乾巴巴的笑了起來:「是啊,網,網……」她抬起頭來看著郝帥:「網什麼?」

郝帥頭大如斗,壓低了聲音,牙齒縫裡面一個個的往外蹦著字:「是網游,白痴!網游1

姚夢枕連忙大聲乾笑道:「對對,是網游1

馬雪一臉古怪的看著他們兩人,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但哪裡不對又說不上來。

郝帥見她這樣,暗叫不好,連忙追問道:「馬雪,你來找我們幹什麼?」

馬雪被他岔開話題,頓時想起自己的來意,她立刻追問道:「你們剛才跑什麼?郝帥,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吃了興奮劑什麼的?要不然,你怎麼可能跑這麼快1

郝帥見她不再追問功德的事情,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說道:「你神經病啊,我上哪裡去弄興奮劑?為了體育課跟人嘔氣,我至於嗎我?」

馬雪一愣,心道:對啊,郝帥也不知道體育課能碰到易欣學長礙…再說了,跟他就算是嘔氣,因為這麼點點小事情,也不至於礙…

可,可如果不是興奮劑什麼的緣故,他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馬雪不甘心的問道:「那你怎麼流鼻血了?」

郝帥見她追著這個問題不放,心面煩躁,又不肯自曝其短,說出真像,他打了個哈哈,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厚顏無恥的說道:「春天來了,我看見美女發春,行不行啊?」

馬雪臉色漲紅,這個臭流氓當時可不就是看著自己的嗎?難道……

馬雪跺了跺足,咬牙切齒的罵道:「下流,臭不要臉1說完,扭頭就跑了。

郝帥看著她的小蠻腰一扭一扭的漸漸離去,他頓時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說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被她發現了。總算蒙過去了1

姚夢枕盯著馬雪的背影,眼睛裡面卻煞氣漸濃,她低聲道:「不行,萬一她將這些話傳了出去,又傳到有心人的耳朵裡面,那我們就慘了1

郝帥見她說得殺氣騰騰,臉上更是流露出罕見的獰色,他試探性的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姚夢枕抬頭看著他,一臉的凶神惡煞,她手指並立,比劃了一個手勢:「很簡單,殺人滅口,毀屍滅跡1

郝帥嚇了一跳:「靠,你有病啊!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姚夢枕怒視著郝帥:「那還不是因為你說漏嘴了?」

郝帥也怒道:「喂,是你先跟我說這檔子事的好不好!你怪我?你也有責任1

姚夢枕掄胳膊挽袖子,冷笑道:「所以咱們兩一個都別跑,一會我動手,你也要幫忙1

郝帥見她居然一副要認真的樣子,嚇得連忙拉住了她的胳膊,連聲道:「喂喂,姑奶奶,你冷靜點!我知道你在天界殺人不眨眼,可,可這裡是凡間,殺人要犯法的!你,你不想四處流亡吧?」

姚夢枕瞪著郝帥:「你之前不是已經殺過一個了嗎?」

郝帥抓狂道:「那能一樣嗎?那是正當防衛1

姚夢枕哼了一聲:「現在這是防患於未然1

郝帥用手按著額頭,呻吟了一聲:「姑奶奶,你別鬧了!你冷靜點好不好?那是我同學啊1

姚夢枕奇道:「你跟她關係不是不好嗎?」

郝帥怒道:「關係不好就要殺人嗎?」

他話剛說完,便聽見旁邊又傳來一個聲音,怯怯的說道:「那個……郝帥同學……」

郝帥和姚夢枕又是一驚,兩人齊刷刷的扭頭看去,卻見葉霜霜在不遠處,一臉古怪的看著他們。

郝帥心中咯一下,連忙扭頭看了一眼姚夢枕,果然見她眼中殺氣濃烈,他嚇得連忙對葉霜霜說道:「我們剛才在討論電影,電影,是電影啦!你別多想1

葉霜霜也沒往心面去,她應了一聲,弱弱的說道:「王老師在四處找你呢,你要不要趕緊去辦公室?」

郝帥一愣,王老師?體育老師?他找我幹什麼?

郝帥之前自己在跑步的時候絲毫不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狀態,更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和持久力有多麼的驚人恐怖,他當時只覺得自己要瘋狂快速的奔跑,如果停下來,體內的氣息就像是要造反似的,會撕裂他的胸腔。

郝帥茫然道:「他找我做什麼?」

葉霜霜輕聲道:「你去了就知道了。」說完,自己轉身離去,可離開幾步后,又回頭看了一眼,她瞧見郝帥正獃獃的看著自己,心中一慌,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快步離去。

姚夢枕見郝帥發獃,用力推了他一把,怒道:「喂,人都走啦,你真是美色當前,什麼都不顧啊!你看到沒有,連她都知道了1

郝帥連忙指著姚夢枕,一臉正色道:「你別想著對她下手啊,要不然我跟你翻臉1

姚夢枕哼了一聲,扭過了頭去。

郝帥不放心,拉著她一邊往外走,一邊叮囑道:「喂,你聽見沒有,不能亂來啊!你惹出麻煩,我肯定不給你擦屁股的啊1

姚夢枕大怒,抬腿去踢郝帥:「臭不要臉的傢伙,誰要你給我擦屁股1

郝帥嘻嘻一笑,一邊躲開一邊用手在鼻子前扇著風:「好臭好臭,那麼丑那麼小的屁股,我才不稀罕呢1

姚夢枕越發的生氣,撲到郝帥身上又抓又咬:「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次1

郝帥和她打鬧著,兩人很快來到了辦公室前,郝帥推門前扭頭看了一眼姚夢枕,叮嚀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啊,不準亂跑!更不準……想什麼歪腦筋,聽到沒有?沒有功德,你就沒有噬屍蠱,沒有噬屍蠱,你可收不了這個尾的1

姚夢枕瞪了郝帥一眼,不耐煩的將他往裡面推去:「嗦,快走吧1

說完,她等門關上后,眼珠子卻使勁在眼眶裡面打起轉來。

郝帥這個傢伙真是混賬,嘴巴不牢也就算了,還心慈手軟,憐香惜玉,這怎麼能行?

姚夢枕腳下飛快的來到高一一班的教室門口,背靠在走廊的欄杆上,目光銳利的盯著在教室裡面擦著唇膏照著鏡子的馬雪,心中飛快的盤算著:到底該怎麼辦呢?這女孩……要怎麼處理?殺不殺?殺的話……怎麼處理屍體?拖到學校後山埋了?

姚夢枕雖然有心地善良的一面,可她同樣有心狠手辣的一面,尤其是在面對可能的危險和潛在的威脅時,她的這一面便展露無遺,她搖身一變從一個天使一般可愛的小女孩兒,變成了一個魔鬼一樣的恐怖女魔頭。

這時候高一一班的學生們正在教室裡面鬧騰著,他們渾然不知道姚夢枕這樣一個漂亮得像瓷娃娃一樣的小女孩兒心中竟是轉動著殺人滅口這樣恐怖駭人的念頭。